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醫統江山 > 第五百六十九章【良機】(下)

第五百六十九章【良機】(下)


    諸葛觀棋道:“以大雍的財力支撐一場戰爭也需要籌集資金,大康只是一方面,我聽說燕王薛勝景已經將聚寶齋上繳國庫。”

    胡小天道:“燕王是個視財如命的人,這次明明聚寶齋的危機已經化解了,可是我聽說是蔣太后逼他將聚寶齋交了出來,估計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諸葛觀棋道:“以大雍今時今日的國力,打贏這場仗應該沒什么問題,只不過這場戰爭勢必會拖延他們一統中原的計劃,對主公,對中原列國來說都是一件好事。”

    胡小天道:“觀棋兄何以斷定大雍會勝利呢”

    諸葛觀棋道:“尉遲沖乃是當世名將,這些年來,他對黒胡打過無數戰役,為劃定北方邊界立下汗馬功勞,此人在軍中深受擁戴,只要大雍皇帝對他給予足夠的信任,取勝還是有很大把握的。”

    胡小天道:“他們打得越熱鬧越好。”

    諸葛觀棋笑道:“不錯主公剛好可以圖謀發展,趁著這個機會,可以考慮一下云澤的事情了。”

    胡小天公開露面后的第二天,軍師余天星,水師統帥趙武晟,前往海州送糧歸來的李永福,熊天霸,梁英豪,祖達成等人全都來到了東梁郡。再加上已經從蟒蛟島返回的常凡奇,還有東梁郡太守李明成全都濟濟一堂。

    常凡奇先向胡小天回稟了他們從蟒蛟島返回的狀況,這其中特地提到了一個重要的人物,楊元慶。這廝在蟒蛟島出賣胡小天,最終被擒,不過此人骨頭硬得很,到現在也沒說他的幕后指使人究竟是誰。

    當天中午宴請眾將之后。余天星和趙武晟單獨留了下來,看到兩人的表情,胡小天就知道他們有重要事情想要稟報。

    胡小天道:“軍師有什么計劃”

    余天星笑道:“恭喜主公新收了一位內政能手啊”

    胡小天被他說得一愣,一時間想不起他說得究竟是哪個

    余天星解釋道:“想不到顏明居然這么本事,處理內政井井有條,大康皇帝昏庸。這么有能耐的一位官員也會棄之不用。”

    胡小天這才知道他說的是顏宣明,不禁露出一絲會心的笑意,對顏宣明的出身來歷,胡小天并未對外太過宣揚,顏宣明來到這邊為官之后,干脆用了顏明的名字,這是避免不必要的麻煩,省得別人知道他是蟒蛟島主閻天祿的兒子。胡小天并不了解顏宣明的能力,如余天星所說。自己這次真是撿到寶了。他的身邊雖然有不少文臣武將,可是卻缺少真正處理內政的高手,東梁郡太守李明成雖然勉強算一個,可他的能力明顯欠缺,顏宣明的出現剛好補充了這個短板。胡小天忽然想到了李明成,以李明成對律法的研究,在他到來之后,自己肯定是如虎添翼。

    胡小天道:“他還年輕。還需多多錘煉。”說完這句話連他自己都不好意思地笑了,說別人年輕。他自己何嘗不是,其實他目前的這個團隊,除了李明成以外全都是年輕人。

    趙武晟道:“主公此次結盟渤海國和蟒蛟島,以后咱們就沒有后顧之憂了。”

    胡小天道:“也不能這么樂觀,畢竟每人都有自己的一本賬。”

    余天星微笑道:“所以想讓這個聯盟牢不可破就必須要尋找共同的利益。”

    胡小天點了點頭道:“我也在想這件事呢。”

    余天星道:“主公有什么打算”

    胡小天笑道:“我本想問你,你倒是問起我來了。你先說”

    余天星抱了抱拳道:“眼看天氣轉暖,我方水軍應該開始操練,初步打算從庸江入海。最近大雍運糧船隊頻繁經過這一區域,送糧給大康,又從大康牟取暴利通過海路北上。”

    胡小天道:“你想搶劫啊”

    余天星道:“未必是我方出手啊”

    胡小天哈哈大笑:“跟我想到一塊去了。這件事由蟒蛟島出手最好不過,送糧船放過,等他們帶著錢財過來的時候,讓他們留下買路財。”

    趙武晟道:“這樣既可以練兵,又能落到實惠,兄弟們的軍餉自然就有著落了。”

    余天星道:“只是這種事情無法持久,做過一次之后馬上就要收手,就算大雍下次還有船只經過,也必然會加強戒備,我們沒必要跟大雍水師發生正面沖突。”

    胡小天連連點頭。

    余天星道:“大雍北線告急,和黒胡之戰一觸即發,主公應該考慮趁著這個大好時機有所作為,擴張我們的地盤,穩固在庸江的防守。”

    胡小天道:“軍師有什么方案呢”

    余天星道:“白泉城太守左興建的確是個人物,他在短時間內已經將云澤周邊城池的狀況調查清楚,我認為主公應該準備出手控制云澤了。”

    余天星的計劃和諸葛觀棋的建議不謀而合,胡小天道:“控制云澤就等于要向南方推進,朝廷肯定會懷疑咱們有所圖謀,意圖進軍大康腹地,我們如果有所異動,鄖陽的蘇宇馳不會坐視不理,皇上把他安插在鄖陽,就是要在我的背后埋一顆雷,如果我們因為攻打云澤而出動大部分力量,難保蘇宇馳不會趁虛而入,在背后突施冷箭。”

    余天星笑道:“螳螂捕蟬,黃雀在后,主公不要忘了,蘇宇馳的背后還有興州郭光弼。”

    胡小天道:“郭光弼和云澤黑水寨的馬行空乃是聯盟,他怎會幫我”

    余天星道:“蘇宇馳自從到了鄖陽之后,就徹底切斷了碧空山黑水寨和興州之間的聯絡,郭光弼和馬行空之間的聯盟其實早已名存實亡,如今馬行空并無外援,此前云澤一戰,讓他戰船毀去大半,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有所作為。以郭光弼的性情,他不可能不顧自己的利益去救馬行空。”

    胡小天道:“你是說讓郭光弼牽制住蘇宇馳的兵馬,我們集中兵力在最短的時間內蕩平黑水寨。”

    余天星點了點頭道:“只要占據碧心山,就等于占據了云澤,我方可以碧心山為據點發展水師,云澤周圍的城池就唾手可得。”

    胡小天微笑道:“軍師果然好計”

    對中原列國來說,三月發生了許多大事,先是黒胡人集結二十萬鐵騎南下入侵大雍,大雍方面以尉遲沖為帥,率領十五萬大軍守住北疆防線,雙方在大雍北疆開始了一場艱苦鏖戰,歷經兩場大規模的戰役之后,雙方死傷慘重,隨著一場延綿春雨的到來,戰爭陷入了僵持階段。

    而大雍前往大康的運糧船隊,在歸程之中遭遇蟒蛟島海盜的突襲,二十艘戰船無一幸免,船上水師將士全部陣亡,隨之消失的還有從大康獲得的巨額糧款。

    在蟒蛟島突襲大雍船隊的同時,東梁郡方面以蕩寇之名沿著望春江順流而下,集結二百艘戰船向碧心山黑水寨發動總攻。

    鄖陽的上空暴雨如注,蘇宇馳站在城頭,遙望著正西的方向,興州反賊集結三萬兵馬已經推進到鄖陽城以西六十里的地方,這讓他感到空前的壓力。副將袁青山快步來到他的身邊,大聲道:“將軍,去避避雨吧,千萬別淋壞了身子。”

    蘇宇馳點了點頭,和袁青山一起走入了警戒塔內,蘇宇馳脫下頭盔,將頭盔交給了一旁的親兵,來到篝火前坐了下去,袁青山在他對面坐下了,望著他瘦削的面孔,心中一陣難過,袁青山雖然是他的副將,可是從小就跟隨在他的身邊長大,經歷無數戰斗方才磨練成一個驍勇善戰的將領,在袁青山的心中蘇宇馳和他的父親差不多。

    蘇宇馳道:“興州的這幫反賊來得真是時候。”

    袁青山道:“已經派人刺探過,他們在六十里外扎營,并不急于推進。”

    蘇宇馳的唇角泛起一絲不屑的神情:“他們不敢進攻“

    袁青山愕然道:“什么”

    蘇宇馳伸出手去,從親兵手中接過地圖,將地圖在地面上展開,手指沿著望春江一直移動到云澤的位置:“胡小天這邊開始蕩寇,興州郭光弼就大舉來犯,這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

    袁青山低聲道:“將軍,您是說,胡小天和反賊勾結”

    蘇宇馳一雙虎目盯著熊熊燃燒的篝火,被雨水浸透的身體漸漸恢復了一些溫度:“我已經多次向陛下上奏,要求前往云澤蕩寇,可是陛下卻對我的請求不聞不問,如今只能眼睜睜看著別人搶占先機了。”

    袁青山望著那張地圖,低聲道:“若是胡小天占據了碧心山會有怎樣的后果”其實他已經想到了后果,只是出于尊敬仍然在征求蘇宇馳的意見。

    蘇宇馳搖了搖頭:“這個人的野心實在太大,碧心山的馬行空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這場仗必敗無疑,以后的碧心山就將成為胡小天訓練水師的地方,控制了碧空山,等于控制了云澤,云澤周圍的七座城池危險了”他的心中涌現出一陣莫名的悲哀,他雖然能夠看透眼前的局勢,可是卻無法獲得朝廷的更多支持,事實上在皇上將他派到鄖陽,從胡小天那里分走了十萬石糧食之后,皇上似乎就已經將他遺忘。

    蘇宇馳甚至認為,除非胡小天挑起大旗明目張膽的造反,或許皇上還將繼續遺忘下去。

    袁青山道:“將軍,我們應當怎么做”

    蘇宇馳嘆了口氣:“守城”未完待續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