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醫統江山 > 第五百九十章【背后挑唆】(下)

第五百九十章【背后挑唆】(下)


    “別喝了”七七柔聲道。

    胡小天面前的酒杯已經換成了大碗,兩壺酒早已下肚,兩只眼睛也變得迷朦起來,舌頭也明顯大了:“酒逢知己千杯少,今兒高興再陪我喝一杯”

    七七道:“你真把我當成知己啊”

    胡小天點了點頭道:“紅顏知己”

    “你的紅顏知己好像不止一個吧”七七試探道。

    胡小天道:“男人嘛誰沒有三五個紅顏知己呃”這廝打了個酒嗝。

    “說來聽聽,都有誰”七七感覺心里癢癢的,看到胡小天面前的酒碗空了,抓起酒壺給他斟滿,酒后吐真言,趁機套出幾句真話。

    胡小天嘿嘿笑了起來:“不說,說了怕你吃醋。”

    七七道:“我氣量可沒那么小,再說了都是過去的事情,你說說唄。”

    胡小天笑道:“這可是你讓我說的,要說這紅顏知己啊我打小身邊就不缺”

    “你小時候不是個傻子嗎”七七一聽就知道他沒說實話。她向前欠了欠身:“你和我皇姑算不算紅顏知己”

    胡小天點了點頭,臉上的表情居然流露出幾分傷感。

    七七看在眼里,心中開始不爽了。

    胡小天嘆了口氣道:“人都不在了,還是別提了。”端起酒碗咕嘟咕嘟給喝了。

    七七道:“除了她以外還有誰”

    胡小天道:“要說薛靈君也算得上一個”

    七七咬著牙冷笑道:“大雍長公主你跟她也有一腿”

    胡小天哈哈笑了起來:“你這話說得實在是太可笑了”

    “可笑”七七柳眉倒豎。

    胡小天點了點頭道:“紅顏知己未必要發生那種事,我跟你皇姑清清白白,我和薛靈君也是清清呃白白,我和閻怒嬌”這貨說到這里似乎意識到說漏嘴了,趕緊把腦袋耷拉了下去,端起酒碗咕嘟灌了一口。

    閻怒嬌這個名字七七還是頭一次聽說。臉上的笑容越發嫵媚了,可仔細品味就會發現嫵媚中帶著森森的冷意:“閻怒嬌又是哪個”

    胡小天的表情顯得有些慌張:“在青云做官的時候認識的普通朋友”

    七七道:“普通朋友”胸膛起伏的幅度明顯增大了許多,她抑制住心中的憤怒,望著胡小天醉態可掬的面孔:“還有誰”

    胡小天道:“哪有誰啊文才人也算是能聊得來,可惜”

    七七美眸圓睜,只差沒抓起桌上的酒壺狠狠摜到他臉上了。這可惡的家伙,居然有那么多的紅顏知己,敢情紅顏知己在他這里這么不值錢啊,她強忍心中憤怒,又倒了一碗酒給胡小天:“你說句實話,是不是真心想娶我”

    胡小天點了點頭。

    七七的聲音變得溫柔無比:“為什么”

    “你年輕漂亮溫柔大方體貼呃還是公主”

    七七道:“你究竟是因為我這個人想娶我還是因為我的身份娶我”

    胡小天望著七七嘿嘿傻笑,忽然伸出手去在七七的額頭上重重戳了一記:“你傻啊你就是公主,公主就是你,有分別嗎”

    七七點了點頭:“你心中最愛的那個人是誰”

    胡小天卻已經趴倒在桌上似乎進入了夢鄉。七七望著爛醉如泥的這廝,一時間氣不打一處來,目光暼到桌上的酒壺,抓起之后將里面的酒朝著胡小天兜頭蓋臉地澆了過去。

    胡小天霍然驚醒,瞪大眼睛道:“你有毛病啊”

    七七將酒壺重重頓在他面前:“喝死你”然后一轉身走了。

    望著七七的背影,胡小天唇角露出一絲會心的笑意,這點酒就要把我灌醉嘿嘿,小妮子。你的道行還淺。

    七七離去之后,史學東方才探頭探腦地走進來。聞到滿屋的酒氣,再看到胡小天狼狽的樣子,強忍著笑道:“怎么這是都喝到身上了”

    胡小天咧開嘴巴笑道:“悍妻如虎。”

    史學東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相信你的手段。”

    胡小天笑著站了起來,史學東看到他腳步輕浮,以為他當真喝多了。關切道:“要不要歇歇再走”

    胡小天搖了搖頭。

    史學東道:“要不我送你去儲秀宮”

    胡小天瞪了他一眼道:“你是想看著公主舉著大棒將我打出來嗎”

    史學東不覺笑了起來。

    胡小天獨自出宮,恢復了本來身份他的五彩蟠龍金牌自然就能夠派上了用場,任何時候都可以隨意出入皇宮,可是今次離開之時卻在景升門處遇到了阻攔。

    負責守衛的幾名大內侍衛全都是陌生面孔,胡小天揚了揚手中的五彩蟠龍金牌冷冷道:“讓開”

    其中一名侍衛道:“這位大人。慕容統領有令,除非有御賜的鎏金雕龍牌,其他人出入內宮必須要驗明正身。”

    胡小天不由得有些納悶,看來自己離開康都的這段時間通行證已經過期了,而且大內侍衛也換了一批,想當初自己還是御前侍衛副統領呢,眼前幾名侍衛全都是陌生面孔,沒有一個是自己認識的。胡小天正準備發作的時候,卻聽遠處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道:“你們瞎了眼了連咱們未來的駙馬爺胡大人都不認識”

    胡小天循聲望去,卻見一個胖乎乎的侍衛從遠處飛奔而來,乃是左唐,他們曾經一起護送假皇帝前往天龍寺,彼此之間也算得上是不打不相識,左唐私底下對胡小天服氣得很。他來到胡小天面前,深深唱了一諾:“胡大人,什么風把您給吹來了,他們全都是新來的,根本沒見過這面牌子,恕罪恕罪。”

    胡小天笑道:“你來的正好,我還以為這面五彩蟠龍金牌已經不頂用了呢。”

    左唐指了指胡小天手中的那面五彩蟠龍金牌道:“你們都睜大自己的狗眼看清楚,這一面就是五彩蟠龍金牌,看到這面牌子,等于見到皇上親臨。”

    幾名負責守衛景升門的侍衛這才知道眼前的這位滿身酒氣的年輕人就是鼎鼎大名的胡小天,大康未來的駙馬爺,一個個慌忙向胡小天賠罪。

    胡小天當然不會跟他們這幫人一般見識,微笑道:“不知者不罪,一回生,兩回熟,下次再來的時候別刁難我就是。”

    左唐道:“敢誰特媽敢,我第一個剁了他一幫有眼不識泰山的蠢貨。”他在大內侍衛中屬于老人了,有著相當的地位,當然有辱罵新人的資格,陪著胡小天向宮外走去,在胡小天面前又換成了另外一張面孔,笑容可掬道:“胡大人,呵呵,現在應該稱您駙馬爺了。”

    胡小天笑道:“還沒完婚呢,咱們都是老兄弟了,你又何必如此客氣”

    左唐笑得越發低賤了,腰躬得跟個大號蝦米似的:“胡大人,小的斗膽向您討一杯喜酒哈。”以他的資格應該是沒有機會參加胡小天大婚盛典的,若是能夠討到請柬,在眾人面前可不是一般的榮光。

    胡小天笑道:“那天你一定要來哦”

    左唐連連點頭:“一定,一定”

    胡小天道:“最近侍衛換了不少啊”

    左唐道:“可不是嘛,最近皇上疑心很重,總是懷疑周圍人要害他。過去的那幫老人有九成都被換下了,你剛剛見到的那幾個全都是新來的。”

    胡小天道:“新來的就一定可靠嗎”

    左唐道:“也是一級一級選拔出來的,慕容總管和洪先生負責把關。”

    胡小天皺了皺眉頭,洪北漠管得可夠寬的,居然連大內侍衛的事情也要插手,他低聲道:“大規模更換侍衛從什么時候開始的”

    左唐想了想道:“也就是這兩個月,搞得我們人人自危,誰都有一家老小,全指著這口皇糧填飽肚子呢”說到這里他笑了笑道:“京城的日子不好過,聽說胡大人將東梁郡一帶治理得井井有條,老百姓安居樂業,我們都很是羨慕呢。”

    胡小天道:“換下來的那幫兄弟呢”

    左唐道:“各投門路去了,不過現在這種世道又能去哪里多半還是留在京城艱難度日。”

    胡小天道:“左唐,你跟他們聯絡聯絡,若是他們愿意可以來找我,我在京城的駙馬府還是需要一些人手的。”

    左唐聞言驚喜萬分道:“真的如果這樣我第一個報名。”

    胡小天呵呵笑了起來,低聲向左唐道:“此事就交給你去辦,左唐,我再交給你一件事情,你把這些新來的大內侍衛的來歷資料盡量調查清楚,看看他們究竟是通過何種途徑進入皇宮。”

    左唐點了點頭,看了看周圍壓低聲音道:“您是懷疑這其中有問題”

    胡小天道:“只是直覺上有些不妥,記住此事要悄悄進行,不可聲張。”

    左唐道:“大人放心,我懂得如何去做。”

    胡小天笑道:“你去吧,讓別人看到你跟我在一起又會多想。”

    左唐停下腳步道:“恭送大人。”

    第一更送上,晚上還會有更新未完待續。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