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醫統江山 > 第六百二十二章【迷影】(下)

第六百二十二章【迷影】(下)


    胡小天越追越是心驚,他先是跟隨虛凌空學會了躲狗十八步,也就是徐家人所說的天羅迷蹤步,然后又從不悟和尚那里學會了馭翔術,以他的輕功,天下間能夠超過他的絕不多見,可是追出這么遠,根本沒有將那怪人追上,兩人之間始終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那怪人在屋檐之上奔騰跳躍,步法如同行云流水,胡小天已經看出他似乎故意在將自己引向某一個地方,心中警示頓生,莫非對方設下了圈套?

    胡小天放緩了腳步,對方也在同時慢了下來。

    胡小天心中疑心更重,于是停下了腳步,對方果然也停了下來。胡小天舉目望去,除了他們兩人之外,周圍再無一個人影,徐慕白也被他們遠遠甩開了。

    胡小天靜靜打量著對方,丹田氣海中卻在悄然提起內息,他意識到眼前所遇得乃是空前強大的一個對手,務必要慎之又慎。

    對方雙手負在身后,藏在銀色面具背后的深邃雙目靜靜望著胡小天,月光如水籠罩在他的周身,在他的身軀之上籠罩了一層淡淡的光暈,他整個人仿若是一個發光體,雖然近在咫尺,卻讓胡小天生出可能是一個幻象的錯覺,內心中忽然有種熟悉至極的感覺,胡小天感覺自己內心中最深層的地方有些發熱,進而這股熱力迅速擴展到了他的全身,他強行抑制住內心的激動,低聲道:“姬大哥,是你嗎?”

    對方發出一聲輕笑,然后伸出雪白纖長的手指將面具緩緩摘下,露出那張嫵媚到足以讓女人都感到嫉妒的艷麗面龐,不是姬飛花還有哪個?

    胡小天望著姬飛花的面龐,一時間內心中百感交集,向來伶牙俐齒的他卻不知應該說什么才好。

    姬飛花卻轉過身去繼續向前方走去,胡小天當下再不猶豫,默默跟在他的身后。來到普云塔前,姬飛花騰空一躍。身軀在空中轉折上升,穩穩落在九層寶塔的頂部屋檐上,胡小天也緊隨其上。

    兩人并肩而立,望著夜空中玉盤一樣的圓月。姬飛花輕聲道:“今晚的月色好美!”皎潔如玉的面頰之上平靜依舊。

    胡小天輕聲道:“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內心仍然包容在融融的暖意之中。

    姬飛花呵呵笑了一聲道:“你不吟詩,我幾乎忘了你還有些文采呢。”

    胡小天暗叫慚愧,剽竊,自己是剽竊。望著姬飛花絕美的側顏。胡小天心中暗自感嘆,為何自己每次見到他總會如此激動,他是個太監,自己的取向應該絕無問題,為何每次面對他總會有種雌雄莫辯的感覺?恭敬道:“姬大哥專程來邀我賞月嗎?”

    姬飛花輕聲道:“你是不是怪我攪亂了你的酒局?”

    胡小天道:“姬大哥將我引到這里必然有你的理由。”

    姬飛花意味深長地向他看了一眼:“算你聰明!”

    胡小天笑道:“中秋佳節,咱們好像也不能空著肚子賞月,不如找個地方喝上兩杯?”

    姬飛花宛如邊魔術般拿出了一個食盒,將一壇酒扔向胡小天,胡小天慌忙接住。

    姬飛花道:“我剛才去得月樓廚房的時候,隨手拿了些吃的。”

    胡小天拍開泥封。頓時酒香四溢,端起酒壇準備喝酒之時卻想起這酒來自于得月樓,不由得猶豫了一下。這微妙的細節并沒有逃過姬飛花的眼睛:“怎么?怕我在酒中下毒?”

    胡小天呵呵笑道:“你又怎么會害我?”他仰首灌了一大口酒,將酒壇遞給了姬飛花,從食盒內捏了塊熟牛肉塞入嘴里。

    姬飛花捧起酒壇,仰首飲下,一道雪亮的酒箭流入他的咽喉,接連喝了幾大口方才將酒壇放下,輕聲道:“這世上沒有人值得你去信任!”

    胡小天卻點了點頭道:“有!”他的目光盯住姬飛花,答案不言自明。

    姬飛花仿佛沒有聽到他的回答。雙目靜靜望著那闕明月,陷入長久的沉思之中。

    胡小天道:“那封信是你讓人送來的?”

    “哪封信?”姬飛花有些迷惘道。

    胡小天這才知道出門時收到的那封信和姬飛花無關,他掏出那封信遞了過去。

    姬飛花借著月光看完,唇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道:“看來有人搶在我之前提醒你了。”

    胡小天道:“徐慕白或許也聽到了一些風聲。今晚準備得很充分。”

    姬飛花輕聲嘆了口氣道:“你為人精明,想要讓你上當并沒有那么容易,有些時候欲擒故縱才是高明的手段。”

    胡小天聽出他的言外之意,姬飛花分明在暗示他,這封信很可能是徐家人故意送來的,徐家人害自己似乎沒有必要。不過姬飛花將自己引到這里的目的絕不僅僅是為了見他那么簡單。當時他連酒杯還沒有沾到唇邊,姬飛花就已經動手,難道徐慕白他們真想害自己?胡小天接過姬飛花遞來的酒壇喝了一口酒道:“我現在對徐家好像沒什么威脅。”

    姬飛花并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而是輕聲問道:“你和永陽公主緣何會反目為仇?”

    胡小天搖了搖頭道:“她想要皇位,認為我已經成為她前進道路上的絆腳石。”

    姬飛花道:“她和洪北漠一直不睦,為何會突然達成同盟?”

    胡小天嘆了口氣,將此前在康都發生的一切原原本本說了一遍,姬飛花越聽神情越是凝重,等到胡小天將所有的事情說完,他低聲道:“那支光劍你有沒有帶來?”

    胡小天一直將光劍隨身攜帶,他將劍柄取出遞給了姬飛花。

    姬飛花拿起光劍仔細端詳了一下,然后擰動劍柄,一道藍色的光華從劍柄中投射而出,幽蘭色的光芒照亮了姬飛花的面龐,姬飛花道:“想不到這世上還真有如此神奇的東西。”

    胡小天道:“這柄光劍利用陽光儲存能量,威力很大,但是可能因為年代太久,內部的結構大都已經老化,光刃持續不了太久的時間。”

    姬飛花將光劍關掉,重新扔還給胡小天道:“無論是人或物事都有缺點。”

    胡小天道:“真正的秘密必然藏在皇陵之中,我看洪北漠就是因為皇陵中的秘密方才選擇與七七合作,七七幫他完成皇陵,而他幫助七七登上帝位。”

    姬飛花反問道:“如果一切如你所想,你可不可以告訴我為何玄天館的任天擎、大內侍衛統領慕容展這些人全都甘心為七七所用?”

    胡小天咬了咬嘴唇,他承認七七的確有些手段,可是七七的個人魅力應該不足以降服這些人,可以毫不夸張地說,這些人無論哪一個都是人中翹楚,都是智慧出眾獨當一面的人物。他忽然想起姬飛花的身世,他是楚源海的后人,楚扶風的孫子,而楚扶風正是《乾坤開物》的撰寫者,洪北漠的師父,龍宣恩和虛凌空的結拜兄弟,和這些人都有著極其密切的關系。

    胡小天道:“對了,我已經找到《乾坤開物》的丹鼎篇。”

    姬飛花淡然笑道:“就算找到了也沒什么用處,所謂《乾坤開物》只不過是用來轉移別人注意力的東西罷了,你和秘密擦肩而過,你從龍靈勝境中拿走了一把光劍,卻忽略了真正寶貴的東西。”

    胡小天愕然道:“什么?你是說那個藍色的骷髏頭?”

    姬飛花點了點頭,他的目光投向深遠的夜空,凝視良久方才道:“聽你說完這些事,我忽然明白當初他們為何一定要害死我的爺爺。”

    胡小天道:“為什么?”

    姬飛花道:“你相不相信,這天上還有和我們相同的人存在?”

    胡小天連連點頭,相信,他當然相信,自己本來就不屬于這個世界。

    姬飛花道:“我爺爺、洪北漠、任天擎他們這些人或許來自于同一地方,或許不是他們本人,是他們的先輩,抵達這里之后,他們發現這里的一切并不像他們所想的那樣,有人死去,有人選擇隱姓埋名留下來生活,還有人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回去。”

    胡小天點了點頭,他想起在龍靈勝境中看到的那些壁畫,一切很可能向姬飛花所分析的那樣。

    姬飛花低聲道:“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想法,他們之中產生了分歧,我爺爺預見了某種災難的發生,于是他選擇放棄,可他的做法觸怒了這些同伴,最終導致了我們楚家悲劇的發生。”

    胡小天道:“什么災難?”

    姬飛花搖了搖頭,他并不知道。

    胡小天心中暗忖,按照那壁畫推斷,或許楚扶風和洪北漠都是一百五十年前降臨這一世界的那些人的后裔,正如姬飛花所說,在經歷大康軍隊的那場戰役之后,僥幸逃生的幸存者不得不暫時面對現實,留在這里生活,他們開枝散葉,繁衍后代,其中一部分人已經適應了這里的生活,在這遙遠的地方找到了歸屬感,而還有一部分人無時無刻都在想著回去,楚扶風應該是其中的領導者,他帶領洪北漠等人為返回故鄉積極努力的過程中,卻突然預見到了一場災難。(未完待續。),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