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醫統江山 > 第六百三十四章【大鬧王宮】(上)

第六百三十四章【大鬧王宮】(上)


    完顏天岳的武功比起胡小天要差上不少,看到胡小天如此神威,不由得有些懊悔,見到胡小天將人踢向自己,來勢洶洶。他首先想到得不是去接,而是慌忙閃向一旁。別人摔死了跟他無關,只求別傷到自己。

    此時一名青衣男子倏然離座而起,猶如一縷青煙般來到前方,探出手去,虛空劈出一掌,無形掌力正中被胡小天扔出那人的身體,那人本來慘叫著四肢亂舞,本來以為要摔個半死無疑,在最后關頭卻似被一雙無形手掌托住,穩穩落在了地上,不但落下,而且還站直了身體。他被嚇得渾身顫抖,跟不相信自己已經安全落地。

    眾人舉目望去,在此關頭站起的那個青衣人正是丐幫少幫主上官云沖。上官云沖全程都沒有觸碰到那人的衣服,看到那人安然無恙落地,眾人齊聲叫起好來,在他們看來上官云沖顯示的手段顯然要比胡小天高出一籌。

    胡小天冷冷望著上官云沖道:“你又是哪根蔥?哪個褲帶沒有扎緊把你露出來了?”其實他剛才將那人扔向完顏天岳,也等于扔向了上官云沖,因為他們兩人本來就坐在一起,完顏天岳選擇閃避,上官云沖卻不能再閃,這次出手也實屬無奈。

    上官云沖和胡小天早有積怨,聽他出言不遜,如此刻薄,雙目之中迸射出陰冷殺機:“殺人不過頭點地,大家齊聚一堂都是沖著天香國王的面子,胡公子還是三思而后行的好。”

    以慕容飛煙對胡小天的了解,當然知道他絕非魯莽之人,今日這番表現十有**另有深意,可是身為鳳翎衛的副統領,她還擔負著維持這百人秩序的責任,來到胡小天身邊道:“兩位公子,這里是天香國王宮,你們在這里動手是對王上不敬!”

    上官云沖微微皺了皺眉頭,明明是胡小天挑事在先。自己是被迫反擊,可在她這里卻是責任一人一半。可是他并沒有忘記今日前來的目的,小不忍則亂大謀,沒必要在最終遴選之前和他沖突。一切等到今日結束再說,胡小天真是不識時務,童鐵金的那筆帳還沒有跟他清算,他居然還敢主動挑釁,難道他不清楚天香國乃是丐幫總壇所在?上官云沖向慕容飛煙抱了抱拳轉身返回自己的位子。

    胡小天卻不依不饒道:“怕了!我說你好歹也是丐幫少幫主。這么點膽子怎么出來跑江湖。”

    上官云沖霍然轉過身去,慕容飛煙將兩人隔開,表情嚴肅道:“各位還請稍安勿躁,王上馬上就會在天和殿接見你們,還請各位自重身份!”

    胡小天哈哈大笑轉身回到剛才的位子做了:“來了這么多天總算蒙貴國大王接見了,要說貴國的大王還真是夠排場。”

    胡小天的這句話頓時引起了不少的共鳴,沙迦國王子赫爾丹道:“是啊,見貴國大王一面還真是難啊!”

    有人道:“我們也不見什么大王,這次我們根本不是來見大王的,我們要見公主!”一時間宮殿內變得嘈雜起來。

    慕容飛煙狠狠瞪了胡小天一眼。顯然認為這廝故意在搗亂,胡小天心中暗笑,慕容飛煙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他今日的計劃。

    慕容飛煙好不容易才勸眾人平復下去。

    過了半個時辰,仍然沒有等到天香國王召見,眾人又開始不耐煩了。徐慕白向胡小天欠身道:“表弟,今天的情況好像有些不對啊!”

    胡小天道:“什么不對?”

    一旁赫爾丹道:“咱們一大早就過來了,單單是在這偏殿中就等了近一個時辰,見國王都那么難,見公主還不知要等到猴年馬月呢。”

    胡小天這會兒卻表現出相當的耐性:“好飯不怕晚,相信天香國不會放咱們那么多人的鴿子。”他低聲向赫爾丹道:“兄弟此前說過的話可還算話?”

    赫爾丹不知胡小天問的是什么。答道:“我自然說話算話。”

    胡小天又向徐慕白道:“待會兒我打算給那乞丐兒子一個教訓,你幫不幫我?”

    徐慕白聽他這么說,知道今天這事兒沒完,胡小天還想鬧事。而且目標直指上官云沖,他心中暗忖,這里畢竟是天香國王宮,就算是鬧事也不會鬧大,點了點頭道:“我自然幫你。”

    胡小天露出會心一笑,端起茶盞飲了一口。

    此時外面進來了兩位宮人。他們架著一幅畫屏來到大殿中央,將畫屏放下。

    眾人紛紛竊竊私語,不知他們要搞什么花樣。

    慕容飛煙道:“讓大家久等了,這畫屏上繡得乃是我家映月公主的肖像,先請大家欣賞一下。”

    眾人聽說等了半天居然只給他們一幅繡像看,馬上就有憋不住火氣的了,有人怒道:“搞什么?讓我們來選駙馬,說是見你們大王,等了一個時辰都沒召見,讓我們等倒還算了,我們不遠千里而來為的是公主,又不是你們大王,可公主不讓我們見,弄張畫像過來干什么?莫非是讓我們娶一幅畫像回去嗎?”

    慕容飛煙咬了咬嘴唇,眼前的狀況可不是她能夠左右的,她只是奉命而為,示意工人將蒙在畫屏上的幕布揭去。原來這畫屏居然是雙面繡,上面繡得正是龍曦月。

    眾人看到那畫屏上傾國傾城的美人,果然有沉魚落雁之姿,閉月羞花之貌,再加上那繡像繡工精美,活靈活現,乍看上去那畫屏上的人真像是要走出來一般。

    感嘆繡工之精美還在其次,眾人的注意力主要還是集中在畫像之上,在場的眾多候選者中,除了胡小天之外,根本沒有人見過龍曦月的廬山面目。

    依胡小天來看,這畫像倒也算得上形似,可是再精美的繡工仍然無法體現出龍曦月的絕世風采。

    大雍七皇子薛道銘雙目直愣愣望著那張畫像,和眾人沉浸在龍曦月的美貌中不同,他的表情卻是失望之極,眼前的繡像和龍曦月的模樣全然不同,薛道銘早已到了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的境地,他心中暗忖,為何這畫像上的映月公主和龍曦月全然不同?看來是我錯了!我還以為曦月就是映月公主,我明明親眼看到她死了,人死有豈能復生?想到這里薛道銘不禁黯然神傷。

    胡小天留意到慕容飛煙被一名鳳翎衛請了出去,那鳳翎衛神情慌張,胡小天心中暗忖,按照時間推算,楊隆景早就應該在天和殿接見眾人了,看來自己的計劃得逞,姬飛花十有**已經得手了。

    這幅繡像的出現果然讓眾人的情緒平復了一些,眾人七嘴八舌議論映月公主容貌。

    胡小天向赫爾丹道:“好像情況不太對啊,連榮統領都走了。”

    赫爾丹也覺得不對,低聲道:“是不是他們在故意考驗咱們的耐性呢?”

    徐慕白道:“我看還不至于,這種考驗方法真是聞所未聞。”兩人說話的時候,卻見胡小天向繡像前方走去,指著上官云沖道:“你看我作甚?”

    上官云沖心中好不惱怒,剛剛就忍了這廝,以為今日在宮中可以息事寧人,卻想不到他又來挑釁,冷冷望著胡小天道:“你不看我,怎知我在看你?”

    胡小天冷哼一聲:“一個乞丐也敢和我等平起平坐,簡直是對我的侮辱!”話音剛落,一個箭步竄了過去,向上官云沖揮拳就打。

    上官云沖勃然大怒,他一直準備等到駙馬遴選結束之后再跟胡小天算賬,想不到這廝居然如此囂張,在天香國王宮內就敢向自己出手。上官云沖一個弓步向前,也是一拳徑直迎向胡小天。

    胡小天這一拳正是外公教給他的神魔滅世拳,他出手就用上了全力,面對號稱丐幫自創立千年來的第一奇才,胡小天也不敢托大,雖然他以虛空**吸取了龐大內力,可是他直到今日都不能真正發揮出全部的力量。

    兩人硬碰硬對了一拳,雙拳相撞,發出蓬!的一聲巨響,強大的氣浪以他們的身體為中心向四面八方輻射而去,靠近他們武功不濟的幾個竟然立足不穩,被這股氣浪掀翻在地,周圍多半人都下意識瞇起眼睛,下意識向后退去。

    胡小天看到上官云沖在自己的全力一擊之下,身體竟然紋絲不動,心中不由得暗贊,此人果然名不虛傳。

    上官云沖也是打心底倒吸了一口冷氣,想不到胡小天的實力竟然如此強大,要知道自己蒙三名傳功長老傳給內力,即便是放眼當世,自己的內力之強也可躋身前列,胡小天比自己還要年輕,可他的內力比起自己卻絲毫不遜色。上官云沖并不知道,胡小天那是一身內力只能拿出兩成,而他卻是已經達到了自己的巔峰狀態,不過胡小天也不是不想拿出來,他恨不能一拳就把上官云沖給震死,可惜空有一身內力,無法盡情發揮。

    胡小天和上官云沖這邊剛一交上手,黒胡八王子完顏天岳抄起椅子照著胡小天就砸過來了,這叫趁火打劫,他看胡小天不順眼也很久了,剛才的那口氣至今沒有咽下。

    求月票!(未完待續。),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