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醫統江山 > 第六百五十八章【鋌而走險】(下)

第六百五十八章【鋌而走險】(下)


    彤云大祭司的隊伍走過通往靜心潭的蓮花橋,眾人開始吟唱經文,胡小天也跟著嘴巴一張一合,他連最簡單的紅夷話都不會說,又怎么可能跟著吟唱,好在那么多人一起唱,也沒人關注到他有沒有發出聲音。

    隊伍走過蓮花橋,來到靜心潭最中心的三層祭臺前方,白象緩緩跪了下去,彤云大祭司姿態極盡優雅地從大象背上走了下去。

    胡小天更注意得是影婆婆,她始終不離彤云左右,想要沖上去將彤云控制住,首先就要過她這一關,雖然胡小天對自己的武功有信心,可畢竟沒有十足的把握,影婆婆乃是五仙教元老級的人物,其詭異手段必然層出不窮,縱然自己在武功上可以勝過她,可是交手之中也會存在一定的變數。自己的主要目的是要劫持彤云大祭司,而且還要全身而退,也只有如此才能反敗為勝。

    胡小天決定耐心等待時機,沒有十足的把握絕不輕易出擊。

    彤云大祭司一步步走上祭臺,四十名紅衣侍女也開始圍繞祭臺排列,胡小天跟著前方那女子一步步走去,看到她上了二層,也走上臺階,衣袖卻被人扯了一下,胡小天剛剛邁上臺階的腳,慌忙縮了回去,才發現二層已經站滿了,幸虧同伴及時提醒,不然肯定要穿幫了。

    胡小天暗自慚愧,裝模作樣地找到自己的位置站好,此時覺察到有人似乎正看著自己,他悄悄望去,正和閻怒嬌的目光相逢,剛才雖然胡小天及時補救了回來,仍然被站在祭臺外圈的閻怒嬌發現,胡小天朝閻怒嬌擠了擠眼睛,慌忙又垂下頭去。

    閻怒嬌本來尚在懷疑,可看到這廝擠眼,頓時猜到了他的身份,她知道胡小天擁有易筋錯骨的本事。可以自由變換身形,只是沒料到他的膽子居然這么大,竟敢偽裝成侍女混入祭祀的隊伍之中。

    閻怒嬌暗自揣測,胡小天此來絕不是為了見自己。就算想見也不會挑這種時候,不用問,他很可能要對師姐不利,閻怒嬌心中暗暗發愁,她以為胡小天還不知道自己的師父已經來了。

    彤云大祭司來到祭臺中間。她張開雙臂,口中念念有詞,隨著她的誦念,周圍侍女開始圍繞祭臺逆時針轉動,胡小天跟著依葫蘆畫瓢,也學著別的侍女的樣子。

    閻怒嬌的目光忍不住向他飄去,胡小天在這種時候居然還能抽空向她拋出一個媚眼,閻怒嬌差點沒笑出聲來,馬上意識到自己千萬不能在此時發笑,若是引起懷疑嗎。豈不是對胡小天不利,只是這小子葫蘆里究竟賣得什么藥?他到底想干什么?

    彤云大祭司的身軀原地旋轉起來越轉越急,周圍侍女也是越轉越疾,原本平靜的靜心潭中,九道噴泉沖天而起,噴泉的圍護之中,一朵金色蓮花冉冉升起,噴泉的雨霧灑落在金色蓮花之上,金色蓮花緩緩舒展開來。

    圍觀信眾看到眼前奇景,一個個匍匐在地。連連祈禱。

    胡小天暗贊這彤云大祭司會玩花樣,眼前這神奇的一幕根本就是人為制造,那朵金色蓮花早已暗藏在靜心潭內,搞得那么神秘無非是糊弄那幫信徒。胡小天過去也曾經見過類似于這樣的情景,那金色蓮花雖然還沒有開啟,他就已經猜到,那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中必然藏著一個人,彤云大祭司為了推出假靈女也可謂是煞費心機了。

    胡小天心中明白,一旦讓那朵金色蓮花展開。所有信徒必然對其中的靈女深信不疑,他要及時阻止這件事,引開所有信徒的注意力。此時胡小天已經旋轉到另外一個角度,剛好可以避開影婆婆,胡小天當機立斷,猛然啟動,胡小天可謂是動如脫兔,他要搶在影婆婆做出反應之前拿下彤云大祭司。

    眾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朵緩緩開啟的金色蓮花之上,誰也沒有想到會突然發生這樣的變化,等他們意識到,胡小天已經跨越眾人沖到彤云大祭司的面前。

    倉促之中,彤云揚手向胡小天抓去,指甲上的金屬指套,脫離手指宛如勁弩激發,咻咻咻近距離向胡小天射去。

    胡小天的動作如同鬼魅一般,瞬間消失在彤云的面前,只留下數道虛影,射出的金屬指套全都落空,有兩顆竟然射在侍女的身上,兩名侍女慘叫一聲無辜送命。

    胡小天繞到彤云大祭司身后,摟住她的肩膀扣住她的脖子,足尖一點,向祭臺下飛去。

    影婆婆此時已經無聲無息逼近胡小天,正欲發動進攻,卻聽閻怒嬌一聲嬌叱:“哪里走!”她揚起右臂,接連射出袖箭,閻怒嬌的袖箭看似射向胡小天,可實際上卻全都貼著胡小天的身后飛了出去,其實是封住了胡小天后方的道路,等于阻擋了影婆婆。

    胡小天趁機飛掠而出,帶著彤云大祭司宛如大鳥一般,飛到那白象的背上,揚起右手,照著白象的屁股就是狠狠一拍,那白象雖然皮糙肉厚,可是被他這重重一拍也痛得慘叫了一聲,撒開四蹄向前方狂奔起來。

    原本那些信徒準備沖上來營救大祭司,可是看到那白象突然發狂,一個個嚇得向兩旁退去,誰也不敢在這種時候沖上去,沖上去也只有被踏成肉泥的份兒。

    白象甩動長鼻,忽閃著兩只蒲扇大小的耳朵,四蹄狂奔,雖然動作幅度不快,但是因為身高體長的緣故速度也不容小覷。

    影婆婆在一名信徒頭頂踏了一下,借力飛起,閻怒嬌也追到了她的身邊,佯裝驚慌道:“師父,師姐被人給擄走了!”

    影婆婆滿臉狐疑地看了她一眼,這小妮子剛才根本是故意封住自己的去路,現在又有意拖延,真當老身看不出來嗎?她沉聲道:“還不趕緊追!”

    此時白象載著胡小天和彤云大祭司已經奔出一段距離,在場的近十萬信徒看到大祭司被擄誰也顧不上靜心潭水面上的那朵金蓮花,一個個全都跟著白象追逐起來。這種雄壯的場面也只有在兩軍對壘的戰爭中可以見到。

    胡小天卻是孤身一人,面對身后近十萬追兵,他絲毫不見慌亂,望著臉色蒼白的戰利品,他哈哈大笑,轉身望去,卻見影婆婆和閻怒嬌兩人在人潮之上凌空飛躍,兔起鶻落,正從兩個不同的方向逼近自己。

    胡小天心中暗暗叫苦,這影婆婆的身法好快,夏長明啊夏長明,你小子也該到了,你再不來,我恐怕就要被拖住了!

    就在胡小天期盼夏長明到來之際,晴朗的天空中飄來一大片烏云,撲啦啦的振翅之聲有若悶雷,眾信徒抬頭望去,卻見頭頂哪是什么烏云,乃是數以萬計的鳥兒集結而成,遮天蔽日,連日光都被它們的身影擋住,倏然那鳥兒從空中俯沖而下,向下方信徒們展開一場瘋狂攻擊。

    影婆婆眼看就要追上那只白象,前方的通路又被鳥群封堵,她不得不慢了下來,驅散那些紛繁而至的鳥兒。

    胡小天駕馭白象,信馬由韁,此時一片白色鳥群從上方俯沖而至,卻是夏長明驅策著一片鳥群來到他的身邊,胡小天笑道:“你總算來得及時。”他將彤云大祭司扔給了夏長明,夏長明帶著彤云大祭司在鳥兒的簇擁下飛起,按照胡小天的計劃,鳥群保持在三十丈的高度,緩緩向蝶園的方向移動。

    胡小天則繼續駕馭白象向前方狂奔,有些人看到彤云大祭司被鳥群帶走,還有一些人以為彤云大祭司還在白象的身上,所以追逐的人群出現了分流。

    胡小天哈哈大笑,殊途同歸,他也要將這群人引向蝶園,一步步實施自己既定的計劃。

    巴赫爾跨坐在一匹黑色的高頭大馬上,凝望蝶園的大門,目光中充滿了刻骨銘心的仇恨,他咬牙切齒道:“晃扎?為何還不發動進攻?”

    晃扎道:“城主,您不是說入夜后他們還不交人才開始進攻嗎?”他的內心有些不解,巴赫爾怎么突然改變了念頭。

    巴赫爾恨恨點了點頭道:“傳令下去,踏平蝶園,將里面的所有人給我斬盡殺絕!”

    晃扎雖然是紅夷族第一勇士,可并非有勇無謀之人,聽到巴赫爾的這個命令心中不由得一驚,圍困蝶園是一回事,將蝶園里面的客人斬殺殆盡又是另外一回事,他低聲提醒巴赫爾道:“城主,里面的是天香國的映月公主和駙馬,此事……”

    巴赫爾怒視晃扎道:“連你也要違背我的命令嗎?紅木川從來都不屬于天香國,這里是我們紅夷族的,我要砍下他們的腦袋懸掛在望天樹的枝頭,我要讓天香國的那幫混賬知道,我紅夷族的土地絕不容外人侵犯!”

    晃扎沉默了下去,稍有理智的人都會看出巴赫爾正處于瘋狂的邊緣,紅夷族雖然勇猛頑強,但是他們還不足以和天香國對抗,若是當真血洗蝶園,斬殺天香國的公主和駙馬,恐怕將會為整個紅夷族帶來滅頂之災。

    巴赫爾猛然拔出腰間彎刀指向晃扎道:“你有沒有聽到?有沒有聽到?”

    已經五更,月票目前還差四百來張到一萬五千張,估計應該沒什么問題,章魚下去碼字了,連續七更爆發,不是章魚自夸,放眼起點也沒有誰了,別懷疑,真沒存稿,一個字一個字,坐著不動敲出來的。章魚這個人,要么不說,說了就一定會做到!因為章魚是個規矩人,做任何事都得按照規矩辦。

    還有兩章的任務,章魚下去碼字了,你要是覺得敬業就給章魚點個贊,你要是覺得章魚寫得還湊合,投月票千萬別忘嘍!(未完待續。),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