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醫統江山 > 第七百零三章【如約而至】(上)

第七百零三章【如約而至】(上)


    雍都東南有一處名為七里坪的地方,這里聚集著雍都商界巨賈,臨近新年原本是商賈活動最為頻繁的時候,自古以來官商一家,官家看輕商人,商人怨恨官家,可雙方因為利益的緣故卻始終糾纏不清,然而雍都突然發生的這場宮廷之變,讓所有商賈都已經看不清局勢,更有不少人感到害怕,生怕昔日亂投門路的事情被人發覺,這場風波牽涉到自己。

    七里坪富商雖多,可是首屈一指的人物仍然是昝不留,他掌控的興隆行乃是大雍最大的商行,在中原也位列三甲,他的生意輻射到大江南北,列國都有興隆行的分號,昝不留絕對是生意通四海,財源達三江的人物,私下里和胡小天聯系也是非常的密切,胡小天通過他獲得了不少的緊缺物資,他也通過胡小天賺取了不菲的財富。

    昝不留在大雍做事的原則想來是不即不離,跟誰也不靠的太近,可誰也不輕易得罪,只要是廟里的菩薩,他每一尊都不會錯過。就算不可能討好到每一位,但是昝不留絕不輕易得罪任何一位,這就是他做生意的宗旨,為此昝不留沒少使銀子,可昝不留同時又謹慎地保持著和所有人的距離,給別人的印象是每次的交往都是為了利益,而非為了私交。

    昝不留的府邸在七里坪并不顯眼,可風水上卻占據絕佳之地,門前兩只銅獅乃是先帝薛勝康所賜,這是為了表彰他的功德,十五年前,大雍遭遇百年不遇的水災,昝不留慷慨解囊,捐出了五百萬兩現銀,成為大雍商人的楷模。

    這兩尊銅獅屹立于昝不留的府邸前方,也成為昝不留最為珍貴的東西,他特地讓人做了一對水晶罩,將銅獅護在其中。大雪初霽,就有傭人開始清掃水晶罩上的積雪。

    胡小天踩著積雪來到昝府前方,兩名傭人對這位不速之客都充滿了警惕,畢竟從昨晚開始,整個雍都就變得風聲鶴唳,昝不留也特地交代,除非宮里來人,外面的閑雜人等一概说他生病不見。

    改變形容之后的胡小天當然也不會有特許入內的面子,他也不多言,直接將一個七彩水晶海馬吊墜兒遞給其中一名傭人,這東西乃是昝不留當年送給他的,那傭人拿著這吊墜進去,不多時就慌慌張張出來將胡小天請了進去。

    昝不留溫暖的房間內飄蕩著一股子煙味兒,他剛剛抽著旱煙,煙味仍未消散,胡小天進來之前,已經讓人泡好了一壺好茶,火爐上也重新添好了炭火。

    胡小天走入房內的時候,昝不留仍然懶洋洋躺在坐榻之上,等到仆人離去,他忙不迭地從坐塌上跳了下來,向著胡小天深深一揖道:“不知公子到來,失禮之處還望見諒”

    胡小天頗感差異,自己已經利用改頭換面改變了容貌,何以昝不留能夠將自己認出難道僅僅就依靠這枚吊墜

    昝不留道:“現在到處都在傳言公子和燕王勾結意圖顛覆大雍皇權,公子的模樣雖然變了,可身材體型未變,再说這七彩水晶馬是我送給公子之物,若非有急事,公子也不會親自登門。”

    胡小天笑了笑,估計昝不留也是猜測,他根本無法斷定自己的身份,不過自己也沒有隱瞞的必要,當下點了點頭道:“昝先生,非常時期冒昧前來,希望昝先生不要見怪。”

    昝不留聽到他的聲音方才敢完全斷定眼前之人就是胡小天,他笑道:“公子哪里話,您來到雍都不來找我,我才會見怪呢。”邀請胡小天落座,親自為他斟滿茶水遞了過去,昝不留隱約猜到胡小天今次前來必然是因為大雍宮變的事情。

    果然不出他所料,胡小天飲了口茶道:“我也就無需拐彎抹角了,昝先生應該聽说了昨晚發生的事情,我想昝兄幫我一個忙。”

    昝不留道:“只要在下能夠辦到,必全力而為”

    胡小天道:“燕王和我乃是八拜之交,他出了事情,身為兄弟的我又怎能袖手旁觀,昝兄在雍都關系眾多,可否幫我打聽一下他的下落”

    昝不留心说胡小天啊胡小天,你果然給我出了一個難題,他雙目望著胡小天,好一會兒方才道:“胡公子是戴了面具嗎看起來真是毫無破綻呢。”

    胡小天聽他顧而言他,應該是還對自己的身份并不確認,不由得微微一笑,轉過身去,過了一會兒再度轉過面孔,已經恢復了本來的容貌。

    昝不留望著眼前的胡小天,心中嘖嘖稱奇,難怪他敢堂而皇之地出現于大雍之中,擁有這樣改變容貌的神奇功夫,就算是跟他迎面相逢,誰又能認出他的本來身份。

    昝不留道:“此事我聽说了一些,可是我和燕王并無太深的交情”说到這里他發現胡小天的唇角泛起一絲嘲諷的笑意,頓時感覺老臉一熱,當著胡小天這樣的明白人说這種話其實并無必要。

    胡小天點了點頭,將茶盞緩緩放下:“看來胡某來錯了地方。”

    昝不留看到他想要起身告辭,頓時又慌了:“公子且聽我说完。”

    胡小天復又將茶盞拿了起來:“昝兄有話不妨直说,無論做兄弟,做朋友,做伙伴都是坦誠一些更好。”

    昝不留道:“昝某说句不該说的話,對大雍的政事,公子又何須過問太多。”

    胡小天道:“既然知道不該说,昝兄又何必多費口舌”

    昝不留被他说得啞口無言,忽然意識到自己在經商上雖然無往不利,可是在政治上眼光差胡小天太多,胡小天今日登門是為了尋求幫助,如果自己幫他解決了這個麻煩,那么以后自己在胡小天的地盤上必然可以暢通無阻,如若不然,恐怕自己以后往南的商路會被胡小天斷絕,不排除他將自己昔日和大康私下交易的事情抖出來,真要是那樣,可是殺頭滅族的大罪。想到這里,昝不留不由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胡小天道:“李沉舟這個人,你了不了解”

    昝不留聽他終于轉變了話題,暗自松了一口氣:“李沉舟乃是名門之后,深得皇上的信任,這次不知為何竟然突然投向明王的陣營”

    胡小天道:“昝兄難道看不出這場宮變真正的主使人是誰嗎”

    昝不留道:“我只是一個商人,宮里的內幕我并不清楚。”说到這里他又意識到自己的話中可能會讓胡小天誤以為自己在推諉,慌忙又道:“不過從現在的狀況來看應該是李沉舟和明王早有勾結。”

    胡小天笑道:“不是當局者,誰也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現在你應該明白,我為何要讓你幫我找燕王了吧”

    昝不留想了想道:“現在到處都在尋找燕王,他豈敢繼續留在雍都,说不定早已逃離。”

    胡小天搖了搖頭道:“燕王為人精明,大事上從不糊涂,李沉舟動手之前已經嚴控雍都各個門戶,除非燕王生有翅膀,方才能夠從這里逃出去。”薛勝景沒有翅膀,胡小天卻有,只要他愿意,可以從容逃出雍都。

    昝不留道:“公子是说燕王他仍有可能藏身在雍都的某個地方”

    胡小天道:“越是危險的地方反倒越是安全的地方,燕王在這里生活了這么久,這雍都不知有多少他的潛在勢力,李沉舟縱有通天之能,也不可能在一夜之間將他連根拔起。”

    昝不留道:“公子,我雖然和燕王的交情不深,可是我對誰和燕王接觸頻繁多少還是有些了解的,這件事我會盡力去查,若是有消息,必然第一時間稟報公子知道。”經過一番猶豫之后,他終于決定要為胡小天去做這件事。

    胡小天對昝不留的這番話表示滿意,點了點頭道:“昝兄辛苦了,我還有一事相求。”

    昝不留恭敬道:“公子請吩咐。”

    胡小天嘆了口氣道:“不瞞昝兄,我今次冒險前來雍都,初衷乃是為了解救柳長生父子,可現在看來,我非但沒有挽救他們,反倒害了他們兩父子。”雖然至今仍然沒有柳長生父子確切的消息傳出,可昨晚發生在慈恩園的事情已經傳遍京城,身處慈恩園,柳長生父子只怕也難以逃脫罪責。

    昝不留道:“在下明白,這件事我會托人去打聽。”

    胡小天也不便久留,起身告辭,臨行之前,昝不留又道:“胡公子,值此風聲鶴唳之時,還是盡快離開為妙,昝某不是怕事,而是真心為了公子的安危著想。”

    胡小天微笑道:“多謝昝兄掛懷,我自有應對之道。”

    昝不留知道他短時間內不會離去,嘆了口氣道:“就算公子準備留下,這兩日最好還是不要在外面拋頭露面的好。”

    胡小天抱了抱拳,低聲道:“后日正午,我在八方樓恭候昝兄的佳音。”這句話等于給昝不留定下了一個期限。

    昝不留不由得苦笑道:“無論有無消息,昝某必如約前往”未完待續。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