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醫統江山 > 第七百四十章【無事獻殷勤】(上)

第七百四十章【無事獻殷勤】(上)


    秦雨瞳雖然因胡小天的話而懷疑自己的出身,可是她家園的觀念并沒有任何的動搖,任何人想要毀滅她的家園都是她所不能接受的。

    胡小天道:“天下列強都盯著中原霸主的位子,都想要吞并他國,一統天下,卻沒有意識到真正的危機是什么,如果洪北漠修好了那艘飛船,那么不久、以后就會有無可計數的天外來客源源而來,等待這個世界的是什么?”他停頓了一下又道:“是毀滅!”

    秦雨瞳不寒而栗,如果真有那一天的到來,這個世界面臨的將是毀滅,胡小天手中光劍的威力她曾經親眼見識過,如果有那么一支軍隊,人手一支光劍那么在這個世界上將會是所向披靡的,這個世界的人们僅憑著刀槍劍戟又如何與他们對抗?

    胡小天望著秦雨瞳道:“你會幫我嗎?”

    秦雨瞳緩緩點了點頭,柔荑卻被胡小天的大手趁機握住,胡小天明明是故意占便宜,還做出一副感動的樣子:“謝謝!”

    還好馬車已經來到尚書府前,秦雨瞳輕輕掙脫了他的手,小聲道:“你去吧,我就在車里等你。”

    胡小天愕然道:“你不去?你不餓?”

    秦雨瞳道:“你跟我說了那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我需要時間清理一下頭緒,搞清楚你到底有沒有騙我。”

    胡小天道:“被騙并不痛苦,被心愛的男人騙一輩子其實是一種幸福。”

    秦雨瞳愕然望著胡小天,她實在是無法理解,一個人怎么可以厚顏無恥到這種地步?可她又不能否認這廝的話好像還有那么一點點的道理。

    董天將準備了好酒好菜,將胡小天待為上賓,今天他的這場宴請絕非是鴻門宴,而是真心實意地對胡小天答謝,兩人落座之后,他直截了當道:“皇上讓我替他問候胡公子。”

    胡小天笑了起來,董天將說得應該是真話。自己送給薛道銘的這個人情不可謂不大,現在雍都百姓基本上都念著皇上的好處,自從薛道銘登基以來,他的威望還從沒有那么高過。

    李沉舟最近明顯低調了許多。他對民心的理解比多數人都要深刻,雖然他很不想看到這一幕的發生,然而當一切既成事實,他也無法改變,他并不相信薛道銘擁有這樣的能力。悄然開始調查薛道銘的幕后,對李沉舟而言這些在背后支持薛道銘的力量才真正值得重視。

    董家上下也早就料到李沉舟必然會有后招,所以理智選擇和宮里保持距離,董炳泰在從皇宮探病回來之后就病了,至今仍然臥病在床,傳言是受到了傳染。

    董天將道:“上次一別,不覺數年,胡公子果然人中俊杰,短短幾年之內已經雄霸庸江下游,據云澤之險。擁多城之利,而今紅木川也在公子的手中,扼住西川南進之咽喉,真是讓人佩服佩服!”

    胡小天笑道:“沒什么,只是運氣好一些罷了。”

    董天將道:“以胡公子如今的實力已經可與中原列強一較短長。”他話里有話。

    胡小天端起酒杯跟董天將碰了碰,一口將杯中酒飲盡道:“我若是當真有那么大的野心,又怎會再度向大康俯首稱臣。”

    董天將微笑道:“大丈夫能伸能屈,從不以一時得失論成敗。”

    胡小天笑道:“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非是大勢使然。而是人心使然,天下間安于現狀者甚少,貪得無厭者甚多,若是每個人都珍惜和平安于現狀。那么天下又哪來的紛爭?人性本惡,凡事皆首先考慮的是自身利益,正因為此才會產生心中不平,因不平又產生惡念。上位者貪圖享樂,驕奢淫逸。下位者心中不平,揭竿而起。古往今來,歷代紛爭無不源于此。”

    董天將嘆了口氣,胡小天所說的這些的確很有道理。

    胡小天道:“帝王之家,為了皇權,父子相殘,兄弟鬩墻,這樣的事情何時停止過?倘若我们將中原當成一個家庭,列國當成他的兒女,豈不是和皇室爭權奪利的狀況差不許多?”

    董天將點了點頭道:“這些事我也看到,也思量過,可是心中卻不如胡公子想得明白,聽君一言,豁然開朗。”

    胡小天笑道:“每個人的選擇不同,董兄忠君愛國,選擇侍奉君主,我也想忠君愛國,無奈國不容我,朝廷對我百般猜忌,與其坐以待斃,不如奮起抗爭,其實我今日的境遇也是逼于無奈,尷尬的很,尷尬的很呢。”

    兩人都笑了起來,笑聲停下之后,董天將道:“胡公子不知有多少人羨慕你呢。”

    胡小天道:“只看賊吃肉未見賊挨打,這世上的人多半只看到別人的表面風光,背后的苦楚又有誰知道?”

    董天將又敬了胡小天一杯,鄭重道:“這次多虧了胡公子相助,為雍都免除了一場大劫。”

    胡小天道:“我從未將任何一個國家當成是我的對手,其實我的領地和大雍一衣帶水,唇亡齒寒,若是鼠疫不能在初期盡早遏制住,一旦病情肆虐,再想控制就會極其艱難。”

    董天將道:“胡公子的眼界和胸懷真是讓在下自嘆弗如。”

    胡小天道:“明日我也要離開了。”

    董天將有些詫異道:“這么快就走?”

    胡小天道:“事情辦完了自然也該走了,雍都雖好,可畢竟不是我的家。”

    董天將笑道:“胡公子看來家中一定有人牽掛。”他故意道:“上次紅山會館一別,不知霍將軍去了哪里?”上次潛入鴻雁樓搜集完顏赤雄的罪證已經成為他们之間共有的秘密,也正是那件事才將他们緊密聯系在了一起。其實霍勝男在東梁郡已經成為眾所周之的事實,董天將根本是明知故問了。

    胡小天道:“她在東梁郡,如今已經成為了我的妻子。”

    董天將喔了一聲,他并沒有想到胡小天如此干脆利落地承認,微笑道:“如此說來還要恭喜胡大人了,胡大人不但得到了一位賢內助,還得到了一位文武雙全的女將。”

    胡小天道:“多謝了。”

    董天將感嘆道:“大雍自從先皇逝后,內亂不停,國家不寧,奸佞橫行,殘害忠良,真是讓人感慨萬千。”

    胡小天道:“還好大雍有你這樣的忠臣良將,臨別之際,小弟有句話想要提醒董兄。”

    董天將點了點頭道:“胡公子請說。”

    胡小天道:“其實你们目前最大的敵人是薛勝景,李沉舟雖然野心勃勃,可是他畢竟還有許多顧忌,薛勝景這個人卻是不擇手段,這次的疫情和他有關。”

    董天將道:“多謝胡公子提醒,此事我必然會奏請皇上調查清楚。”

    胡小天道:“以董家和皇室的關系,皇上必然會聽從你的建議,只是……”他欲言又止。

    董天將道:“胡公子只管說,不必有任何顧忌。”

    胡小天笑道:“也沒什么事情,在下還有事情,就此告辭,以后董兄若是遇到什么難處,需要我幫忙的話,只管來興州找我。”

    董天將聞言一怔,胡小天明明在東梁郡,為何要讓自己去興州找他?聽他的語氣好像自己會遇到什么大事似的。他本想問個究竟,胡小天已經起身告辭。

    大年初一的天氣非常晴朗,可是大街小巷卻透著清冷,這不僅僅和氣溫低有關,大街上很少見到行人,只是能夠聽到不時響起的鞭炮聲,這樣的新年讓人感到落寞和凄涼。

    秦雨瞳坐在車內裹著胡小天的貂裘居然已經睡去了,她太累了,兩天兩夜不眠不休,就算是鐵打的漢子也熬不住。

    胡小天來到車內愛憐地望著秦雨瞳,示意車夫放緩車速,驅車離去。

    車輛剛一啟動,秦雨瞳就敏感地醒來,看到出現在自己身邊的胡小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居然睡著了!”

    胡小天道:“嗯,睡得很香,鼾聲很大,你居然還有磨牙的毛病。”

    秦雨瞳紅著俏臉啐道:“瞎說!”

    胡小天呵呵笑道:“餓了吧,我請你吃飯。”

    秦雨瞳道:“大年初一哪有店家開業?更何況是這種人心惶惶的時候,不如咱们回去,我下廚做給你吃。”

    胡小天道:“你好好休息,還是我做給你吃。”

    兩人回到臨時的住處,胡小天讓秦雨瞳去休息,自己親自下廚,廚房里備了不少的食材,還是簡融心留下的,胡小天利用現有的食材大顯身手。

    秦雨瞳醒來的時候,來到客廳,看到桌上已經擺了滿滿一桌子菜,她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胡小天圍著圍裙走了進來,手中端著剛剛煎好的牛排。笑道:“我正要去叫你,沒想到你居然就醒了。”

    秦雨瞳道:“飯菜的香味太誘人,看起來不錯。”她的確是餓了。

    胡小天很紳士地為秦雨瞳將椅子拉開,請她坐下。

    秦雨瞳頗有點受寵若驚:“無事獻殷勤,該不是又有什么目的?”(未完待續。),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