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醫統江山 > 第七百五十九章【攻心】(上)

第七百五十九章【攻心】(上)


    七七美眸一亮,可旋即又黯淡了下去:“那又如何”

    洪北漠道:“殿下”心中暗罵,你當初答應了我什么看來這小妮子畢竟還是年輕,仍然跳脫不出感情的羈絆,此次胡小天成親對她打擊不小。

    七七道:“本宮聽说這次來了不少人,看來都肯給胡小天面子。”

    洪北漠道:“人原本就是最現實的動物,沒有永恒的敵人,只有共同的利益。”

    七七因他的這番話而冷笑了起來,雙眸盯住洪北漠的面孔:“就像我們,能夠化敵為友全都是因為你想要利用我的緣故。”

    洪北漠恭敬道:“微臣從未有過這樣的心思。”

    七七道:“不必辯白,你是什么人,本宮心里清楚。”

    洪北漠道:“微臣對公主殿下一腔熱血,忠心耿耿”

    “说得那么好聽,那么你幫本宮做一件事吧。”

    洪北漠恭敬道:“愿聽公主殿下調遣,微臣上刀山下火海,萬死不辭”

    七七搖了搖頭道:“沒有那么嚴重,當初你們都勸本宮不要來,说胡小天故意設局羞辱我,可我終究還是來了,他想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本宮的憤怒之上,我偏偏不讓他得逞”

    洪北漠也因七七的這番話暗暗心驚,因愛生恨,即便聰明如永陽公主也逃脫不出這個規律。他沉聲道:“臣以為現在并非出手的最佳時機。”

    七七道:“说得對,讓他風風光光地將婚禮辦完,得到的越多,失去的時候才越是痛苦”她的雙眸迸射出陰冷的寒光,就算是洪北漠也因她怨毒的目光而忍不住內心戰栗了一下。

    胡小天的大婚現場始終保持著神秘,長公主薛靈君和渤海國長公主顏東晴兩人結伴前來參觀他的新居。在門前已經被這潔白細軟的沙灘所吸引,通往新居的路口已經被封鎖,有士兵守候,看來要到明日才能對外開放。

    顏東晴由衷贊道:“這里的景致真是絕美,沙灘潔白如玉,湖水猶如翡翠。綠樹成蔭,空氣清新,就算在渤海國也找不到那么美的地方。”

    薛靈君格格笑道:“東晴妹子,今個怎么那么多的感慨,是不是想起自己當年成親的時候了”

    顏東晴笑道:“我成親的時候帶著蓋頭,整個人渾渾噩噩,別人讓我怎樣做。我就怎樣做,稀里糊涂地就入了洞房,到現在回憶起來都覺得無趣。”

    薛靈君輕聲嘆了口氣,顏東晴的這番話也激起了她的回憶,在她的印象中。那場婚禮何嘗不是渾渾噩噩的一天,自己完全就像是一個提線木偶,任人擺布,她小聲道:“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只是圖個熱鬧罷了。”

    此時看到兩名武士拿著棉毯浴袍向湖邊迎去,她們舉目望去。卻見遠方的湖面之上,一個身影正在劈波斬浪,來到淺水區他站直了身子,正是胡小天。這廝只穿著一條緊身內褲,健美的體魄毫不吝惜地展示人前,陽光之下,古銅色的肌膚熠熠生輝,肌肉飽滿而勻稱,充滿了健美的力度。

    外人眼中的內褲,卻是胡小天讓裁縫特制的游泳褲,可在外人的眼中,這廝這身裝扮仍然是大大的不雅。

    薛靈君和顏東晴看到這廝健美的身材也都覺得眼熱心跳,不自主將目光垂了下去。

    胡小天的目力要比她們強勁許多,早就看到了兩人,先來到武士面前,披上浴袍,又接過棉毯擦干頭上臉上的水漬,微笑向兩位異國長公主走了過去,招呼道:“兩位長公主殿下大駕光臨,小弟有失遠迎,慚愧慚愧”

    薛靈君看了他一眼道:“我們等你換好衣服再來说話。”

    胡小天笑道:“這豈不是證明我對兩位殿下心中坦蕩,毫無保留”

    薛靈君拋了一個嫵媚的眼波道:“明日就要大婚,今日穿成這個樣子又成何體統”

    胡小天微笑道:“看來讓君姐多想了。”他對薛靈君已經沒有半分的好感,這女人出爾反爾,狡黠多變,若不是她,柳長生或許不會慘死。轉身走入沙灘上的帳篷之中,沒多久換好了衣服。

    薛靈君和顏東晴兩人雖然閱男無數,可也都不得不承認胡小天是難得一見的美男子,男人的相貌還在其次,關鍵在于體魄和氣度,胡小天在這兩方面都出類拔萃,五官上雖然談不上精致無暇,可是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再加上他天生就擁有一臉陽光燦爛的笑容,即便是處在敵對立場上的人也不得不承認他的笑容很有感染力。

    胡小天換好衣服走出來之后,卻發現顏東晴已經走了,有些詫異道:“人呢”

    薛靈君道:“有些事情先走了,本來我們約好了過來看看你的新房,卻想不到道路全都被封,任何人不得進入。”她不無抱怨道:“你還真是做主了保密措施”

    胡小天笑道:“我是想給公主殿下制造驚喜,這新房也是專門為她設計。”言外之意你們看不看都不重要。

    薛靈君明顯感覺到胡小天這次對他的態度疏遠了許多,也明白此前在大雍的那場變故讓兩人之間僅有的那點信任已經蕩然無存。薛靈君道:“此番我特地奉了皇上的命令而來,恭賀鎮海王大婚之喜,還帶來了不少的禮物呢。”

    胡小天道:“原來君姐是奉命而來。”

    薛靈君道:“奉命只是其一,就算沒有皇上的旨意,我這個做姐姐的也一定要親臨你的大婚現場送上祝福。”此番再見,薛靈君竟感覺有些心虛,或是因為在雍都曾經陷害胡小天,又或是她和李沉舟如今的關系,總之她再也不能像過去那樣隨心所欲地和胡小天調笑。

    胡小天道:“黒胡也派來了觀禮團,北院大王完顏烈新送給了我一份價值連城的禮物呢。”他是故意提起這件事,意在看薛靈君的反應。

    薛靈君道:“非我族類,必然包藏禍心,我若沒有猜錯,他們一定是主動向你示好,想要聯合你對我國進行夾擊。”

    胡小天微笑不語,其實完顏烈新并未提起過這件事,而是他故意誤導薛靈君,薛靈君縱然足智多謀,可是以正常狀況來推斷,黒胡派出使團的目的肯定是為了聯合胡小天,胡小天特殊的地理位置決定他目前的重要性,若是他肯答應和黒胡南北夾擊,那么大雍必然面臨腹背受敵的窘境。

    胡小天道:“君姐以為我會答應他們的請求嗎”

    薛靈君道:“這數十年來,黒胡人覬覦我中原土地,野心勃勃,無時無刻不想揮師南下,如果不是大雍將士在北疆抗爭,中原只怕早已生靈涂炭,你那么聰明,當然知道唇亡齒寒的道理。”

    胡小天點了點頭道:“不錯,唇亡齒寒,可是我卻經常被牙齒咬得唇破血流呢。”

    薛靈君嘆了口氣,柔聲道:“小天,我知道你心中仍然記恨著人家,可當時我也是形勢所迫,如若不是為了保全性命,我無論如何都不會犧牲柳家父子。”她做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如果胡小天不是對她已經有了深刻入骨的了解,肯定會被她騙過。

    胡小天道:“所以,這次我并未請柳玉城過來,否則他見到你一定會跟你拼命”

    薛靈君暗自吸了一口冷氣,表面上卻并未流露出任何的懼色,幽然嘆了一口氣道:“大雍這段時間發生了這么多的事情,你也應當知道,我也是在忍辱負重,委曲求全,我不管外人怎樣看我,只求能夠保住祖輩的江山,就算身后落下無數罵名我也甘心情愿。”

    胡小天暗自好笑,明明是她和李沉舟兩人狼狽為奸奪去了大雍的政權,卻還要裝出一副忍辱負重的樣子,薛靈君這種人不去演戲真是可惜了。胡小天道:“是李沉舟在逼你”

    薛靈君沒有说話,表情顯得黯然神傷。

    胡小天故意道:“不如我幫你殺掉他好不好”

    薛靈君霍然抬起頭來,美眸之中流露出驚詫的光芒:“你说什么”

    胡小天道:“他既然如此陰險毒辣,讓你受了那么多的委屈,我幫你殺了他豈不正遂了你的心意”

    薛靈君道:“也好只不過你想殺他卻不是為了因為我。”

    胡小天微笑望著薛靈君,靜待她接下來的表演。

    薛靈君道:“你是為了簡融心對不對她是不是被你救走了”

    胡小天點了點頭:“你當初那么恨簡融心,甚至以柳家父子的性命相逼,讓我幫你除掉她,卻不知你殺她的目的又是為何呢”

    薛靈君道:“殺死了簡融心,就能打擊李沉舟,讓他處于痛苦之中。可你,卻貪圖她的美色,背棄了對我的承諾。”她的言外之意就是,柳長生之死也不能全怪我,主要是你的緣故。

    胡小天道:“殺一個人并不是最好的報復方式,聽你這么一说,我發現沒必要去殺李沉舟,融心現在已經成了我的女人,這對李沉舟來说才是最打的打擊吧一個人擁有的時候未必懂得珍惜,可是真正失去之后就會追悔莫及,只怕他今生今世都會沉浸在懊悔之中,我敢斷定在李沉舟的心中再也容不下其他女人的位置。”

    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續。,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