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醫統江山 > 第七百七十二章【兄弟】(下)

第七百七十二章【兄弟】(下)


    周默愣了一下,然后才反應了過來,他心情復雜道:“三弟”他從未想過有生之年還能夠聽到胡小天叫他一聲大哥。

    胡小天笑著點了點頭道:“回頭再說”目光轉向李鴻翰:“李公子,此番我前來西州乃是受了朝廷的委托,一是代為吊唁李大帥,二是要追謚李帥為忠武王,這是朝廷讓我帶來的圣旨”

    李鴻翰冷冷望著胡小天,唇角充滿了譏諷之意:“胡小天,我想你走錯了地方,如果不是看在你是大康使臣的份上,我絕不會對你客氣,我爹就是被你們大康的殺手所害,現在居然假惺惺過來封王,你們究竟是什么用心”

    胡小天寸步不讓道:“受人所托忠人之事,我沒逼你接旨,可朝廷委托我的事情,我還是要帶到。”

    李鴻翰點了點頭,伸手接過胡小天遞來的圣旨,正準備當面扯碎的時候,卻聽到李無憂一旁道:“大哥為何不看看圣旨上寫得究竟是什么”

    李鴻翰的手停了下來,他充滿責怪地看了五妹一眼,顯然認為她不該在這個時候說話。

    如果李無憂沒有開口說話,幾乎所有人都會忽略這個病弱而蒼白的少女,可是她一旦開口說話,別人卻又無法忽略她的存在,她雖然病弱,可是在眾人的注視下并未表現出一絲一毫的怯懦,反而流露出一種同齡少女沒有的鎮定和堅強。

    李鴻翰道:“你們先進去”

    李無憂道:“娘說過,若是大康來了使臣,一定要告訴她。”

    李鴻翰怒喝道:“我讓你進去”

    李無憂根本沒有理會他,明澈的雙目平靜望著自己的兄長,其余三位姐姐也站在她的身邊,顯然已經明確了陣營。

    就算是外人也能夠看出李天衡的這些兒女內部似乎出現了問題。

    霍格道:“鴻瀚,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岳母大人既然說過,我們做兒女的就要遵從,難道岳父大人尸骨未寒,你就要違抗母命”他不失時機地給李鴻翰扣了頂帽子。

    李無憂伸出手去:“把圣旨給我”

    李鴻翰幾乎以為自己聽錯,向來病怏怏的小妹竟然當眾向自己發難,而且居然開口索要圣旨。李鴻翰正欲發怒,卻聽一旁管家裘元昌道:“少爺,不如這件事還是交給夫人定奪”

    李鴻翰猶豫了片刻,終于還是將圣旨遞給了李無憂,不屑道:“這張廢紙又有什么作用”

    胡小天微笑道:“你應當感到慶幸,若是膽敢扯碎圣旨,慕容統領此刻已經擰斷了你的脖子。”

    慕容展一直在旁邊靜觀其變,聽到胡小天提及自己,心中暗自苦笑,胡小天根本是要將自己拉下水的意思,就算李鴻翰當真扯爛圣旨,在西川的地盤上自己也不會輕舉妄動,可心中這么想,嘴上卻是不能示弱的,冷冷道:“算你命大”

    胡小天轉身出門,來到門外,卻聽一個柔弱的聲音叫道:“胡大哥留步”

    胡小天聽出是李無憂,停下腳步,微笑轉過身來,卻見裘元昌推著李無憂的輪椅出來,李無憂的手中仍然牢牢握著那份圣旨。

    胡小天迎了過去,恭敬道:“不知無憂姑娘有何吩咐”

    李無憂輕聲道:“我剛才的話你應當聽到了,我娘在影月山莊,如果胡大哥愿意”

    不等她說完,胡小天就點頭答道:“我自然愿意。”

    裘元昌向胡小天道:“勞煩王爺陪陪我家小姐,老奴這就去備車”

    李鴻翰在靈堂內望著外面正在交談的李無憂和胡小天,臉色氣得鐵青,可是當著眾人也不便發作,他悄悄叫來心腹武士,低聲叮囑道:“盯著他們,看看他們到底去了哪里”

    霍格在一旁望著李鴻翰的舉動,心中暗自不屑,這廝心胸實在過于狹隘,李無憂只不過是一個雙腿癱瘓的女孩子,她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裘元昌將李無憂抱入車廂之中,胡小天幫忙將輪椅掛在車廂尾部的掛鉤之上,也去車廂內坐了。上車之前,看到慕容展靜靜望著自己,于是笑了笑道:“慕容統領不必擔心,先回去等我的消息。”

    慕容展雖然是胡小天想要爭取的對象,可是胡小天卻對此人無法抱以信任,西川的局勢撲朔迷離,今日登門吊唁,發現李氏兄妹不合,這對胡小天而言卻是一個驚喜,也許李鴻翰的家人早已將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馬車離開帥府之后,李無憂展開圣旨看了看,黑長的睫毛隨著目光的游移上下忽閃著,胡小天則在一旁靜靜望著李無憂,這是他第二次見到李無憂,李無憂看起來如此柔弱,可是他卻感覺到她內心的堅強。胡小天心中暗忖,她和夕顏究竟誰才是真正的李無憂

    裘元昌的聲音從外面傳來:“五小姐,后面有人跟蹤。”

    李無憂合上圣旨,淡然道:“我這位兄長真是越來越沒有出息了讓他跟著就是,若是膽敢進入影月山莊,格殺勿論”

    胡小天內心一驚,他實在想象不到這樣狠辣的話竟然出自如此柔弱的李無憂口中。

    馬車在影月山莊大門外停下,裘元昌停好了馬車,胡小天幫忙將輪椅取下,請李無憂坐好,李無憂擺了擺手道:“昌伯,你去料理事情,胡大哥推我進去就行。”

    裘元昌點了點頭。

    胡小天推著李無憂進入影月山莊,進入大門之后,李無憂指了指影月山莊最高處的觀景亭:“勞煩胡大哥推我上去。”

    胡小天舉目望去,觀景亭雖然不算高,可是走到哪里也需經過近二百步臺階,不過臺階旁邊專門修了坡道,顯然是為了方便李無憂的行動,胡小天推著輪椅向上走去,很快來到了觀景亭,站在觀景亭內可以看到西州內城的情景,帥府也在視野之中。胡小天惦記著面見李夫人的事情,可是李無憂先將自己帶到了這里,想必一定有話對自己說。

    李無憂道:“我娘病了,所以我不想任何人驚擾到她,”

    胡小天這才明白,前來影月山莊只不過是李無憂自己的意思,并不代表李夫人。從靈堂李無憂和李鴻翰的對立開始,胡小天就改變了對她的看法,李無憂其實擁有著超人一等的堅強。

    李無憂道:“我爹生前已經決定率部回歸大康,我爹遇刺之后,當初提議回歸的那些人在一夜之間都已入獄或者被害。”

    胡小天對此已經有過一些了解,可是從李無憂口中說出更加可信。

    李無憂道:“你受了大康朝廷的委托而來,是不是要澄清跟刺殺我爹并無關系的事情”

    胡小天點了點頭道:“就算站在旁觀者的角度,大康也沒有刺殺李伯父的可能,而且李伯父死后得到利益的并不是大康。”

    李無憂道:“我爹在決定回歸大康之后,就將代表至高軍權的虎符交給我保管,可是在他遇害之后,我發現虎符已經沒有太多的意義,軍中早已被楊昊然所控制。”

    胡小天道:“就是那個出賣自己義父換取利益的楊昊然”

    李無憂道:“這件事很不尋常,我雖然沒什么見識,可是也能夠看出其中的一些破綻,我爹去世之后,我們甚至連他最后一面都沒有見到,他的尸體就被焚化。我本擔心西川軍隊內部會有變亂,可是一切卻出奇的穩定。”

    胡小天道:“證明你哥哥還是有些本事的。”

    李無憂搖了搖頭道:“實際操縱軍權的并不是他,而是楊昊然,你應該已經聽說天香國答應借糧給西川的事情了,西川和天香國之間素無交集,為何天香國肯在危難之時伸出援手”她停頓了一下道:“我懷疑有人利用了我哥哥西川的這場變動很可能和天香國有關。”

    胡小天心中暗暗吃驚,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自己剛剛建立起的金玉盟豈不是名存實亡不對龍宣嬌此前已經表現出足夠的誠意,究竟是什么讓她又突然選擇背離難道是胡不為起到了作用

    李無憂道:“胡大哥,我知道自己的要求有些過分,可是我身邊并無其他可信之人。”

    胡小天道:“我也占去了西川的不少地方,你為何選擇相信我”

    李無憂道:“西川的歸宿并不重要,只要百姓能夠得到安寧的生活,在誰的治下還不是一樣我只想查清我爹的死因,還他一個公道”

    胡小天望著李無憂堅毅的目光,心中暗暗欽佩,李天衡遇害,最后想著為他討還公道的竟然是身有殘疾的女兒。胡小天在李無憂的對面坐下,輕聲道:“你認不認得夕顏”

    李無憂眨了眨眼睛,唇角露出一絲笑意:“你見過她了”

    胡小天點了點頭。

    李無憂道:“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要是在,一定不會發生那么多的事情。”幽然嘆了口氣道:“我好沒用,這種時候一點忙都幫不上。”

    胡小天望著李無憂,心中對她充滿了爱憐和同情,伸出手去握住李無憂蒼白瘦削的手,低聲道:“我會幫你”

    兩更送上,請關注章魚公眾威信號stonesquid,精彩內容每日推送。未完待續。,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