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醫統江山 > 第八百一十二章【誰入地獄】(下)

第八百一十二章【誰入地獄】(下)


    胡小天達到了目的自然心滿意足,其實榮石只不過是一個小人物,可為何霍小如要營救他甚至以此作為和自己想見的條件呢在胡小天的印象中她和榮石應該是沒有交集的,如果硬要說有,那么就是因為薛勝景,薛勝景和任天擎暗通款曲,難道任天擎通過薛勝景讓霍小如這么做

    前方已經是鳳儀山莊,胡小天和七七商量之后決定直接去掃墓不去山莊,山莊一度曾經被朝廷查抄,在胡小天接受王位之后,這里得以修復重建,不過自始至終徐鳳儀的墳冢都沒有受到半點影響,七七讓其他人不必跟隨,以免驚擾徐鳳儀的亡靈,只是她和胡小天兩人上山拜祭掃墓。

    祭掃亡母之后,他們并沒有做任何逗留,直接前往天龍寺。

    黃昏時分他們的隊伍已經抵達了珞珈山天龍寺,和上次陪同老皇帝前來禮佛不同,這次天龍寺并沒有擺出太大的陣仗,也是應了永陽公主的要求,七七并不想這件事驚動全寺上下,天龍寺方面也是這個意思,七七也沒有選擇從正門進入,只是和胡小天等人帶了三十名護衛由西門上山,由小路進入普賢院。而不是像其他皇室成員前來的時候通過五明橋進入正門。

    雖然七七刻意選擇低調行事,天龍寺方面也不敢過于怠慢,方丈通元大師已經在西門迎候,陪同他前來的一人是戒律院執法長老通濟,還有一人是天龍寺監院通凈,這兩人都是方丈的師兄弟,在天龍寺地位頗高,胡小天在上次前來的時候也跟他們兩人打過交道。

    三人見過七七之后,又過來向胡小天見禮,胡小天笑道:“三位大師不用客氣,咱們都是老朋友了,這天龍寺我也來過,每個地方我都熟悉。”

    聽他這么說通濟和通凈兩人對望了一眼,兩人的臉色都不好看,胡小天上次隨同老皇帝龍宣恩過來誦經禮佛,呆足了一個月,其間可沒少惹麻煩,不悟也是那次縱火藏經閣,說起來就得到了這廝的幫助。雖然幾人對胡小天都頗為不爽,可礙于他現在的身份,誰也不好表露真實的情緒。

    方丈通元恭敬道:“公主殿下的住處已經安排好了,就在普賢院,普賢院周圍貧僧也已經清空戒嚴,閑雜人等不得進入,公主只管好好安歇就是。”

    七七點了點頭道:“勞煩幾位大師了。”

    通元在前方為七七引路,七七跟著通元拾階而上。

    胡小天和通凈走了個并排,他笑嘻嘻道:“幾年不見,通凈大師還是那么龍精虎猛,脾氣比過去好些了嗎”他之所以這樣說完全是因為通凈是個火爆脾氣。

    通凈面露慚色道:“讓王爺見笑了,小僧悟性太差,心中雜念太多。”

    胡小天道:“雜念多不是什么壞事,只要不想女人就好”

    幾名僧人聽到這廝大放厥詞,一個個面露尷尬之色,其他人聽著全都忍俊不禁,走在胡小天身后的梁大壯大嘴叉子就快咧到耳根了。

    七七不禁莞爾,輕聲嗔道:“佛門清靜之地,不得胡說。”

    胡小天道:“那我只好當啞巴了,我本姓胡,說什么都是胡說。”

    這下七七忍不住笑了起來,瞪了胡小天一眼,可眼中的那縷柔情就算瞎子都看得出來了。

    幾位高僧只當什么都沒看到,陪著他們到了普賢院,按照七七這邊的要求,普賢院的警戒交由這幫大內侍衛接管,為了萬無一失,通元方丈還太特地安排了三十六名武僧把住通往西院的各條道路,確保今晚沒有任何意外發生。只是通元心中也明白,他們只能保證一只鳥兒都飛不進普賢院,可無法保證鳥兒從普賢院飛出去,因為有了胡小天,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

    來到普賢院安頓下來,通元問過七七,本來已經為他們準備了齋飯,可七七沒有用齋的意思,讓通元給手下人安排晚上的齋飯,其他人用齋的時候,她在通元的陪同下在普賢院內轉了一圈。

    七七道:“本宮今次前來寶剎明晨燒香還愿是原因之一,還有一件事就是想拜會一下緣木大師,當面跟他說幾句話。”

    通元恭敬道:“公主殿下的意思貧僧會代為轉達,今日已晚,師叔要來拜會公主殿下也應該是明天的事情了。”

    七七道:“怎好勞煩緣木大師前來,本宮明日進香之后去拜會大師。”

    通元道:“貧僧會為殿下安排好一切。”面對這位權傾朝野的永陽公主,通元表現得相當配合。

    夜幕降臨這座古剎之時,通元大師緩步走入天龍寺佛心堂。

    篤篤不停的木魚聲從堂內傳來,通元舉目望去,卻見燭火下緣木正盤膝坐在蒲團上誦經。他不敢打擾,并沒有急于走近。

    木魚聲卻在此時戛然而止,緣木大師雙目離合,目光猶如閃電般落在通元的身上。

    通元心中暗贊師叔好凌厲的目光,可是他卻又覺得哪里不對,師叔上次離開天龍寺的時候目光要平和得多,可以稱得上精華內蘊,返璞歸真,可是這次回來之后卻如同洗去塵土的明珠,通元不知道這是進步還是退步或許師叔在武功上更進一層,可是在佛修上很可能有所減退了。他恭敬道:“師叔”

    緣木嗯了一聲道:“永陽公主一行已經安頓好了”

    通元點了點頭道:“已經安排在普賢院入住,公主殿下提出要和師叔單獨會面。”

    緣木淡然笑道:“她今次前來就是為了見我”

    通元道:“師叔以為他們會將心經歸還嗎”

    緣木道:“或許會。”說完他又將雙目緩緩閉上。

    通元不敢打擾,正準備退下的時候,卻聽緣木又道:“胡小天今晚或許會去裂云谷。”

    通元道:“師叔放心,我已經安排妥當,有三十六名武僧在明證的統領下守住普賢院的各個大小出口,里面的人就算插翅也不可能離開。”

    緣木道:“他們既然來了就一定有目的,假如你將他們全都困在里面,又怎能知道他們想做什么”

    通元道:“我也是為了公主的安全考慮。”

    緣木輕聲嘆了口氣道:“你雖然做足了準備,可終究還是困不住他們,該來的始終要來,以胡小天今時今日的武功,就算是老衲也制不住他,除非是”緣木欲言又止。

    通元道:“師叔,有句話我不知當問還是不當問”

    “既然你自己都想不明白又為何一定要問”

    通元啞口無言。

    緣木嘆了口氣道:“我知道你一定在擔心,我所做的一切很可能會給天龍寺帶來麻煩,你是天龍寺方丈,不想天龍寺毀在你的手里對不對”

    通元點了點頭。

    緣木再度睜開雙眼,指了指對面的蒲團道:“坐”

    通元來到他的對面盤膝坐下,望著緣木表情充滿恭敬。

    緣木道:“有些事你知道得越少反倒越好。”

    通元道:“我并沒有太多的好奇心,只是覺得任何事情都比不上天龍寺香火延續來得更加重要,三百年前的那場劫難雖然過去,可那次劫難給天龍寺造成的創傷直至今日尚未平復,我這樣說并非是因為畏懼朝廷,而是為了避免天龍寺的僧眾受到朝廷的迫害。”

    緣木微笑道:“你是方丈,維護天龍寺,保護僧眾原本就是你的責任,這些年你一直做得很好。”

    通元道:“弟子不是沒有自知之明,以弟子的才德和修為本配不上現在的地位。”

    緣木道:“何謂地位你身為方丈,修佛數十年心中居然還記得地位這兩個字當年我拒絕方丈之位,執意將方丈之位交到你的手中,其實是我想推卸責任,不想背負這個擔子。”

    通元道:“師叔別這么說,這些年來若是沒有師叔的協助,天龍寺也不會有今日之規模。”

    緣木搖了搖頭道:“我并沒有為天龍寺做過什么甚至在天龍寺遇到麻煩的時候,我都不在這里。”

    通元道:“師叔,雖然弟子有著太多想不明白的地方,可是弟子仍然有個疑問,我們這些出家人不是應該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沒必要跟朝廷走得太近。”他對這位師叔的許多做法存在不解之處,可是礙于師道尊嚴,有些話還不好直說,只能盡量說的婉轉。

    緣木道:“這兩年靈音寺我們有不少弟子前往靈音寺,其實我提議這件事的初衷就是為了避免有朝一日天龍寺蒙難,還可以保全香火。”

    通元從緣木的話中感到一絲不祥的兆頭,今天永陽公主前來天龍寺點名要見緣木,不知兩人之間到底有什么事情要談如果緣木當真得罪了朝廷,那么天龍寺很可能會遭遇一場劫難,究竟是什么樣的事情讓緣木不惜得罪朝廷也要去辦

    緣木道:“你去吧,你也不必太過擔心,我佛有云,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天龍寺應該不會受到累及。”

    就差十幾票到兩千,始終投不滿,還有月票的兄弟多多支持一下,一張就好未完待續。,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