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醫統江山 > 第八百五十三章【我介意】(下)

第八百五十三章【我介意】(下)


    4  胡小天從白雪飄飄的漠北苦寒之地回到東梁郡,發現這里也開始下雪,進入臘月的東梁郡也因為這場雪而變成了一個銀裝素裹的世界。胡小天的平安回歸讓眾人無不笑逐顏開,他顧不上休息,首先召集部下詢問最新的局勢。

    余天星和趙武晟代表眾人將最新局勢向他做了個稟報,最近一段時間倒是算得上平靜,各方都沒有太大的舉動,安康草原的增兵和域藍國的滲入全都在有條不紊地進行中。康都的狀況也非常平靜,丐幫大會如期舉行,七七和龍曦月之間相處默契,至少在目前,并未發現她對龍曦月有任何不利的舉動。

    負責在東洛倉駐守的常凡奇也專程前來參加這次軍機會議,他等到最后發言,抱拳行禮道:“主公,新近大雍方面倒是有幾件大事,薛道銘親自前往北疆,大雍南部落雪不斷,已經造成大范圍的災情。”

    胡小天點了點頭,薛道銘在這種時候膽敢前往北疆似乎并不明智,畢竟康都有李沉舟這個虎視眈眈的野心家,很難保證這廝不會趁機制造風浪。

    常凡奇又道:“最近有不少來自大雍的逃兵,看來南部駐軍的情況也不樂觀。”

    余天星道:“大雍今秋薄收,冬季糧食方面必然捉襟見肘,更何況他們現在的軍糧必須優先供給北疆,南部自然有所緊縮。今年不巧又遭遇了十年以來最冷的天氣,南部雍軍缺衣少糧,臨陣脫逃也是正常。”

    趙武晟道:“現在還沒到一年最冷的天氣,等到了數九寒天,庸江冰封,只怕南下的難民和逃兵會更多,我已經增派士兵,加強沿江防線,以免不可控制的情況發生。”

    胡小天嘆了口氣,昔日聲勢一度壓倒大康的大雍帝國,在薛勝康死后的短短幾年內已經衰退到如此地步,不但和大雍混亂的內政有關,也和國運有著密切的關聯,這些年來大雍天災不斷,更是將這個陷入低潮的大國一步步推向深淵。

    余天星以為胡小天心中不忍,低聲道:“雖然朝廷調撥了不少物資和糧食給我們,可是因為西川難民的緣故,我們今冬只怕也要節衣縮食。”

    胡小天點了點頭道:“只能盡量去幫了,能幫多少,幫多少”

    余天星恭敬道:“主公仁德為懷,屬下由衷敬佩。”

    胡小天道:“讓顏宣明去聯系渤海國方面,看看還能獲取多少援助,挺過這個嚴冬,就會迎來春暖花開。”

    余天星道:“已經派他去了,能想的辦法全都去做了。”他的表情流露出些許無奈,其實他也知道胡小天的用意,越是在這種時候越是收攏民心的絕佳時機,可是現在他們的情況也不樂觀,又哪有多余的能力去收容那些難民。

    軍機會議之后,胡小天在維薩的陪同下去了同仁堂,探望已經懷有身孕的秦雨瞳,秦雨瞳不但是第一個懷上他后代的紅顏知己,同時也擁有天命者的血統,在這方面的認知要比其他人多得多。

    來到同仁堂,卻聽說秦雨瞳去外面出診還未回來,問過方芳知道她去了福喜堂,那里是胡小天興建的一座慈善機構,專門收容孤兒。胡小天準備去福喜堂找她的時候,剛好諸葛觀棋和洪凌雪夫婦抱著女兒過來,寶兒如今已滿周歲,生得粉雕玉琢煞是可愛,胡小天上前逗弄了一會兒,笑道:“我這干女兒真是越長越可愛。”

    洪凌雪笑道:“主公那么喜歡孩子趕緊自己生一個。”

    諸葛觀棋趕緊發出一連串咳嗽,顯然認為妻子失言說錯了話。

    洪凌雪這才意識到自己失言,表情不由得有些尷尬,畢竟他們都知道胡小天和龍曦月大婚那么久至今龍曦月的肚子還沒有動靜,這句話可能讓胡小天難堪了。

    胡小天卻不以為然笑道:“好啊,好啊,等我生了兒子,就把寶兒娶進門做我家的兒媳婦。”

    諸葛觀棋見他沒有介意這才放下心來,笑道:“親上加親當然最好。”

    維薩道:“就算現在生也比寶兒小呢。”

    胡小天笑道:“女大三抱金磚,小上幾歲又怕什么你趕緊努力喔”

    維薩聽他當著外人居然說出這樣的話,俏臉羞得通紅,趕緊岔開話題道:“姐姐,我們去找雨瞳姐,讓她回來。”

    洪凌雪一臉笑意點了點頭,其實所有人都明白維薩跟胡小天的關系,只是胡小天公然說出來的確有些讓她尷尬了。

    洪凌雪抱著女兒和維薩一起離去之后,諸葛觀棋駐足觀望,直到妻子的身影消失在街道拐角處方才回過頭來。

    胡小天笑道:“依依不舍,果然伉儷情深。”

    諸葛觀棋苦笑道:“主公見笑了,我現在已經是徹頭徹尾的女兒奴了。”

    胡小天道:“妻賢子孝,闔家團圓,其樂融融,人世間最大的幸福莫過于此。”諸葛觀棋深有同感地點了點頭,低聲道:“主公想要這樣的生活隨時都可以的。”

    胡小天哈哈大笑。

    諸葛觀棋也笑了起來:“只是主公胸懷天下當然不可能像我一樣容易滿足。”

    胡小天笑道:“觀棋兄是拐彎抹角說我野心勃勃了。”

    “豈敢豈敢”

    兩人重新回到同仁堂坐下,胡小天簡單將別后經歷對諸葛觀棋說了一遍,諸葛觀棋道:“看來那座七寶琉璃塔真正的秘密全都在地宮之中,主公離去之后,屬下又將祖上傳下的兵法和陣圖全都仔細研讀了一遍。”

    胡小天道:“有何發現”

    諸葛觀棋道:“我祖上的機關術數之學源于大康鬼才墨無傷,發揚光大于祖上諸葛小憐,到先祖諸葛運春這一代又有飛躍,仔細研讀之后,我發現在他這一代進境最多的當屬星相之學。”

    胡小天心中暗忖這是自然,畢竟諸葛運春當年負責審訊兩名天命者,他從天命者那里應該得到了遠超這個時代的知識,天命者死后,他負責修建龍靈勝境和七寶琉璃塔,當兩者建成之后,他方才意識到連他自己都無法打開,最終被兩名天命者所利用,而天命者留下得那些知識應當讓諸葛運春絞盡腦汁,最終心力憔悴,在龍靈勝境和七寶琉璃塔建成之后不久郁郁而終。諸葛運春掌握的知識并沒有全都留給后代,其中比較重要的一本兵圣陣圖還是通過自己的手才交到諸葛觀棋的手中。

    諸葛觀棋道:“主公所說的那件事確有可能,或許先祖當真從外界得到了不少的學識。”

    胡小天微笑道:“以兵圣的性情,他的求知欲必然極強,天命者擅長窺探人心,利用兵圣的弱點,和他達成協議也很正常,若想破解當年的秘密,還需親自去那邊走一趟。”

    諸葛觀棋點了點頭道:“屬下隨時等候主公的召喚。”

    胡小天道:“不急,我總覺得以兵圣的智慧未必沒有留下反制的手段,觀棋兄還需精研兵圣留下的文獻,做好充分的準備。”

    諸葛觀棋道:“我也是這樣想。”

    胡小天道:“觀棋兄對目前大雍的局勢怎樣看”

    諸葛觀棋道:“卻不知主公前往北疆面見霍將軍的情況如何”他當然清楚胡小天前往北疆不僅僅是為了面見霍勝男,還有一個重要的目的就是說服尉遲沖率部歸順。

    胡小天道:“尉遲將軍有生之年只怕不肯返回大康了。”

    諸葛觀棋道:“既然如此霍將軍為何還不回來”

    這句話問到了關鍵之處,胡小天嘆了口氣道:“他并非不愿回來,而是他放不下他的那些部下。”

    諸葛觀棋皺了皺眉頭,低聲道:“主公,尉遲將軍是想用自己的性命來成全他的部下”

    北風呼嘯,北疆卷雪城內戒備森嚴,大雍皇帝薛道銘已經抵達了這里,他此次前來的目的是為了,老帥尉遲沖親自出城相迎,陪同薛道銘進入簡陋得近乎寒酸的帥府。

    陪同薛道銘此番前來的還有以武力稱霸大雍的董天將,接受完眾將參拜之后,薛道銘屏退眾人,身邊獨留董天將。

    尉遲沖望著這位風塵仆仆的皇上,心中暗自感嘆,在這樣的苦寒天氣能夠冒著風雪不遠千里而來,可見北疆在薛道銘心中重要的地位,雖然打著之名,可他這樣的舉動并不明智,朝中未定,內憂外困,北疆正處于休戰時期,將士們所缺得并非是這位皇上的親臨慰問,而是軍糧物資。薛道銘此番雖然帶來了一些,可是比起軍中的期望仍然打了不少的折扣。

    尉遲沖恭敬道:“陛下不顧北疆苦寒,不遠千里,長途跋涉而來,讓老陳感激涕零,誠惶誠恐。”

    薛道銘呵呵笑了一聲,陰陽怪氣道:“怎么聽老愛卿的意思,朕好像不該來難道這北疆不是大雍的疆土嗎這北疆的眾將士不是朕的臣下朕連親臨都不可以”

    尉遲沖慌忙跪倒在地:“陛下,老臣愚昧,口不擇言,絕無半分不敬的意思,只是念及陛下辛苦,關心陛下的龍體。”

    薛道銘冷冷望著尉遲沖,目光中并沒有太多的善意,他也沒讓尉遲沖從冰冷的地上站起身來:“朕的身體一向還好,老將軍花甲之年都尚在北疆鏖戰,還可沖鋒陷陣,身先士卒,你以為朕不如你嗎”未完待續。

    ...,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