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醫統江山 > 第八百五十四章【鹿死誰手】(下)

第八百五十四章【鹿死誰手】(下)


    項立忍壓低聲音道:“難道你期望她會站在咱們的這一邊,幫助我們對付李沉舟”

    董炳泰意味深長道:“只要給出難以拒絕的條件,這個世界上任何事都能夠發生。”

    項立忍卻又嘆了口氣道:“即便如此,我們也未必能夠將他扳倒”

    董炳泰道:“太師未免悲觀了一些,下棋,這局棋還未分出勝負,怎么可以放棄呢”

    薛靈君站在一座孤零零的墳冢前,今天乃是她亡夫洪興廉的忌日,這位短命的大雍才子,在和她大婚三個月后就一命嗚呼,沒過多久洪興廉的父母又相繼而亡,自此以后薛靈君克夫之命傳遍天下,薛靈君望著這座被積雪覆蓋的墳冢,雙目竟然有些濕潤了,她將手中用來祭奠的貢品放下,點燃三支燃香,插在墳前香爐之中,輕聲嘆道:“相公,這些年來我還是第一次到這里來看你,你怪不怪我”

    積雪覆蓋的墳冢自然不會回應她什么,薛靈君凄然笑了笑,抿了抿嘴唇然后低聲道:“你自然不會怪我,你那么疼我又怎會怪我這個世界上也只有你是真心待我”停頓了一下又道:“可我卻害了你,我是個不祥的女人,原不該活在這個世界上。”

    身后傳來一聲嘆息,薛靈君猛然回過頭去,進1,入陵園之前,她已經讓人清場,而且她已經嚴令隨行護衛全都留在陵園外面,沒有她的允許本不該有人進入其中。

    出現在她面前的卻是一張熟悉的面孔,金鱗衛統領石寬。

    薛靈君皺了皺眉頭,她今日出行并沒有動用金鱗衛的任何人,卻不知石寬因何會出現在這里。帶著怒氣道:“什么事”

    石寬對薛靈君保持著一如既往的恭敬,抱拳行禮道:“有人委托屬下送一封信給長公主殿下過目。”

    薛靈君心中疑竇頓生,什么信非得這種時候送到自己的手中,況且自己前來亡夫陵前憑吊的事情非常低調,刻意避人耳目,而石寬卻能找到這里,足以證明他一直都在跟蹤自己。

    石寬掏出一封信雙手呈上,薛靈君伸手接了過去,冷冷道:“你可以退下了。”她對這種時候被人打擾極其的不滿。

    身為金鱗衛統領石寬不可能沒有這點察言觀色的能力,可是他卻依然沒有離去的打算,恭敬道:“請殿下現在就看”

    薛靈君柳眉倒豎,鳳目圓睜,在她看來石寬的行為有犯上之嫌,他明顯在步步緊逼,這在以往還從未發生過,薛靈君怒極反笑:“石寬,你在跟本宮說話”

    石寬點了點頭,目光直視薛靈君卻并未表現出一絲一毫的畏懼和退縮,他的表情讓薛靈君內心深處隱隱生出一絲不祥的感覺,薛靈君向他走了一步,意圖逼退石寬,石寬卻仍然沒有退步,薛靈君的這一動作讓她險些撞在石寬寬闊的胸懷之中,薛靈君鳳目之中幾欲噴出火來,怒叱道:“大膽”

    石寬意味深長道:“其實在下都是為殿下的清譽著想,您還是當面看清楚的好。”這番話已經充滿了威脅的味道。

    薛靈君內心猶豫了一下,終于決定作出少許的讓步,且看看這封信的內容究竟寫得是什么,信密封的很好,火漆封口并沒有被人動過的痕跡,薛靈君拆開信函。此時石寬方才向后退了兩步,目光投向別處。

    薛靈君展開信紙,逐行看了下去,當她看清這上面所寫的內容之后,一張俏臉瞬間變得慘白如紙,緊咬櫻唇,竟然將嘴唇咬破,鳳目之中充滿惶恐和屈辱的光芒,她將那封信在手中揉成一團,然后又迅速展開,一點點撕碎,直到她確信這封信的內容再也無法復原,方才將目光望向石寬。

    石寬只是靜靜站在那里,當薛靈君向他走近的時候,他方才緩緩轉過頭去。

    薛靈君來到他的近前,忽然揚起手來狠狠一巴掌抽在他的臉上,石寬的面龐宛如大理石雕成,雖然挨了薛靈君這一掌卻紋絲不動,面不改色。薛靈君反手又是一掌,然后她宛如瘋魔一般,來回揮舞著手掌,用盡全身的力氣抽打在石寬的面前。

    石寬從頭到尾都沒有閃避的動作,任憑薛靈君的手掌落在自己的臉上,直到薛靈君的手掌被他的面龐反震得紅腫,她方才停下手來,在石寬的面前蹲了下去,紅腫的雙手捂住面龐,無聲啜泣起來。

    石寬望著薛靈君,虎目中流露出些許的憐憫,低聲道:“有人讓我轉告你,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大雍皇室的清譽全都在殿下的一念之間。”

    薛靈君的內心在泣血,不堪回首的往事,她自以為已經隨著皇兄死去而永遠掩蓋起來的那些見不得光的丑聞,卻重新被人揭開,她感覺自己宛如赤身裸體地跪倒在這冰天雪地之中,四周全都是世人唾棄的聲音,鄙夷的眼光,甚至連呼吸都開始變得無比艱難。

    “誰寫的這封信”如果薛靈君的目光可以殺人,那么現在石寬早已被碎尸萬段。

    石寬道:“長公主殿下只管放心,這封信的內容只有寫信人知道,他讓在下轉告長公主,希望長公主早做決斷,徹底斷絕了和逆賊的聯系。”

    薛靈君點了點頭,心中已經猜到寫信人是誰,她從地上緩緩站起身來,冷風吹過,被她撕碎的信紙宛如蝴蝶般飛起,從她的腳下掠過,有些貼在了她的貂裘之上,宛如一顆顆的污點,在白色貂裘上留下觸目驚心的印記。

    若是在過去,素來愛潔的薛靈君絕對不會容忍,可是現在的薛靈君卻無所謂,因為她感到自己渾身上下已經千瘡百孔。

    薛靈君深深吸了口氣,想要挺直腰桿,可是卻總覺得在自己的身后有一雙眼睛在望著自己,那是亡夫的眼睛,目光中充滿了嘲諷和鄙夷,薛靈君瞬間感到萬念俱灰,甚至連自己都開始厭惡自己,她后悔自己為何茍活在這個世界上,

    石寬此時卻又拿出了一封信,依然雙手呈上,恭敬道:“長公主殿下若是心境平和,現在可以看看這封信了。”

    薛靈君望著那封信,竟然有種畏之如蛇蝎的感覺,她向來自認智慧超群,在大雍朝內少有臣子能夠入得她的法眼,直到今日方才意識到,昔日在她眼中那些平庸的臣子卻并非表面看到的那樣,有些人只是韜光隱晦等候時機,他們的手中其實掌握了太多的秘密和隱私,輕易不會動用,一旦有所動作必然天崩地裂風云變色。

    李沉舟再次來到了長公主府前,黃昏時分天空中又飄起了細雪,站在雪地中遙望著有些模糊的府門,李沉舟的眼前卻浮現出一個衣著單薄走在漫天飛雪中瑟縮發抖的女子,他的內心一陣狂跳,雖然沒有看清那女子的面容,可是他卻知道那是簡融心,猛然閉上雙目,再度睜開的時候眼前的幻象消失得干干凈凈。

    李沉舟搖了搖頭,自己這段時間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不知為何,這段時間簡融心的影子總會不由自主浮現在他的腦海之中,過去還只是偶然在夜里,現在不但變得越發頻繁,甚至連白天也會看到簡融心的幻象,李沉舟的唇角浮現出一絲苦笑,他本以為會反復出現的那個影子是薛靈君,畢竟她才是自己生命中第一個女人,才應該是讓自己最為刻骨銘心的那個,可是時間卻讓他們之間的距離變得越來越遠,隔閡也似乎越來越深,甚至連薛靈君的面容都在他的記憶中開始變得模糊了。

    李沉舟靜靜望著長公主府的匾額,在他心中第一次打起了退堂鼓,走過去無非是遭遇到再次拒絕罷了,李沉舟正準備轉身離去的時候,街角處傳來馬車的鑾鈴聲響,舉目望去,卻是長公主薛靈君的座車向府門的方向而來。

    李沉舟準備接受再次擦肩而過的現實,卻沒有料到馬車居然在自己的身邊停下,車簾緩緩掀起,露出薛靈君異常憔悴蒼白的面容,一雙鳳目靜靜望著李沉舟,包含著難以言明的情愫。

    李沉舟望著薛靈君,唇角綻放出一個溫暖的笑容。

    “雪大了,進來歇歇吧”

    爐火正熊,外面雖然是雪花紛飛,室內卻是溫暖如春,李沉舟坐在那里,表現出少有的拘謹,他聽得到屏風后窸窸窣窣的聲音,應當是薛靈君正在更衣,李沉舟閉上雙目,腦海中回憶著昔日兩人纏綿歡好的場景,可是心頭卻沒有昔日的火熱和沖動,他攥起雙拳方才發現自己掌心冰冷。

    珠簾輕動,薛靈君換上了一身紅色長裙,半露,纖腰盈盈一握,婷婷裊裊走向李沉舟,看得出她特地裝扮過,櫻唇如火,俏臉之上也輕施粉黛,臉色顯得好看了許多,美目流轉顧盼若兮,嫵媚風情不減昔日。

    李沉舟聞到她身上熟悉的淡淡蘭香,可心中卻產生了一種難以道明的陌生。未完待續。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