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醫統江山 > 第八百六十二章【不寒而栗】(下)

第八百六十二章【不寒而栗】(下)


    心念及此,鬼醫符刓不寒而栗。他的雙手有些不安地握在一起,沉思良久方才道:“難道只有毀去飛船方才能夠根除這個隱患”

    胡小天道:“毀掉飛船倒是逼迫魅影現身的唯一方法,可是在我們沒有確切的把握對付她之前,這樣做未免有些唐突。”

    鬼醫符刓點了點頭,胡小天分析得不無道理,魅影之所以沒有輕舉妄動,就是因為想要利用他們修好飛船,換句話來說,他們這些人還有一定的利用價值,若是他們這些人想去毀掉飛船,那么結果只能是逼迫魅影現身。他口中雖然說著毀掉飛船,可是心中卻是不忍,畢竟這艘飛船是他返回家園的唯一希望,即便是自己無法活著回去,也可以將這里所了解到的一切送回去。

    鬼醫符刓低聲道:“魅影就算再厲害畢竟勢單力孤,若是我們聯手一定可以將之消滅。”

    胡小天道:“我雖然從未見過魅影,不過我卻知道當年導致天命者飛船墜毀的元兇就是她,天命者擁有強大的武器裝備,雖然如此他們合力之下仍然沒有將魅影成功殲滅,由此足見魅影的強大。”

    鬼醫符刓咳嗽了一聲道:“凌嘉紫難道真的就是魅影”

    胡小天道:“凌嘉紫如果不是懷孕生產,當年你們這些人聯手會不會是她的對手”

    一句話問到了鬼醫符刓的痛處,他緩緩搖了搖頭。

    胡小天道:“按照天命者的說法,魅影也在不斷進化適應這個世界,現在的她只會比過去更加強大。”

    鬼醫符刓道:“你說天命者留下了一樣可以克制魅影的武器”

    胡小天點了點頭道:“應該是,而且這件武器極有可能藏在七寶琉璃塔的地宮之中。”

    鬼醫符刓道:“劉玉章告訴你的”

    胡小天道:“他也不知地宮中究竟藏著什么。”

    鬼醫符刓道:“你想跟他聯手我勸你還是不要癡心妄想,劉玉章恨極了天命者,他之所以成為現在這個不男不女的樣子全都拜天命者所賜,而他心中也同樣恨極了徐明穎,還有我們這些當初一起跟他前來的同伴,他認為我們背棄了他,他活著的目的就是為了報復。”

    胡小天深有同感地點了點頭,忽然想到劉玉章此前幫助胡不為,其動機絕不單純,他應當在徐氏內部早已設下了埋伏。胡小天道:“至少他有好奇心,在打開地宮這一點上我們的愿望相同。”

    鬼醫符刓道:“毀掉飛船的事情你千萬不可聲張。”

    胡小天微微一怔。

    鬼醫符刓低聲道:“人一生中總會有一些理想,為了這個理想甚至甘愿犧牲生命,甚至甘愿一生為之奮斗和堅持,若是他知道你想要毀掉他的夢想,只怕”他捂著嘴唇劇烈咳嗽起來。

    胡小天頓時明白鬼醫符刓所指得應當是洪北漠,對洪北漠而言富貴名利猶如過眼煙云,他全都不放在心上,孑然一身,不近女色,沒有后人,能夠解釋他可以堅持數十年如一日修復飛船的理由只有理想二字,鬼醫說得不錯,若是洪北漠知道有人想要毀掉他畢生為之奮斗的一切,他必將不惜一切代價來維護。

    鬼醫符刓嘆了口氣道:“過程雖然曲折精彩,只可惜我看不到結局了”

    胡小天道:“你會做出怎樣的選擇呢”

    鬼醫符刓道:“我的選擇已經并不重要,我只能保證讓洪北漠和你真心合作,然而你也需答應我一件事,若是能夠成功除掉魅影,你須得幫助他修復飛船返回家園。”

    胡小天心中暗忖,縱然能夠回去又有什么意義對那個世界而言,洪北漠也只是一個外來的陌生訪客罷了難道鬼醫符刓當年營救洪北漠的同時也將他此行的任務和信念灌輸到他的意識之中

    胡小天思量良久,終究還是搖了搖頭道:“這件事我不能答應你,那艘飛船很可能會為這個世界帶來一場毀滅性的災難。”

    鬼醫符刓凝視胡小天,復又劇烈咳嗽起來,平歇之后喘了口氣道:“至少你沒有騙我。”他的目光黯然而迷惘:“你愛上了這個世界”

    胡小天道:“我是個隨遇而安的人,我來到這里并沒有肩負任何的使命,就算這樣活下去也沒什么不好,所以我也不想做出改變。”

    鬼醫符刓道:“你擔心如果我們那邊的人得知這里的一切,會大規模地涌入這里,侵占這里,將這里變成一個殖民地”

    胡小天道:“宇宙之中自然有它的法則,宇宙中存在著無窮無數個未知,宇宙無限,我們的生命卻有限,為何不好好享受我們有限的生命任何人都不可能永遠占有這里的一切,即便是強如天命者,他們也注定只能是過客,你說是不是”

    鬼醫符刓沉默不語。

    胡小天道:“若是沒有其他的事情,我先走了。”

    鬼醫符刓點了點頭,嘴唇囁嚅了一下,艱難地說出了一句話:“也許我們這些人無意中制造了太多的錯誤,上天派你過來就是為了改正”

    胡小天笑了笑,在他看來只是一個巧合。

    鬼醫符刓指了指自己的頭顱道:“我死后,你可以將我解剖,取出里面的東西。”

    胡小天點了點頭,拉開房門走了出去。

    細雨霏霏,葆葆慵懶倚靠在窗前,望著濛濛煙雨,整個人都沉浸在這如畫雨景之中,身后傳來輕輕的敲門聲。

    “進來”葆葆并未回頭,聽到房門開啟的聲音,聽到腳步聲由遠及近,這才轉身望去,看到胡小天陽光燦爛的笑臉,她居然沒笑,沒有任何的驚奇,因為她早就知道胡小天會來。

    “怎么看到我你居然連一點都不激動,一點都不興奮”胡小天笑瞇瞇道。

    葆葆啐道:“反正你心中最想見的那個人始終都不是我,我又何必表現得那么謙卑,就算明明心中想著你,也要裝出無所謂。”

    胡小天哈哈笑了起來:“生氣了”

    葆葆道:“沒生氣,要生氣也只是生自己的氣,為何我那么沒出息居然喜歡上你這個花心大蘿卜。”

    胡小天一把將她抱了起來,葆葆歡笑著跳到了他的懷中,一雙纖長的秀腿常春藤般將他纏住,低下頭去,吻住胡小天的嘴唇,胡小天還有些不放心她的頸椎:“脖子,脖子”

    葆葆靈活自如地轉動了一下脖子,極其優雅地將秀發甩到了腦后:“沒事了,我已經完全康復了”

    胡小天道:“那我就放心了。”

    葆葆道:“這段時間悶都悶死了,知不知道我現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胡小天搖了搖頭。

    葆葆道:“就是到大街上走走看看,把康都最好吃的地方吃個遍。”

    胡小天笑道:“我請你”

    “請我吃什么”

    “大蘿卜”

    “呸”

    兩人正在嬉笑之時,胡小天卻將葆葆放下,因為他聽到外面的腳步聲,這里畢竟是天機局,不比在自己的家中。來人乃是洪北漠,出現在胡小天的面前表情凝重而深沉,他帶來了一個讓胡小天意外的消息,鬼醫符刓死了。

    胡小天雖然知道鬼醫符刓會死,卻沒有料到他死得如此突然,剛剛才和自己做過一番深談,現在卻已經死了。

    他暫時和葆葆分別,然后隨同洪北漠一起來到存放鬼醫符刓遺體的地方,鬼醫符刓靜靜躺在那里,一動不動,已經沒有了任何的聲息,啞巴就守在他的遺體旁邊,雙目紅腫,神情黯然,顯然剛剛哭過,按照鬼醫符刓的說法,啞巴是他一手撫育成人,和他的感情極其深厚,看來果真如此。

    洪北漠示意啞巴暫時離開,房間內除了鬼醫符刓的尸體之外,只剩下他和胡小天,他向胡小天道:“義父已經向我交代了一切,這里就交給你了。”

    胡小天點了點頭,洪北漠指了指一旁的推車,小車上整齊排列著手術器械。

    胡小天看了看洪北漠,洪北漠做了個請的手勢。

    胡小天低聲道:“得罪了”

    解開頭皮,打開頭蓋骨,胡小天首先看到的就是頭蓋骨上方的編號,20341,胡小天確信自己沒有看錯,擁有編號的骨骼并不只有這一塊,從鬼醫符刓身體組織的質地和外形看不出任何的異常,然而他的骨骼全都帶有編碼。

    一直旁觀的洪北漠也充滿了驚奇,是什么人在鬼醫符刓的骨骼上打上的印記

    胡小天在心中已經做出了判斷,鬼醫符刓絕不是和自己一樣的生命體,他只是人類造出的生命,一個克隆人或人造人,胡小天沒有想到在自己離開后的三十年,人類科技竟然已經發展到了這樣的地步,自己和鬼醫符刓即便是面對面談話,也沒有發現他的任何異常,他非但擁有著完整的思維,清晰的邏輯,而且甚至擁有正常人類的感情,當然也包括正常人類的生命。

    胡小天用鑷子從鬼醫符刓的大腦中夾出了一個黃豆般大小,蜘蛛般模樣的物體,八根黑色的長腿早已和大腦的血脈融成一體。未完待續。

    ...,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