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醫統江山 > 第六十五章【氣管切開術】(上)

第六十五章【氣管切開術】(上)


    李香芝因為窒息已經陷入昏迷,所以無需進行麻醉。

    情況非常緊急,時間已經不允許胡小天從容地進行氣管切開術,他當機立斷對病人先實行環甲膜切開手術,首先緩解呼吸困難,然后再做常規氣管切開術。

    環甲膜是位于甲狀軟骨下部、環狀軟骨上部的一塊氣管壁。此處氣管壁因為處于兩塊軟骨之間,所以縫隙比較大,而且經過這里的血管神經較少,切開時不會造成大的出血和額外損傷。

    胡小天迅速戴上自制的口罩,取出手術刀準確定位之后,刀鋒切入李香芝頸部的皮膚。周圍傳來一陣陣的驚呼,膽小的女眷嚇得已經轉過頭去,因為急于救人,胡小天剛剛忘記了清場這件事。他雖然是在救人,可這動作分明是在拿刀抹脖子,在多數人看來胡小天這根本是在謀殺啊更有甚者已經當場嚇暈了過去。

    萬伯平畢竟經歷過了胡小天敲開他兒子腦殼的震撼,胡小天在他眼前切開他兒媳的脖子多少有了些心理承受能力,至少他知道胡小天是在救人,而不是謀殺。

    胡小天在病人環甲膜暴露之后,用刀橫向切開環甲膜,從手術箱中取出彎頭血管鉗,利用血管鉗擴大切口,將一段事先準備好,消毒后的蘆葦桿臨時插入其中。胡小天的動作快捷干凈利落,隨著蘆葦桿的插入,李香芝的窒息癥狀頓時得到了緩解。

    她蘇醒過來,睜大雙眼,目光顯得異常恐懼。

    胡小天安慰她道:“沒事,不用驚慌,你千萬不要亂動,接下來我還要幫你取出喉頭的異物。”李香芝在胡小天的安慰下漸漸鎮定下來。

    常規氣管切開術對胡小天這位醫學博士來說根本就是小得不能再小的手術。可是在這個時代卻無疑是驚世駭俗的舉動。

    胡小天桀驁不馴的性情決定他很少在意周圍人的眼光,只是在來到這里之后,他開始漸漸學會了審時度勢適應周圍的環境。可當他一心投入到救治病患的時候,就會忽略其他。

    手術采用直切口,自甲狀軟骨的下緣至胸骨尚窩處,沿著頸前正中線切開皮膚和皮下組織。然后用血管鉗沿著中線分離胸骨舌骨肌和胸骨甲狀肌。暴露出甲狀腺的峽部,李香芝的甲狀腺峽部在生理結構上有些過寬,必須在下緣進行部分分離,然后將峽部組織向上牽拉,這樣才將氣管暴露出來,手術箱內備有拉鉤,這拉鉤的助手責無旁貸地落在了周文舉的身上,周文舉雖然和胡小天剛剛經歷了一場激烈的爭吵,但是他在搶救的全過程中表現得非常配合。胡小天叮囑他兩個拉鉤的用力一定要均勻適度。好讓自己的手術視野始終保持在中線。

    手術的過程中,胡小天幾次用手指探察環狀軟骨和氣管,確定保持在正中位置,別看胡小天平日吊兒郎當玩世不恭,可是一旦進入手術狀態就會全神貫注一絲不茍,確定氣管的位置之后,他在第三氣管環處下刀,用刀尖自下而上挑開兩個氣管環。用刀極其謹慎,以免刺破氣管后壁和食管前壁。

    因為有了上次救治萬廷盛的經驗。今天萬府家丁將燈光打得格外到位,利用數面銅鏡,讓光線聚集在手術部位。胡小天很順利地就發現了那塊阻塞在氣管內的牛肉,他用血管鉗將牛肉夾住,那牛肉足有拇指蓋大小,李香芝吃飯的時候因為心不在焉。竟然誤吞到了氣管里面,從而造成了阻塞,如果搶救不及只怕此時已經死了。

    解決了氣道梗阻的根本問題,接下來的縫合處理就相當簡單了,為了以防萬一。仍然將氣管插管保留固定,倘若在過去,胡小天還要擔心術后并發癥等等諸般問題,可是他發現在這個世界上不知是人本身體質的問題還是致病菌比現代社會少得多的緣故,在他做過的幾例手術中,沒有發生過一例感染事件,應該說前者的可能性更大,在這里人體的自我修復能力都非常強。

    胡小天向負責照顧李香芝的丫鬟婆子仔細交代了一番,告訴她們一些護理的基本常識,畢竟這幫人都有了護理萬家老二的經驗,上手并不困難。等忙完這一切,夜幕已經降臨了。

    周文舉在胡小天傳授護理常識給那些丫鬟婆子的時候始終旁聽,他越聽越是慚愧,越聽越是心驚,親眼目睹胡小天將李香芝從生死邊緣挽救了回來之后,他打心底嘆服,換成是他,李香芝肯定死了。其實周文舉絕不是欺世盜名之輩,西川第一神醫的名頭也不是吹出來的,經他救治的病人不計其數,但是他的外科學知識可憐得很。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只有親眼看到胡小天手術全程的人才知道何謂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胡小天前去洗手的時候,周文舉也過來洗手,兩人目光相遇,彼此間已經沒有了剛才的敵意,周文舉抿了抿嘴唇,鼓足勇氣道:“胡大人,剛才周某言行無狀,如有得罪之處還望多多海涵”

    以周文舉的身份地位,能夠主動向一個晚輩致歉實屬不易,胡小天也不是氣量狹窄之人,雖然剛才憋足勁跟周文舉干了一仗,可看到人家放低姿態,主動向自己示好,馬上就把剛才的那點不快忘了個一干二凈,他笑道:“周先生不要怪我才對,在下年少輕狂,言行無狀的那個是我才對。”

    周文舉有些激動道:“胡大人,周某行醫幾十年,還從未見過如此精妙的救人手法,請恕我見識淺薄,胡大人剛才的治病方法叫什么”周文舉雖然自視甚高,可是對于真有本事的人他是佩服的,不惜屈尊請教,態度變得謙虛了許多。

    胡小天道:“我師門將之稱為手術”

    “手術”周文舉默默咀嚼著這個從未聽說過的新奇詞兒。

    此時萬伯平過來招呼兩人吃飯,如果說之前周文舉的那番話讓萬伯平對胡小天已經產生了信任危機,大兒媳突如其來的意外,幸虧胡小天出手解救,胡小天的這次出手已經讓萬伯平內心中的疑云盡去,胡小天的醫術在他心目中已經幾近神話。雖然他不懂什么醫術,可是剛才的情況他都看到了,有西川第一神醫之稱的周文舉也束手無策,正是胡小天挺身而出救了他的兒媳婦。誰高誰低,在他心中自然有了一個初步的判斷。

    換成剛才誰都不會想到胡小天和周文舉能夠坐在一起吃飯,然而這世上有著太多的意想不到。

    胡小天舉杯和周文舉對飲的時候微笑道:“我剛剛說過,這世上的萬事萬物每時每刻都在不斷地變化,剛才你我激辯的時候,咱們都不會想到一個時辰之后咱們居然會坐在這里把酒言歡吧”

    周文舉面帶慚色道:“胡大人還在介意剛才的事情周某借著這杯酒給胡大人賠罪了。”

    胡小天笑道:“哪里哪里,周先生這樣說就讓我汗顏了,晚輩絕沒有記仇的意思,咱們剛才是學術之爭,君子之爭,認識不同罷了,又不是什么私人仇怨,我在周先生眼中該不是真得那么小氣吧”

    周文舉笑道:“你若是不計較我剛才言辭激烈多有得罪,我就不說你小氣。”兩人四目相對同時大笑起來。

    作為主人的萬伯平姍姍來遲,倒不是他有心慢待這兩位貴客,而是因為家里的事情實在太多。這邊萬伯平剛剛坐下,外面又轟隆隆打雷閃電下起雨來,不過雨算不上大,胡小天現在最擔心的就是下大雨,只要雨不大,就不會對通濟河的河堤造成威脅,那邊有柳闊海坐鎮,應該不會有大的問題。更何況他清楚自己的去向,如果有什么緊急情況會馬上前來通報。

    雖然兒媳已經轉危為安,萬伯平仍然是滿面愁容,分別敬了胡小天和周文舉兩杯酒之后,他嘆了口氣道:“胡大人,實不相瞞,昨晚你布下的九只香爐,被打翻了六只。”

    胡小天并沒有表態,畢竟周文舉就在自己的身邊,雖然和周文舉接觸時間不長,可他也能夠看出周文舉不是壞人,為人恩怨分明,正直不阿,而且此人應該是個唯物主義者,學識淵博,在風水方面有著頗深的研究,自己如果信口胡謅,少不得又要引起一場辯論。

    萬伯平道:“胡大人”他生怕胡小天忘了九鼎鎮邪之事。

    胡小天淡然笑道:“此事回頭我過去看看。”

    萬伯平看到胡小天不愿提及這件事,唯有壓下說出來的念頭。胡小天一是礙于周文舉在場,還有一個原因是想趁機刁難以下萬伯平這只老狐貍,剛才他聽信周文舉的話懷疑自己,現在又厚著臉皮想求助于自己,要說他兒媳婦的手術費還分文未取呢。

    此時萬長春又過來請萬伯平過去,說萬夫人找他有事。萬伯平向兩人說了一聲,起身匆匆去了。未完待續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