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醫統江山 > 第一百三十三章【紅山馬場】(下)

第一百三十三章【紅山馬場】(下)


    樊宗喜又道:“福貴跟我說過,當年你曾經救過他的性命。”

    胡小天道:“我都不記得了”

    樊宗喜道:“一入宮門深似海,我們這些人從走入宮門的那一刻起,好像從頭活過一次,其實入宮和出家沒有太大的分別。”樊宗喜瞇起雙目,此刻的目光顯得虛無而飄渺。

    胡小天深有同感地點點頭,其實就六根清凈而言,入宮比出家更為徹底一些。

    紅山馬場是距離皇城最近的馬場,也是皇宮馬場之一,這里依山傍水,水草肥美。是康都難得的一處靜謐所在,通常皇室御用的愛馬全都寄養在此。馬場由御馬監負責管理,樊宗喜又是這里的具體負責人,平日里呆在這里的時間甚至比宮內還要多一些。

    穿過康都繁華的街道,徑直出了西門,沿著林蔭大道向北行進約有十五里,紅山馬場已然在望,馬場四周全都用杉木柵欄圍攏,高度在兩丈左右,頂端削尖,每隔百丈設有一個哨塔,上方有衛兵日夜駐守。

    樊宗喜一行距離馬場大門還有一里多路的時候,馬場大門已經緩緩拉開。樊宗喜一馬當先,首當其沖進入馬場之中,雖然已是中秋,馬場的草色仍然青翠碧綠,遙遙望去,一直蔓延到遠方紅山的腳下,紅山的頂部已經被秋色染紅,遠遠望去,好像山頂被燒著了一樣,其實是山頂種滿了紅楓,到這個季節,楓葉已經完全泛紅,所以形成了這樣的奇觀。

    一條小河蜿蜒崎嶇,陽光下猶如一條金色絲帶縈繞在紅山腳下,在紅綠兩種不同的眼色之間勾勒出涇渭分明的界限。天空碧澄如洗。不見一絲云層,迎面送來涼爽的秋風,夾帶著野花的香氣,讓人心曠神怡。

    兩名騎士飛馬迎向樊宗喜,這兩人全都是御馬監的執事太監,在距離樊宗喜還有十丈左右的時候翻身下馬。屈膝半跪在地,恭敬道:“屬下參見樊少監”

    樊宗喜瞇起一雙細目,握住馬鞭的手輕輕揮動了一下:“起來吧董太卿何在”

    右側那名太監道:“啟稟少監大人,最近從西疆進貢了五十匹馬,加上新近篩選的那一批,共計有一百多批,這兩天宮中過來挑馬的絡繹不絕,董公公在清風口陪著挑馬呢。”

    樊宗喜道:“什么人過來了”

    那太監道:“三皇子”

    樊宗喜聽到來人是三皇子龍廷鎮,略一沉吟。旋即就催馬向清風口而去,龍廷鎮乃是新君龍燁霖的第三個兒子,也是龍燁霖最為鐘愛的一個,龍燁霖共有七名子女,六個兒子一個女兒,女兒就是胡小天一路護送到燮州的七七。龍燁霖登基之后,就開始考慮太子的人選,這也算得上吃一塹長一智。從他老爹那里得到了教訓,為了防止后宮爭斗。盡早將太子的人選定下來,可以省卻很多的麻煩。放眼他的七名子女之中,論武功心計首屈一指的就是三兒子龍廷鎮。不少心腹近臣也都贊同他的想法,只是這龍廷鎮并非簡皇后所生,而且立他為太子就壞了長子繼位的規矩,簡皇后為他誕下大兒龍廷盛。龍燁霖雖然嫌棄大兒子性情暴烈魯莽,可是他畢竟是正妻長子,且龍燁霖自己就以長幼有序的道理繼承了大統,總不能登基之后就壞了規矩,所以只能暫時將立太子的事情押后再議。

    清風口位于紅山腳下。新近引入馬場的一百多匹駿馬都在此地放養,馬場的執事太監董太卿正陪同在三皇子龍廷鎮身邊,龍廷鎮今年二十一歲,他長身玉立,相貌英俊,此刻正站在草丘之上觀察在河邊吃草的馬群,在他的身后還有幾名隨從。

    樊宗喜和胡小天一行來到草丘前翻身下馬,齊齊跪倒在地,朗聲道:“御馬監樊宗喜參見皇子殿下。”龍廷鎮雖然是皇子,可是至今尚未封王。應該是龍燁霖從自己和這幫兄弟的事情上得到了教訓,在封王一事上尤為小心。

    龍廷鎮雙手負在身后,目光仍然盯著遠處的馬群,心不在焉道:“起來吧,樊宗喜,你幫我看看哪匹馬最好”

    樊宗喜站起身來,跟在他身后的胡小天等人全都跟著站了起來。

    胡小天這才仔細看了看這位新鮮出爐的三皇子,要說這龍廷鎮長得也算英俊瀟灑和周王龍燁方還有幾分相像呢,只是不知這貨是不是和龍燁方一樣,也都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角色。龍廷鎮給胡小天的感覺并沒有太多的特別之處,可是當胡小天看到龍廷鎮身后兩人的時候不由得吃了一驚。卻見龍廷鎮背后一名小太監擠眉弄眼地望著他。那小太監眉清目秀,臉上稚氣未脫,根本就是小公主七七所扮。

    胡小天看到七七居然在這里,心中懊悔不迭,早知會在這里遇到她,自己無論如何也不會跟著樊宗喜前來紅山馬場。

    和七七并肩站立的那位原本背對著胡小天,此時緩緩轉過臉來,她也是一身藍色的太監服,可卻掩飾不住麗質天成,眉目如畫,眼波流轉之間變幻萬種風情,正是胡小天在儲秀宮中驚擾的安平公主。

    胡小天此時感覺到后背一股冷氣躥升上來,今兒是怎么了居然跟她們在這里相見安平公主那天在儲秀宮都沒有揭穿自己,以她善良溫柔的性情應該不會為難自己,可七七那刁蠻的小丫頭卻難以捉摸。魏化霖就是死于他和七七的聯手之下,自從那日之后,胡小天便刻意回避和七七見面,還好她也沒有主動找上自己,本以為這件事大家都心知肚明,以后誰都會避免相見,卻想不到終究還是在這里遇上,但愿七七別再找自己的麻煩才好。

    安平公主顯然也認出了胡小天,俏臉沒來由紅了起來,越發顯得明艷不可方物。

    胡小天第一次感覺到原來太監也是個如此美好的行業,連安平公主這樣傾國傾城的美女都加入了這個欣欣向榮的行當,看來當太監也是大有可為的。

    七七看到胡小天頓時眉開眼笑,胡小天卻因為她詭異的笑容而心里發毛,把腦袋耷拉得更低,有種腳底抹油轉身快溜的沖動。可既然來了,就不能說走就走。

    龍廷鎮指向馬群中的一匹棗紅色的駿馬道:“那匹馬如何”

    樊宗喜順著他所指的方向望去,恭維道:“皇子殿下果然好眼力,那匹馬乃是西疆進貢的大宛馬,日行千里,夜行八百,神駿非常。”

    龍廷鎮笑著點了點頭道:“好,將那匹馬給我牽過來,我要試試它的腳力。

    樊宗喜趕緊安排手下人去做,這當兒功夫七七走到胡小天的身邊,故意咳嗽了一聲。胡小天把腰躬的更低,只當沒看見她。

    七七一伸手就把他的耳朵給揪住了:“喂,你不認識我”一句話將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過來。胡小天道:“公”他本想說公主殿下,可七七冷哼一聲將他打斷。

    這貨靈機一動:“公公有何吩咐。”

    七七聽到他叫自己公公,不禁笑了起來。

    樊宗喜在宮內多年,雖然他并不認識七七,可是安平公主他是認識的,一眼就看出跟在龍廷鎮身后的這兩名小太監全都是女子所扮,從七七的做派來看,隱約猜到了她很可能是當朝公主,不然哪個小太監也不會有那么大的膽子在三皇子的面前放肆,所以樊宗喜也沒有插話。

    龍廷鎮向七七看了一眼,并沒多說話,看到有人已經將那匹棗紅色的大宛馬牽了過來,于是迎上前去,一群人眾星捧月一樣將龍廷鎮護送了過去。

    胡小天仍然站在原地,耳朵被七七給揪住了,想走也不能走。

    “七七你不要為難他”卻是安平公主幫胡小天說話。

    七七這才放手,胡小天看到四周已經沒有其他人,這才向兩人深深一揖道:“多謝安平公主”

    七七柳眉倒豎道:“你怎么不謝我只謝我姑姑”

    安平公主道:“七七,他只是一個小太監,你不必為難他了。”

    七七瞪了胡小天一眼道:“小太監,姑姑,你可不了解他,他絕對不是什么好人。”

    胡小天一臉尷尬,這位小公主說話太不給面子了,老子不是好人,你又是什么好人了殺魏化霖你也有份。不但有份,你還是主犯,老子最多也就是個幫兇。

    安平公主溫婉笑道:“你看你把他嚇得已經面無人色了,咱們還是去看看熱鬧吧。”一句話化解了胡小天的尷尬。

    胡小天內心中卻頗為抗議,我何時害怕了面無人色我是臉不紅心不跳,只是不想跟這刁蠻公主一般見識罷了。三人一起走下草丘,河岸邊一匹黑色駿馬吸引了七七的目光,她頓時忘記了身邊的胡小天,欣喜道:“把那匹馬給我牽過來”她畢竟是小孩子性情,朝著那匹黑色駿馬一路飛奔而去。

    安平公主頗為無奈,笑著搖了搖頭。

    胡小天依然畢恭畢敬走在她的身側,安平公主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輕聲道:“你不是司苑局的嗎何時調來了這里”

    距離前三有些遙遠,距離第四只有一百五十張票的差距,臨近月底了,諸君兜里的月票一定有不少存貨,章魚準備狠狠敲詐一下,今天只要沖到第四名,再來三更這個周末章魚決定哪兒都不去了,老老實實蹲在家里,埋頭碼字,兄弟姐妹們,只要你們敢給我支持,章魚就敢燦爛,不信咱們試試看未完待續。。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