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醫統江山 > 第二百二十章【離京】(下)

第二百二十章【離京】(下)


    正月十三,天蒙蒙亮,護送安平公主出嫁的車隊已經在天和殿廣場之上集合,皇上龍燁霖親自主持祭祀天地,告慰列祖列宗的儀式。胡小天遠觀龍燁霖在祭臺之上念念有詞,心中暗暗好笑,江山的穩固,大康的平安豈是你能夠隨隨便便求來的龍燁霖雖然成功篡位,可是至今無法將皇權掌握在手中,此時他心中祈禱的可能是早日除去姬飛花,再不受人左右,成為貨真價實的天子。

    簡皇后握著安平公主龍曦月的手說個不停,說到動情之處涕淚直下。表面上難舍難分,其實都是做戲給別人看,小姑子出嫁,她這個做嫂子的才不會傷心,更何況安平公主出嫁也是為了穩固大康的北部疆域,別說是送她和親,即便是送她去死,只要能夠保證大康國土平安,兩國短期內戰火不興那也是值得的。簡皇后真正在意的是自己的兒子能否順利成為太子,從眼前的跡象來看,皇上心中偏愛的是三皇子龍廷鎮,再加上三皇子善于籠絡群臣,身后的擁戴者遠遠超過了自己的兒子,如果不盡早想出對策,只怕這太子之位就要落在他的手里。

    胡小天發現小公主七七并沒有前來,心中暗嘆這妮子終究還是沒有良心,難為安平公主平日里對她如此照顧,今日龍曦月出嫁這么重要的時刻,她居然臉都不露。想想七七平日喜怒無常的表現,對自己也是三番兩次恩將仇報,在她身上發生任何事也不稀奇。

    其他的皇子皇孫大都過來相送,其中就包括大皇子龍廷盛和三皇子龍廷鎮。

    龍廷盛本來一直站在母親的身邊,聽到母親絮絮叨叨說個沒完,似乎也有些不耐煩了。看到胡小天就在不遠處,他緩步走了過去,向胡小天道:“胡小天。”

    胡小天慌忙躬身行禮道:“皇子殿下有何吩咐”

    龍廷盛道:“此去大雍山高水長,北方苦寒,行程艱難,你身為這次的副遣婚使。一定要擔負起照顧我皇姑的責任,務必要好好照顧她,將她平平安安送到雍都。”

    胡小天道:“殿下放心,小天必全力以赴,決不讓公主受半點的委屈。”

    不遠處三皇子龍廷鎮拍了拍文博遠的肩頭,文博遠盔甲鮮明,虎背狼妖,身材魁梧,相貌英俊。再加上這身威武的裝扮,站在那里威風凜凜,氣宇軒昂,吸引了不少宮女側目,絕對是貨真價實的美男子。

    龍廷鎮道:“文將軍,我姑姑這一路上的安全就交給你了,管好你的這幫手下,倘若有人膽敢對我姑姑不敬。定斬不饒”說這番話的時候目光故意朝著胡小天看來。

    “是”

    胡小天心中暗罵,你看老子作甚老子好歹也是副遣婚使。文博遠最多也就是跟老子平級,我何時成了他的手下定斬不饒,瑪麗隔壁的,誰殺誰還不知道呢。一想起姬飛花交給自己的任務,這心里還真是有些壓力。

    文博遠一抱拳,龍行虎步來到禮部尚書吳敬善的面前。恭敬道:“吳大人,是時候出發了。”

    吳敬善是這次的遣婚使,他輕撫頜下胡須道:“好,我去啟奏皇上。”

    文博遠回去的時候從胡小天身邊經過,居然沒有理會他。胡小天從一開始就已經感受到此人對自己的敵意,要說今天胡小天也換上了一身新衣服,不過這貨穿得是太監服,人要衣裝,佛要金裝,當然無法和文博遠威風凜凜的盔甲相比,胡小天在氣勢上顯然也被他給比了下去。

    龍燁霖得到吳敬善啟奏之后,下令出發的時候,又有一隊送行的人姍姍來遲。來得是內官監提督姬飛花,他身穿大紅宮服,外罩紫色披風,肌膚勝雪,眉目如畫。來到安平公主的坐車前方,恭恭敬敬道:“奴才恭送公主殿下。”

    安平公主輕聲道:“有勞姬公公了。”她對這個一手策劃篡奪父親皇位的太監并沒有任何的好感。

    姬飛花此來也不過是走個形式罷了,他也沒有多說話,來到胡小天面前。

    胡小天慌忙躬身行禮:“提督大人”

    姬飛花點了點頭,伸出手去,身后李巖將一柄長刀遞給了他。姬飛花接過長刀,一手握住刀鞘,一手握住刀柄,緩緩將長刀抽出,刀身黝黑,雖然沒有流露出太多鋒芒,可是刀刃卻銳利輕薄,削鐵如泥。胡小天認得此刀,正是他和姬飛花在前往煙水閣赴宴回宮的時候遭遇刺殺,從飛翼武士手中搶來的那柄。

    姬飛花道:“你前往大雍路途迢迢,這一路之上不知有多少兇險,身邊豈能缺少防身的武器,這把刀乃是你從殺手那里搶到的,雜家一直為你保管,又讓天工坊的巧匠用鯊魚皮做了刀鞘,你帶著此刀前往大雍,路上若是有人膽敢對公主不敬,你大可先斬后奏”姬飛花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一驚。

    這太監狂妄到了何等地步,竟然當著皇上的面說出了先斬后奏的話,當他送給胡小天的是尚方寶劍嗎他把群臣置于何地他又把皇上置于何地

    胡小天接過長刀,心中也是尷尬無比,這樣一來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姬飛花的人了。皇上也一定把他當成姬飛花的同黨,若是姬飛花失勢,自己豈不是也要受到株連。

    姬飛花道:“你不用擔心,出了任何事情,都有雜家為你擔待。”他的目光又望向不遠處的皇上龍燁霖:“皇上也會給你做主”

    龍燁霖唇角的肌肉猛然抽動了一下,雙目之中一股殺意無可抑制地流露出來。

    姬飛花緩步走向龍燁霖,雙目靜靜望著他,龍燁霖在他的逼視下內心沒來由感到一陣恐慌,當著眾臣的面,他絕不能屈服,可是眼中的殺氣卻消失于無形。

    姬飛花唇角露出一絲魅惑眾生的笑意:“皇上,奴才的話您可曾聽到了”

    龍燁霖恨不能沖上去一刀砍下姬飛花的腦袋,藏在袖中的雙手用力攥緊了拳頭,聲音發干道:“好說得好”

    “鳴炮”禮炮聲中,這支隊伍緩緩出了宮門,在午門處,文博遠精心挑選的五百名士兵早已列隊等候,除此之外還有他從神策府帶來的三十名高手,這其中就包括已經被編入雁組的展鵬,這五百三十人負責沿途的安全護衛。除此以外還有陪同安平公主前往大雍的宮人二十人,禮部尚書吳敬善隨從的雜務三十人,這其中還有吳敬善的十名家將。這些人乘坐了三十二輛馬車。安平公主此次出嫁乃是舉國轟動的大事,嫁妝是少不了的,單單是隨行的嫁妝和途中所需的糧草就裝滿了四十六輛騾車,驅車的馬夫腳力共計一百二十人。

    胡小天事先安排周默混入其中,沿途照顧車馬的任務由駕部侍郎唐文正的兩個兒子負責,分別是大兒子唐鐵漢和三兒子唐鐵鑫。這兩人和胡小天昔日曾經有過過節,不過以胡小天今時今日的地位,兩人也不敢公然向他發難,刻意選擇回避,暫時倒也相安無事。

    文博遠率領五百名士兵護送隊伍浩浩蕩蕩出了崇星門,經過天街的時候,天色仍然沒有放亮。龍曦月掀開車簾,向車外望去,正看到一座小樓,不禁想起除夕夜晚,胡小天帶著她在小樓屋頂眺望煙花的那一刻,煙花好美,卻如此短暫,也許她的青春,她的夢想從今日起就永遠埋葬在腳下的這片土地上。

    馬蹄噠噠不停響起,一道身影遮住了她的視線,將她從對往事的追憶中喚醒,卻是胡小天騎在他的大耳朵小灰背上來到了車旁,兩人目光交匯,胡小天露出他那熟悉的笑容,人畜無傷,宛如陽光瞬間驅走了龍曦月心中的陰霾和離愁,她忽然想到還不到悲傷的時候,至少現在胡小天仍在自己的身邊。

    龍曦月放下車簾,身邊的紫鵑悵然道:“公主,咱們以后還會回來嗎”作為龍曦月的貼身宮女,她此次也要隨同龍曦月一起長留大雍,雖然開始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心中充滿了新奇,可是真正到了離開的一刻,心中仍然難免惆悵。

    龍曦月抿了抿嘴唇沒有回答她,因為她也不知道答案。

    選擇這么早離開就是為了避免引起百姓圍觀,可是這樣聲勢浩大的一支車隊,仍然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皇帝的女兒不愁嫁,百姓對皇家的嫁娶早已麻木,皇家的事情跟平民百姓又有什么關系望著那一車車的嫁妝,老百姓只有羨慕的份兒,若是換成糧食,肯定夠我們一家吃上幾輩子吧多數人的心中生出這樣的呃感慨。為何都是活在這世上的生命,命運卻有著天淵之別百姓羨慕皇家嫁女恢弘陣仗的時候,卻不知安平公主心中也在默默向往民間的自由。

    途經永興橋的時候,前方的隊伍忽然慢了下來,卻是道路兩旁跪著不少的叫花子,手上高舉著要飯碗,討要喜錢。未完待續。。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