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醫統江山 > 第二百六十章【前程未卜】(下)

第二百六十章【前程未卜】(下)


    風云匯聚,一會兒功夫鳳凰臺上方的天空已經烏云密布,北方的寒風越過庸江,帶著江水濕冷的潮氣于無聲之中席卷而來,讓人感覺到一股刺骨的冷意,鳳凰臺下一束剛剛綻放的迎春花在寒風中戰栗著,似乎在后悔它來得有些太早,金黃色的花瓣終于在和寒風的抗衡中落敗,落英紛飛,有幾片飛到了胡小天的身上,他從熊天霸手中接過馬韁,翻身上馬,正準備離開鳳凰臺,卻看到遠方一隊人馬朝著這邊的方向而來。

    胡小天本以為文博遠去而復返,定睛一望,為首那名男子居然是趙武晟。

    胡小天勒住馬韁,讓小灰停下腳步,微笑望著趙武晟。

    趙武晟來到近前,猛然勒住馬韁,馬兒前沖了幾步方才止住步伐,他向胡小天抱拳道:“胡公公,你果然在這里啊”

    胡小天道:“趙將軍找我有事”

    趙武晟道:“護送公主渡江的船只已經準備好了,今晚就可以將公主的隨行物品提前送過去,聽文將軍說,所有的后勤事務都是由胡大人負責,所以特地來找胡大人商量。”

    胡小天道:“不是明日才渡江嗎”

    趙武晟笑道:“提前將隨行物品運送過去,省得到時候又手忙腳亂。”

    胡小天道:“趙將軍想怎樣安排呢”

    趙武晟道:“不如找個地方坐坐,我詳細說給胡大人聽。”

    胡小天環顧四周,倉木城內他可不熟,正想詢問熊天霸。趙武晟又道:“我讓人在前方鳳鳴亭內準備了一些酒菜,胡大人若是不嫌棄,咱們前去喝上兩杯,聊上幾句。”

    胡小天對趙武晟充滿了好奇。第一次見面,趙武晟就已經給他暗示,此人十有八九就是姬飛花布局在此地的內應,這次前來很可能是為了配合他除去文博遠。胡小天決定跟他好好談一談,探聽一下他的虛實。

    鳳鳴亭內早已準備好了酒菜,胡小天跟隨趙武晟一起來到鳳鳴亭。兩人讓手下人全都退了下去。

    趙武晟拿起酒壺將兩人面前的酒杯斟滿,微笑道:“能夠結識胡大人真是三生有幸,第一次飲酒,咱們干了這一杯。”

    胡小天非常爽快,拿起酒杯一飲而盡,砸了砸嘴唇道:“這酒好烈”

    趙武晟道:“北疆苦寒,烈酒可以暖身,不過這酒肯定比不上宮里的玉液瓊漿,胡大人多多見諒才是。”

    胡小天道:“趙將軍有沒有去過京城”

    “去過。算起來已經是三年前的事情了,那時候還和尊父胡大人一起飲過酒。“

    “哦“胡小天詫異道。

    趙武晟呵呵笑道:“只不過那時我只是一個不起眼的邊關小兵,哪有和胡大人喝酒的資格。”

    胡小天心中暗忖,三年前,老爹正在得勢之時,趙武晟只不過是趙登云的侄子,想來和父親飲酒應該是跟隨他叔父一起。胡小天道:“那我就替家父跟你干上三杯。”

    趙武晟笑道:“不敢當,胡大人乃是性情中人。趙某對胡大人也是一見如故呢。”

    胡小天放下酒杯,回到正題之上:“明日趙將軍的具體安排是什么”

    趙武晟道:“一共安排了兩條船。我方會抽調兩百名士兵隨行。”

    胡小天道:“趙將軍也會一起嗎”

    趙武晟道:“在下還有要事,今晚就會離開倉木,無法陪同胡大人渡河了。”

    胡小天呵呵笑了一聲道:“趙將軍看來一定是有特別重要的事情了。”心中卻明白這趙武晟是提前抽身離開,分明是撇開和這件事的關系,只是有一點胡小天想不通,補充的兩百名士兵武士全都來自水軍提督趙登云的陣營。若是在庸江發生了事情,趙登云也難逃其責,趙武晟是趙登云的親侄子,難不成他連自己的親叔叔都要坑這事兒還真是撲朔迷離,讓他看不清楚了。當局者迷,卻不知姬飛花到底有沒有連自己也算計在其中

    趙武晟嘆了口氣道:“亂民四起,最近武興郡那邊形勢不容樂觀,我必須盡快趕回去。”

    胡小天意味深長道:“那么保護公主的事情都要由我來做了”

    趙武晟微笑道:“我聽說胡大人好像并不想我們介入。”

    胡小天道:“既然如此,趙將軍為何又要派二百名武士增援我們,難道趙將軍不怕這些武士會遇到什么麻煩嗎”

    趙武晟道:“這二百名武士能征善戰,且一個個水性絕佳,胡大人只管放心就好。”

    胡小天到現在都無法確定趙武晟究竟是敵是友,即便他是姬飛花安插在這里的內應,只是這廝今晚就要離去,等于將所有的事情都交給了自己,可他為什么要留下二百名武士,這二百名武士不可能知道內情,會不會成為自己誅殺文博遠的障礙呢轉念一想,他既然做出如此安排,那么這二百名武士很可能就是為了配合鏟除文博遠而存在。

    趙武晟道:“兩國以庸江未界,庸江的中心就是兩國看不見的分界線,我已經讓人望大雍方面報信,想必大雍的水師會在他們的水域范圍內迎接。等到了他們那邊的水域,就已經不是我方力所能及的范圍了。”

    胡小天點了點頭,趙武晟這是在暗示自己最好在江心動手。

    胡小天意味深長道:“卻不知明日庸江的風浪如何”

    趙武晟低聲道:“即便是無風無浪也可能翻船,江中的情況千變萬化,表面看上去平靜無波,可實際上卻是暗潮涌動。”

    胡小天眉峰一動,已然領悟了趙武晟話中的寒意。

    趙武晟端起酒杯道:“祝胡大人此行一帆風順,早日護送公主平安抵達雍都,凱旋而歸,趙某在武興郡恭候胡大人的佳音。”

    胡小天端起面前的那杯酒,輕聲道:“我若是平安回來。必和趙將軍喝上個一醉方休。”

    胡小天唯一能夠確定得就是趙武晟是姬飛花派來的內應,至于明天究竟會發生什么,他不清楚,無論他的計劃如何完美,最終還要看趙武晟在暗中的功夫,從姬飛花當初所說的那番話可以推斷出。他應該計劃將文博遠溺死在水中,庸江就是下手之機,當著那么多人的面,胡小天當然不可能將文博遠推下水去,即便是他想,以他目前的武功也很難做得到。

    以姬飛花的頭腦不會考慮不到這件事,也許他安排趙武晟在此等候就是出于這方面的考慮,讓趙武晟來配合自己下手。可是趙武晟明確表示不會登船,只留下了二百名武士。這讓胡小天不免有些忐忑,而趙武晟至今也沒有將詳盡的計劃透露給他,這二百名武士到底能夠起到什么作用,趙武晟也沒有說明。

    明日就要渡江,而現在胡小天還無法斷定將會發生什么。

    不過他可以斷定,明日肯定會出事,而且極可能在江心翻船,姬飛花絕不會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周默從胡小天緊鎖的眉宇已經猜到他此時內心的壓力一定很大。入夜時分,公主的營地歸于寂靜。周默和胡小天坐在庭院內的石欄之上。望著公主營帳的方向。

    胡小天低聲道:“明日不管發生了什么事情,你只需記住一件事,保護公主,其他的事情全都跟你無關。”

    周默道:“明天會發生什么”這還是他第一次主動發問。

    胡小天抬起頭看著深沉的夜色,搖了搖頭道:“我也不清楚,只要有逃走的機會。你就帶她離開,到時候我自會想出脫身之策。”

    周默道:“只怕你擔不起這個責任。”

    胡小天低聲道:“走一步看一步,姬飛花答應過我,他會照顧好我的父母。”

    “你相信他”

    胡小天瞇起雙目:“他雖然不是一個好人,可是我認識他這么久。他還從未對我食言過。”

    周默低聲提醒他道:“一個禍國奸賊罷了,他的話絕不可信。”

    胡小天抬起手輕輕拍了拍周默的肩膀道:“除了相信他,我已經沒有更好的選擇。”

    此時紫鵑走出營帳向他們兩人走了過來,來到近前輕聲道:“胡公公,公主請您過去一趟。”

    胡小天點了點頭,快步來到營帳之中。

    龍曦月看到胡小天進來,俏臉之上流露出欣喜之色,小聲道:“我還以為你生我氣了呢。”

    胡小天呵呵笑道:“怎么會”

    龍曦月壓低聲音道:“今日在鳳凰臺你為何要我那樣做”

    胡小天道:“只是想制造一些假象罷了。”他將事先準備好的水靠和人皮面具交給龍曦月,低聲道:“這套水靠,你明日穿在身上,以防萬一。”

    龍曦月聽他這樣說,知道明日必有大事發生,一顆芳心怦怦直跳,顫聲道:“你你不要做傻事。”

    胡小天道:“不是我要做傻事,而是有人逼我不得不這樣做,你不用害怕,周大哥會在你身邊寸步不離地保護你,你只需要記住,一旦有機會,馬上將人皮面具戴上,這或許是你唯一可能脫身的機會。”

    龍曦月道:“可是”

    胡小天道:“沒有什么可是,你若是真心對我,就乖乖按照我說的去做,你放心,我不會胡來,我爹娘還在京城,我不會拿他們的性命冒險。”

    龍曦月眼圈紅了,將胡小天遞給她的東西收好了,胡小天將人皮面具的使用方法詳細交給了她,然后又道:“我還有一件事需要紫鵑配合。”

    龍曦月道:“你想怎樣”她知道胡小天對紫鵑一直存疑,生怕胡小天會對紫鵑不利。

    胡小天道:“你放心,我只是做一些必要的防范手段。”

    龍曦月道:“你是不是仍然懷疑她”

    胡小天道:“正因為如此,我才給她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如果這次她按照我所說的去做,那么就證明我誤會她了,假如這件事她泄露出去,那么此人絕不可再用。”

    龍曦月猶豫了好一會兒終于點了點頭道:“好,就依你一次。”

    再求推薦票未完待續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