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醫統江山 > 第二百八十七章【鐵匠鋪】(下)為Array盟飄紅加更

第二百八十七章【鐵匠鋪】(下)為Array盟飄紅加更


    魔匠宗元道:“既然是長公主開口,老朽當然不能拒絕,只是這圖譜上那么多的器械,想要全都打造完成,恐怕需要不少的時間。”

    薛靈君道:“多久”她實在有些迫不及待了。

    魔匠宗元想了想道:“如果連夜趕工,或許明日正午之前能夠完成。”

    薛靈君道:“不用趕這么急,明日黃昏之前完成就行。”還好不用她等太久的時間。

    魔匠宗元道:“不過這些器械構造頗為精密,老朽擔心自己無法做到完全一致,所以有個不情之請。”

    薛靈君道:“你說吧,只要是本公主能夠辦到,一定幫你解決。”

    魔匠宗元道:“這件事長公主幫不上忙,我是想請胡大人幫忙,既然圖譜是胡大人所繪制,想必胡大人對這些器械的詳情極為了解,所以我想請胡大人在我這里呆上一夜,跟我一起共同商討鍛造,有不懂的地方,也可隨時向胡大人請教,有胡大人從旁指導,必然事半功倍。”

    薛靈君一聽,魔匠的要求也算合理,胡小天只是給了他一本圖譜,很多細節未必繪制的那么清楚,人家提出這樣的要求很正常。她看了看胡小天,顯然在征求胡小天的意見。

    胡小天道:“沒問題,不過我得先回去一趟,跟兄弟們打聲招呼。”

    薛靈君道:“你不用回去了,我讓人幫你回去報信就是。”

    胡小天點了點頭:“也好”

    薛靈君向魔匠宗元笑道:“宗大師,胡大人可是我最尊貴的客人,你一定要招待好他。”

    宗元恭敬道:“公主只管放心,我等一定會照顧好胡大人。”

    薛靈君雖然恨不能今天胡小天就為她施行重瞼術才好,不過現實卻讓她不得不多等一天。臨行之前胡小天交代了她幾樣注意事項,薛靈君和胡小天約定好明天中午過來接他。然后方才離去。

    薛靈君離去以后,魔匠宗元將胡小天請到了他的制器堂,和胡小天詳細探討圖譜中器材的細節,并敲定尺寸,其實胡小天為薛靈君做重瞼術原本沒那么復雜,只是他想趁此機會多做一些手術器材。權當是薛靈君預付的診金。

    魔匠宗元做事極其認真,和胡小天探討器材細節的過程中,又親筆將器材的各個角度的圖形畫出,中午飯就在制器堂簡單解決了一下。

    足足用去了三個時辰,方才將所有器材的細節全部敲定,魔匠宗元將手中毛筆放在筆架上,有些疲憊地揉了揉雙眼道:“真不知胡大人是如何想出這些器材的,很多東西就連老夫也是生平第一次見到呢。”

    胡小天知道這本圖譜肯定會引起別人的疑惑,他笑了笑道:“祖上傳下來的。還望宗大師為我保守秘密,千萬不要講這圖譜中的內容流傳出去。”

    魔匠宗元指著圖譜中的一個小螺絲,他的表情顯得有些激動:“不滿胡大人,我從未想到過用這樣的方法將鐵器連接在一起。”

    胡小天心中一怔,這才想這個時代從未見有人用過螺絲,自己無意中竟然透露了一個天大的秘密給魔匠宗元,卻不知這顆小小的螺絲會不會引起這時代鐵器工業本質上的飛躍進而引發一場工業革命。現在的時代好像沒有申請專利這回事兒,更沒有什么知識產權保護法。看來自己以后凡事還是要小心為妙。有些超前的知識不能在人前顯露,這次僅僅展示了螺絲的原理。若是告訴魔匠宗元蒸汽機和活塞運動,天哪簡直不敢想象,豈不是會顛覆現有的世界

    魔匠宗元看到胡小天沉默不語,以為他后悔將圖譜的秘密告訴自己,低聲道:“胡大人不用擔心,老夫向來做事光明磊落。絕不會做偷師他人謀取利益的事情。”

    胡小天道:“宗大師誤會了,我既然拿出這圖冊給大師參詳,就絕對相信大師的人品,其實這里面也沒有什么太多的秘密。”

    宗元道:“胡大人過謙了,老夫從事這一行當也有五十多年了。可以說胡大人圖譜上的器械都可以稱得上巧奪天工,很多東西都是老夫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胡小天忽然想起柳長生之前跟自己說過那些關于鬼醫符刓的事情,故意道:“宗大師過去從未見過這樣的器械嗎”

    宗元道:“也不是完全沒有,這柄柳葉刀我就曾經幫人做過,不過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胡小天道:“誰”

    宗元嘆了口氣道:“不提也罷胡大人請稍待,我這就讓人進行打造。”他起身準備去安排。

    宗元離去之后,胡小天靜靜在制器坊內等待,環視房間周圍,墻壁之上掛著許多器械的圖譜,常見的刀槍劍戟之外還有不少甲胄的分解圖譜,最吸引胡小天注意力的要數一對羽翼,此前胡小天曾經在康都多次和飛翼武士對陣,對這種擁有滑翔功能可以收放自如的飛翼再熟悉不過,如今在這里見到自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胡小天看得入神的時候,忽然聽到門外響起了腳步聲,旋即聽到宗唐的聲音道:“胡大人對制器也有興趣”

    胡小天笑道:“只是覺得新奇,這方面的事情我從未涉足過。”他轉過身去,看到宗唐站在自己身后,氣定神閑,精華內斂,心中已然判定宗唐的武功應該不弱。胡小天修煉得雖然只是無相神功的基礎部分,可是已經讓他的身體感官產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他對外界的感知力變得敏感,甚至可以從一個人的外在氣質能夠初步判斷出對方武功的高低。他并不清楚這種判斷的根據何在,應該是出自于一種直覺。

    宗唐來到胡小天的身邊,目光投向墻上的那幅飛翼圖譜,輕聲道:“這幅乃是翼甲的圖譜。”

    胡小天道:“我過去曾經見過。”

    宗唐道:“飛翼武士”

    胡小天點了點頭道:“據我所知,此類的翼甲最早乃是天機局洪北漠所創。”

    宗唐道:“他能夠做出,別人一樣可以做出。”他誤會了胡小天的意思,以為胡小天話里藏有其他的意思。飛翼武士乃是大康天機局所特有,經由天機局的首席智者洪北漠親自訓練而成,而翼甲最早也是洪北漠設計出來的。

    胡小天從宗唐的話中聽出了他的不悅,同時也得到了一個信息,鐵匠鋪已經成功制作出了翼甲,那豈不是說,大雍也擁有了飛翼武士胡小天笑道:“不錯,其實翼甲也沒什么特別。”

    “外表的形狀容易制作,可是真正達到收放自如和滑翔于天際的效果卻沒有那么容易,即便是成功制作出翼甲,想要熟練掌握翼甲的運用又是一個難題。”宗元的聲音再度響起,卻是他回來了,剛好聽到兒子和胡小天的那番對話。

    胡小天笑道:“宗大師回來了。”

    宗元道:“胡大人千萬別這么稱呼我,其實這個世界上真正能夠稱得上大師的人并不多,貴國天機局的洪北漠應該算得上一個。”他望著墻上的翼甲拆解圖譜道:“也算不上什么秘密,兩年之前,尉遲將軍得到了一副翼甲,送到我這里,想讓我好好研究其中的奧妙,本來我以為沒什么難度,可是真正拆解之后方才發現這套翼甲的結構錯綜復雜,單單是零件就有一萬三千二百一十六個,構造之復雜前所未見。”他停頓了一下又道:“今天又看到胡大人拿來的圖譜,更加感覺到大康工藝之高超,正所謂,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大師兩個字,老夫是斷斷不敢當的了。”

    宗唐在一旁咳嗽了一聲,顯然是在提醒父親不可對胡小天說得太多,畢竟胡小天來自大康,雖然是長公主薛靈君帶來,可終究是異國人,不能將實情坦然相告。

    宗元也意識到自己說得有些多了,向兒子道:“宗唐,你帶胡大人去休息,有需要的時候,再請胡大人。”

    胡小天點了點頭,跟著宗唐來到了位于不老泉旁邊的草廬,這里風景秀美,環境靜謐,是修養身心的絕佳去處,草廬后方還有特地開挖的溫泉,宗唐將胡小天交給一個小廝伺候,然后也走了。

    既來之則安之,胡小天用完晚餐,在溫泉內美美跑了一個澡,早早上床休息。從窗口望去,可以看到劍廬的方向爐火正雄,自己需要的那些器械應該正在打造吧,不過雖然那些器械精密,可對有魔匠之稱的宗元來說應該沒有任何的難度。想起在制器坊所見的翼甲拆解圖譜,再聯想起當時宗唐警惕十足的表情,難道他們已經將翼甲打造成功如果真是這樣,大雍的戰斗力必將登上一個臺階。大康正陷入前所未有的內部權力紛爭之中,反觀大雍卻萬眾一心,勵精圖治,所以大雍的騰飛不是偶然,大康的衰敗也不是意外。此消彼長,長此以往,大康國將不國,距離亡國之日已不久也。

    感謝array盟再次飄紅,感謝所有打賞支持章魚的兄弟姐妹未完待續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