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醫統江山 > 第三百二十二章【深夜入宮】(上)

第三百二十二章【深夜入宮】(上)


    “熊孩子退下”胡小天此時方才喝退熊天霸,剛才熊天霸出手是因為他距離大門最近,還有一個原因,胡小天想要通過熊天霸來稱稱對方的斤兩,要知道熊天霸神力驚人,他的一拳足可開碑裂石,但是這一拳砸在石寬身上,石寬竟然紋絲不動。

    石寬向前跨出一步,強大的氣勢宛如泰山壓頂一般向熊天霸逼迫而去,熊天霸向來勇猛強悍,可是在石寬面前卻沒來由感到一陣心虛,他感覺到壓力四面八方向自己逼迫而來,就要讓自己窒息。

    周默此時走了過去,輕輕拍了拍熊天霸的肩頭,向石寬微笑道:“這孩子腦子有些問題,大人千萬不要跟他一般見識。”

    石寬點了點頭道:“你家的孩子以后要看好了”

    周默道:“我家的孩子做錯了什么事情自然有我來教訓。”目光平淡如水,整個人卻如同一道屏障將石寬凜冽的殺氣盡數擋在身前。石寬如果是洶涌澎湃的波濤,周默就是穩固堅強的大壩,任憑波濤如何翻騰,大壩依然屹立依舊。

    石寬的目光流露出欣賞之色,他緩緩點了點頭,胡小天的身邊果然有高手,單從此人的氣勢來看,武功應該不弱于自己。

    霍勝男輕聲道:“我當是誰原來是石統領,您不在宮中保護皇上,來凝香樓來做什么”

    石寬道:“霍將軍好,沒有皇上的命令,在下豈敢擅離職守,胡大人,皇上有請”

    胡小天心中一怔,來到雍都已有半個多月。雖然想盡辦法,可是始終沒有得蒙大雍皇上召見,本以為在大婚之前再也沒有機會見到這位大雍天子,卻想不到突然之間就傳召了自己,這究竟是真是假他并不了解石寬是什么人,僅僅憑著他的一句話也未必可信。

    石寬說完之后亮出了一塊蟠龍金牌。這塊蟠龍金牌乃是大雍天子薛勝康欽賜,見到令牌如同見到皇上親臨,霍勝男、宗唐、柳玉城三人全都是大雍臣民,知道這金牌意味著什么,慌忙跪了下去。

    胡小天幾人來自大康,他們大可不必買這塊金牌的帳,其實胡小天在大康也有幾塊令牌,不過比起石寬的這塊還差了那么一些威力。

    胡小天道:“石大人不必搞得那么隆重,既然是貴上要見我。我過去就是,不過,我這杯酒還沒喝完,等我干完這杯酒再走好不好”

    石寬向他抱了抱拳道:“我在門外等你”

    石寬率人離去之后,熊天霸道:“千萬不能去,搞不好他在騙你”

    霍勝男道:“那塊蟠龍金牌不會有詐,沒有人會有這么大的膽子假傳圣意。”

    胡小天點了點頭,端起桌上的那杯酒喝了。微笑道:“看來今天真是雙喜臨門,連貴國皇上都愿意見我了。今晚過去倒要問個明白,這聯姻之事,到底作何打算”

    周默道:“我陪你去”

    胡小天笑道:“你們還是安安生生回起宸宮,我是去大雍皇宮,那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隨便進入的地方。”

    周默知道胡小天所說的都是實情,就算他跟過去也無濟于事。唯有留在外面等待胡小天的消息。胡小天以傳音入密向周默道:“大哥放心,我不會有事,你和熊孩子回去,保護好公主,確保起宸宮不要出什么差錯。”

    胡小天走出凝香樓。卻見石寬率領二十名金鱗衛全都在外面等待,已經為他準備了一匹駿馬,胡小天笑瞇瞇接過韁繩,翻身上馬,轉向石寬道:“石統領是吧今天你公務在身,就不請你喝酒了,等下次有機會,我請你暢飲一場如何”

    石寬冷冰冰的臉上仍然沒有任何的笑意:“胡大人的好意石某心領了,咱們還是盡快入宮,以免耽誤了皇上的正事。”

    胡小天嬉皮笑臉道:“石統領能否透露一下,皇上找我究竟有什么正事”

    石寬并沒有理會他的詢問,冷冷道:“即刻護送胡大入宮”

    胡小天和石寬并轡而行,這貨仰望星空悠然自得,忽然沒頭沒腦地來了一句:“石統領有沒有覺得入宮是一門技術活”

    石寬有些不解地看了他一眼。

    胡小天又把面孔昂了起來,凝望空中的那彎明月,拿捏出一副高深莫測的表情:“入宮其實和投胎一樣,絕對是一門技術活。”他向石寬笑了笑道:“沒聽懂”

    石寬一臉迷惘,能聽懂才怪。

    胡小天道:“同樣是投胎有人投胎王侯將相之家,有人投胎貧民百姓,同樣是入宮有人成了侍衛,有人成了太監,真是天意弄人啊”

    石寬臉上的表情瞬間石化,這也能讓他發出一通感慨

    胡小天知道此次入宮必有重大的事情,否則不會選擇在這個時候,這位大雍皇帝應該是突然想見他,此前并沒有計劃,胡小天心中暗忖,難不成自己擊敗了劍宮少門主邱慕白影響如此之大按理說不至于,大雍皇帝薛勝康沒理由關注這樣的小事。可是如果是公事,也不會在夜晚傳召自己入宮此事絕不尋常。

    來到大雍西門的時候,石寬請胡小天下馬,里面早有一層軟轎等在那里,石寬做了個手勢邀請胡小天上轎,胡小天知道皇宮的規矩都不少,進入轎內坐了,里面漆黑一團,轎子的門簾讓人封住,石寬道:“胡大人請見諒,宮里的規矩是必須要遵守的。”

    胡小天道:“其實沒必要那么麻煩,直接蒙住我的眼睛就是。”

    石寬道:“胡大人稍安勿躁,休息一會兒就可以見到陛下。”

    胡小天雖然獨自入宮,可是心中并不害怕,畢竟霍勝男說過石寬能夠拿出蟠龍金牌,這其中應該不會有詐。既來之則安之,興許自己幫燕王薛勝景割包皮的事情傳到了皇上耳朵里,他們不是親兄弟嗎,說不定也有這樣的毛病,難言之隱,一割了之,于是想起了自己。

    胡小天坐在漆黑的轎內調息,趁著這會兒功夫將內息運行一個周天,頓時精神抖擻。回想起白日里和邱慕白決戰的情景,看來那玄鐵牌內暗藏的劍譜真是無上的劍法,如果自己將整套劍法練成,達到將劍氣外放收放自如的地步,殺傷力豈不是會增加數倍,難道這圖譜上記錄得就是誅天七劍,誅天七劍所教授的重點不在劍法,而是劍氣外放之道。

    轎子終于停了下來,石寬揮手讓人落腳,轎夫將轎子落下,石寬親自把門簾掀開,低聲道:“胡大人可以出來了”里面響起了輕微的鼾聲。一名金鱗衛將燈籠湊近了轎門,看到胡小天歪倒在轎子里面正睡得酣暢。

    石寬聲音依然如剛才那般低沉,不過聲音卻用內力送入胡小天的耳道之中:“胡大人”聲音嗡嗡作響。

    胡小天原本就是假寐,被石寬的聲音震得耳膜鳴響,心中暗罵,老子又不是聾子,你丫這么大聲音作甚佯裝被吵醒,睜開雙目,愕然道:“到了”

    “到了”石寬應了一聲。

    胡小天走出轎子,出來之后舒展雙臂伸了個懶腰,然后打了個哈欠道:“這一覺睡得還真是舒服。”目光投向前方的宮門,故作驚奇道:“這里是什么地方”

    石寬道:“勤政殿”

    胡小天看到勤政殿內燈火通明,光線透過窗格在殿前地面上留下斑駁的光影,大門前站立著四名金鱗衛,一動不動有如雕像一般。

    石寬讓胡小天在門外稍等,舉步向門前走去,他要先稟報皇上,然后才能確定何時召見胡小天,來到門前,大門開了,里面出來了一人,身姿窈窕,即便是濃郁的夜色也無法掩飾她的高貴和嫵媚,居然是大雍長公主薛靈君。

    看到薛靈君,胡小天心中不由得一喜,原來她在這里,卻不知今天大雍皇帝召見自己跟她有沒有關系

    石寬向薛靈君恭敬行禮道:“長公主殿下,陛下怎么樣”

    薛靈君道:“剛剛服下徐太醫開得藥已經睡了,暫時不要打擾他。”

    石寬應了一聲,薛靈君也看到站在院落中的胡小天,唇角浮現出一絲淡淡的笑意,輕移蓮步,慢慢走下了臺階。

    胡小天道:“小天見過長公主殿下。”

    薛靈君道:“你怎么來了”

    胡小天心中一怔,本來以為是薛靈君把自己叫過來的,可她既然這么問應該是和她沒什么關系。胡小天笑道:“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來了。”

    石寬來到薛靈君身邊道:“啟稟長公主,是徐太醫向皇上建議的。”

    胡小天越發奇怪起來,徐太醫這大雍的太醫怎么會知道我的我跟他可沒什么交情,就算我在雍都混出了點名氣,身為太醫也不敢貿然將我推薦給他們的皇上。

    薛靈君道:“陛下好不容易才入睡,暫時還是不要打擾他了。”

    石寬向胡小天道:“勞煩胡大人多等一會兒。”

    胡小天心中暗罵,說是皇上要召見我,老子摸黑趕過來,結果這薛勝康居然又睡著了,還不讓我打擾他,這深更半夜的,難不成就讓我傻站在這里等著他未完待續。。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