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醫統江山 > 第三百二十八章【談崩了】(下)

第三百二十八章【談崩了】(下)


    胡小天道:“沒什么偏見,李家的興衰死活跟我一文錢的關系都沒有。”發泄一通之后,居然感覺壓在胸口的悶氣舒坦了許多,他又向夕顏道:“還有,你給我記住,你想殺薛道銘也罷,想殺完顏赤雄也罷,都跟我沒有任何關系,我也不會再參予你的任何計劃,等你大婚當日,我就離開雍都,有多遠逃多遠。”

    “你”

    胡小天道:“之前阻止你胡鬧無非是為了中原的百姓著想,也因為我對你有那么一點點的動情,且算是我的一點點私心吧。既然你不領情,老子又何苦拿自己的熱臉去貼你的冷屁股”

    夕顏因為這廝粗魯的言辭而俏臉發熱,真是太粗魯了,居然說出這等無恥下流的話。

    夕顏道:“你不怕”

    威脅的話尚未說完就被胡小天打斷:“有什么好怕,當太監都不怕還怕死嗎”

    夕顏道:“你以為自己逃得掉”

    “那就不勞你費心了。”

    夕顏道:“有件事你只怕還不知道,你娘現在并不在京城”

    胡小天聞言一怔,將信將疑地望著夕顏道:“你又怎么知道”

    夕顏道:“她回金陵娘家了,是姬飛花讓人護送回去的。”

    胡小天嘿嘿冷笑,目光中充滿了懷疑。

    夕顏道:“你這人一向如此多疑,你自己回頭想想,我何時害過你”

    胡小天心中暗奇,自從來到雍都之后,她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每時每刻都呆在這起宸宮中,究竟又是從何處得來的消息是她故意制造煙幕來擾亂自己的心境還是真有其事難道這起宸宮內有她的內應

    夕顏看到胡小天滿臉疑竇知道他并不相信自己的話。輕聲道:“你信也罷,不信也罷,目前唯一能夠保證你們一家平安的就是我”或許是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她又補充道:“我們五仙教。”

    胡小天靜靜望著她,看得夕顏心底不覺有些發虛,咬了咬櫻唇道:“你盯著我做什么”

    胡小天嘆了口氣道:“一個女孩子為何要摻和到這些事情中來。爭奪江山,逐鹿天下,乃是男人的游戲,你好好找個男人嫁了,相夫教子多好”

    夕顏撅起櫻唇道:“你這個背信棄義的東西,早已移情別戀,我才不要嫁給你。”

    胡小天搖了搖頭道:“女人心機太深不可愛,太聰明了不可愛,玩弄政治的越發不可愛。夕顏,對女人來說權力和富貴都是最虛無縹緲的東西,找個自己喜歡的,又對自己好的男人那才是真正的人生贏家。”

    夕顏眨了眨美眸道:“你是在給我灌迷魂湯嗎”

    胡小天道:“好話說盡,何去何從你還是自己選擇,總而言之,你不要妄想逼我做任何事。”他說完轉身向門外走去。

    夕顏望著他毅然決然離去的背影,目光竟然有些癡了。只覺得胡小天轉身離去的剎那真是帥到了極致。

    夜幕降臨,梁英豪仍然沒有回來。這讓周默不禁有些擔心,他離去之前曾經說過會在天黑之前回來,卻不知因為什么事情耽擱了他和胡小天商量之后,決定和熊天霸兩人外出尋找。越是臨近大婚,越是不想再出任何的紕漏。

    胡小天晚飯之后下休息了一會兒開始練劍,手握藏鋒按照劍譜上所繪制的劍法開始慢慢的推演。玄鐵牌中暗藏的這套劍法真正的精妙之處在于交授如何劍氣外放,以練氣為主,劍法招式還在其次。胡小天雖然勤加練習,可是仍然無法做到將劍氣收放自如,越練越是感覺這圖譜上的劍法博大精深。連開頭的第一式到現在仍然沒能完全掌握其中的神髓,胡小天也沒有繼續往下修煉,有道是貪多嚼不爛,還是穩扎穩打的練習最好。不過須彌天教給他的那套靈蛇九劍,現在他已經練得純熟。

    周默去和熊天霸去了一個時辰仍然沒見歸來,此前離去的梁英豪也是杳無音訊,胡小天不覺有些焦躁起來,他收起藏鋒,來到外面看看情況。剛好遇到前來找他的楊璇,卻是宮里來人了,前來的是大雍皇宮司禮監的太監白德勝,雖然不是司禮監提督,在司禮監也是數一數二的人物,跟隨他前來的還有兩名太監。

    胡小天本以為白德勝此來是為了大婚的事情,卻想不到白德勝乃是為了大雍皇帝的事情前來。

    屏退眾人之后,白德勝方才道:“胡大人好,在下司禮監白德勝,過去曾經是在皇上身邊伺候的,今晚是特地奉了皇上的旨意,請胡大人入宮。”

    胡小天內心一怔,旋即就明白,一定是薛勝康想要讓自己入宮為他復診,微笑道:“皇上怎樣了”

    白德勝道:“好的很,多虧了胡大人。”

    胡小天剛才那句話問得頗為巧妙,既沒有點明薛勝康的病情,又意在試探白德勝對自己做過的事情是否知情,從白德勝的回答來看,應該沒有任何問題,看來白德勝已經知道了內情,薛勝康昨天曾經告訴自己,要將為他開刀的事情嚴格保密,既然能夠告訴白德勝,就證明這太監絕對是他深信不疑的人。

    白德勝恭敬道:“胡大人,車馬已經在外面恭候著,咱們還是趕緊走吧,千萬別讓皇上等急了。”

    胡小天道:“怎么今晚石統領沒來”

    白德勝笑道:“宮里有其他事讓石統領去做,所以皇上讓我來了。”

    胡小天點了點頭,他讓白德勝先出門等著,來到楊璇身邊低聲道:“楊將軍,皇上傳召我去宮里。”

    楊璇笑道:“胡大人只管去就是,公主的安全我自會做足防范。”

    胡小天道:“等我的幾名手下回來,你告訴他們我的去向,不要讓他們著急。”因為不知道今晚前往皇宮何時才能回來,所以胡小天才這樣說。

    楊璇道:“胡大人放心吧。”

    胡小天出了起宸宮,上了白德勝為他準備的馬車,馬車緩緩啟動,朝著皇城的方向駛去。今次前往皇宮,并不像昨晚那樣防守嚴密,胡小天掀開車簾,望著道路兩旁,夜色已晚,路上的行人稀少,抬頭望去,今晚并沒有月亮也看不到群星,天氣有些陰暗。

    白德勝縱馬來到車旁,微笑望著胡小天道:“胡大人,此去皇城還有一段距離,您不如趁此機會安心歇著。”

    胡小天笑了笑:“皇上可曾用過晚膳了”

    白德勝笑道:“用過了,皇上今晚食欲不錯,吃了不少的東西呢。”

    胡小天聞言一怔,怎么可能自己明明交代過讓他一天之后才能進食,從開刀到現在,滿打滿算還不到一天的時間,就算薛勝康恢復的速度很快,可以吃一些東西了,也不可能是與不錯還吃了不少的東西,究竟是薛勝康不遵從自己的醫囑還是這白德勝信口開河呢

    胡小天漫不經心道:“皇上的飯量還好吧”

    白德勝笑道:“還好還好,今兒好多了,特地讓御膳房給他燉了一只蹄髈。”

    胡小天內心一驚,蹄髈這白德勝的話里根本就漏洞百出,薛勝康剛剛切過膽囊怎么可能吃這么油膩的東西

    胡小天笑道:“看來皇上的病已經全好了。”他向四周看了看,到處一片夜色籠罩,他對雍都的地理狀況并不熟悉,故意試探道:“白公公,這條好像不是往皇宮去的道路。”

    白德勝笑道:“雍都城的道路四通八達,從哪條路都可以抵達皇宮,咱們今兒走得是近路,是想快一點到宮里,以免皇上等急了。”

    胡小天道:“壞了,我居然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白德勝道:“什么事情”

    胡小天道:“我今兒答應晚上去長公主府見她的,你看我這記性,居然忘了個干干凈凈。”

    白德勝道:“那倒也不急,等見過皇上,回頭我送你過去就是。”

    胡小天此時已經幾乎可以斷定白德勝必然有詐,長公主薛靈君此時還在皇宮內照顧皇上呢,白德勝既然是奉了皇上的命令而來,就不可能不知道她身在宮中的事情,此人為何要欺騙自己他究竟是何居心胡小天放下車簾,內心忐忑不已,看來今晚的所謂傳召根本只是一個騙局罷了。這些人想要對自己不利,他們將自己從起宸宮騙出來,或許目的就是要除掉自己。

    因為是要入宮面圣,胡小天沒有帶任何的武器,他傾耳聽去,除了馬蹄聲和車輪在青石路面上滾動的轔轔聲,就是遠處嘩嘩的水流聲,附近應該有一條小河。

    隨著水流聲變得越來越清晰,他們應該逐漸接近了河岸,胡小天再度拉開車簾道:“哎呦,壞了,我肚子好痛啊”

    白德勝佯裝關心道:“胡大人怎么了”

    胡小天捂著肚子一臉痛苦狀:“可能是晚上吃壞了肚子哎呦,憋不住了,不成了,我得找個地方方便方便。停車趕緊停車”白德勝只能讓人將馬車停下,胡小天推開車門走了下去,卻見不遠處就是一條小河,他們的馬車距離河上拱橋不過十丈的距離。

    胡小天捂著肚子就朝河岸跑去。未完待續。。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