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醫統江山 > 第四百八十二章【疑竇頓生】(上)

第四百八十二章【疑竇頓生】(上)


    胡小天對這個李明成并沒有多少好感,原本李明成在東梁郡就是個聾子的耳朵擺設,現在胡小天來了,朝廷也沒有對李明成做出其他的安排,所以李明成仍然留在東梁郡,只是現在連擺設都算不上了。

    其實李明成倒是個老實人,只是懦弱無用,胡小天來了一個月發現這廝根本沒有任何的主見,也難怪他被東梁郡的一幫商人要挾。

    胡小天道:“你不用驚慌,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李明成道:“有商隊在城西被搶了,應該那些難民做的,商隊方面死了十二人。”

    胡小天聞言一怔:“何方商隊”

    “大雍大大雍”李明成已經結巴了起來。

    胡小天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大雍商隊經過自己的地盤被搶被殺,此事若是處理不當很可能成為戰爭的導火索,以如今東梁郡的狀況,連自保都困難,剛剛組建的軍隊沒有任何戰斗力,更何況這件事道理根本就不在自己這邊。

    胡小天道:“有沒有幸存者”

    李明成點了點頭道:“有有一名傷者,其他人已經逃走了,據稱是去搬救兵了。”他叫苦不迭道:“胡大人,麻煩大了,若是大雍方面收到消息,必然會大兵壓境,前來討還公道,你說該如何是好”

    胡小天道:“先把那名傷者送去療傷,清點他們的貨物。難民營方面,我親自去處理。”

    “是是”李明成忐忑不安地走了。

    等李明成走后,胡小天向梁大壯道:“你去把熊天霸找來。讓他帶五百名兄弟過來。”

    “是”梁大壯答應之后,又提醒胡小天道:“少爺,您還沒吃面呢。”

    胡小天擺了擺手,示意他盡快去安排,轉過身去,卻看到朱觀棋就站在身后不遠處,洪凌雪剛剛已經醒了。朱觀棋看到妻子無恙,這才想起過來向胡小天道謝,卻不想遇到了剛才的事情。

    胡小天向朱觀棋微笑道:“觀棋兄都聽到了”

    朱觀棋歉然道:“胡大人勿怪。我只是專程前來向大人道謝,卻不想聽到了剛才的事情。”

    胡小天道:“觀棋兄不必如此客氣,我現在就要走,咱們改天再聊。”

    朱觀棋道:“胡大人打算要去難民營擒拿真兇嗎”

    胡小天點了點頭道:“必須要將這件事先搞清楚。如今的東梁郡還沒有跟人家硬碰硬的資格。”

    朱觀棋道:“難民營現在大概住了近三萬人。胡大人想要從中找出兇手只怕大海撈針吧”

    胡小天抿了抿嘴唇,朱觀棋說得不錯,他想了想道:“找到兇手雖然很難,可是找到那些失落的商品應該并不困難。”

    朱觀棋道:“大人手下的這些士兵都是從難民中選拔而出,若是當真發現了兇手就是他們的父母兄弟,你以為他們會大義滅親嗎”

    胡小天聞言一怔,自己怎么在這么重要的事情上犯起了糊涂。

    朱觀棋道:“這件事的確非常棘手,竊以為大人不應興師動眾。還是私下調查最好,即便是此事當真是那些難民所為。如果處理不當,必然會引起一場動亂,至于大雍方面,就算是交出兇手,只怕也沒那么容易解決問題。”

    胡小天虛心求教道:“朱先生認為如何將此事化解呢”

    朱觀棋道:“大人應當做好準備了,這里距離大雍南陽水寨并不算遠,那些大雍商人最可能就是逃往南陽水寨求助,南陽水寨,坐擁五萬水師,據稱有兩百艘戰船,別的不說,到時候他們順流而下,直奔下沙港,僅憑著咱們東梁郡的軍力是根本防不住的。”

    胡小天曾經到過南陽水寨,還和那里的統領唐伯熙打過交道,對唐伯熙其人還是有著一定的了解的,如果單對單的比拼,胡小天絕不會害怕任何一個,可是現在他并非孤家寡人,他的決策關系到東梁郡近十萬人的生死存亡。

    朱觀棋道:“大人不用擔心,我所說的只是可能發生的最壞一幕,也許事情不會演變到如此惡劣的地步,只是想提醒大人早作準備,至于大雍客商被殺的事情雖然發生在難民營附近,可是并無確切的證據表明就一定是那些難民做的,大人如果馬上派兵調查,勢必會引起難民恐慌,甚至對大人產生仇視之心,外敵未至,內部就已經產生了矛盾,這可不是什么好事。”

    胡小天越想越有道理,朱觀棋說得不錯,不能只聽李明成的一面之詞,現在誰也不能斷定就是難民搶劫殺人,如果自己從一開始就將疑點鎖定在他們身上,必然激起難民的反抗之心,話說回來,就算是難民策劃了這件事,現在找出兇手也于事無補,不是簡單將兇手交出去就能了結的。

    胡小天向朱觀棋抱拳作揖道:“多謝觀棋兄提醒。”

    朱觀棋道:“大人不用跟我客氣,觀棋也是東梁郡的一員,當然不想看到戰禍來臨。”

    此時門外傳來戰馬嘶鳴之聲,卻是熊天霸集結了五百兵馬前來聽候調遣,胡小天舉步來到門外,梁大壯將他的小灰牽了過來,胡小天翻身上馬,那些士兵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一個個面帶驚惶之色,唯有熊天霸在隊伍前方,顯得異常興奮,他高聲道:“三叔是要打仗嗎”分明有些迫不及待了。

    胡小天看到他身后士兵的表情,心中暗嘆,就這種精神面貌還想打仗只怕一開戰就全都成了逃兵,這也難怪,這群人本來就是逃荒過來的難民,之所以選擇入伍還不是因為想討口飯吃。有一點辦法也不想去賣命送死。

    胡小天揮了揮手道:“留二十個人在這里,其余人回營去吧”

    “啥”熊天霸瞪大了雙眼,心說三叔啊三叔,你確信不是逗我玩的可熊天霸在胡小天面前極為聽話,胡小天怎么說他就怎么做,留下十名親信,讓其他人先返回軍營。縱馬來到胡小天身邊,低聲道:“三叔啊,不是去打仗啊”

    胡小天瞪了他一眼:“打你個頭”他指了指西門的方向:“咱們出去走走”

    幾人準備離去之時,忽然聽到身后傳來一個聲音道:“胡大人,我陪您過去看看”

    胡小天轉過身去,卻是朱觀棋從里面走了出來,胡小天展露笑顏道:“先生愿意同往,胡某求之不得”當下讓人找來了一匹馬供朱觀棋驅策,一行十多人出了西城門徑直向難民營的方向奔去。

    商隊被伏擊的地方距離難民營只有三里多路,現場已經被率先抵達的士兵封鎖了起來,十二具尸體全都并排躺在路邊,用白布臨時遮住了面部,城內義莊也派來了車輛,只等官府方面發話,就將這些尸體運回城內裝殮。

    李明成帶著幾名剛剛招募來的衙役正在那里幫忙驗尸,仵作也是臨時由義莊的老板充當。現場周圍散亂了不少的貨品,胡小天來到現場,隨便揭開了一具尸體上方的白布,看到那尸體的脖子被一刀割開,從傷口的形狀來看應該是一刀斃命,出刀不但準確而且果斷。

    李明成在一旁道:“大人,基本上都是一刀斃命,打劫者應該是高手啊”

    胡小天點了點頭,舉目向一旁望去,卻見朱觀棋下馬之后來到那些散亂的貨品旁,仔細檢查了一下,遺留在現場的貨品有不少的大米。

    李明成道:“商隊運了不少的糧食和谷物,準備過境東梁郡前往大雍,一定是那些難民得到了消息,組織人手在這里搶了他們的貨品。”

    朱觀棋從地上撿起大米在手中搓了搓,然后塞了幾粒在口中咬了一下,并沒有說話。

    胡小天來到朱觀棋身邊,低聲道:“觀棋兄怎么看”

    朱觀棋道:“領隊商人還在嗎”

    李明成道:“領隊商人已經逃了,不過我聽幸存者說,他們是從下沙港接了一批糧食,準備運往雍都的,不知怎么泄露了消息,所以在此地被人搶劫。”

    朱觀棋道:“一共多少輛車”

    “七輛馬車。”

    “為何不取道南陽選擇從運河北上,走船運好像成本更低,而且途中更為安全。卻偏偏要選擇從東梁郡走陸路前往難道他們不知東梁郡境內已經有了三萬難民嗎”

    “呃這”李明成這會兒也覺得有些奇怪了。

    朱觀棋道:“瓷器對難民來說并沒有任何用處,至于糧食,大雍并不缺糧,這幾年全都是豐年,運糧食去大雍還不如就地賣給東梁郡的商人,請問商者誰肯做這種賠本的買賣”

    李明成的臉耷拉了下去,這么淺顯的道理自己怎么就沒想到呢

    胡小天唇角露出微笑,雖然只是小事,卻已經看出朱觀棋絕對是智慧超群觀察入微之人,胡小天并沒有發表意見。

    李明成雖然心中承認朱觀棋說得有道理,可是在胡小天面前覺得失了面子,冷冷道:“你又是什么人這里哪輪得到你說話”

    胡小天道:“朱先生是我的好朋友,李大人不可失了禮數。”

    李明成臊得一張老臉通紅,胡小天顯然沒打算給自己面子,這個朱觀棋在他心中的地位要比自己高很多,也罷,自己還是少說話,省得自取其辱。

    再求幾張推薦票未完待續。。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