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三國重生馬孟起 > 第九九〇章 涼州軍兵進交州(五)

第九九〇章 涼州軍兵進交州(五)


    是有超過對方的地方,那很正常,可也是一樣兒有不如對方的地方,這個也是。馬超也沒去仔細看,到底自己有多少地方超過曹操了,而還有多少地方,是不如對方的,這個他是沒那個國際時間去看具體的。還是,他是覺得沒什么用。要有用的話,能給自己給己方帶來好處,那么早就那么做了,就是。可實際就是帶來不了什么好處,反而還耽誤時間,對此,馬

    超自然是不會去做了。肯定是啊,其人也是非常現實,那沒說的。確實,當主公做老大的,就算是你不那樣兒,可幾十年下來,也得是現實多了,正常。就劉協怎么樣兒,其人還不是都被磨平了棱角,那可沒錯。馬超涼州軍是有實力不假,雖說不是被磨平了棱角,可卻也是,

    他是比以前還要現實了,那可不假。這些東西,你只能是接受,沒什么說的。而不管說曹操還是孫策,他們哪個不現實比起馬超來,那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啊,那可真是。還是那話,不能說他們就變得現實了,實在是現實讓他們改變成如今這樣兒的,更加現實,沒辦

    法。幾十年的當主公做老大的生活,是讓他們變得更加現實,都正常,真的。如果說不那樣兒的話,其實也不太可能,這個也是。反正現實是改變了你,這個你得承認。當然了,是變得更好了,還是說更不好,這個更多的,確實還得看你自己,那是。不過你變得更現實了,這個也正常,那沒錯。這個現實,那是絕對能改變一個人的。要真能不被現實改變的,那么

    多少都不是一般人,這個真是。反正馬超的話,他自己得說,自己確實,是被現實改變了,就如今這樣兒,真的。確實,這個他自己是覺得有些是不好的,可自己也是,改不了了。要都能改好,那確實,都好了,所以但是如今來看,那確實,基本上就不要多想了,就是。

    馬超已經是帶兵離開了桂陽郴縣,直接奔向了桂陽的湞陽。而張繡是帶著郴縣的大小官員送了自己主公帶兵離開。說起來馬超確實,他這輩子,估計也就能來桂陽這么兩次,上一次是要占這地方,如今這第二次。以后的話,并非就沒一點兒機會了,可確實,他也是覺得那

    機會都不大,很渺茫啊,真的。如果說桂陽還有戰事的話,比如說孫策又帶著江東軍大舉進攻了。如果說真那樣兒的話,馬超八成還得過來,這個都正常。他和孫策還有江東軍眾人不一樣兒,至少對方要是進攻桂陽,馬超是能來的話,肯定還得過去,就是。不像孫策他們,涼州軍都進攻交州了,他們是去都不去。當然了,這個確實,有孫策他們不重視的原因在里,

    那都沒錯,可還有很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其人想要改變一下,這個也是一點兒都沒錯。孫策也是,覺得這個對方一來,自己帶大軍過去,這個也是沒意思。那么自己不過去了,就都交給交州眾將,看他們如何。如果說涼州軍來進攻揚州了,這個自己能過去還得過去,肯定

    沒錯,但是交州,那怎么說怎么看都不一樣兒啊。是啊,那地方,倒數第一的州,怎么能和排在前面的揚州比呢,確實。揚州這地方,那絕對是大漢前三,一點兒問題沒有,整好是第三,那可沒錯。就現在大漢州的綜合排名,那第一就是涼州軍的益州,而第二是兗州軍的豫州,第三就是這個江東軍的揚州了,那可一點兒沒錯。所以說那倒數第一的交州,確實也

    不能與排名第三的揚州相提并論啊,肯定是。這個大漢州的排名,就是如此,第一就是益州,而第二就是豫州,第三才是揚州。這個是這樣兒,益州別看是征兵那么多,可說實話,那地方本來人也多,而且黃巾之亂也沒波及到那兒。益州的話,不是沒有黃巾,可說實話,剛冒出個頭兒,沒多少人馬就讓劉焉給滅了,所以說在益州的黃巾,那真是一點兒氣候都不

    成啊。所以說那地方哪怕征兵那么多,可卻依舊是有一堆人,那可不假。要不然的話,為什么涼州軍實力第一和他們有錢糧,那是有大關系不假,可他們要沒人的話,這個就不要說太多了。而益州作為天下第一,綜合最強的一個州,可以說絕對是涼州軍的后盾,那可一

    點兒沒錯。而兗州軍的豫州,就是第二,這個肯定是啊。其實一想也對,很正常。就說曹操兗州軍,他們起兵的地方是兗州,可那地方地盤兒不大,人沒那么多,等他們占據了豫州后,曹操可以說是絕對就大力發展了。而等把劉協給放到許都之后,可以說他們兗州軍的整

    個重心都在豫州,而那地方雖說在黃巾之亂時候破壞嚴重,可經過了曹操和兗州軍那么多年的經營,那地方確實,早就是天下第二了,雖說是不能和益州比,和第一的比,豫州還差著,但是卻比其他地方都強,那可真是。所以說綜合來說,第一是涼州軍的益州,而第二,那就是兗州軍的豫州了,一點兒沒錯。所以哪怕就是馬超,他都沒輕舉妄動,一點兒都沒有。

    兗州軍的豫州,那地方不光是有大漢的國都,以前來說,那地方更是他們的大本營,和己方司隸是一樣兒的。而現在的話,雖說他們是重心給轉移到了冀州,更北方了,可確實,那地方和己方益州似的,所以馬超真心是不敢輕舉妄動啊。這個就像兗州軍他們,就算給他們

    機會讓他們來進攻益州,曹操的話,只要還沒瘋,那是一定不會那么做的。這個和以前不同,那個時候,剛開始,哪怕就是漢中有實力,一個郡至少都十萬士卒在那兒守著,可曹操卻依舊敢讓將領帶兵去進攻。這個也真是,那個時候確實和現在不同啊,大不同,真的。那

    時候曹操就敢,哪怕明知道及方未必就真能占到什么便宜,可他卻義無反顧讓己方將領去了,那可真是沒錯。但是現在呢,別說是進攻益州了,就是去進攻司隸,他也得想不少,之后再說其他的。其實也是,如今兗州軍的意思,當然也是曹操的想法,那就是盡量拿下并州,然后再說其他的。不過就現在來看,確實是不容易啊,很難,那真是。可哪怕都這樣兒了,

    曹操卻沒說放棄過一點兒,半點兒都沒有,那是。說起來如果不想著拿下北方的地盤兒,他也不至于說讓己方重心轉移到最北邊兒了,確實。所以說在曹操那兒,在兗州軍那兒,就是那么樣兒的想法,去進攻并州,那可比司隸重要多了。當然了,他們也確實是知道,就司

    隸的話,他們最多也就奪一兩個郡吧,和以前也沒什么太大區別。河南尹還有弘農,這兩個地方,曹操兗州軍覺得己方是能拿下。多了的話,這個比較困難。而這兩個地方,其實也得說是費勁才能拿下。可并州卻不同,至少那地方,他覺得己方和涼州軍死磕的話,這個己方就算是據了并州全境,那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兒,這個確實也是,哪怕那地方的州牧是

    賈詡。但是曹操和兗州軍他們是不怕什么,其人都快七十歲的人了,這個自己有什么可懼怕的呢,真是。對曹操來說,這個己方的大敵,不是涼州軍中的某個人,而是他們的整體,是馬超帶著涼州軍的眾將和士卒,那他們才是己方的大敵。對他們中的某個人,不管是一流的大將,還是說頂級謀士,曹操和兗州軍的話,其實都不會說那么懼怕的,確實。不過對于

    涼州軍的整體,他確實,也不得不說,己方還不如人家。這個他嘴上不會說不出來,可新確實,都是那么想的,沒錯。就曹操所認為的,一個賈詡的話,他也翻不起太大的風浪來,就是。己方荀彧哪怕都病逝了,可卻還有好幾個頂級謀士呢,那是。他們都不是賈詡的對

    手這個自己是不相信的,而且還有自己呢,自己也不是其人的對手這個曹操不都承認,他是知道,自己在有的地方上,那確實是不如賈詡了,其人絕對有超過自己的地方,那都沒錯。可也得說,自己還有地方,那是超過對方的,這個怎么不多說點兒所以說也是,自己

    和己方,那是從來都不怕什么,哪怕并州牧賈詡,其人是被成為毒士的,就那么一個啊。不過也不是什么大事兒,對曹操來說,都已經多少年了,還就沒和那毒士打過交道,真的。一想,真是太久了,不可就是。而下一次的話,再和其人一戰,那都不知道是什么時候,確實也不一定。而且己方就算是進攻去了,可卻還得有點兒本事,比如說打到晉陽什么的,那

    是都沒錯,都好了,真的。那時候,賈詡不管如何想法,他都得出來,可不是。而己方一下能占據上黨,主要是壺關,這個都是好事兒,那沒錯。對曹操對兗州軍來說,一個壺關,確實還是比一個上黨重要啊,真是。他們寧可就要壺關,也可以說不要上黨。可事實就是,

    他們都拿不下壺關,上黨就更別說了。不是說他們別地方就一個拿不下了,那潞縣他們是拿下了,可惜啊,真心沒什么大用,不過退路是不會被阻截,這個倒是,運糧什么的,糧道都沒事兒,這個也是。其他的,就得說壺關啊,一個壺關,讓兗州軍的人馬,那全都陷進去

    了,這么說,其實也對。就是,要是上黨沒有壺關的話,在涼州軍大軍到來之前,曹操帶著兗州軍,怎么都已經打到長子了。那能不能拿下那地方,那是兩說,可肯定是早已打到那地方了,進攻上了,那沒錯。而不是說一直都在壺關那兒死戰著,這個還怎么都拿不下那個天下雄關啊,真的。那怎么都不是曹操想要的,確實。他確實是想了,要是沒有壺關擋著,

    確實都挺好,可顯然,那不可能。這個你到上黨來進攻了,就怎么都避不開壺關。不管你是從哪個方向過來,壺關這個地方,是你必須要拿下的,畢竟這么一個天下雄關你要是拿不下的話,還真是,就算是拿下上黨的其他縣,那又有什么大用呢確實,畢竟那地方的重要

    性,確實是不小。平時確實,那是都看不出來太多,這個也是,都正常。可一有了戰事,尤其還是并州上黨那地方的,就看一個壺關就把兗州軍大軍給阻擋在了關外,這個就足以說明了問題,那是沒錯。確實,有那地方和沒有,那區別可打了去了,可不就是。所以說這個

    也是,有那么一個地方,對涼州軍來說,馬超是愿意看到的,而曹操和兗州軍,他們是不想看到的。就看己方在壺關損失了多少人馬反正都比兗州軍損失多,那是不假。如果說損失少的話,那倒是都好了,可顯然,那都不用多想了,就是。在那么一個天下雄關的面前,你進攻的,想少損失,基本上都不太可能。是,不是說就沒那個幾率,但是很小。比如說你

    能和對方的守將,來個里應外合讓對方給你打開關上的門,放你們大軍入城。真那樣兒的話,還能兵不血刃就進去了呢,還都好了。可顯然也是,不太可能。不是沒那個幾率,就是很小罷了。守御如此雄關的主將,最后怎么都得是心腹之人,所以想輕易收買或者策反什

    么的,那就不要多想了,不可能啊。所以你就按部就班那么去進攻吧,損失了不少人馬,結果最后也是,沒拿下啊,人家大軍就過來了。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