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妃難從命:傲嬌王爺請自重 > 第26章:聚眾拍賣

第26章:聚眾拍賣


    街上還是一如既往地熱鬧。此次招買的地方自然不可能定在金賢當鋪那旮旯巷子里,老板也是個舍孩子套狼的人物,竟花重金包下了素香樓和里面的姑娘,在素香樓舉行招買,俗稱就是拍賣會。

    素香樓本來就生意頗好,這樣一來更加是人聲鼎沸。不少有錢人來素香樓坐上了二樓雅間,其中有不少公子爺們的相好兒正是這素香樓里的紅姑娘,一邊有美人兒相伴一邊有寶貝可欣賞,聽說當鋪老板會推出一些極為漂亮而又做工精細質地上乘的珠寶首飾,要是懷中佳人看上一兩樣,千金買得佳人一笑也未嘗不可。

    葉宋又不是來買寶貝的,就不上二樓花錢去湊熱鬧了,她和沛青就在一樓的堂上落坐。時不時葉宋以折扇半掩面,仰頭向樓上觀望一下。

    沛青小聲道:“小姐是在找王爺”她腦子越發靈活起來,也猜到了個大概,“王爺他會來么”

    葉宋笑瞇瞇道:“不知道呢,那就要看他有多愛南氏了。”

    拍賣會就在沸沸揚揚的人聲中展開了,起初都是些小物件,拍下的價錢不很高。隨著越往后,老板拿出的寶貝越晃眼。

    但葉宋始終未在這素香樓里搜尋到蘇宸的影子,她不由覺得可惜。

    可就在她快要放棄的時候,素香樓大門口,又陸續進來幾個男子。男子身后,蘇宸一襲銀灰色長衫十分低調地抬步走進來。盡管他衣著十分簡樸,但身上也散發著一股與生俱來的貴氣。他身邊還有一人,與他相比就顯得夸張多了,此人竟是一身桃粉色袍子,眉目修長面向生得比女人還要美艷三分,那薄唇半挑著,眼眸里的玩味笑意看得人直心神蕩漾,他雖是看起來浮夸了一些,步履之間的懶散恣意,能跟蘇宸并肩走在一起,可見并非一般人。

    葉宋只淺淺一眼,頓時眼睛就亮了。

    那桃花男看起來像是這素香樓里的常客,老鴇見兩人進來連忙親自上前迎客。桃花男笑得風情萬種地說了幾句,老鴇便領著二人上樓,坐上了專座。

    沛青忍不住在葉宋耳邊唏噓:“他還真的來了呀。”

    恰逢一名長得清秀的姑娘過來添茶,葉宋好心情地讓她續杯,順帶手指往那姑娘手背上揩了一把油,柔滑感甚好。那姑娘見葉宋生得俊俏,頓時嬌羞地嗔她一眼。葉宋話不沾邊,意猶未盡地看著姑娘轉身婀娜而去的身姿,道:“這他媽真是個好地方,難怪那么多人喜歡來。”

    沛青咳了一聲,提醒道:“公子,請注意你的身份”

    二樓上頭,蘇宸和蘇靜將將落座,便有兩名美貌又清純的姑娘前來伺候。這青樓里哪來的美貌又清純的姑娘呢,若是放在現代便是傳說中的綠茶婊了。素香樓里的老鴇是花了心思的,姑娘們各有各的味道,有些爺就是喜歡綠茶婊。

    眼前的桃花男蘇靜可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一看他游刃有余的手段便知是一只游歷花叢已久的老手了。

    蘇靜跟姑娘調情了一番,直挑逗得人家姑娘滿面含羞。而蘇宸,則很收斂,任姑娘使出渾身解數他也不為所動;姑娘大膽地伸手撫上他的胸膛,他蹙眉反感,冷冷道:“滾。”

    姑娘委屈不已,泫然欲泣。

    蘇靜心疼,趕緊將姑娘拉過來,哄著道:“美人兒莫哭,他就是塊石頭,不懂得憐惜美人兒,我來憐惜。”

    還不等蘇靜湊過去親一嘴,蘇宸厭惡而嫌棄地看了他一眼,命令道:“都下去,這里用不著你們伺候。”

    兩位姑娘得了老鴇囑咐道是這兩位乃貴中之貴的貴客,萬萬得罪不得。聽到蘇宸如是命令,她倆不敢有違,乖順地退了下去。

    蘇靜頗覺得無趣,往椅背上懶懶一靠,手中把玩著茶盞,似笑非笑:“果然是不一樣了啊,自從娶到了美人嫂子過門以后,三哥都不看不上別人了。”

    蘇宸淡淡道:“你也老大不小了,成天胡混成什么體統。你應該娶一位王妃,好好管管你。看看你現在像個什么樣子。”

    蘇靜聽聞“王妃”二字,臉色瞬息一變,但很快又恢復常態,無恥道:“我也想娶啊,可也得有不是,自從南樞嫂子被三哥給搶走以后,我覺得人生索然無味,索然無味啊。”

    “你盡管胡扯。”蘇宸也不生氣,道。

    蘇靜見臺下老板已經開始提及首飾的拍賣了,趕緊回歸正題,道:“三哥,你跟嫂子這么恩愛,我聽說這次金賢當鋪得了一批好貨,你若瞅著樣式還不錯可以買回去給嫂子,她準喜歡。”

    蘇宸輕蔑地笑了笑,他顯然是被蘇靜給拖來的,美其名曰看看拍賣會,實則是拖他一起上花樓來逛逛吧。蘇宸道:“難道還比南瑱特供來的鳳釵和血玉更加好”

    蘇靜笑道:“三哥眼界向來高,先看看再說,說不準有好的呢。”

    然而,當那幾樣寶貝首飾一一被呈上來時,臺下響起了嘖嘖的驚嘆聲。二樓的蘇宸正手握一杯茶,抬眼看見那些首飾驀地一頓,隨即手指微微收緊用力,茶杯碎裂茶水四濺。

    蘇靜望過去,也有短暫的驚訝:“那不就是南瑱特供來的那批金銀珠寶里最出挑的幾樣么。我記得”他記得蘇宸向皇上討要了幾樣拿回去送給南樞,沒想到會在這里看見。只不過后面的話他很識時務地沒有說出口。

    葉宋淡定地搖著扇子,沛青控制不住偷偷拿眼光往蘇宸那邊瞄,時不時掇了掇葉宋的手肘,聲音中難掩興奮:“公子,他捏碎了杯子,被茶燙了手。”

    “公子公子,他臉色不太好,像吃了屎一樣。”

    “公子公子”

    沛青這頻頻抬頭觀望,蘇宸目光緊緊鎖在那首飾上,四周開始叫價了。而蘇靜就顯得很閑,幾下就注意到了沛青的目光,微微垂了垂眼看下去,見是一個按捺不住的小侍從,時不時輕推身邊的藍衣公子。那藍衣公子身材清瘦得緊,從側影看起來骨骼十分的輕細,有兩分女人之態,真是一個陰柔的公子啊。

    葉宋拿扇骨敲了敲沛青的頭,道:“你能不能安靜點,這么頻繁地去看,不怕被他發現嗎。”

    沛青摸了摸頭,道:“好像公子一點也不關心的樣子。”

    葉宋繼續搖扇子,還不忘對添茶的美女吹了吹口哨,示意美女過來添茶她好再揩一把油,口中若無其事道:“有什么好關心的,他不高興你就這樣沉不住氣,要是他高興你豈不是要哭了總歸是人來了便好,別的都無妨。”

    那幾樣首飾從五千兩起開始叫價,已經叫價到了七千多兩。蘇靜看了看蘇宸袖口的大片茶漬,問:“三哥沒事吧”

    蘇宸退開了座椅,神情清冷地站起來,道:“要看你自己繼續看,我不陪了。”說著毫不給面子地轉身離去。

    蘇靜失笑地嘆口氣,道:“沒想到這招買的寶貝,還真的是不可多得的寶貝啊。”南樞竟然把蘇宸送給她的首飾拿來了當鋪當賣雖然她不是正牌王妃,但好歹是位夫人,蘇宸寵她是整個京城都知道的事情,缺錢有缺這么厲害嗎

    蘇靜招來一位小廝跟他耳語了幾句,道:“去吧。”

    小廝匆匆下樓,去了前臺找到金賢當鋪的老板,代為傳話。老板聽后兩眼冒光,指著樓上大聲道:“那位公子愿意出價一萬兩,諸位還有沒有更高的”

    葉宋淡淡看了樓上一眼,回頭時唇邊漾開一抹了然的笑。蘇宸走時,葉宋不是沒有察覺,而這位跟著蘇宸一起來的公子愿意出價買下那批首飾,不管是不是出自蘇宸的授意,想必都是勢在必得。

    葉宋抿了口茶,慢悠悠道:“一萬五千兩。”

    聲音擲地有聲,不容反駁。只是話語一出可算把沛青嚇破了膽,她倆哪里有一萬五千兩,身上零零碎碎的銀票就是加起來連一千五百兩都沒有

    沛青有些腿軟。幸好是坐著,看不出什么破綻。

    蘇靜瞇了瞇眸子,不由多瞧了那抹側影一眼,手指往桌沿輕叩,道:“一萬五千兩。”

    葉宋沒再要價了,笑瞇瞇地搖扇子。最終那批首飾自然落到蘇靜的手中,花了一萬五千兩高價。蘇靜有些肉緊,但那有什么辦法,他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南瑱特供的寶物流落民間吧。況且還得送回寧王府,就是不知那一萬五千兩能不能從寧王那里得到補償

    當鋪老板哪里會料到此次拍賣會會這么的火爆效果會這么的好,尤其是最后那批首飾,他凈賺一萬兩,老臉都笑開了花了。

    素香樓熱鬧了大半天,才慢慢地消停了下去。老板收拾家伙,付給老鴇一筆酬金,臨走前卻被蘇靜叫住。

    當時人走了一大半,就葉宋還不慌不忙,多喝了幾杯茶。她就知道蘇靜肯定要問一問老板這批首飾的來歷。

    老板笑嘿嘿道:“請問公子還有何吩咐”

    蘇靜撥弄著盤里的步搖墜子,面上表情看起來相當滿意,道:“老板這寶貝實屬貨真價實,只不過這并非是本土之物。我想問問老板,這些自何處而來”</></>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