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妃難從命:傲嬌王爺請自重 > 第40章:街邊湯圓

第40章:街邊湯圓


    葉宋背著手進屋:“你猜,猜對了我就告訴你。”

    蘇宸抽了抽嘴角,不再與她多費口舌,回去開始自我探索與研究。掌握了葉宋所說的進退有度的訣竅,碰壁碰多次了,蘇宸漸漸摸索出了門路,再經過半晚上的堅持不懈,總算能夠把九連環解開又穿上。

    夜已經深了,薄霜降下,桌上放著九連環,蘇宸斜倚在窗前,窗柩上放著一杯溫茶,獨自站了一會兒,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面上出現微微的惱意,才轉身去歇息。

    總之,跟南瑱國的交流,這次十分的圓滿。南瑱國使臣提出的難題,蘇宸都一一風光地解決,讓使臣們交口稱贊。最終使臣們帶著回禮回去了自己的國家。

    皇上從南瑱國奉獻來的珍寶當中選了好一些賜給了蘇宸。有打造精美的首飾,也有各種金銀珠寶,其中皇上把南瑱送來的一副新奇的鏢盤也賜給了寧王。

    先不說這賞賜是有心還是無意,好還是不好,蘇宸看見那副鏢盤第一時間便覺得這東西帶回王府里去適合送給葉某人玩。

    但是,要他送葉某人東西,簡直是天方夜譚。

    賞賜當天,蘇宸帶著眾寶貝回去了。這些日一直在忙兩國邦交的事情,他也知自己冷落了南樞,回去便徑直去了芳菲苑,陪了南樞半天,再選了最最金貴的首飾送給南樞,一消南樞眉間的憂愁。

    蘇宸摟著她,溫柔地撫著她的長發,心疼道:“樞兒,這幾天我忙,沒能照顧得了你,你有沒有好好吃飯,身子瘦減了這么多”

    南樞靠著蘇宸的胸膛,依戀道:“可能是天氣還有些熱,妾身有些不習慣吧。”她抬頭笑望著面前英俊的男人,一派柔情似水,手指觸碰蘇宸的眉心,“王爺不皺眉了,事情都解決了么”

    “嗯,都解決了,我好好陪陪你。”

    “解決了就好。”

    葉宋深覺自己干了一番大事,離目標又近了一步,新近她心情不錯,一頓多吃半碗飯,南樞瘦減了她反倒滋潤了一些。只不過碧華苑里的四個丫頭,見如今蘇宸似乎對葉宋沒有那么抗拒了,沒有一天不在葉宋耳邊吹吹風的,說的無非是些讓葉宋再努把力爭得王爺的寵愛云云,到時候哪里還用得著和離。

    她們不懂,葉宋的獨立愛情觀。好歹也是新世紀的人,葉宋受不了男人的三妻四妾,她想要的是一個對自己全心全意并一生都只有自己一個的男人。不知道這樣的男人在這樣的社會里能不能找得到。

    葉宋的這些心思沒對人說,說出來別人也只會覺得她貪得太多。

    這天晚膳后,葉宋受不了丫鬟們在耳邊吹風,帶著沛青出來散步消食。兩人沿著小溪柳堤一直走,葉宋時不時腳癢踢了幾顆小石子進小溪里,水波蕩漾。

    沛青見葉宋久久沉思不語,不由問道:“小姐在想什么呢”

    葉宋反問道:“你覺得,到底是這不受寵的寧王妃當著爽還是當一個平常百姓寵愛的唯一的妻子爽。”

    沛青想了一下,道:“為什么就不能當一個比寧王妃既有面子又受寵的唯一的妻子呢”

    葉宋霎時眉開眼笑,捏捏沛青的發髻,滿意道:“你很有覺悟。只是那樣的人,恐怕難找。”

    沛青道:“奴婢相信,小姐所求與別的女子不一樣,小姐最終也一定能夠實現自己的心愿。”

    這時經過一處茂密的草叢,葉宋還想找幾顆小石子來踢,沒想到踢不動,她像是踢到了什么大家伙。沛青急忙蹲下,天色還不是很黑,她撥開了草叢一看,愣了:“小姐,這是什么”

    葉宋亦蹲下,細細地端詳了那簸箕大的圓盤一番,旁邊還有十二種顏色的飛鏢,漸漸目露欣喜,道:“可能是個好家伙。快看看是不是有人把這東西忘在這兒了。沒想到市面上還有這種飛鏢賣。”

    “定是哪個下人私底下貪耍,給藏在這里的。”沛青四下望了望,道,“小姐,沒看見有人。”

    “來,給小姐我搬回去樂一樂。”葉宋說著便跟沛青一起,把這鏢盤和飛鏢給撿了回去。

    暗處的樹叢后面,蘇宸見兩人走遠了,才面無表情地轉身離開。看來,那鏢盤很合葉某人的心意。

    葉宋把鏢盤搬回去以后興致大發,讓丫鬟將其掛在墻上,然后拿著飛鏢就開始射。飛鏢很輕,想要穩穩射在鏢盤上還需得一定的技術,葉宋試了好幾次才能勉強插住,但射得不準,總也射不到最中心的圓圈范圍。

    后來沛青淡定地在中心圓圈里寫下“蘇賤人”三個字,葉宋一瞧心中頓時有底,再飛鏢一射,正中“蘇賤人”,大喜:“果然人才都需要鞭策。”

    要是蘇賤人知道他被這么當做葉某人進取的鞭策,一定氣得掉毛。

    葉宋在王府里安順地待了幾天后有搖著扇子出門閑晃了。今時可不比當日,蘇宸勉強算得上是個信守承諾的王爺,只要葉宋在外不丟寧王府的臉,不讓人知道她是寧王府里的人,他都主動視而不見。

    有時候不得不見,比如下班回來正好在街上撞見葉宋搖著扇子逛素香樓,兩人在門口視線爭鋒相對,葉宋笑瞇瞇道:“要不要一起”

    蘇宸忍了再忍,才能夠大度地轉身不管她的事,咬牙切齒道:“我無福消受。”

    于是素香樓葉宋得以逛了,素香樓里添茶的清秀姑娘的手她也舒坦地摸了,一來二去,她常去素香樓。索性她還沒干出包姑娘一類的荒唐事,沛青勸了幾回勸不住也就懶得勸了。

    這天,葉宋跟沛青在街上逛累了便尋個街角小攤吃湯圓。若問京城里哪家點心樓的湯圓最好吃,葉宋都覺得不及這街攤的爽口。她已經是這里的熟客了。

    老板娘是一個胖乎乎的婦女,見葉宋跟沛青來連忙熟絡地招呼兩人坐下,先上來兩碗甜酒湯,只要喝上一口那醉甜的香氣都能直沁心脾。

    每每葉宋和沛青來,每人不吃上兩碗是不會罷休的。今天葉宋格外能吃,吃了兩碗以后就開始叫第三碗,沛青便與老板娘玩笑道:“老板娘,我家公子尤愛吃你做的湯圓,干脆你上我們家去專給公子當廚娘好了。”

    老板娘是個直性子,道:“哎這可使不得,我可不喜歡去大戶人家當廚娘,多不自在。還在在這處守著我的攤實在一些,要是公子什么時候想吃湯圓了,來這里坐坐,我給煮。”

    葉宋喝完最后一口湯圓甜湯,打了個飽嗝,道:“嗯你說得對,越是喜愛的事物越是不能限制其變為己有,不是心甘情愿的都會變了味道。”

    老板娘笑:“公子可真是深明大義。”

    話語間,一輛馬車悠悠地靠停在了路邊,嚴謹的男子走到涼棚里來,道:“老板娘,公子也想嘗嘗這里的湯圓,來一份。”

    老板娘忙轉身去煮湯圓了,沛青覺得此人說話有些耳熟,便不由自主抬頭看去,愣道:“木頭”

    葉宋亦抬頭,見來人果真是蘇若清身邊的侍從,她的目光稍稍一移,落在了對面的馬車上。侍從似乎一點也不意外,道:“好巧,公子碰巧從這里經過。”

    想來蘇若清臨時起意要吃湯圓,是看見葉宋在這里吃吧,葉宋吃得很香,他想嘗嘗那是什么樣的味道,能夠讓葉宋露出很香的表情來。

    葉宋淡淡點了點頭,微微笑道:“是好巧。也有很久沒見了。”

    湯圓煮好了,侍從多付了錢,老板娘是個實誠的人,連連推脫,侍從便道:“她們的湯圓錢一并付了。”老板娘看他們似乎是熟人,也就不再推脫。侍從要走時,又道,“公子在車里,小姐要不要同來”

    老板娘驚訝,重新審視了一遍葉宋和沛青,她們兩個居然是姑娘家看沛青一臉細皮嫩肉的,是個清秀的姑娘,可葉宋略顯英氣,若是姑娘,真真可惜了。

    葉宋起身,拂了拂衣袖,打開折扇走出涼棚,外面明媚的陽光刺眼得很,她瞇著眼睛道:“既然都碰上了,不去打個招呼豈不是顯得矯情。”

    后頭沛青跟侍從對視了一眼,都覺得有些奇怪。這兩位主子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他們不知,但他們卻知這種奇怪是從山莊回來以后就一直存在著。

    沛青白眼了一下侍從,頗有些埋怨道:“你家公子為什么這么久都不出來”

    侍從也有些忿,道:“一兩月前公子常出來,但沒一次見到你家小姐,是你家小姐不出來吧”

    沛青懶得理他,走在前面,道:“等了幾次沒等到就不等了,你們男人也太沒誠意了吧”

    “從來還沒有誰能讓公子等,你家小姐是有史以來第一人。況且后來公子很忙,沒有時間再出來。”

    葉宋走到馬車前,遲疑了一下,還是伸手撩開了錦簾。光線照進幾許,蘇若清寂靜的坐在里端,黑衣墨發,他抬起眼簾,視線與葉宋的相碰,深深淺淺。</></>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