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妃難從命:傲嬌王爺請自重 > 第72章:死棺材臉

第72章:死棺材臉


    她怒氣沖沖地還想再踢,就在禁衛軍沖進來的同時,葉修的身影從窗戶也先一步飛進來,從后抱住了踢腿的葉宋,強行把她拖了出去。

    搶新娘子失敗了。葉修回去以后哪兒也沒去,獨自關在自己的房間里。葉宋在他房前的石階上安靜地坐了整整一下午。

    后來她默默無言地去酒窖里搬了幾大壇酒,挨個放在門口。

    宮里今晚有一場熱鬧的宮宴,文武百官都可攜家眷一起去參加。葉青和春春跑來院子門口,正見葉宋放好了酒壇拍拍手,便問:“二姐,今晚你要去參加宮宴嗎”

    葉宋眉頭都沒皺一下,道:“去,怎么不去。”回頭又拍了拍葉修的房門,“門口有酒,大哥你別客氣。”然后拂衣便走出了院子。

    葉青和春春跟在后面,又問:“那買回來的那些東西要不要繼續”

    “繼續。”她平靜道,“阿青你換身衣服,和我一起進宮。春春留在家里幫忙布置。”

    夜幕降臨。將軍府一家,除了葉修一個人在房間里喝悶酒以外,都風風火火地進宮參加宮宴去了。葉宋和葉青一個馬車,大將軍不習慣坐這樣憋屈的馬車,索性在外面騎馬了。

    葉宋捋了捋葉青的頭發,動作溫柔極了,再細細看了看她,滿意地點點頭,道:“今晚阿青很漂亮。一會兒進宮以后,定要惹來不少公子的眼光。”

    葉青撅嘴,悶悶道:“我才不想要別人的眼光。”

    “今晚歸已應該會多走動,維護秩序,你有很多機會可以見到他。”葉宋道。

    葉青低頭絞著手里的手帕,“我才不想見到他。二姐”她輕聲地喚道。

    “嗯”和葉青比起來,葉宋穿著和平時一樣,一點都沒有刻意去打扮。

    “這樣,真的沒問題么”葉青問。

    葉宋笑了,道:“你是指什么”

    “你啊”,葉青抬起眼睛看著她,“我沒想到,皇上居然會這樣,他以前不是對二姐很好很好么,為什么還要搶大哥的女人,還當著二姐的面我知道二姐心里難受,明明你可以不用去”

    葉宋愣了一愣,馬車外面的檐角琉璃燈的燈光照在她的雙眼里,涼得沒有溫度。她緩緩道:“我不去,咱大嫂怎么辦,別忘了,大哥還在家等著娶媳婦。”

    葉青睜大了眼睛:“你是要”

    葉宋打斷她,若無其事地挑挑眉:“細細想來,我其實沒為我葉家做過什么時,多是闖了禍惹了麻煩。大哥那脾氣,你和我都明白,他難得看上了一個女人。如果錯過了,興許以后一輩子都不會再看上另一個女人。你不知道,還在西漠的時候,我便察覺到了,他喜歡百里。無論如何,百里也不能嫁給別人,只能嫁給我大哥。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這樣才是圓滿的。”

    “可是你呢”葉青道,“你什么時候也應該多為自己想想啊。”

    葉靜道:“你怎知我就不是在為我自己。”她還有許多路可以走,并不是只能在感情這條路上一頭走到黑。

    今晚的宮宴格外的盛大,前來參加的人也很多,女眷們無不精心打扮一番,都想在這樣的場合里占了彩頭。到了宮門,葉宋攜葉青一起入內,到女眷這邊來落座。

    露天宴會無一例外地擺在了寬敞的御花園里,空氣當中也彌漫著一股花香,桂花樹下,掛著一盞盞明亮的六檐八角琉璃宮燈,池塘那邊拂過來的晚風帶著涼津津的秋意。

    葉宋喝下兩杯宮人送來的酒。仿佛已經是很久以前,她同樣是在這樣一個熱鬧喧嘩的地方,滿心期待地想見到皇上,卻發現皇上是她最不愿想到的人。

    酒暖了她的身,卻暖不了她的心。

    葉青是個落落大方的姑娘,打從在葉宋身邊一坐下后便引來了不少女眷們的目光。女眷們不難猜出葉宋的身份,繼而也就不難猜出葉青了,再一打聽到葉青至今未有婚配,不少夫人就開始躍躍欲試,又準備在葉青身上打主意。因而上前來搭訕聊家常的女眷們,通常是家里有位同樣未有婚配的公子的。

    葉青不擅長應付這些場合,往葉宋身邊躲了又躲。歸已要指揮不少四處值守的禁衛軍,并沒有如葉宋所說在現場晃來晃去。葉青心里又有些失落。

    最后葉宋一只杯子落在桌面上,一聲悶響,她面無表情倒把夫人們嚇了一嚇。葉宋抬手指向官員堆里的大將軍,將話挑明了說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對我家阿青有什么想法的,那里看見了么,找那位大將軍說去。”

    夫人們表情一頓,隨后均有些訕訕地走開了。

    不多時,一道尖細的太監聲音唱和著:“皇上駕到”

    葉宋握著酒杯的手一凝,端起那最后一杯酒,仰頭喝盡,將空空的酒杯放在桌上,趁著所有人慌忙腳亂地站出來行跪拜之禮時,扯了葉青便迅速地隱身到了桂花樹后,悄無聲音地退出了這宮宴。

    葉宋牽著葉青的手,在皇宮里的幽徑狂奔。葉青跑得氣喘吁吁,卻也什么都不問,只跟著葉宋跑。她們在進來御花園之前,葉宋早已給了小費收買了一個宮人打聽了個清楚,今日新納娶的妃子就在鳳棲宮。

    這鳳棲宮要怎么走,葉宋不清楚,但她明白得很,只管往最燈火通明的那座宮殿就對了。

    果真,越往前燈火就越明亮,還有不少的宮人端了各種各樣的東西往那宮殿里面送。而鳳棲宮宮門前,更有嚴謹的禁衛軍把守,要想把人從里面劫出來,幾乎不可能。

    這時葉青抖了抖葉宋的袖子,指著宮門前的禁衛軍首領,道:“二姐,那不是歸已么。”

    葉宋了然道:“接下來就看你的了。”說著就把葉青往前推了一把。

    葉青踉蹌兩步,回頭看她一眼,心里著實沒底,手扯了扯自己的衣角,咳兩聲。禁衛軍又是十分警醒,瞬時提高了警惕,不由分說地過來把葉青和葉宋圍住,手里兵器對準了她二人。

    歸已及時道:“她們我認識,退下吧。”

    歸已站在葉青面前,慣常執行任務時穿的一身緊身黑衣,腳踩惡獸圖騰的錦靴,腰佩一把威風凜凜的長劍,雖然仍舊是頂著一張棺材臉,可看起來充滿了冷俊的氣息。葉青只瞧了一眼,便飛快地別開眼去,不敢再多看,心跳也跟著漏了幾拍。

    歸已瞧著她,聲音有絲不自然,問:“你們怎么走到這里來了”

    葉青方才拉回神智,道:“百里長公主是不是在這里面”

    歸已的棺材臉沒什么變化:“怎么了”

    葉青拉了葉宋的手,自己給自己打氣,道:“我們想跟她敘敘舊,你不要攔著,讓我們進去。”

    歸已一本正經道:“皇上有令,任何人不得接近這個地方。”話雖這么說,但歸已卻沒有第一時間拒絕。

    葉宋知道,他壓根就不會拒絕。她之所以讓葉青出頭,純粹是為了讓葉青在歸已身上找到一點優越感。

    葉青一聽,來勁了,道:“我二姐跟百里長公主不打不相識,如今想找長公主說幾句話都不行嗎皇上讓人守在這里是為了保護長公主的安危,可我們壓根就不會傷害她,你到底讓不讓我們進”不等歸已說話,她又道,“你要是不讓我們進去,以后你就休想再進我家家門看見我”

    禁衛軍們一向以為像歸已這樣不懂得變通和浪漫的男人就該一輩子打光棍,可沒想到居然親耳聽到一個姑娘如斯大膽地對他說這樣的話。原來他已經有人看上了,都覺得非常地震驚。

    歸已那棺材臉終于出現了一絲裂縫,被名為尷尬的表情所替代。最終他側身讓了讓,道:“進去吧,但不能太久。”

    禁衛軍們見老大都這樣說,只好紛紛照做方形。

    葉青牽著面不改色的葉宋,嬌哼了一聲,從歸已身邊經過,成功地進入了鳳棲宮。歸已回頭看了看葉宋的背影,面上也未有多大的起伏。

    經宮人指引,葉宋和葉青來到了鳳棲宮里的主殿。宮人說,這主殿是留給未來皇后的,由此可見,百里明姝在皇上心中的地位。

    到達主殿前,宮人們皆是退下。長長的回廊下,盡是一盞盞紅色通透的燈籠。

    葉宋推門而入時,殿中水晶簾子輕輕攢動,里間著紅色嫁衣的美麗女子倏地轉過頭來,看見她之后顯得欣喜若狂,可不正是百里明姝。

    她就只穿了一身嫁裳,并沒有梳妝涂胭脂,飛快地跑過來,把門關上,欣喜若狂之后又是滿臉的憂色,藍色的眼睛也沉甸甸了起來,開門見山直言道:“葉二,你不應該貿然就到這里來。”

    葉宋若無其事地笑了笑,抬手捻了捻百里明姝的嫁裳,嘖然道:“什么是該什么是不該,再不該,就等著你真的嫁給別人,我舍得,有些人可舍不得。”

    百里明姝眸色驀地黯了黯,欲言又止,最終還是輕聲問:“他,過得好么”</></>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