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妃難從命:傲嬌王爺請自重 > 第115章:你能給她什么?

第115章:你能給她什么?


    蘇若清眼含笑意:“沒有,和阿宋在一起的每時每刻,都覺得很放松。”

    葉宋被虐了幾局以后就不玩了。書房里有許多可以供以打發時間的書,上回她便是在這里開始學習的兵書,便又去翻了兩卷書來看。蘇若清怕她傷眼睛,特意將燭燈端來她旁邊的桌幾上放著,是不是用銀簽挑亮燈芯。

    漸漸夜深了,葉宋臉上浮現出一抹疲憊之色。蘇若清道:“阿宋,累了就睡吧。”

    葉宋道:“我還行,你不知道我以前經常熬夜的嗎”

    隔了一會兒,窗外,三兩滴雨落池塘。在夜里聽起來尤為醒耳。葉宋抬起頭,看了看窗外一片漆黑,道:“今晚不是有月么,竟是要下雨了”

    蘇若清淡淡道:“可能吧,天也有陰晴不定的時候。”說著眼尾的目光也順勢望窗邊瞟了瞟,一道暗影閃得極快。

    蘇若清歪了歪頭,坐在葉宋身畔,輕輕地呢喃了一聲葉宋的名字,便緩緩俯頭靠近。窗扉留了一道縫隙,恰恰將這曖昧溫存的一幕留在了縫隙中。

    蘇靜皺緊了眉頭,眉梢橫如鬢角,幾縷發絲散落,帶著滿身的霜氣。他便眼睜睜地看著,手撫在窗欞上,力道忒大,掐出深深的痕跡。

    他知道,蘇若清已經發現他了。

    葉宋垂著眼簾翻著泛黃的書頁,眼看著蘇若清越湊越近,就快碰上葉宋的唇沿,葉宋忽而勾唇一笑,琉璃般的雙瞳里燭光盎然竟是妖嬈至極,她閃手便展開一張書頁,橫在兩人中間,使得蘇若清并沒能順利地吻上她的唇,而是親在了一張紙上,稍稍有些僵。

    有什么東西,在葉宋的眼里由光亮漸漸變成了黯然。她嘴上仍是笑著的,道:“你不用等我,累了便去睡,我累了自己會睡的。”

    蘇若清移開了唇,道了一句:“對不起。”

    他沒有走開,葉宋也堅持沒有要睡的意思,直到她兩眼皮開始打架了,手上的書松了松,然后趴在桌面上不知不覺就睡著了。連蘇若清過去,取走了她手上的書她也沒有知覺。

    蘇若清把燭臺移開了去,小心翼翼地把葉宋抱去放在榻幾上躺著。此時,蘇靜才不用再躲躲掩掩,徑直出現在窗邊推了推窗,安靜地看著葉宋的睡顏。

    他大老遠地跑來這里,有滿腹的話想要告訴她,想讓她知道自己的心情,想讓她知道自己為了她有多么的努力。英姑娘說得對,感情是自私的,他想擁有,只不過是在努力克制著自己、說服著自己不去給她絲毫的壓力罷了。

    但是此時此刻,蘇靜卻覺得,還能看見葉宋睡得這般熟,一切語言都顯得蒼白乏力。

    蘇若清神不知鬼不覺地站在蘇靜背后,良久問:“三更半夜地跑來這里,看夠了嗎”

    蘇靜反問:“那大哥不惜把她帶來這里,看夠了嗎”說著轉身,不卑不亢地定定地看著蘇若清。他叫蘇若清一聲“大哥”,便是沒把蘇若清當皇上,只把他當自己的兄弟。

    蘇若清抿唇道:“你走罷,看在阿宋的面子上,我不欲為難你。”

    蘇靜徑直就要翻窗而入,道:“我既然來了,必然是要帶她一起走。”

    蘇若清一手拉住了蘇靜的胳膊,語氣微冷:“這是翻窗翻習慣了么,阿宋在這里睡得好好的,為何要跟你走你似乎忘了,她是我的女人,你連你大哥的女人也要搶”

    蘇靜頓了頓,收回了身,將窗扉掩了掩,回頭看著蘇若清,微微笑道:“大哥的女人何其多,她是特別的對嗎大哥憑什么覺得她是你的女人,別忘了,最開始她是三哥的女人。”

    “她的身心都給了我。”蘇若清看著蘇靜的眼睛,那眼里的神色灰白了一瞬間又恢復常態,蘇若清一字一頓道,“她的第一次給了我,她愛的人也是我。你覺得憑什么最初的時候,在將軍府她的閨房里,她與我歡好時你在墻外應該聽得清清楚楚,如此還不知進退,如今你確定還要與我來爭搶嗎”

    蘇靜沉默許久,忽地譏諷一笑,道:“我知道早在那個時候你就已經開始防備著我了,故意讓我聽到,讓我明白你們之間的關系。”他吁了一口氣,腦中回想起那些往日的事,“我記得那時,我還與她鬧了一場。我沒想到她是那樣的女人,才剛剛從三哥的王府里出來,便與大哥在一起了。現在想來,我那時只不過是在嫉妒罷了。”

    “我只是想讓你明白,她是我的女人,永遠都是我愛的女人。”蘇若清道,“沒有任何人,能夠把她搶走。你現在看明白了,即便是我讓她傷心難過了,到后來她所選擇的,還是我而不是你。”

    蘇靜手收緊成拳,眉宇間流露出怒氣,道:“你是在炫耀什么讓她傷心難過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嗎她愛你比愛她自己還多,那你呢,你只知道想盡辦法把她留在你身邊吧”不等蘇若清回答,他又道,“你現在想怎么辦,等重新贏回她的心以后,是等她心甘情愿地跟你進后宮淹沒在眾多女人當中,還是時不時像現在這樣給她片刻的幸福”

    “你能時刻陪伴她,在她最需要的時候最脆弱的時候出現、給她一個溫暖的懷抱嗎你能一直寵著她,不管她做什么事都默默地在她身邊支持著,就算走遍天涯海角也要和她一起去嗎你能和她一起體會生老病死相守一世”

    蘇若清無言。

    蘇靜又道:“這些你都做不到。你愛的是現在的葉宋,將來的葉宋是什么樣子的你可能不會參與,你著眼的就只是她的眼前她的青春可是她的青春有多久幾年十年她一直在為你耗費著耗費著,你都不覺得心疼嗎等將來她鬢角出現白發了,她也驕傲得不愿意跟一個擁有很多女人的男人做夫妻的時候,云淡風輕地與你說再見的時候,你拿什么留住她給她一世安穩寵護”蘇靜猛地欺近,手不客氣地揪住了蘇若清的衣襟,想看清她臉上此刻的表情,一字一頓地問他,“現在重新得到她的心,你很得意是不是”

    蘇若清握住蘇靜的手,用力地扯開,道:“我只想盡可能地對她好,只要她覺得快樂,都值得。”

    “那你愿意為她放棄什么放棄江山呢,也值得嗎”蘇靜問道,“即使我知道她心里裝的人是你,我也愿意陪她去做任何她想做的事情,去任何她想去的地方。你呢我只問你一個問題。”他的聲音在夜里有種冷酷的清晰,響起在蘇若清的耳邊,“你的皇位和葉宋,哪個重要”

    如果有一天,不得不放棄一樣的話。

    蘇若清垂著眼簾,看不清眼底的情緒,他周身的氣勢更像一頭即將咆哮的猛獸。

    從沒考慮過這件事情,因為他覺得這兩者不沖突。他既可以坐穩他的江山,又可以擁有葉宋的真心。為什么要比較哪個更重要

    房間里的葉宋仍是閉著眼睛,眉頭卻端地一動。

    又是一陣曠久的沉默。蘇若清終還是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如果這天晚上他堅定不移地回答的話,不管是他的江山重要,還是葉宋重要,只要讓葉宋聽到了他的答案,倘若他的江山更重要,葉宋仍會盡全力守護他覺得重要的東西;倘若葉宋更重要,她一定不會讓他放棄另一樣,而是為他肝腦涂地地活著。

    可惜,她沒有等來蘇若清的答案。

    蘇若清只低低沉沉地對蘇靜說道:“你不要太膽大妄為,以為我不敢拿你怎樣。”

    蘇靜聞言直聳肩笑笑,道:“我知道,只要大哥想,什么事都能下得去手。我的這條命,現在都還不能確定是否安然無恙呢。”他緩緩湊近蘇若清的耳朵,“親手手刃自己胞弟的事你都能做,更何況我只是你同父異母的兄弟呢。”

    說罷以后,蘇若清手化掌風,倏地朝蘇靜胸口擊去。蘇靜也不是白白讓他打的,立刻飛身后退,于一丈以外停下,笑意盈盈道:“大哥動靜鬧大了,小心將她吵醒了。”

    “滾。”蘇若清的表情冷得可怕,方才一瞬間幾乎是對蘇靜起了殺心,“你記著,阿宋的生老病死,不需你操心,她是朕的女人,不管怎樣朕都不會妥協”

    蘇靜亦認真道:“不到最后一刻,誰也不知道結果會怎樣。除非她跟你進宮做了你的皇后,否則我也不會放手。我不與你爭這片刻幸福,我爭的是她一生的安穩幸福。”說罷他轉身飛身而起,足尖踏過水面,響起了輕微的水紋聲,像極了雨點翩躚打落在水面的聲音。

    他還是沒能把葉宋帶走。只不過,已經足夠了。

    他有耐心,可以等。這不代表他懦弱,不去爭取。他只是給葉宋足夠的時間,讓她知道她和蘇若清有多么的不適合。

    清晨的空氣十分清新,葉宋起了一個大早,推開窗戶,看見眼前寬闊的湖面上白霧繚繞,隱約蓮葉清透。旁邊的樹上樹葉飄黃了一大半,有些樹葉隨著風落進了湖水里,一片片浮在水面上,平靜得像是停泊港灣的小舟。還有籬笆院里的青菜,碧油得發亮。

    蘇若清忽然出現在窗外,手里沾滿了露水和幾根青草,還有褐色的泥巴,拿著幾窩青菜,笑問:“睡醒了今早喝青菜粥,習慣嗎”</></>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