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妃難從命:傲嬌王爺請自重 > 第147章:有話想要說

第147章:有話想要說


    葉宋在榻幾上的棋盤旁邊坐了下來。她看了看黑白棋子被一絲不茍地裝在兩邊的棋盒里,且干凈得不染一絲塵埃,道:“不用去準備其他,你有辦法聯系上蘇公子吧,等他忙完以后便告訴他,我在這里等他,有話要對他說。”

    老板愣了一愣道:“說來公子也很久沒到這里來坐一坐了。”

    葉宋拈了一只黑色的棋子,放在了棋局上,道:“許是他近來都很忙吧。”

    “那小姐可能要等一陣子了,我試著去聯系歸已大人試試看。”

    葉宋沒有再吭聲,那老板便輕手輕腳地出去了,并帶上房門。不管等多久,接下來葉宋只需要等著便是,因為只要聯系到了歸已,蘇若清便也就知道了葉宋在這里等他。他一定會來的,若是不來的話,也就意味著兩人已經沒有了相互見面的必要了。

    不一會兒,老板忙上忙下地準備,上茶和點心都是他親力親為。房間里還放上了兩個取暖用的爐子,爐子里放了香木,房間里很快便被哄得又暖有香。

    她習著往常蘇若清在這里時獨自一人度過閑暇時光的樣子,一人下著雙手棋。不知不覺到了午時她也不知道,只是覺得一旦心平氣和下來決心做某件事的時候她便有的是耐心。就連老板進來問她中午想吃什么的時候,她也絲毫感覺不到自己餓了,也一時想不起來想要吃什么,便道:“暫時還不急。”

    過了午時,天空果然又黑壓壓一片陰沉了下來。葉宋一局棋下了許久,每走一步都帶著費神的思忖。后來只剩下一局殘局的時候,門忽然被推開,蘇若清黑衣帶進來滿身的寒氣,落在肩上的發絲也微微有些濕凝。

    窗邊垂落著淡色的煙紗,把光線一絲不漏地盈了進來,但外面的視線卻朦朦朧朧的不甚清晰。葉宋抬起頭看了蘇若清一眼,云淡風輕帶著淡淡的笑意,道:“忙完了我還以為須得再等一陣子你才能來。外面下雪了嗎”

    蘇若清微微有些怔愣,隨手脫掉了身上的外裳掛在門邊的架子上,語氣十分輕柔,說道:“阿宋,為什么不吃午飯”

    葉宋笑著反問:“那你吃了嗎”

    蘇若清一頓。他聽說了葉宋在等他,忙完了手里的事情也是連一頓飯都來不及吃便匆匆出宮趕來了。于是蘇若清沒有再多說什么,只是對著門外的老板道:“一會兒把飯菜送到房間里來。”

    葉宋沖他指了指棋盤對面的位置,蘇若清便到她對面坐下,低頭看了看那棋局,輕聲問道:“是你下的”

    葉宋道:“你看這里還有別人嗎你應是忙起來多日不碰這雙手棋,我獨自一人鉆研了一會兒才領悟了其中九牛一毛,下這棋不是因為寂寞,而是自己在和自己較量,個中滋味也只有自己才能明白。我棋藝一直不好,你來看應該一下子就能破解吧”

    蘇若清手支著下顎,思忖著點點頭,道:“進步還是很大。”

    葉宋似笑非笑:“說明我還沒有徹底荒廢。”

    老板的效率忒高,不一會兒便把飯菜送進了房間里面,雖然看起來不奢華也不鋪張浪費,但菜肴十分精致,也僅僅只是兩個人的分量,都是按照葉宋的口味來布置的。

    葉宋不客氣地舉筷開吃,一邊吃還一邊津津有味地嘖嘖道:“這些,是你一進來之前就點好的不然那老板怎么會如此通透呢”

    蘇若清給她夾了一塊爆炒鱔段兒,微微笑道:“這有何不可,你定然是餓了,餓了就多吃一點。”他們從上次在城郊別莊一別之后就再也沒單獨兩人聚在一起這么平靜地吃過一頓飯了。蘇若清就得有一種預感,吃一次機會便少一次,或許這就是最后一次也說不定。

    葉宋吃得正興起,道:“先前倒不覺得餓,看見了吃著了吃會覺得越來越餓。我記得你的口味偏清淡,這些全部是我愛吃的,你為什么不點一兩個你愛吃的菜呢”

    蘇若清的聲音溫沉而清潤,道:“每日在宮里的膳食都是按照我的喜好來的,難得有機會將就你一次,就盡量將就你吧。”

    葉宋手中的筷子停頓了一下,旋即繼續大口吃飯,將不該有的種種情緒全部掩藏進心底里,道:“那我便不客氣了。”

    飯食間,兩人一句過多的話都沒有多說。等到吃完飯以后,老板進來收拾了桌子,換上一壺茶。葉宋依靠著坐在窗邊,單手撐著額頭細細地瞧著外面街上空落寂寥的景象,一片片細小的雪花緩緩飛下,隔著煙紗落在濕潤的窗欞上。蘇若清給她斟了一杯裊裊熱茶,如若無事地閑話道:“聽說今日你大哥大嫂啟程離京了。”

    “啊,”葉宋呡了一口熱茶,唇齒留香,懶洋洋道,“他們去了狨狄了。大哥打算今年陪著嫂嫂在她狨狄的家鄉里過年。”說著就偏過頭來看看蘇若清,笑說,“既然有人在你耳朵邊說了那必然是可靠的消息,你又何故再問我一遍呢”

    蘇若清轉而又道:“那么,你在這里等了我那么久,是有什么話想要對我說”

    葉宋想了想,道:“蘇若清,我再陪你下兩局棋吧。”

    蘇若清挑挑眉,心卻開始劇烈下沉,道:“可不可以不下,今日我沒有興趣下棋。”

    葉宋已經坐在榻幾上,把紛亂的棋局理順,將白子黑子重新收回來裝進棋盒里,仰頭看著他略顯蒼白的面色,道:“可能以后一輩子我都不會再碰這個東西,今日算是最后一次,你真的不下嗎”

    最終蘇若清還是坐了下來,葉宋已經先行開始往棋盤上落子了。蘇若清清瘦若削的手指間夾著一枚白子,第一次像個耍賴的小孩子一般道:“今日你有什么話也不要說,我不想聽。”

    葉宋卻置若罔聞,道:“這次多謝你。”

    蘇若清沒有回答,無聲落下白玉棋子。

    葉宋便又看他一眼,眼神坦然,道:“不管你是基于什么樣的原因,這次沒有為難我大哥,我都真心地謝謝你。比起你有你的謀劃,我更愿意相信是我為我大哥求情而打動了你,不帶有任何的政治色彩。”她眼角笑開,有一種堪比冷梅一樣的媚骨,“只是我不知道我有沒有那樣的魅力。你不用開口說什么,就只聽我說也可以,就只當是我潛意識里認為的那樣,又有什么不好”

    沒多久的時間,棋盤上了擺放了小半的錯落有致的黑白棋子。葉宋棋藝本來就差蘇若清一大截,如今又分心來說話,若是蘇若清愿意,他只需找一個并不難的突破口就能讓葉宋一敗涂地。只不過他倆要的不是輸贏,要的只是一段閑暇時光。

    “這人生如棋的道理誰都懂。”葉宋拿著棋子,細細端詳,緩緩說道,“面對這么大一個棋局,想要落在什么位置,不是每顆棋子想怎樣就怎樣的,別忘了還有一個執棋人。快意人生,自在逍遙,聽起來好聽至極,可是這世上又有幾人能夠真正地做到十分瀟灑。人生在世,總會有這樣或者那樣的牽絆,而這些牽絆便結成了一個局,自己不是執棋人,自己只是被困局中,任由世事拖累。”

    “你的位置、責任和擔當,是你的執棋人;于我而言也是如此。”

    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蘇若清露了一個他平時根本不會露放破綻,葉宋追著那破綻開始進行另一番角逐。她聲音放輕,輕得像是一場夢,呢喃道:“蘇若清,真正該跟你說聲對不起的人是我。”

    蘇若清手指端地一顫,皺著眉頭看著葉宋,眼里有什么東西如琉璃,一碰就會碎成泡沫。他道:“阿宋今天不許說這些,什么都不要說。”

    葉宋低眉淺笑,模樣美麗極了,道:“我時常會想起,初初遇見你的那段日子。那時這個世界的軌道對我來說永遠都是背離的,讓我看不到一點好,興許你就是上天對我的額外照顧了。就像是一幅美麗的畫卷,描繪了一個嶄新的山水世界,公子如玉,若你有情我有意,不介意我有過一段失敗的婚姻,相處得差不多了我便嫁你,一輩子不短不長地這樣過去了。”

    “我是一點都沒想過你是當今皇上啊,就在我以為我終于快要得到自由可以走向你的時候,你卻給了我當頭一棒,瞬時把我敲醒。”葉宋搖了搖頭,“但我是在最清醒的時候愛上你了。嫁人當嫁蘇若清,只是我永遠沒可能了。”

    “你這輩子犯的唯一的錯誤可能就是知道我是將軍之女還要與我繼續,而我犯的最大的錯誤卻是看清了你的位置卻無法停得下來。”葉宋看著蘇若清的眼睛,認真說道,“你知道嗎,即使你是皇上我也有想過要嫁給你。就算一輩子被鎖在深宮、伴你身旁,就算后宮三千我只是其中之一,我有嘗試著和你正確地相處,只是我越在宮里留一日便越是看清我執著下去終有一天會落得的下場。”最后一句話她說得篤定而平靜,“我會變成第二個李如意,一生不能有孩子,費盡心思與別的女人爭來搶去,只為多爭一點你那注定被分割的寵愛。”</></>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