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妃難從命:傲嬌王爺請自重 > 第166章:死罪難逃

第166章:死罪難逃


    李相哭得悲痛欲絕,幾欲背過氣去。

    蘇若清置若罔聞,他從袖中再取出一只錦盒,丟到李相面前,道:“打開看看。”

    李相不敢有違,只好顫手打開。里面是一沓泛黃的紙,他取出最上面的一張,那上面的字跡與方才蘇若清丟得滿屋子皆是的信件上的字跡一模一樣。

    李相頓時就如遭雷劈,萬劫不復。

    蘇若清道:“當初,戎狄進犯北夏之時,你跟戎狄通信,不惜令北夏戰敗以用城池和解作為條件,也要讓戎狄殺了葉修和葉宋,為此還派李故奔赴戰場以作里應外合之用。上面白紙黑字,全乃你親筆所書,以及戎狄的回信,都寫得清清楚楚。你大可以看看,還記不記得自己做過些什么事。”

    “這、這些、怎么會”李相瞪大了眼睛,眼里寫滿的全是絕望。

    蘇若清看著李相,淡淡然道:“你是說這些通信,約定在你們雙方看過以后便焚毀以免留下蛛絲馬跡吧。可惜信被朕截了下來,你們手上各自收到的信,均是朕讓人照著謄寫過的。”

    他因不滿葉大將軍屢立奇功、手握兵權,而與他勾心斗角了幾十年。沒想到,到最后,敗在了他自己手上。他太低估蘇若清,低估他的能力,也低估他的忍耐力,和籌謀全局的能力。

    原來,蘇若清竟一早,全部都知道。

    “通敵叛國者”,蘇若清不帶感情地一字一句說出來,“依照北夏律例,當處滿門抄斬。害死李故的人,不是葉宋,而是老師自己。倘若當初李故大難不死回到京中,朕允他的必定不是榮華富貴,而是死罪一條。”

    李相忘記了恐懼,剩下的唯有絕望。他爬到蘇若清腳邊,伸手抱住了蘇若清的腳,不住地磕頭求饒:“老臣知錯,老臣知錯求皇上寬宏大量,看在老臣這么多年勤勤懇懇的份兒上,求皇上開恩啊老臣自知死罪難逃,求皇上饒過相府其他的人吧,還有、還有如意早已嫁入宮中,已經不再是我的人了,求皇上不要遷怒于她”

    蘇若清看向李相的眼神終于有一絲松動,染了一分悲憫,道:“若是朕不允呢”

    李相一頓,不再言語,只哭泣著向蘇若清磕頭,直到額頭都磕破流血了。他早已年邁,一條命死不足惜,事到如今已無退路,既然注定必死無疑,那他唯一能做的便是保護好相府這幾百口人的性命以及李如意的命以及他這么多年來積累起來的聲譽。

    最終李相無比可憐地乞求道:“皇上就看在老臣當年幫過皇上一把的份兒上”

    蘇若清閉了閉眼,他能坐上今天這個位置,確實全靠當初李相拉扶了他一把。他垂著眼簾,辯不清眼中神色,拂袖起身,絕然轉身,邊往外走邊冷清道:“你要求的這些,朕都可以允你。你知道該怎么做。”

    李相對著蘇若清的方向便是一揖一磕頭,感恩戴德道:“老臣謝主隆恩老臣恭送皇上”

    第二天早朝,身為百官之首的李相一向按時上朝,除了因病休假在家時,甚少遲到過。然這天早朝百官都各自站到各自的地方,為首的那個位置空空如也,李相也遲遲未道。

    蘇若清從后殿出來,身邊公公高聲唱和:“升朝”

    他一坐下,第一眼便看見了百官之首的那個空位,面上沒有什么表情,也沒有第一時間開口說話,似在等待著什么。他不說話,百官便不敢率先說話。

    不多時,從宮門到朝殿,層層上報。

    外面的宮人匆匆進入朝殿來,曲腿跪在地上,道:“啟稟皇上,丞相大人今晨在家中被發現已自縊身亡,只留下此書信一封。”

    此話一出,百官嘩然。昨日在朝堂上還夸夸其談的人,今晨就自縊而亡了,實在不可思議。

    蘇若清身邊的公公走下去,接過那封書信上呈給他。他沉寂了一會兒,聲音驀地有些滄桑,道:“念出來。”

    于是公公便當著百官之面,把那封遺書念了出來。大抵意思便是李相自覺食君之祿不能忠君之事,他愧對于君愧對于北夏,如果可以給他選擇,他愿意棄文從武,血濺沙場,以報效國家。

    公公念完之后,朝堂上是久久的沉默。隨后百官跪首,直呼李相大義。

    蘇若清追封李相為慰國公,以皇家之禮厚葬。事已至此,他也算是回報了李相當年的知遇之恩,到最后保全里無關人等的性命,也保全了李相一生的清譽。

    李如意聽到了父親的死訊后,當場暈厥了過去。她身子已經大不如前,一直在宮中過著平靜的日子,是她以往想的那么奢華,但她心里卻一直是空的。如今,她娘家唯一的依靠也都沒有了,從此以后她便是真正的孤身一人。

    李如意回了娘家,親手操持李相的身后事。裝棺入殮,接受同僚的慰問和祭奠。

    待到來來往往祭奠的人都散去,已是不知不覺入了夜。冷風把門匾上的白綾花吹得飄飄搖搖。蘇若清一身黑衣,緩緩抬步入內,他是最后一個前來祭奠的人。

    李如意的背影十分單薄,正跪坐在蒲團上,面前火盆里的火略有些微弱,她安靜地往火盆里燒著紙錢。此前不斷有人來勸她,身子骨弱,經不起這般折騰,她都聽不進去。

    李如意沒有哭,臉上也沒有表情。大抵,哀莫過于心死就是說的她這樣。

    蘇若清近前,看了看靈堂里的這口闊氣的金絲楠木棺,還是親手燒了一炷香,插進了香爐里。他側身看著李如意,一會兒才道:“如意,節哀順變。”

    李如意捻了幾張紙錢放進火盆里,火光映著她蒼白的臉,淡淡地笑了,那笑容里帶著濃濃的悲傷和失望,說道:“今天我聽得最多的便是這句話,不下百遍。皇上也只有這句話對臣妾說么。”

    蘇若清淡淡地問:“你想聽朕說什么。”

    李如意道:“我父親這一生,雖沒有轟轟烈烈,但他一直是一個努力并且積極向上的人,今天相府里得來的一切、我如今所擁有的一切,都是他親手掙來的。我再了解不過,父親不是那種隨隨便便留下一封信便會自縊身亡的人。”她從懷中取出那封李相生前最后一副筆跡,悄然紅了眼眸,抬眼定定地看著蘇若清,“這上面有被眼淚暈開的墨跡,我父親是逼不得已的呢。皇上能不能告訴臣妾,我父親究竟是被什么、被誰逼不得已的呢”

    蘇若清只是垂眼看著她,不說話。

    李如意身子跪得僵硬,她手撐著地面努力想要站起來,身子踉蹌了幾許,走到蘇若清身邊,仰著頭望著他,眨了眨眼,眼里泛著微微的濕潤,似想要認真地看清面前這個男人的真面目,道:“這個世上,能夠逼迫我父親的人,就只有一個人。那就是皇上。”

    不等蘇若清回答,李如意便急不可耐地抓住了蘇若清的衣襟,使勁搖晃著他,道:“為什么,你告訴我為什么我已經因為你一無所有了,如今又因為你家破人亡我上輩子究竟欠了你什么啊你要這么對我連我這世上最后一個親人你也不放過你的心就是鐵石長的嗎”

    蘇若清道:“在追究別人欠了你什么的時候,你應該想想你都做了些什么。這個世上任何事,都不是平白無故發生的,它有它的因果循環。”他手指捧過李如意的側臉,微微用力,迫使她抬起頭來,紅著的眼眶里飛快地蓄滿了淚水,從眼角滑落,滴在蘇若清的手指上,“朕除了不愛你,沒有做過任何對不起的事,朕所做的一切,不過是為了應對你因為愛朕而做了所有不該做的事,這就是因果。你父親也是一樣,朕敬他,他卻因為這份尊敬而做了他不該做的事情。”

    李如意眨了眨眼,眼淚簌簌往下掉。她努力搖了搖頭,不愿去相信。

    “你一開始就愛朕嗎,不是因為朕的地位和富貴,不是因為朕的容貌和脾氣,你當初能在與朕素未謀面的情況下就草率地嫁給朕嗎”蘇若清又道,“這條路是你自己選的,就算是最終一無所有也是一開始你試圖索取得太多。你應該感到慶幸,是朕當了這皇帝,否則此刻,你們上上下下,都已經全部奔赴刑臺了。”

    他第一次向李如意解釋這么多,也是第一次對她吐露心事。可是聽起來,卻這么殘忍。

    有很多事,他都只能放在心里,自己一個人去揣度。也有很多人,都不了解他做出抉擇的艱難和苦澀,那很多人不清楚事情的真相,強行給他扣上一頂帽子。

    他是皇帝,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對于不在乎的人,他根本不必要花時間去解釋。

    那李如意呢,是他所在乎的人嗎大抵是這段時間以來,和她的恩怨太多,糾葛太多吧。</></>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