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妃難從命:傲嬌王爺請自重 > 第271章抱著會好些

第271章抱著會好些


    還有蘇靜葉宋忽然間又有些想笑,但是眼角卻泛著酸。他一定不要有事,一定不要有事。

    她一點都不怕死,如果是用她的命去換蘇靜的命的話,她覺得還賺了。

    她欠了他,不知多少。

    她不是一個沒心沒肺的人,她的心也是肉長的,會疼,會流血。

    然而后來,她眼前的光景依舊沒有變,眼前是那個微微拱起來的洞,上面的青苔全被污泥給刮破。而葉宋,像是被什么東西給纏住了一般,身體被洪流沖刷著往后飄,但卻始終沒有遠離洞口兩步。

    手腕上傳來的力道很沉很沉。泥漿翻滾之際,她看見那是一只手,正死命地握著她。

    她瞠了瞠雙眼,循著那只蒼白的手緩緩抬頭看去,眼里寫滿了驚愕,還有許多說不出來的情緒,顫了顫眼簾。蘇靜,不知何時醒了來,正趴在洞口,正是他伸長了手臂握著她,正一點點艱難地把她拉回來,到:“你休想,我就這么放開你。”

    或許生的希望與絕望也僅僅是在這一瞬間。因為蘇靜的這一句話,縱使她再也使不出一絲力氣,她也要義無反顧地努力。手臂像是要被拉斷似的,葉宋靠著那唯一的力量,匍匐著身子往這邊靠。蘇靜用力地把她往自己這邊拉,她便在強大的阻力下一點點靠近石洞。

    后來終于,她成功地攀住了石洞邊緣,身體被水沖得緊緊貼著石壁,而她也終于能夠停下來喘息一口氣。這時蘇靜一鼓作氣,猛地把她拽過來,手臂得以成功地摟上葉宋的腰,然后把她扯進懷中,兩人猝不及防,相擁著往里面滾去

    外面是石流水聲,如果不親眼看到外面慘烈的光景,聽起來就好似湍急的河流在暗石上打起來的雪白水花。顯得著石洞里尤其的安靜。

    除了石頭縫里溢出來的清澈水滴,滴滴答答地落在地面上,唯一剩下的便是彼此劇烈喘息不停的呼吸。

    “阿宋”

    葉宋唯一能做的便是抱緊他。

    蘇靜緩緩道:“是不是剛才,如果我不伸手拉著你,你就會離我遠去了”

    葉宋安靜道:“不會。等泥石流停了,我會再返回來找你。”

    蘇靜輕輕笑了兩聲,聲音比平時清寥,道:“你騙人。要是我放手了,你就回不來了。”

    葉宋只是把頭依靠著蘇靜的頸窩里,沉默著不說話。

    不知怎的,她突然有些后怕,自己就那樣回不來了。大抵是不想蘇靜那么難過。

    他一定會很難過的。

    這個石洞比想象的還要大,里面有一節臺階通往下面,雖然地面濕濕的,但比外面好太多。有可以落腳的地方,有新鮮的空氣,對于兩人來說就足夠了。

    這里面果然是一座墳墓。入口因為破舊承受不起洪流沖刷,所以石門被沖開了。而里面的正中央,卻也擺放著一口棺材,方方正正保存完好。

    葉宋和蘇靜兩人從地上爬起來,她立刻就伸手去摸蘇靜的后背,蘇靜問:“你在摸什么”

    葉宋手上不停,道:“你的傷在哪里,快給我看看。”

    蘇靜道:“沒受什么重傷,就只是被磕了一下而已。”他反而握住葉宋的手,看了看她,她一雙手全被擦破幾乎無所完好,不由一口口往她手指上吹著氣,最后一根根手指吻遍。

    一瞬間,好似就沒有那么疼了。葉宋低垂著眼瞼,不去看他的臉,可盡管不看,她也能想象得出此時此刻的蘇靜是怎樣的表情。

    葉宋的手指很臟,她整個身上都很臟。她和蘇靜靜坐許久,相對無言,活像兩尊剛塑出來的泥像。

    石洞壁上溢出來的水是清水,可以供他倆喝兩口,再洗把手。這里面的空氣潮濕而悶熱,蘇靜只坐在原地不動,似在勉強維持著清醒,而葉宋則把自己的外衣和他的解下來,將上面的泥沙抖落,再用很少的很少的清水淡淡泡一下擰干。

    葉宋走回蘇靜身邊時,昏暗的光線下見他正閉目養神,輕輕喚了他兩聲,他應了一下,然后緩緩撐開眼皮,望著葉宋笑。眼里是紅潤的睡意。

    葉宋看著他額頭冒汗,便伸手拭去,道:“很熱嗎”

    外面正下起大雨,滾滾洪流泛著渾濁的昏黃色,從洞前淌過。許是洪流滿到不行,竟開始泛濫進了洞口里。

    泥漿很快就順著臺階淌下來,將整個落腳的地面鋪滿。兩人的衣角重新沒入泥漿中,又厚又重。

    蘇靜瞇了瞇眼睛,道:“實際上我有些冷,阿宋,你能不能”

    話沒說完,葉宋忽然傾身過去,抱住了他,問:“這樣呢,有沒有覺得好些”

    蘇靜短暫的怔愣之后,淺淺笑開,道:“好多了,要是再抱緊點就完美了。”

    盡管他的語氣聽起來好像是玩味,可是葉宋已顧不上去分辨這些。她只是將自己的手臂收緊一些,將蘇靜圈在懷里緊一些。

    蘇靜在她懷里漸漸睡著了,安心地。似乎滿臉泥印一下,嘴角都還浸著如沐春風般的微笑。

    外面卷進來的泥漿越來越多,這里也已經不是一個落腳之處了。葉宋看了看外面的大雨磅礴,又回頭來看了看地上,兩人跪坐在地上,泥水已經沒過了膝蓋。她將蘇靜的頭發往后攏了攏,下巴的水,不知是泥水還是汗水,緊緊貼著蘇靜的額頭,低低對他說:“蘇靜,你可以睡著,但是當我喊你醒來的時候你一定要醒來,知道了嗎快答應我。”

    蘇靜閉著眼睛,道:“我答應你。”

    隨后葉宋看了看中央擺放著的那口棺材,她和蘇靜必須想辦法離開這里,不然這里遲早也會被洪流所吞沒。雖然這樣是對死者大不敬,可是事到如今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她當即把蘇靜抱過去靠著棺材,自己站起身,將棺材上面的老舊鐵釘拔掉,推開了棺材板。

    沒想到里面卻空空如也,這是一具空棺材,而這墓也是一座空墓。

    葉宋當即就把蘇靜抱了進去,自己也跟著跳了進去。

    石洞里,水漲船高。

    最終,棺材從水面上漂浮了起來。幾經晃蕩以后,隨著水流飄出了石洞,一路往下游飄去。

    雨水打在棺材上的聲音,噼里啪啦地響。在葉宋聽起來,就好像小時候的孤兒院里,雨水打落在玻璃窗戶上的聲音。

    洪流里漩渦暗石眾多,因而棺材十分不平穩,時不時東晃西歪,又時不時磕磕碰碰。葉宋側身躺著,將蘇靜的頭護在懷里,手肘抵著棺材底面,承受著磕碰帶來的壓力,整只手臂都已經麻木。

    但是她不能松手,蘇靜的頭不能受一點點傷害。

    棺材里顯得特別的安靜。良久,葉宋聲音沙啞粗糙,微微低唇在蘇靜耳邊說道:“你說,如果我們都死了,這算不算是死同穴呢”

    繼而葉宋又搖頭,有些落寞地道:“不,這樣不好。你還是應該活著,北夏的勝利需要你去鑄造和迎接,你是不敗戰神,還要接受百姓的愛戴,還有將來你會娶妻,找一個比娀兒還要愛你的女子,生一堆的孩子,幸福到老。但愿以后,你的生命里再也沒有葉宋這個人,一輩子無病無災,逍遙自在。沒有她在,你就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棺材飄飄蕩蕩,不知要流去何方。

    葉宋緩緩伏下頭去,靠在蘇靜的肩上。她閉了閉眼,頃刻間覺得疲憊就似這山洪爆發說來就來。她輕聲又道:“果然我還是一個人來比較好吧你也覺得我太自私,這樣一直索取著你的陪伴。”

    她恍惚間陷入了沉沉的夢。已經很久都沒有做夢。夢到的都是一些熟悉的人和事。

    那時候,葉青的腿還很好。太陽一下山,花街柳巷里燈紅酒綠熱鬧起來。她喜歡拉著葉青往樓子里竄。

    葉青是個嘰嘰喳喳的小丫鬟,一刻不停地在她耳邊嘮叨,大抵是說那樣的地方去不得,這樣的地方也去不得。簡直比沿街叫賣糖葫蘆的還不讓人省心。后來她抽了一串糖葫蘆轉身就塞葉青的嘴里,結果一回頭就跟人撞個滿懷。

    那時候晚霞給北夏的上京淬上一層淡淡的金紅,像是一個金色的夢境。

    葉宋半是清醒半是沉醉,一下子想了起來,這原本就是在夢里。

    河邊的楊柳隨著晚風輕輕地飄,有的伸入了水中,劃開水紋一樣的形狀。

    葉青的嘴被糖葫蘆塞住了,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咕嚕嚕地睜大了一雙眼睛。 妖孽王爺小刁妃:

    那時葉宋對這街上的紫衣青年并沒有什么印象,且在腦海里搜索了一番確定之前都沒有見過他,只覺得他長得不是那么回事,略顯白皙的臉色配上那略尖的下巴,簡直就是上京美人的普遍標配,但這些都長在一個男人身上。那雙桃花眼似乎不該傾注過多的風情,使得他不管面對誰都好像是笑著的,可仔細一看時,覺得他笑容又是空洞的,除了笑容就一絲情意都沒剩下。

    不行,太騷了。

    葉宋當時也屬于年輕氣盛那種類型,負手道:“你眼睛長在屁股上嗎”

    蘇靜桃花眼一瞇,道:“這位似乎有些眼熟啊”

    夢里葉宋想,當時他一定是認出了自己。只是自己那時候還不認識他,每天都想著出門閑逛,要遇到很多很多的人,吃很多好吃的東西,以及從來不用擔心銀子不夠花。

    所以那時她頗有些狂妄。

    葉宋打斷他,勾起一邊唇角笑了一下,用了一句最普遍的臺詞,說道:“你不會是對每個美女都這么說吧”

    秒記黑咽中文網百度搜索+黑♂煙÷中?文→網</></>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