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妃難從命:傲嬌王爺請自重 > 第432章:認識錯誤

第432章:認識錯誤


    大夫診脈期間,蘇靜覺得好像過了很久很久,時間都快要停止不前了。

    終于大夫松了手。蘇靜連忙上前問:“大夫,我夫人她怎么樣?”

    大夫起身,對蘇靜揖道:“回王爺,夫人有些熱傷風,吃兩副藥就會好轉了,還有”

    蘇靜急道:“還有什么你能不能一次把話說完?”

    “還有就是,王妃有喜了,恭喜王爺。但王妃中暑勞累,身體有所損傷,難免虛弱,往后還得好生將養些日子,保持身心輕松愉快才能免去肝火虛旺。”

    一整個晚上,蘇靜都處于呆愣狀態,好像魂飛九天回不過神兒。他端來清淡小食一口口喂葉宋吃,然后藥煎好了也端來一口口吹涼了喂,無不小心翼翼。

    葉宋實在有些看不下去,從蘇靜手上一把奪過藥碗,仰頭就三兩口灌下,有些發苦地咂咂嘴,睨著蘇靜道:“不就是一個小感冒么你用得著這樣大驚小怪。”

    “可是大夫說你也有身孕了怎么能是大驚小怪?”蘇靜道。

    葉宋道:“就算是有了身孕了,我現在喝的治感冒的藥和我的身孕有半毛錢關系嗎?”

    蘇靜摸了摸鼻子,道:“好像沒有。”

    葉宋喝完藥之后歇了一會兒,臉色才有所好轉。葉宋覺得渾身汗涔涔的不舒服,便步去浴室洗浴,蘇靜豈敢離她一步,又屁顛屁顛地跟去了浴室,主動幫葉宋寬衣解帶,然后扶著她下水,還輕聲溫柔地叮囑道

    :“來,小心點兒。”

    葉宋入水以后,蘇靜便前前后后地伺候,又是刷身子,又是揉揉肩捏捏腿,自己濕身蹲在浴池里,身上衣服都濕透了,可伺候起葉宋來卻自得其樂,說道:“今天你委實累到了,為夫幫你捏一捏舒緩舒緩,”他訕笑兩聲,“夫人這幾日也委實勞累,今天光是幫王盞月小姐張羅想必就花了不少的心思吧?”

    葉宋不置可否道:“你不是以為我和皇上有約泛舟湖上嗎?”

    蘇靜很狗腿地說道:“我今天是開玩笑噠,沒想到夫人你當真了。”

    “嘁。”葉宋嗤笑一聲,表示很不屑。

    隔了一會兒,蘇靜拿來干毛巾幫她拭身體,并穿上衣衫。葉宋赤腳想走出浴室,被蘇靜隔著毛巾從后抱住了。他下巴抵在葉宋的肩頭,呼吸噴灑在她頸窩里,說道:“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對,我知道錯了好不好,你不要再生我的氣了,你可以生我氣但你不能氣自己,若是想發泄想出氣,你別打樹,你直接打我好了。”

    葉宋垂了垂眼簾,那彎長的睫毛在燈火下像輕輕停靠的蝶,她深吸兩口氣,淡淡道:“算了。”

    只是她看起來并沒有完全放開身心,也沒有蘇靜想象中的那么開心。

    第二天,王盞月聞訊過來探望葉宋,蘇若清亦是親自登門。王盞月陪著葉宋在花園綠蔭底下散了會兒步,又說了會子話,才動身回去。只是臨走出大門的時候,被

    蘇靜叫住了去。

    王盞月回頭問:“不知王爺還有何吩咐?”

    蘇靜默了默,問道:“落歡的那副畫是怎么回事?”

    王盞月道:“王爺總算想到事情的關鍵之處了。落歡樓的頭牌姑娘落歡來找我,說是對心上人日思夜想念念不忘,央我依照她的描述給她畫了一幅畫。王爺為何會成為落歡的心上人想必只有王爺知道了,落歡還說這位心上人是她的一位恩客。此事已經在王妃心上好一段日子,王爺要真想道歉,就先從落歡樓開始吧。”

    蘇靜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多謝你提醒。”他把王盞月和蘇若清送去了門口,看著兩人離開方才轉身回府。

    蘇若清和王盞月各自走著,也是無言。走到下一個分岔路口的時候,蘇若清稍稍停了停,在朦朧的夜色中轉頭看向王盞月,問:“你住哪兒,我送你回去。”

    王盞月愣了愣,心跳倏地有些亂了,道:“不用了,我就住字畫鋪子里,離這里不遠,不敢勞煩公子相送。”

    蘇若清道:“無妨,天黑了,你一個女子走路不安全。”

    王盞月垂著頭不再多說什么。蘇若清便走在她身邊,兩人走過清凈的街道,到達字畫鋪子。王盞月開了鋪子的門,回頭對蘇若清道:“公子不介意屋舍簡陋的話,進去喝杯茶再走吧。”

    字畫鋪子的后面是一個小院落,王盞月平時便是居住在里面。

    王盞月在鋪子里點了昏黃

    的燈,里面的光景緩緩亮開,墻面上掛了一幅又一幅的畫,散發出古色古香的韻味。這鋪子蘇若清是第二次來了,第一次來的時候王盞月沒在鋪子里,他卻沒想到這鋪子的掌柜的竟是一介女子。

    很快王盞月就沏了茶送到前堂來,蘇若清在靠窗的位置坐下,向窗外看去,外面一片漆黑。

    茶香暗浮,蘇若清手指輕輕碰著杯沿,道:“之前在宮里的時候,我聽說你是姑蘇城里的員外之女,家世殷實才有這般才華,如今卻是你獨自一人?”

    王盞月道:“此事說來話長。”

    蘇若清挑了挑眉,道:“那你也可以選擇長話短說。”

    王盞月就真的一句話總結了:“我被掃地出門了,所以不得不拋頭露面賺錢養活自己。”

    蘇若清默然片刻,然后道:“你畫畫得不錯。”

    “啊對了”,王盞月去柜臺最里邊抱出來一只長長的錦盒,在蘇若清面前打開,里面躺著的是一幅卷軸。別的畫她都是裝在畫匣子里,只有這一幅她如此寶貝著,用單獨的一個錦盒裝著,道,“這是前些日給公子畫的畫像,公子可過目。”

    蘇若清伸手拿起了卷軸打開來看,王盞月又道,“那日只畫了個大概,回來再花了些時間潤色一番,方才敢給公子看。”

    說是潤色,那日的大概輪廓蘇若清見過了,可而今手上這幅畫精致得無與倫比,每一個細節均是做到完美,簡直就像是把

    蘇若清的模子原原本本給映上去似的。他嘴上不說,心里自然清楚這潤色得花多少工夫。

    蘇若清不置可否,王盞月莞爾道:“我知道民間私自描畫公子畫像乃是大不敬,這幅畫公子若是取走,還請饒恕民女的大不敬之罪。”

    蘇若清良久才道:“畫得比宮里的畫師要好。”他又把畫卷起來放進錦盒里,推向王盞月,“這畫你先留著吧。”

    王盞月愣道:“為何?”私心里她確實很想把這幅畫留著,可不明不明地留著也不是她的作風。

    蘇若清卻反問:“你不想要?”

    等不到王盞月的回答,他便伸手要將錦盒拿回來。將將碰上之時,王盞月終于反應了過來,連忙把錦盒抱起在懷里,喜形于色地對蘇若清福禮道:“民女多謝公子。”

    這天晚上,葉宋吃完飯以后就覺得乏,回房在床上躺著,手里拿著從府里丫鬟那處沒收來的小話本悠閑地翻看。正待入神之際,蘇靜就回房了,悶不做聲地搬出新買的搓衣板,規規矩矩在床前放下,然后自個跪在了那上面。

    葉宋眼角一抽,堅持看完手上的那一頁,才抬起頭看看向蘇靜,道:“你干嘛?”

    蘇靜道:“沒事兒,我就跪跪,我喜歡跪這個,夫人你是不是正看到緊要關頭,你先看完吧,看完了我再說說我們的事兒”

    葉宋好笑道:“你怎么知道我正看到緊要關頭的地方?”

    蘇靜道:

    “因為你堅持看完手里那一頁才肯跟為夫說話,說明小說比為夫好看。”

    葉宋:“”

    有蘇靜在床邊端端正正地跪著,葉宋即使是有再濃厚的興致,隨便翻了幾頁也再翻不下去了,本來的緊要關頭瞬間覺得索然無味。她嘆了口氣,緩緩放下話本,很無語地睨著蘇靜,道:“我們之間能有什么事值得你這般隆重的?”

    “我可以說了嗎?”蘇靜問。

    葉宋:“你說吧。”

    “其實主要還是落歡樓的事情”蘇靜道,“前些天有些心浮氣躁,沒有承認這件事。那天應酬不是去的醉春望酒樓,而是去的落歡樓。”

    葉宋不置可否道:“我記得我問過你,是不是確實去的醉春望。”

    蘇靜痛心疾首道:“騙你委實是為夫的不該,那個地頭不是為夫選的,而是別人選的,為夫想推辭的時候已是來不及。但為夫發誓,在那個地方絕對沒有亂來,只是喝了幾杯酒聽了幾首曲子,連那落歡長什么模樣為夫都未曾看清,真的!”

    葉宋瞇了瞇眼:“真的只是喝了幾杯酒?”

    蘇靜默了默:“好吧多喝了幾杯。”

    “你不曾看清落歡的模樣,而你的模樣卻刻在了她的心里畫在了她的畫上。”

    “寶貝兒你心里若是不舒坦,就別藏在心里,這樣對你身子不好。”蘇靜幫葉宋捶捶腿,“你發泄在為夫身上也未嘗不可,為夫都受著。”

    葉宋抽了

    抽腿,蘇靜的手又黏了上來,她不由道:“你倒是殷勤得很。那些都是次要,你知道我最在意的是什么。”/內容有誤搜黒咽中文網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