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癩蛤蟆黑巖 > 第二百七十六章 他叫慕媽媽,彭小姐

第二百七十六章 他叫慕媽媽,彭小姐


    ,

    或許是被騷擾的次數太多,頻率太高了,以至于慕詩涵和慕媽媽心都變得特敏感了,當这個敲門聲響起的那一瞬,这母女倆幾乎是同時哆嗦了一下,手中的筷子都差點抖落了,她們的眼里也都露出了惶恐之色。

    頓了許久,慕詩涵才放下碗筷,走去開門。

    門一打開,一張令人厭惡的臉就出現在了慕詩涵面前,这張面孔,慕詩涵見過多次,看的慕詩涵都要吐了,他有著濃眉惡眼,一副兇神惡煞的樣子,頭發也跟刺猬的刺一樣,很短很硬,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霸道的混子。

    这個霸道男,最近幾次三番騷擾慕詩涵,讓慕詩涵極其反感,而且,上次抓走丑小子鐵蛋的那伙人,就是由他帶頭的,雖然慕詩涵不懂武功,但她還是知道,霸道男的實力,非同小可,不過慕詩涵卻不在乎他,一看見他,慕詩涵本能的就想把門關上。

    可對方哪里會如慕詩涵的意,他直接伸出手,徑自的推開門,闖了進來,很是霸道,就如同強盜一般。

    这下,慕媽媽都有點生氣了。站了起來,對著來人喝道:“你眼里還有沒有王法了,这樣私闖民宅,小心我報警抓你”

    對于这個無助的母親來說,只能用法律來壓壓人了,但是,王法對付一般人有用,對这種來頭甚大的黑道人物,顯然沒一點用。

    霸道男根本就當慕媽媽不存在似的,直接將目光鎖定在慕詩涵身上,他用那一雙惡狠狠的眼,緊盯著慕詩涵,鄭重的開口道:“我这次來,是帶著誠意來的,我清楚,慕小姐之所以不順從,無非就是覺得我們曹公子是個花花公子,怕以后沒有名分,但曹公子卻是真心愛你的,他說了,可以娶你為妻”

    霸道男說这話的時候,態度明顯高傲,仿佛他嘴里的曹公子會娶慕詩涵,就是屈尊了,是这母女倆天大的福分,不過,他還是不了解慕詩涵的個性,那種富貴不能淫的個性,對她來說,寧可窮一輩子,她也不會違背自己的心,她永遠不可能接受沒有愛情的婚姻,所以,她直接斷然拒絕道:“你叫曹政死心吧,我對他沒意思,更不可能嫁給他”

    这個曹政,當真是讓慕詩涵無語至極,慕詩涵的工作是大酒店的前臺,前些日子,曹政去了她工作的那家酒店吃飯,見到了工作中的慕詩涵,曹政一眼就看中了她,也許,是曹政在花叢中走慣了,又或者他把所有女人都想成了一個樣,把自己當成了天王老子,覺得只要有錢,有勢,就可以得到他想要的人,所以,他在看中慕詩涵之后,馬上就跟慕詩涵開口,說喜歡她,想要包養她。

    僅僅是这一句話。就讓慕詩涵對曹政產生了最壞的第一印象,她最討厭的就是这種自以為是的男人,即使后來慕詩涵知道了曹政的身份,知道他是省會最大幫派,洪幫的人,知道他有錢有勢,但,这也改變不了慕詩涵對他的厭惡,她對曹政的厭惡已經深入骨髓,無論曹政做什么,慕詩涵都是冷漠的拒絕。

    或許,對于男人來說,越得不到的東西,就越想要得到,因而,慕詩涵越是这樣冷漠,就越勾起了曹政的興趣,他后來知道慕詩涵不能輕易拿下,就轉而對慕詩涵的媽媽下功夫了。誰知道,她們母女一條心,都不為金錢所動,这就讓曹政為難了,一心想要得到慕詩涵的他,也使用了點計量,想要慕詩涵屈服,順從,可是,無論他怎么耍招數,都不能把慕詩涵拿下,最后,曹政終于妥協了,覺得還是自己誠意不夠,今天他就特意派人來表達了他的意思,給慕詩涵以婚姻的承諾。

    在曹政看來,这應該是慕詩涵想要的,也因此。霸道男在說完这句話之后,以為慕詩涵一定會答應,畢竟,哪個女生不想攀上他們曹家啊,但,讓霸道男萬萬沒想到的是,慕詩涵竟然毫不猶豫的就給拒絕了,这種冷漠的拒絕,不單是讓他回去不好交差,更主要的是,還打了曹家的臉。

    所以,霸道男也不高興了,立馬冷言道:“慕小姐,我希望你三思啊,你應該清楚,咱曹公子在省城的實力吧”

    軟的不行,这霸道男就想來點硬的,不過,他們这種強盜的行為,更讓慕詩涵不悅了,她板著臉,對著霸道男堅決道:“不用想了,我就算是死,也不會嫁給曹政的,你就讓他死了这條心”

    慕詩涵的語氣,十分的凌厲,堵的霸道男一時都無言了,但霸道男这次過來,可是信誓旦旦的,保證可以拿下慕詩涵,現在要是这么回去,那他就沒臉見人了。于是,頓了下,霸道男突然用他兇惡的目光盯向了慕媽媽,隨即才對慕詩涵道:“慕小姐,你可以不在乎自己,但你媽媽一把年紀了,你要孝順的話,就應該給她一個舒適的環境,讓你媽媽可以安享晚年,你應該不希望你媽媽出什么意外吧”

    現在的霸道男,已經狗急跳墻了,語氣里帶著明顯的威脅之意,而这番威脅,確實嚇住了慕詩涵,她自己不管怎么樣都不會懼怕什么,但她媽媽的安危與幸福,卻是慕詩涵最在乎的,她这輩子最大的堅持,就是孝順她的母親,她最大的心愿,也是希望母親能夠好好的活著,不受到任何打擾與傷害,可此刻,霸道男卻用慕詩涵的媽媽做威脅,慕詩涵这個孝順的女兒,瞬間變得猶疑了,她已經沒有底氣直接拒絕霸道男。

    不過,慕詩涵擔心自己的媽媽,可慕媽媽卻更擔心她的女兒,她怕女兒不幸福,怕女兒受委屈,現在,看到女兒因為她这個母親的安危而現出了痛苦之色,慕媽媽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就上前,對著出言威脅的霸道男,怒罵道:“怎么了,我女兒不答應,你們還想強搶民女嗎,還想要殺了我嗎看我們孤兒寡母的好欺負是嗎那好,你有本事,就殺了我”

    從來,慕媽媽說話都是輕言細語的,她的姿態很端莊,容顏很慈善,一般情況下,她根本不會發怒,可是現在,慕媽媽不僅發怒,甚至是大怒,她不顧一切的大聲囔囔了起來,这是她第一次用这么高分貝的音量說話,因為,她實在是受不了了,被逼瘋了,她不想忍,也忍不了了。本來,一個讓她有感情的好心人,就被她連累了。現在,这些人變本加厲,糾纏不清,甚至越來越過分,逼的她女兒都快屈服了,这讓慕媽媽徹底的瘋了,她的眼睛都紅了,想要哭。

    慕詩涵見狀,心疼的厲害,她也是第一次看到自己母親受如此大的委屈,生这么大的氣,她都忍不住跑到媽媽身邊,輕聲啜泣道:“媽”

    这種場景,甚是凄慘,霸道男的行為,實在是天怒人怨,不過,像他这種混黑的人員。是沒有同情心的,他就是要完成任務,也只有完成任務,他才有更好的前途,否則的話,只會被罵成廢物,所以,見到慕家母女倆冥頑不靈,他也生氣了,直接伸手指著母女倆,冷喝道:“不知好歹,你們等著”

    說著,他轉身便霸道的離開了,留下了这對可憐的母女,痛苦的抱在一起,相互依賴,輕聲抽泣。

    緩了好一會兒,慕媽媽才開口道:“詩涵,收拾下東西,我們走吧,離開这”

    慕媽媽的話,說的很決然,但聽在慕詩涵耳里,卻痛在她的心里,她紅著眼睛看向了她可憐的媽媽,心疼道:“又要走嗎我們已經換了好幾個城市了”

    慕詩涵的聲音,是那么的痛苦與無奈,其實,慕詩涵自己倒無所謂,隨便在哪都行,但是,她媽媽身體本來就不是很好,還動過大手術,她这個女兒,不僅沒有給她安定的日子,反而連累她四處奔波,勞累,慕詩涵真的不忍心啊。

    而慕媽媽,當然也不想走,但这也是沒辦法,她輕輕的撫摸了下慕詩涵的頭,痛苦道:“嗯,走吧,留下來我們的生活肯定不能安寧,这次咱們還是去鄉下吧,別待在城里了,安心點”

    聽完慕媽媽的話,慕詩涵變的更加痛苦了,她抬起淚汪汪的眼,對著慕媽媽,顫抖著聲音道:“媽媽,對不起,都怪我,老給你添麻煩。每次都是因為我而打攪了你的生活,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雖然慕詩涵清楚,跟自己的母親,沒有什么可以客氣的,也不需要說對不起,但这一刻,慕詩涵忍不住的就要道歉,因為她覺得自己虧欠母親實在太多了,一輩子都還不清,她要是能找到一個好的歸宿,她的母親也能早點安定,不需要顛簸流離,不需要受苦受累。

    可是,緣分这東西,真的說不清,她太難遇到讓自己心動的男生了,唯一的一次,就是吳賴,可那個男人,并不屬于她,她能做的,唯有放棄。

    而,對于慕媽媽來說,她这一生,就这一個寶貝女兒,她疼她,遷就她,是應該的,只要女兒開心,她就開心,她只為女兒著想,她心里清楚,那個纏上她女兒的曹政,是她們惹不起的,她不得不走。否則的話,到時候想走就走不了了,所以,慕媽媽只能含著心里的苦楚,對慕詩涵很和藹的解釋道:“沒事,傻瓜,不關你的事,这個地方我也不太喜歡,太鬧騰,咱們去小地方,空氣好,也能安靜,趕緊收拾下東西,走吧”

    聽了慕媽媽的話,慕詩涵糾結的心里稍微緩和了些,隨即,她點了點頭,便開始和慕媽媽一起,收拾東西,準備離開...

    上午十一點,母女倆已經快速的收拾完了東西,走出了舊宅區,來到了大馬路,準備搭車離去。

    然而,命運沒有一刻是眷戀这對母女的,她們只是想逃離这個窒息的空間,卻都無法如愿。在馬路邊,她們想攔截一輛出租車,可最終,出租車沒等來,卻等來了陰魂不散的霸道男,并且,此時的霸道男,并非一個人孤身前來,而是帶了兩車的人,直接把慕詩涵母女給堵死了,顯然,霸道男是得到了曹政的旨意,才敢如此興師動眾,他一來到慕詩涵母女面前,就趾高氣揚道:“哼,你們還想跑,你們認為,在省城,你們能逃的出我的手心嗎”

    他的語氣,十分的狂傲,確實,在这個城市,他算得上是一個人物,畢竟,他是洪幫中人,在省城可以隨心所欲,橫行霸道,別說欺負这母女倆,就算欺負某個千金明珠,都是小菜一碟。

    而慕媽媽和慕詩涵,在这種時候見到这個瘟神,她們一瞬間感覺,天都塌了,心也仿佛撕裂成了兩半,欲哭無淚。

    慕詩涵擔心他們亂來,第一個站了出來,對著霸道男語氣強硬道:“你們到底想要干嘛啊,我已經跟你說了,我不會嫁給曹政的,你們再逼我,我就死在你們面前”

    以慕詩涵剛強的性子,逼急了,是會自殺的,但更多的,慕詩涵還是想威脅住这幫家伙,因為她知道这些人沒有人性,自己受了傷害沒關系,別牽累到她母親就行,也是為了逼退他們,慕詩涵才會說出这樣的話。

    但是,霸道男現在是帶著死命令來的,他才不會在乎慕詩涵的話,直接無情的開口道:“先前對你們好言相勸,你偏偏不聽,你也不想想,能入曹家的門,是你八輩子都修不來的福氣,不知道你在裝什么清高,現在好了,咱公子也沒耐心了,他想要得到的女人,哪個能逃的了既然你們敬酒不吃,那我們只能奉上罰酒了”

    說完,霸道男立馬伸手一指慕詩涵。下令道:“帶走”

    霸道男的意思很明顯,他这次來,什么都不管,只管抓到慕詩涵的人,因為,曹政也沒耐性了,这個公子哥,覺得自己對待慕詩涵已經夠可以了,他以前不想霸王硬上弓,也是覺得那樣無趣,但,既然下了这么多功夫都沒用,那他也沒有辦法了,對于这樣的人間尤物,特別是这么清純的尤物,他不玩一下,死都不甘心,所以,他現在給霸道男下的命令就是,不管用什么方法,抓到人就行。

    而霸道男做慣了強搶民女的事,對他來說,这就是輕而易舉的小事,就算再有貞潔的女人,被他抓了,調解一番,都能成為放蕩的奴隸,他相信,慕詩涵也是表面清純的女人,他有辦法讓慕詩涵屈服。他的一聲令下,也讓他身后的嘍啰開始行動了,但这時候,慕媽媽突然拉過了慕詩涵,然后,她这個母親,擋在了慕詩涵的前面,對著那幫準備抓她女兒的惡棍憤怒道:“你們不要亂來,光天化日之下,你們就这樣目無王法嗎你們想要抓人也行,那就從我尸體上踏過去”

    為了女兒,慕媽媽真的可以去死,她只想守護住女兒的幸福,所以,她明知道自己很無力,還是義無反顧的沖在最前頭,與歹徒做斗爭。

    但,兇神惡煞的霸道男,哪會有什么顧及,他沒一點憐憫之心,只覺得慕媽媽是塊絆腳石,當他看到他手下的人因為慕媽媽挺身而出猶豫不前,他立馬開聲,再次下令道:“老的少的,一起帶走”

    他的話。就是命令,那伙惡棍聽了,不再顧及,頓時沖上來,就要拿慕詩涵和慕媽媽,可以說,这對可憐的母女,現在已經徹底走入了絕境,真的到了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境地。

    慕詩涵還好,畢竟年輕,面對这群窮兇極惡的人,她雖然憤恨,雖然絕望,雖然痛苦,但還能承受的住,可慕媽媽卻不一樣,她看到这群人如此霸道滅絕人性,都忍不住急火攻心了,她還想說什么,可惜說不出來,只能不斷的咳嗽,身體都搖搖欲墜了,還是一旁的慕詩涵扶住了她,才沒有倒下。

    她們母女倆就这樣孤苦無助的攙扶在一起,像落單的小綿羊一樣,等待著兇猛狼群的侵襲。

    不過,讓这對飄搖的母女瞬間錯愕的是,那伙靠近她們的惡棍,正要對她們動手,卻在眨眼之間,被人打散了。打散这伙惡棍的人,是一些穿著筆挺黑色西裝的男人,慕詩涵和慕媽媽幾乎沒看到他們是怎么出現的,只知道他們一來,就對著这幫惡棍奮力擊打。

    这些黑色西裝男人,都是統一的著裝,并且每個人的左耳上都掛著一個微型的耳麥,他們的面容,堅毅無比,不茍言笑,仿佛個個都是死神一般,全都有著同一種表情,連個頭也差不多高,更可怕的是他們的實力,每個人都似乎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實力,他們出手快狠準,招招狠辣,沒幾下,就把包括霸道男在內的全部洪幫人員干倒了。

    要知道,这些洪幫人員,都是幫派里的職業成員,身體素質都是過硬的存在,打架都很猛。特別是霸道男,更厲害,他的身手十分了得,吳賴就是被他親手抓的,毫無還手之力,可这樣一群職業的幫派成員,在这群西裝男面前,卻變的弱不禁風了,这怎能不叫人驚奇。

    現場的慕詩涵以及慕媽媽,原本都陷入到最絕望的深淵了,可突然冒出的这伙西裝男,卻讓她們仿佛在黑洞中看到了一絲光亮,这是希望之光,尤其看到霸道男一伙惡棍竟然頃刻間全部被打倒了,这讓母女倆的心間簡直被光芒照的透亮透亮了,虛弱的慕媽媽,精神狀態都好轉了。

    只是,母女倆在欣慰之余。亦很好奇,她們不知道这伙實力高強的西裝男,到底是什么人,為何會突然幫助她們,而,就在她們納悶的時候,这伙西裝男忽然分成了兩排站立,昂首挺胸,目光堅定,好像是在恭迎某個人一樣。

    果然,这時候,在離西裝男的不遠處,慢慢的走出了一個人影,此人身材看起來比較消瘦,但卻有著道骨仙風的氣質,一身老式的中山裝,把他襯托的很有味道,他的頭發黝黑。但胡須卻發白,讓人難以揣摩他的年齡。

    而此刻,受傷倒地的霸道男,顯然也發現了,这個突然現身的白胡子男人,就是这伙西裝男的領頭人,立即,霸道男的眼就紅了,雖然他遭受了重創,雖然他清楚这些西裝男超凡的實力,但他依舊毫不畏懼,他強撐起自己的身子,對著这個白胡子男人,竭力怒喝道:“你是誰,洪幫的事你也敢插手”

    在省城,洪幫就是天,沒人敢得罪,更何況,他今天的任務,只不過是捉拿慕家母女倆,这母女倆他可是調查的很清楚的,根本沒有任何的身份背景,就是一對無依無靠的孤兒寡母,所以,別說抓她們,就算是殺了她們,也是沒有丁點后患的,但,霸道男怎么都沒料到,这屁事,竟然還有人管,甚至是如此非凡的人攙和了進來,不過,即便清楚對方強悍,但霸道男仍舊以為洪幫是天,以為搬出洪幫。就會嚇唬到眼前这群神秘人。

    只是,霸道男更加的沒有想到,他話剛說完,白胡子男人突然就像一陣風一樣,閃到了他的面前,一腳,就把他給踢出了老遠,張狂的霸道男,瞬間就癱軟在了地上,生死不明。

    这一邊,白胡子男人,他踢飛了霸道男,就跟踢飛了一只蒼蠅一樣,沒半分的在意,他看都沒再多看霸道男一眼,直接穿過筆挺而立的西裝男,走向了慕詩涵母女,最終。在她們的面前停了下來。

    到这時,慕詩涵和慕媽媽已經驚的瞠目結舌了,她們甚至都沒反應過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然而,更讓她們震驚的還是,这個白胡子男人,在她們面前立定之后,突然對準了慕媽媽,彎下腰,來了一個標準的九十度鞠躬,隨即,他十分恭敬的喊了聲:“彭小姐”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