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癩蛤蟆黑巖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我的闊綽與豪氣

第三百五十五章 我的闊綽與豪氣


    ,

    鐵叔英叔一眾的到來,是如此的突然,如此的直接,如此的霸氣,霎時間,在这一聲響亮的“許少爺”之中,現場所有人都愣住了,就連我自己都有些愣了。

    我一開始以為,頂多就是鐵叔和英叔會過來幫襯我,沒想到,他們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時間內找出这么多的幫手,这些西裝革履的男人,與盧家的那些保鏢相比,一點也不遜色,反而,更加的有排場,有氣勢,感覺瞬間就碾壓了對方的士氣,而,他們的到來,都不過是為了映襯出我这個許少爺。一瞬間,我的光環,就照耀了全場。

    这一刻,盧奕面上歡快的表情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深深的震驚,連他剛才哈哈大笑的嘴,都有些合不攏了,在他看來,他自己是多么的高高在上,而我,縱然有一些武力,與他相比,也是渺小的螻蟻,他根本就沒有把我放在眼里,對我先前打他的行為,他所想的,只有報復,狠狠的報復,他不打算就这么饒過我,要打的我動彈不得,他才會罷休。

    不過,就在他得意的要踩死我的時候,我这邊突然來了一支看起來比他更威武的隊伍,这讓盧奕的心怎能不憋屈,这等于是徹徹底底的打了他的臉。

    而,盧家的那些保鏢,早已閃退到了一旁,剛才他們還虎視眈眈的想把我拿下,到了这一刻,他們的氣焰都有些滅了,一時間踟躇在原地,有點不知所措,因為,此時的我,不是他們想動就能動的,他們暗暗提高了警惕,目光卻是看向了盧家的領軍人物,王管家。

    老沉持重的王管家,这個時候,表情里也已經沒有了剛才的運籌帷幄,甚至,他的眉頭皺的更加的深了。

    这震驚的一幕,并沒有持續多久的時間,忽的一下子,人群就炸開了鍋,圍觀的人,議論紛紛,他們突然想到我先前打出的那一通電話,这才知道,我那一通電話不是無的放矢,只不過,他們還是感覺到無比的驚訝,因為,他們沒有想到,我喊來的人,居然穩壓了盧家一籌。

    各種議論聲飄蕩在空氣中,仰慕我的人,更加的仰慕我,而忌恨我的人,徹底沒有了聲音,連看都不敢多看我一眼,甚至,有的人慢慢向著后面移動身體,生怕我會找他們的麻煩一樣。

    連從來都冷漠淡然的夏筱筱,都被这一幕驚到了,不過,她的驚愕只是轉瞬即逝,很快,她的臉,又恢復了冰霜之態,只不過那眼神里,還有些隱隱的不甘。

    在全場嘩然之際,領頭的鐵叔,突然邁開了腳,向前走了兩步,走的離我更近了一些,隨即,他才關切的問我道:“少爺,你沒事吧”

    鐵叔的这一聲問,令那些議論紛紛的人,都目不轉睛的看著我这邊,可以說,整個現場,我是唯一的焦點,璀璨奪目。

    我在眾人的矚目中,表情依然保持著云淡風輕,但我的內心里,卻有些觸動,事情發展到这一幕,也是我沒有預料到的,我先前的打算,就是讓鐵叔過來替我擺平这事,畢竟,對于許燦身份的我來說,別墅主人沒在,鐵叔就算是我家長了,叫來了家長,事情怎么都好處理,可是,瞧鐵叔这架勢,这完全不是來處理事情的,这是幫我找回場子的啊,他这高調的我都有點找不到北了。

    如果說,我要對付的只是一般的富二代,那么,我現在可能會給他點顏色瞧瞧,可此刻,我卻不能亂來,因為这個盧奕不是一般的背景,他爸跟學校有關系,倘若真把他怎么樣了,我在學校可就徹底待不下去了,所以,即使我先前有著滿心的憋屈,这一回,我也忍了,我沒有發作,只是對著鐵叔無奈的搖了下頭,淡淡道:“沒事”

    鐵叔是個明白人,即使我嘴上說沒事,但我的狼狽樣,還是逃不過他的法眼,他隨便一掃全場,就看的出,欺負我的人,就是那些西裝革履的男人,那一批西裝男子,和鐵叔帶來的西裝男,打扮都差不多,身份可能也差不多,但氣勢上,鐵叔帶來的西裝男或許略勝一籌。終于,鐵叔的目光,鎖定在了王管家以及盧家那些保鏢身上。

    盧家的人,一觸到鐵叔的眼神,又感受到鐵叔身上釋放出來的氣勢,頓時間,他們便情不自禁的感覺非常的壓抑。

    對方的領頭人王管家,知道了事情發展的局面,因而,这一次他沒有再表現出傲然,而是主動走到鐵叔身邊,比較客氣的跟鐵叔交涉,他先報出了他們盧家的來頭,再問鐵叔是受誰派遣而來的。

    顯然,謹慎的王管家,沒有再盲目的輕看我,他想先弄清楚我的背景,畢竟,鐵叔等人的氣勢,確實非凡,王管家不得不有所顧忌,當然,也不排除王管家是笑面虎的可能,沒準,他的心里正有什么思量。

    不過,鐵叔可不在意王管家有什么心思,他也沒跟王管家去自報家門,只是無比冰冷的來了句:“不管你們是什么人,今天这事,你們不給出一個合理交代的話,我們不會罷休。”

    鐵叔的話,如此決絕,不留一點情面,頓時,就讓王管家有些啞然了。鐵叔或許不清楚,但,王管家以及在場的人,都清楚的很,事實上的情況,不是我單純的被人欺負,而是我打了盧奕,盧奕家的人過來報復我,所以我才會落得这一身傷。

    但这些,王管家也不好解釋,就算他們占據那么一點理由,也不好說開來,畢竟,我確實是被盧家那么多保鏢圍毆了。正在王管家沉吟之際,一邊的盧奕,終于壓抑不住这樣的氛圍了,他忽然跳了過來,十分不滿道:“王管家,你跟他在意什么,这里是學校,是我家的地盤,跟他們講道理,这不是滅自己威風么哼,不論如何,許燦这個人,我是不會讓他再留在學校的,你現在就打電話給我爸,讓他找人開除了許燦。”

    雖然,盧奕被鐵叔他們的氣勢震懾住了,但,他并沒有就此罷休,還處在氣頭上,甚至,因為鐵叔等人的到來,他變得更加憤怒了。不過,他也不是傻子,知道他的保鏢和我这邊的人可能沒法抗衡,所以,他沒有再說打我的事,而是利用了他爸在这學校的勢力,想要將我從这學校開除。

    这個時候,圍觀的人,不免再次議論,他們都是明眼人,雖然還不知道盧家和我这一邊的背景,到底誰牛逼,但,他們都看得出來,盧家沒有跟先前那樣猖狂了。不過,盧奕的話,給他們提了個醒,盧奕的老爸是这所學校的贊助者,是有能力開除我的。很多人都忍不住感慨,我这顆學校的新星,就要隕落了,我在學校的風光,看來要到此結束了。

    在眾人的議論嘆息之中,沉穩的王管家,對著盧奕,輕點了下頭,算是認可了盧奕的說法,这種關頭,王管家當然也清楚,打架是不那么容易打了,他这一邊,盧奕不可能退讓,而,他也看出了,我这邊的鐵叔也不是那么好說話的人,所以,他采取了迂回的辦法,從其它的角度打擊我,立刻,王管家就拿出了手機,準備撥打電話。

    但,讓所有人意外的是,當王管家拿出手機的一瞬,鐵叔,也拿出了一個手機,而且,鐵叔還先王管家一步打出了電話,这一幕,讓全場再次屏息注視了起來,大家都感覺的到,这件事,可能又有趣了。

    很快,鐵叔的電話就被接通了,一開口,鐵叔便直言道:“喂,劉校長嗎我是老鐵,有件事想跟你說下,我們許少爺,在學校被一個姓盧的學生打了,那盧家似乎跟你們學校有點合作關系,他們打了人,竟還要開除我們家少爺,現在这些人,怎么都这么不講理”

    說完这話,鐵叔停頓了下,似乎是在聽電話那頭的人說話,具體說了什么,外面的人也聽不清楚,只是,過了一會兒之后,鐵叔又對著手機開口道:“哦,那麻煩劉校長了啊,再見。”

    隨即,鐵叔掛斷了電話,一臉平靜的看著王管家與盧奕,他的眼神中,明顯帶著一絲輕蔑之意。

    再一次,全場嘩然了,鐵叔的話,就像是一顆深水炸彈,直接在人群中炸開了,人群里,驚聲不斷:

    “劉校長天啊,那不是我們省城大學的校長嗎難道,許燦家跟劉校長還有關系”

    “是啊,真是沒想到啊,許燦家的背景真的很牛,竟然可以直接聯系劉校長”

    “那到底盧奕家背景牛一點還是許燦家”

    “等著看唄”

    聲音,此起彼伏,處處顯示出了人們的驚奇,連我这個許少爺,都意外了,我真想不到,鐵叔居然還有这么一手,他一下就把我的后顧之憂給掃除了,虧我擔心了那么久,怕自己稍有不慎就會滾出这個學校,沒想到鐵叔有这么硬的路子。

    这一下,盧家的人,徹底的傻眼了,那個王管家,手中拿著的手機都定格了,他電話還沒撥出去,卻先聽到鐵叔給我找了學校的正牌校長做靠山,而且,聽電話里的意思,最終是保住了我,現在,王管家打電話的動作都遲疑了,这簡直就是**裸的打臉,他自己都不知道,这通電話,此刻到底是打,還是不打。就在他猶疑之際,他的手機響起了短信提示音,立刻,王管家便查看起了短信。

    而,盧家高傲公子哥盧奕,也是被鐵叔的一通電話給驚愣住了,待他反應過來之后,邊上各種議論聲都不禁落入了他的耳中,頓時間,他的臉色就變得一陣青一陣紫,尤其是,他爸只不過是學校的贊助商,不是隨便想開除誰就開除誰的,中間可能還要找下關系,而我这邊的鐵叔,卻直接找到了校長來保我,周圍的人都忍不住拿我與他比較,他頓時感覺落了面子。

    盧奕臉上陰晴不定,但,他的內心,卻是徹底的忍受不住了,他將怨氣沖到了我的頭上,對著我,憤憤道:“哼,裝腔作勢,也沒人聽到那電話里說的什么,鬼知道是不是真打給校長的。”

    說完,盧奕還輕蔑地看了我一眼,而,这個時候,盧家的王管家突然拉了下盧奕的胳膊,對盧奕說話的語氣都虛上了幾分,他有些沒底氣的道:“少爺,这是老板發來的信息,你看...”

    盧奕抬眼向著王管家手中的手機看去,只这么一看,他的雙眼,就不由的瞪的老大,他那表情,乍然間變得比吃了蒼蠅還要難看。

    鐵叔才剛打了個電話給劉校長,現在,盧奕的老爸就發信息來了,很有可能,他就是告訴盧奕,開除我,这一條路,是徹底斷了。

    这一幕,落在場中眾人的眼里,讓大伙兒的心中都瞬間了然了,有人還小聲嘀咕了句:“看來,剛剛電話里的確實是劉校長,他必定是跟盧奕他爸打了招呼了。”

    而我,終于算是徹底的松下了这一口氣,只要可以保住我不被開除,我就再也不用顧及太多了,對于我來說,最緊要的,就是能留在學校,方便日后接近夏筱筱,現在,鐵叔連这所大學的校長都能搞定,我還需要擔心什么呢

    我的心里,長長的舒了口氣,臉上的表情也說不出的暢然,帶著一絲玩味之色,我靜靜的看著盧奕吃癟,同時,我還不忘瞥了夏筱筱一眼。

    一旁的夏筱筱,恍然間對上了我的目光,看到了我臉上的姿態,頓時,她的眼里便對我射出了一絲幽怨之光,顯然,她心里的小算盤落算了。

    周圍的閑言碎語,越發的刺激了盧奕,他將手機猛地往王管家手中一推,隨即惡狠狠的盯向了我,怨憤道:“哼,就算開除不了你,你打了我,这筆賬該怎么算”

    說著,盧奕猛地伸手,指向了自己胸口處的腳印,一副誓不罷休的樣子。

    我譏誚著咧了下嘴,隨意道:“簡單,陪你點醫藥費不就成了。”

    聽到我的回答,盧奕似乎找到了與我針鋒相對的地方,他提了提神,冷聲道:“醫藥費我盧家還缺这點醫藥費,哼,如果你真的要賠,沒有一百萬,这件事都不能就这么過去。”

    盧奕受的傷,輕的不能再輕,他卻開出了一百萬的醫藥費,著實是無理取鬧,獅子大開口,圍觀的人聽了,都忍不住說盧奕这做法有些過了,但,盧奕鐵定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他不僅不覺得自己過分,反而露出一副趾高氣昂的模樣。

    就在所有人都覺得我必定會拒絕之時,我的眼里,突然閃過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狡黠,隨即,我豪爽的打了個響指,霸氣道:“一百萬,沒問題”

    對于現在的我來說,一百萬還真不算什么,鐵叔給我的金卡里,都有幾百萬,感覺就跟零花錢似的,我这個富二代,沒點富裕的資本,還怎么叫做富。

    說完这句話,我便把目光對準了鐵叔。

    鐵叔心領神會,沒說什么,直接轉身離去,走去路虎車上,開著車,絕塵而去。

    現場,又一次的進入到了驚愕的狀態,很多人都在低聲輕語著,連高冷公主夏筱筱,都被我的闊綽與豪氣給驚到了,她眼里的神色,變得越發復雜。

    而盧奕,顯然還不相信我的話,他帶著一些警惕之意,試探性的問我道:“許燦,你不是在跟我耍花招吧”

    我不假思索,直接爽快的回道:“呵呵,區區一百萬,我真的不放在眼里,等著吧,錢馬上到”

    場中寂靜了一會兒,就在所有人不明所以之時,鐵叔,開著車回來了。

    下車的時候,鐵叔的手里,多了一個提包,他拎著这個包,來到了我面前,隨即,他把包往地上一放,繼而拉開拉鏈,頓時間,整整齊齊堆積起來的百元大鈔展露在了眾人的跟前,看的場中人都有種晃花眼的感覺。

    盧奕見狀,眼睛都發光了,當然了,他作為典型的富二代,倒不是在意这點錢,估計是看我認慫了,他找回了面子,所以才忽然變的神采奕奕,當即,他就命令一名保鏢拿錢。

    盧家的保鏢也沒客氣,直接過來把这百萬鈔票給提走了,圍觀的人,真的完完全全傻眼了,先前的場景,明明是我處于上風,我根本就沒有必要折損这一百萬,但偏偏,我就这么輕而易舉地給對方了,很多人在不明白我这種做法的同時,也不禁感嘆,許燦,真是名副其實的富二代,區區一百萬,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連一向穩重的王管家,都意識到,財大氣粗的我不簡單了,他似乎也不想與我这邊硬碰硬,于是就順著这個臺階而下,道:“这就是一場誤會,既然已經談清了,那也就沒什么大不了的了,各位,后會有期。”

    說著,王管家便立刻命人,護衛著盧奕,帶著百萬鈔票,撤退。

    然而,就在他們朝他們的奔馳車而去的時候,靜靜佇立的我,突然不動聲色的對鐵叔使了個眼色。

    鐵叔頓時就心領神會,霎時間,他便領著他帶來的西裝男,擋住了盧家眾人的去路。

    盧奕一伙,立馬止住了腳步,他們的眼神里,都隱隱有些驚色,他們也知道,鐵叔冷酷無情,如同機器,跟他沒什么話好講,所以,他們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了我这一邊,盧奕更是忍不住對我喝問道:“許燦,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微微咧嘴,彎出了一絲無比玩味的笑意,在全場的注視下,我散漫的看著盧奕,慢條斯理道:“你的賬,我們已經算清了,現在,是時候算一算我的賬了。”,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