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癩蛤蟆黑巖 > 第三百六十四章 黑夜里的陰魂

第三百六十四章 黑夜里的陰魂


    ,

    陰暗的夜色下,一身黑衣的我,乍然現身,又突然蹦出這么一句話,霎時間,就把杜鵬飛等人給震驚住了,他們,不論是男的,還是女的,都頓時止住了歡聲和笑意,一臉莫名的朝我看了過來。

    也許,是杜鵬飛和他的手下,不敢相信我竟然會出現在這里,也許,是他們身上的醉意,真的太濃了,一時間,他們居然沒有反應過來,只是癡癡的盯著我。

    時間,在這一刻,變得靜謐無比,空間,仿佛有一股詭異的氣息流過。

    過了幾秒鐘,杜鵬飛一幫人才有所反應,頓時,他們的人群當中,就有人忍不住對我破口大罵了起來,有個打著耳釘的鵬飛黨小弟,直指我罵道:“草,我當是哪條狗擋道,居然是你,許燦,你怎么敢出現在這里!”

    另個鵬飛黨小弟,立馬跟著附和道:“媽的,許燦,你還沒被打夠是吧,下午的時候讓你給跑了,沒想到,你現在又送上門來了。”

    其中,還有一個穿著很豪放的女人,饒有興致的看了我幾眼,隨后輕蔑道:“這人就是許燦?不是傳言他挺牛逼哄哄的么,我看也不咋滴嘛!”

    接二連三的話語,要么是對我的詆毀,要么是對我表現憤怒,要么覺得我自找死,從他們這些人的反應上,明顯的可以看出來,他們對于我的突兀出現,都沒有感到害怕。

    不過,有個人的反應稍微有些特別,這個人,就是這一伙人的領頭之人,杜鵬飛。

    杜鵬飛與他的手下剛剛談到我,我就出來了,他先是一愣,隨后,他的面上就不禁布上了笑意,他沒有急著讓手下來攻擊我,而是笑著對我說道:“許燦,你可真是夠讓我意外的,有句話叫做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來,對于你的勇氣,我著實很佩服。”

    顯然,對于杜鵬飛來說,我就是一個笑話,一個不自量力的笑話,確實,在學校里的這些日子,雖然我的性格表現的很紈绔很囂張,說話的語氣也是特別的狂,但,每一次的打斗,我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卻不是令人大吃一驚的那種,頂多算是有一些強勁,可與我真正的實力相比,實在差的太多,也因此,學校里,包括夏筱筱在內,都沒有覺得我有多厲害。

    眼前的杜鵬飛和他的十幾個小弟,自然也是認為我不足為懼,他們的心里,肯定是吃定我了。

    我雖然懶得跟他們一般見識,而且,在如此荒僻的陰暗之地,我完全可以什么都不說,直接打的他們找不著北,但,這樣一來,就不符合我紈绔公子哥的性格,為了將許燦演的惟妙惟肖,我也沒有立即發作,而是勾了勾嘴角,對著杜鵬飛,露出了一臉的玩味之色,道:“杜鵬飛,今天下午,你帶那么多人堵我,可真是夠看得起我啊,我這人有一個特點,或許你也知道,那就是,我一般不會報隔夜的仇,有仇,我當天就報了。.  .”

    我的語氣雖然不算是冷漠,但,我所說的話,卻彰顯出了我的桀驁。

    然而,杜鵬飛等人聽了之后,一點害怕之意都沒有,反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似乎,我的牛逼吹的越大,他們越覺得好笑。

    其中,杜鵬飛摟著的那個濃妝女人,十分鄙夷的看了我一眼,對杜鵬飛道:“飛哥,這許燦不是個有錢的富二代么?他一個人在這里,還敢這么的造次,是不是他的腦子,被你們給打壞了啊!”

    這個女人的聲音,非常的嬌媚,說話的時候,還拍了拍杜鵬飛的胸膛。

    因為她的話,那些人笑的越發猖狂了,簡直快要笑出眼淚了,而,先前那個最先開始對我叫囂的耳釘男,邊笑邊附和著道:“可不是么,許燦就是被打傻了,才會傻帽的送上門來,還在這里裝逼呢!”

    不可一世的杜鵬飛,則不禁對懷里的濃妝女人摟的更緊了,他似乎挺樂意于她說的話,直接放言道:“我跟你說,像許燦這樣的富二代,也就靠著自己家里有錢,能裝點逼,其實腦子短路的很,就這樣的一個人,居然還光明正大的宣布,說要創立什么玄武幫,這不是搞笑么?”

    說著,杜鵬飛的目光瞥向了我,又緊接著道:“許燦,你的玄武幫是鐵定成立不了了,現在,我保證,你會變成一條蟲。”

    杜鵬飛的話音一落下,全體的笑聲也戛然而止,他們看向我的眼睛里,目光都不由變得有些陰冷,他們身上的酒意還在,但,卻對我展現出了氣勢,作勢就要動手。

    他們你一言,我一言,將我貶的狗屁不如,還對我放出氣勢,我心里不禁覺得好笑。

    我冷冷的盯著杜鵬飛,眉毛一挑,反問道:“知道,為什么夏筱筱不喜歡你嗎?即便我不是她真正的男朋友,你,也沒有資格做她的男朋友,甚至,你連競爭的資格都沒有,因為,你根本就不配。”

    話音一落,我的身形,就動了起來,一身黑的我,在夜色的掩護下,看起來就像鬼魅,一沖刺起來,恍若只有一道黑影,速度十分之快,這一刻,我的眼里,閃過了一抹不為人知的陰冷寒光。

    而杜鵬飛,聽到我說他配不上夏筱筱,再看我如此不知死活的沖刺而來,頓時間,他的怒火便倏然騰升,他猛然一開口,怒喝了一聲,道:“不自量力,給我上,今晚,我要廢了他。”

    動了肝火的杜鵬飛,他的命令,更具有威勢,他的那些鵬飛黨小弟,本就想要教訓我,現在,更是急切的沖上前來,在他們看來,下午已經被他們狠狠教訓了一頓的我,又怎么會有能力與他們這么多人對仗?

    很快,對方就一個小黃毛率先沖到了我面前,他直接飛起一腳,就向我踹了來,我迅速的一閃身,避開了這一腳,與此同時,我還了他一腳,這一腳,直接踹的小黃毛飛到了一邊,他在空中,還發出了一道痛苦的叫喊聲,他摔倒在地上之后,就再也沒能起來,而是抱著被我踹中的肚子,在地上不停的打著滾。

    這個時候,鵬飛黨其他的小弟,已然沖到了我的跟前,其中那個幾次三番對我出言不遜的耳釘男,兩眼一放狠光,直接一記炮拳對著我的腦門轟擊而來。

    我的身形,下意識的后撤了半步,同時,我也打出了自己的拳頭,拳拳相交,耳釘男立馬感覺到手上吃痛,閃電般的縮回了自己的手臂,而,他原本囂張的臉上,也情不自禁的露出了齜牙咧嘴的痛苦表情。

    我沒有理會這耳釘男心里是什么感受,后發制人之后,我再次出拳,這一拳,我直接打在了耳釘男的臉上。

    頓時間,耳釘男的鼻子就被我打的多了兩條血柱,恐怕,他連鼻梁骨都斷了,捂著自己的臉面,身形不斷向后倒退而去,嘴里還發出了嗯嗯的痛苦聲。

    一兩個照面間,我就讓鵬飛黨的兩名手下受到重創,這,直接引發了其他人的怒火,他們的身上,爆發出了更為緊密的氣勢,對我的攻擊,也變得更加疾風驟雨。

    這些人,能夠跟在杜鵬飛的身邊,甚至一起帶著女人去開房,足以說明,相比較于鵬飛黨內其他的人,他們這些人和杜鵬飛走的更近,很有可能,也是鵬飛黨內最精銳的一伙人,他們猛然間爆發,一時間,不能展露實力的我,還真有些捉襟見肘。

    而,跟這些人一起來的那些女人,自然沒有沖上前,她們在靠后的位置觀看著,看到我如此的迅猛,這些女人,不僅沒有害怕,有個尖嗓子甚至還叫囂了起來:“這個許燦,實在是太狂妄了,打他,打他!”

    作為鵬飛黨的老大,杜鵬飛,他也沒有沖上前來,他跟那個濃妝女人站在一起,冷眼看著場中,雖然,他現在身邊的手下,沒有下午時候圍堵我的那么多,雖然,我一出手就狠狠地打擊了他的兩個手下,但,他還是覺得自己占據了優勢,沒有半點害怕的覺悟,還在一邊怒吼道:“許燦,今晚,我要讓你有來無回,你跟我作對,我不僅要狠狠地揍你,還要羞辱你,把你的衣服扒了,帶到學校去,看你以后還怎么裝逼!”

    杜鵬飛這話,頓時引得那些站在后面的女人,一陣尖叫,似乎,她們都挺樂意于我被這樣懲罰。

    不過,我沒有回應杜鵬飛,他說這樣的話,就證明他的心里,確切有這樣的想法,他已經不止是狠毒了,簡直是沒有底線,我所做出的反應,就是應對眼前與我對仗的鵬飛黨小弟,更加的用力,更加的猛烈。

    這些鵬飛黨的核心成員,雖然實力想比一般的學生來說,很是強勁,但,對我來說,卻算不上有什么厲害之處,而且,此刻他們的人數,遠比下午時候要少的多,對我根本構不成什么威脅,我即使保留實力,應付他們,也不是問題,只不過,我已然不能隨心所欲的大打出手,需要控制分寸,打的適中。

    一番打斗之后,我身上也挨了他們幾下,但,我都悶不吭聲的承受了下來,這些打擊,對我來說,比較輕描淡寫,但是,當我的拳頭,或者是腳,落到他們的身上之時,鮮有人再能夠站起來。

    至此,地上,已經躺了四五個人,其中有一人,甚至被我給扭斷了胳膊。

    砰砰兩聲,又有兩個人的身形,被我的重拳給打的倒飛了出去,這兩拳,我暗暗加大了力道,將他們的肋骨都打斷了,其中有一人,情不自禁的就吐了口血出來。

    到了這一刻,場中鵬飛黨的小弟數量,只剩下七八個了,其他的人都已經倒下。

    這七八人,雖然與我對峙著,但,有他們同伴的下場給他們看,一時間,他們都沒有了先前的那份狂傲,而是變得有些謹慎起來。

    就連一旁觀戰的杜鵬飛都有些著急了,這個時候的他,酒氣已經散去了不少,人也清醒了,他扯起嗓子,對著場中那站著的七八人大聲叫喊道:“愣著干什么,他只有一個人而已,你們是不是酒喝大了?快點干倒他。”

    話雖是這么說,不過,杜鵬飛自己卻沒有沖上來,顯然,他的心里,已經開始重視起我來了。

    我今天晚上出現在這里,給予杜鵬飛埋伏,揀的就是他人少這個機會,現在,我已經耽擱了一些時間,我怕他會再叫來自己的手下,那樣的話,我的情況就會變得有些堪憂。所以,我必須要速戰速決,一舉將杜鵬飛拿下。

    沒有任何的遲疑,我主動出擊,迅猛的攻擊向了我對面一個燙了卷發的鵬飛黨小弟。

    這卷毛,雖然提高了警惕,他的反應速度也是不慢,眼睛里的瞳孔收縮了下,但,終究他手腳上的速度,跟不上他的反應速度,根本沒有做出任何的還手之力,他就被我給打中。

    卷毛一倒下,旁邊穿綠衣服的鵬飛黨小弟立馬朝我踹了一腳,我直接接住了他的腳踝,隨即,我猛地一掀,綠衣小弟頓時被我給掀的人仰馬翻,向著后面倒去,我又上去補了一拳,這綠衣服小弟,直接就被我給打暈了過去。

    我的動作,一點點的停擱都沒有,對剩下的幾個人,加快了攻勢。

    剛才,這伙人數量還算是多的時候,都沒能拿下我,現在,他們的人少了,就更加的不是我的對手,我游曳著自己身形,一個接著一個的打擊對手。

    只不過是幾十個呼吸之間,站著的七八個鵬飛黨小弟,也都倒下了,他們被我打的都挺慘,有的暈了過去,有的在疼痛的呻吟或者是叫喚著。

    到了這一地步,邊上的那些女人,再也不敢對我叫囂,她們全都驚的張大了嘴,瞪著眼,一副十分驚恐的神色,畢竟,她們剛才都詆毀我,辱罵我,她們害怕我的報復。

    我沒有在意這些胭脂俗粉,將目光直看向了我真正的目標,杜鵬飛。

    此時的杜鵬飛,已然感受到了我的實力,他親眼看到我一人完勝他手下十多人,當然就意識到,他早前是看低了我,他帶著某種謹慎之意,腳步悄然向后倒退著,同時,他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看樣子,是在求援。

    我哪里會給杜鵬飛這個機會,身形一個沖刺,飛起一腳踢在了杜鵬飛抬起來的手上,啪嗒一下,他的手機,摔落到了地上,而杜鵬飛的手,也疼的直甩動起來。

    從前狂傲無比的杜鵬飛,此刻卻如驚弓之鳥一般,一邊甩著疼痛的手,一邊倒退,他的眼里,閃出了明顯的慌亂之色,他的聲音,也有些顫栗:“許燦,你別亂來!”

    對于杜鵬飛的話,我完全的無動于衷,這一刻的我,就彷如黑夜里的陰魂,我的面上,染滿了冰霜,我的聲音,更是冰冷至極:“杜鵬飛,本來我還在考慮,該怎么對待你,但是剛才,你給了我一個很好的建議。”

    話音一落,我便邁開了腳,帶著無盡的氣勢,一步一步,朝著杜鵬飛逼近而去....。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