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癩蛤蟆黑巖 > 第四百四十章 夏筱筱的命運

第四百四十章 夏筱筱的命運


    伴隨著地牢門板的開啟,強光頓時照射進了地牢里面,刺激到了我的眼,以至于長期處于黑暗中的我,猛地就流下了眼淚,眼睛生疼。

    疼痛刺激了我的神經,讓快要失去意識的我都不禁驚醒了過來,我的心也忍不住的在顫抖,我終于看到了光亮,終于感受到了希望,黑夜將我的所有意志都消磨了,此刻突然接受了光的洗禮,我立馬振奮了,我知道,那些恐怖的綁匪,在對我們一番無聲的折磨后,終歸還是現身了。

    立刻,我就努力的讓自己睜開了眼,看向了頭頂上地牢的入口處,可是,這一看,我的心猛然又沉了下去,因為,入口處根本就沒人下來。

    等了好一會兒,卻只等到啪的一聲,從上面丟下了一袋東西,隨即,地牢上方傳來了一句冷冰冰的聲音:“夏小姐,這是你們的食物,你的父親好像有點不識趣。希望你的命在你父親那里有點價值,否則,要等到你們的食物吃完,他還沒有妥協的話,那只能怪你的命不好了”

    這道聲音,異常的無情,話語更是冷漠,話音一落,只聽砰的一聲,地牢的木板重新重重的蓋上了,地牢內,再次恢復到了無邊的黑暗,空氣又一次窒息了起來,讓人呼吸都不順暢。

    一瞬間,我心里唯一升起的那點希望,也徹底的湮滅了,一股深深的絕望感充斥而來,我終于明白,為什么他們要抓夏筱筱,原來,真的是拿她當人質,他們把夏筱筱抓到這,任由她自生自滅,目的,就是要挾洪幫的幫主,可是,他們難道不知道,夏筱筱在家里壓根就沒人權嗎,拿夏筱筱威脅,有什么用

    更要命的是。這幫人,似乎是打算豁出去了,倘若洪幫幫主不妥協,他們就真的不會管夏筱筱了,也就是說,夏筱筱到時候就會死在這,而我,就要跟她做一對亡命鴛鴦。這種結局,實在太殘忍,可卻又像是必然的結局。

    一想到這,我的心越發的沉重了,整個人都不好了,而這時候,夏筱筱忽然悠悠的蘇醒了過來,她用那一雙很不清醒的眼看著我。茫然的問道:“剛剛怎么了”

    夏筱筱說話特別吃力,聲音很沙啞,她應該是察覺到了有人開地牢門,所以才勉強恢復了點意識。

    我沒有將剛剛那個人的話轉述給她,只是輕聲道了一句:“沒什么,就是有人來給我們送吃的”

    說完,癱軟的我,強撐著自己,慢慢的爬到了袋子邊,把那一袋東西給拿了過來,再坐到了夏筱筱身邊,把夏筱筱扶了起來。

    隨后,我緩緩的打開了袋子,對我來說,這袋子東西就是我們的救命稻草。聽剛剛那個人的意思,這里面的東西應該夠我們吃一陣子,可是,當我看到里面的東西時,我直接就懵了,因為,這袋子里,原來只有兩瓶礦泉水,以及四個面包,這就是我們的全部家當。

    就這些東西,哪夠我和夏筱筱兩個人吃的,就算我們再能忍,也撐不了幾天啊,這不是加速摧毀我們的生命嗎

    一旁的夏筱筱,看了看袋子里的東西,又看了下表情暗淡的我,她忍不住的就苦笑了一下,卻沒有開聲說什么。

    我知道,她肯定已經餓壞了,我沒有耽擱,立馬幫她撕開面包的包裝袋,再幫她擰開礦泉水蓋子,然后放在她面前,柔聲道:“吃吧”

    此刻的夏筱筱,也顧不得什么形象了,饑餓和饑渴,讓她的行為控制了她的思想,眼見面包與水擺在了她面前,她直接拿起來就狂喝狂吃。

    一瓶礦泉水,一個面包,對夏筱筱來說,似乎比山珍海味還要香甜可口,她吃的很帶勁,對于她這么一個千金大小姐來說,這樣的食物確實簡陋,可在這種環境之下,在極度饑餓的情況下,她能吃到這些,已經感到了莫大的幸福。

    而我,看她吃的那么有勁,我的口水都出來了,說是口水,其實也就是一種感覺,因為現在的我,已經渴的沒口水能咽了,但,即便如此,我還是沒有吃眼前的東西。我知道,這份大餐,是我們兩人要支撐下去的最后食物,我如果吃了,夏筱筱吃的就更少了,這樣,她恐怕都撐不到她爸救她了,我實在是不忍心吃。

    不過,夏筱筱還不知道這是我們唯一的食物,她一頓狼吞虎咽后,才瞧見,我正干巴巴的看著她,搞的她都有點不好意思了,她輕輕的抹了下嘴唇,有些羞愧的對我道:“你怎么不吃啊”

    我笑了笑,口是心非道:“我不餓”

    夏筱筱癟癟嘴,輕聲道:“你又不是神仙,怎么會不餓呢”

    我尷尬的輕笑了一下,繼續撒謊道:“我不喜歡吃面包,你要餓就多吃點吧”

    夏筱筱見我這樣,也不好多說什么,她清楚我是一個怎樣的人,超級富二代,怎么可能習慣的了這種干糧,她只當我身嬌肉貴。

    頓了會兒,她又一次開聲,對我道:“那喝點水吧,我看你嘴唇都干的裂開了”

    一語中的。夏筱筱這話,直戳我的心窩,確實,對我來說,餓了還能勉強忍一忍,但是,渴了,這感覺真的很難受,我就算是想吞口水都那么困難,這已經超越了我渴的極限了,特別是,我現在身受重傷,要再這么渴下去,我估計我直接都撐不住了。

    因而,當夏筱筱說完這話之后,我幾乎是不由自主的,立馬兩眼放光的盯向了礦泉水,但,我還是舍不得喝,我怕我一個忍不住,直接把這瓶干掉了,到時候我們就徹底斷水了,這可比斷糧還恐怖。

    一時之間,我變得很糾結,就在這時,我的余光突然瞥到夏筱筱剛剛喝完水丟在一旁的礦泉水瓶子,頓時,我的目光就鎖住了那個瓶子,我驚喜的發現,瓶子里還有一點殘余的水。

    我不顧一切,忙撿了起來,然后猛地倒在了嘴里,一口給喝干了。

    雖然,里面的礦泉水所剩不多,但總歸,它都是水,滴入了我干涸的嘴里,讓我立即像重獲新生了一般,這礦泉水,對我來說,真的比圣水都要好喝,滋潤了我的心脾,讓我充滿了活力,我仿佛忘卻了所有,只記得這一刻的舒爽。

    夏筱筱看我這個樣子,還以為我是特意喝她喝過的水占她一點便宜,忍不住的,她就狠狠的白了我一眼。

    這會兒,夏筱筱看起來明顯的來了些精神,可能是剛才吃了水和面包,補充了一點體力,才讓她恢復了點人氣。

    我見她還有閑情瞪我,內心里不由的一陣欣慰,感覺自己餓著肚子,也是值得的,起碼可以讓夏筱筱多支撐一點時間,只要她能活下去,我想我也一定能堅持著活下去的。

    靜默了一會兒,夏筱筱突然開聲,對我問道:“這些人抓我是什么用意,他們到底想干嘛我們什么時候才能出去啊”夏筱筱的語氣有點幽怨,有點無奈,她似乎已經有點沉不住氣了,好好一個大小姐,被人當作畜生對待,這對她來說,著實難以忍耐。

    對于她的問題,我一下子都不知道該怎么回答,稍稍醞釀了一會兒,我才慢條斯理的跟夏筱筱解釋道:“放心吧,剛才聽送飯的說,對方好像在和你家里談條件,只要談攏了,他們自然就會放了我們”

    我以為,我的這話應該能安慰到夏筱筱。讓她不至于太絕望,可沒想到,夏筱筱聽完,深色更加暗淡了,眼里盡是傷感,她很苦楚的嘆了口氣,心傷道:“我父親不會因為我而受制于人的”

    **裸的一句話,如此的殘忍,夏筱筱心里也清楚,她的重要性不是很大,也可以說,她在家里人眼里,沒有多少地位,她父親不會因為她而妥協,這。也是我擔心的問題,我早就感覺出來,夏筱筱的身不由己,但,現在聽到夏筱筱親口這么說,我心里難免更絕望,也許,過不了幾天,我們就要活活的慘死在這地牢里了。

    我心里這樣想著,可我表面上,還得裝作堅強,作為男人,我不能在夏筱筱面前泄氣,我必須要給她信念,于是,我直接寬慰她道:“不會的,虎毒不食子,你爸不會拋下你的,況且,你不是和楚杰都要訂婚了,即使是楚家,也會想方設法的救你”

    聽到這,夏筱筱眼中的悲傷都成河了,她美麗的眼睛,再沒了一絲煥彩,眼里全是黯淡,她沒有再就這件事討論下去,卻仿佛陷入了幽深的回憶。

    許久,她才自顧的嘆了一句:“其實,一直以來。我活的都不快樂,從來沒有真正做過自己,從來都沒有一點自主權,感覺,好累好累”

    說完這句話,夏筱筱就跟我講訴起了她的故事,這還是我第一次傾聽夏筱筱的往事,這更是夏筱筱第一次對我打開心扉。

    原來,以前夏筱筱真的是包裹著自己活著,她不讓人靠近,不輕信任何人,甚至時時刻刻都在提防人,更不會去跟人交心,我們所看到的她,都只是表面的她。

    今天,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在死亡的驅逐下,夏筱筱似乎感覺到了和我相依為命的情,她放下了戒心,拋開了顧慮,真正的對我敞開了心扉,跟我講起了她的心里話。

    我默默的坐在地上,安安靜靜的做她的傾聽者,直到這個時候,我才算徹徹底底的了解了夏筱筱的苦楚。

    她表面冰冷,內心卻柔軟而孤寂,她看起來高傲,實際卻單純的像個小孩子,她渴求的不多,只是希望有一個溫暖的家和一份屬于她自己真正的愛。

    從小。她就沒有感受過真正的家的溫暖,在她的家族里,有嚴重的重男輕女思想,她在外人眼里,是光鮮亮麗的大小姐,其實在洪幫內部,她壓根就沒有什么身份,整個一大家族,和她關系最好的,恐怕也只有她那個深藏不露的弟弟,夏天。至于其他人,名義上血肉至親,可是,他們卻從沒有把夏筱筱當成過至親,只是操控安排著她的命運。指引著她的路,即使連結婚,夏筱筱都沒有選擇的權利。

    在這種家庭長大,夏筱筱從來都活的小心翼翼,甚至,她對她的父親都產生了嚴重的恐懼心里,總是生怕做錯了什么惹的父親不高興,但她再小心,表現的再好,也都無法讓她父親滿意,無論她怎么努力,她都沒法改變自己的命運。

    她的命運,是由她的出身注定的,她不受待見,不光光是她家族里的重男輕女思想嚴重,更重要的一點原因,還是她的媽媽。夏筱筱的媽媽其實不是洪幫幫主的正妻,她原本只是一個女仆,因為長的漂亮,被洪幫幫主垂涎,發生了幾次關系,這樣才有了夏筱筱。

    不過,夏媽媽雖然生下了夏筱筱,但她身份卑微,注定進不了夏家的正堂,不能跟夏父結成連理,可她又太愛夏父了,舍不得離開,只能繼續卑微的生活在夏家,任勞任怨。

    而。夏筱筱又是個孝順的孩子,她在洪幫里忍受一切,都是因為她的媽媽,她不希望自己的母親一輩子受苦,一輩子卑微,她是真的希望母親能受到一點重視,希望母親快樂。

    上一次,在楚杰的派對上,夏筱筱誓死保護我,最后卻因為她父親的一個電話,她不得不退縮,因為,那一次,她父親是真的發怒了,用夏媽媽做要挾。以至于夏筱筱不敢再忤逆,不敢再無理的護著我了。

    在這里,夏筱筱特意跟我說了這件事,還鄭重的給我道了歉,我沒有在意這件事,只讓她別太放在心上。

    其實,無論夏筱筱怎么選擇,我都不會怪她,因為我理解她,尤其是聽了她的故事,讓我更加的體諒她,甚至有了點同情的感覺,難怪,當時連邵淵寒,一個幫派長老。都可以那么的不給她面子,原來夏筱筱真的是沒有半點地位可言。

    以前,我總感覺自己是全世界最可憐的人,覺得別人都幸福,只有自己慘淡,現在,我才發現,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越是這種大家庭,生活越復雜,甚至連父女情,都可以如此的冷漠。夏筱筱,黑道公主,歸根究底,也不過是一個工具,被她父親利用的工具。

    相比于她,我都算幸運的,起碼,我有一個疼我愛我能為了我豁出去的老爸,雖然他在牢里度過了那么多年,現在又深陷洪幫失去自由,但無論他在哪,我們之間的父子情,是切不斷的,我和我爸,始終都是心連心,這是我的幸運,也是我的幸福。

    這一刻,我心里忽然暖了很多,但同時。我心里又忍不住的產生愧疚,夏筱筱,她跟我說這么多,就證明她已經信任了我,至少愿意跟我傾吐心事,可我呢不也是把她當成了利用的工具我和她殘忍的父親,又有什么區別

    想想,我都感覺渾身不自在,各種復雜的情緒爭相涌現,但現在,環境惡劣,生死攸關,我也沒法想太多了,先保住命再論其他吧。

    于是,我不再糾結,只是真心誠意的去安慰著夏筱筱,讓她不至于太傷心難受。

    在我的耐心勸導下,夏筱筱的情緒終于了有了一些平復,她很認真的看了眼我,隨即才道:“許燦,你現在知道了吧,我其實并沒有表面那么風光,你現在有沒有后悔,為了我,落到如此田地”

    我毫不猶豫,趕緊搖頭解釋道:“怎么會,我喜歡的是你這個人,又不是你的家世,為了你,我無所畏懼”

    我的話。說的急切而真誠,一點沒有作假的感覺,夏筱筱聽了,難免有所觸動,也許,在她看來,任何接近她的男人,都是為了她的大背景,洪幫。

    現在,她看到我為了她深陷險境,又聽到我說出這么一番話,她的神色都變了,看的出來,此刻的她,對我的感情。已經完全不一樣了,她緊緊的盯著我,好一會兒,才道:“許燦,你真的和別的富二代不同,從你身上,我看到了執著,堅強,勇敢,你這樣的人,將來不管做什么,都會成大器,只可惜...都是我不好,害了你”

    說完,夏筱筱還默默的低下頭了。黯然神傷。

    聽到夏筱筱這話,我的心突然變得很復雜了,不知道是該慶幸還是該悲哀。

    當初,我費盡心思,那么努力的追她,她都沒有對我改觀,更沒有愛上我,而今,我終于得到了夏筱筱的肯定,似乎都快要真正俘獲她的心了,可卻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難道,真的要我以生命付出代價,才會讓夏筱筱徹底的愛上我

    但這樣一來,我命都沒有了,拿什么去救我爸救徐楠

    這真的是一種悲哀。深深的悲哀,然而,我的悲哀,還是不能浮現在臉上,夏筱筱現在情緒低落,我不能再火上澆油,我必須要做一根頂梁柱,撐著她,活下去。

    于是,我強忍起心里的痛。再次為她鼓氣道:“這沒什么的,筱筱,相信我,每個人都會經歷不同的磨難,這一次,只不過是我們人生當中的一次小小磨難。最終,我們,一定能挺過去的”

    對于我的打氣安慰,夏筱筱一點沒有受到鼓勵,她頭都沒抬起來,只是用更加傷感的聲音回道:“我們出不去的”

    她的語氣,十分的肯定,肯定到我都以為她知道了些什么,于是,我幾乎是條件反射般的問她道:“為什么”

    這一瞬,夏筱筱竟猛地抬起了頭,她的眼神里,充滿著極盡苦楚的堅定,她深深的看著我,悲戚道:“因為,我父親不可能放了吳乾坤的”,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