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癩蛤蟆黑巖 > 第五百零八章 韓爺爺的高深

第五百零八章 韓爺爺的高深


    ,

    發白老頭,打現身開始,就全然的展現出了他隱士高人的風范,他淡定,他隨意,他不屑一顧,他高高在上,我在他面前,就像是一只小雛鳥,他壓根就沒把我放在眼里。跟我打斗,也純粹是他想拿我當靶子練練手,舒展舒展筋骨而已,從頭至尾,他都能保持著高人一等的姿態,永遠是那么的目空四海。

    然而,現在,此時此刻,發白老頭卻瞬間跟變了個人似的,他的淡定不在,他的從容不在,他,竟然受驚了。这個隱士的高人,原來也和普通人一樣,會有情緒,會驚,會慌。

    從他的表情變化,到他轉頭的動作,再到他說話的語氣,最后結合他的問話,很顯然說明,他的背后,有人。

    并且,这個人絕對不是一般人,他竟然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甚至讓發白老頭都后知后覺,要知道,能夠無聲無息出現的人,必然是高手,所以,發白老頭之前出現在樹上,我一點沒發現,这足以證明發白老頭實力的深不可測。

    可是,这一刻,竟然還有人能夠在暗堂的周遭,在發白老頭的身后悄然出現,这,會是一個怎樣的存在啊

    全身疼的快窒息,胸口堵得慌,雙眼已經模糊的我,都不顧疼痛拼盡全力的微仰起頭,看向了發白老頭盯視的位置。

    直到这時,我才發現,在離發白老頭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下,正直直的立著一個人,此人身材瘦小,仿佛風吹就倒。但,他瘦弱的身子上卻穿著一件寬大的黑袍,看起來格外的別扭。

    夜色中,他整個人最引人注目的,還是他臉上戴著的面具,面具跟他的黑袍子搭配起來,讓他充滿了神秘的味道,你壓根不用感受他的氣勢,光從这副裝扮,就能看出,他这個人,是無與倫比的。

    只是,他身上確實沒有展現出半點強者之氣,裝扮奇特,氣勢卻微弱,弱到我一絲都感受不出來,我知道,这就代表,他實力的高深已經到了我想象不到的地步,連發白老頭这樣的高手對他都是后知后覺。

    幾乎是在話音落下的一瞬,發白老頭就猛地站起了身,隨即直面向了那個神秘的面具男人。

    面具男人依然直立于風中,仿佛沒有聽到發白老頭的質問一般,就那么一動不動的站著,也許,是他的出場太過突然,太過悄無聲息,他帶給我的感覺,除了神秘,還有可怕,讓我不由自主的就感覺心里發涼。

    而,發白老頭見面具男人絲毫沒有搭理自己的意思,他終于忍不住,再次出聲,疑惑道:“你什么時候出現的”

    这話,顯得白發老頭沒什么底氣,是的,一個人悄然出現你身后,这事確實太可怕,虧得面具男人沒有偷襲他,不然發白老頭就不能安然的站在这了,也正是因為这一點,發白老頭才沒有急著動手,他知道對手的強大,不敢亂來,唯有先試著和對方溝通,摸清對方的底細。

    終于,在發白老頭問出这第二句話時,面具男人,有了反應。他的腳步輕輕挪動,一邊走,還一邊道:“你別擔心,我沒惡意,我只是來找我家小孩的,他走丟了,不認識回家的路,我來帶他回家”

    說話的時候,面具男人正直直的向我走來,他的語氣很隨意,態度也顯得誠懇,一點沒有說謊的樣子,仿佛就是來尋找失蹤的我,其他的一切,包括暗堂,包括發白老頭,他都漠不關心。

    也就是因為他語氣隨意,說話自然,我才一下聽出了他的聲音,这,竟然是韓爺爺的聲音。

    我跟韓爺爺一起生活過幾個月,他的聲音我是再熟悉不過,絕不可能聽錯,立刻,我的心就猛震了一下,心跳都仿佛復蘇了,我模糊的眼,也奇跡般的發出了一絲光彩,靈魂都好像回歸附體了。

    說實在的,剛剛,我不知道这個面具男人是誰,他帶給我的,也就是神秘恐怖,所以我看到他,一點都沒有感覺慶幸,內心反而有絲絲恐懼。

    但現在,我猛然間知道了这個神秘恐怖的面具男人竟是韓爺爺,这一下,我簡直感覺到了天大的驚喜,我的恐懼頓失,寒意立消,我忽然覺得,这個暗堂,这個狼山,并不可怕,我,終于看到了生的希望,我,終于從絕望的陰霾中跳了出來。

    真的,不是我沒有斗志,不是我沒有激情,無論何時,我都有一顆永不言敗的心,在擂臺上,我都被楚杰打的快死了,卻也沒有輕易言敗,甚至還憑借我的頑強,憑我的天賦與頓悟,最終打敗了他,贏得了比賽的勝利,但,狼山的可怕,暗堂的詭異,發白老頭的變態,讓我的激情湮沒了,讓我心如死灰,我完完全全成為了一只待宰的羔羊,乖乖的等死。

    直到,韓爺爺的出現,才瞬間給予了我希望的光芒,給予了我重生的勇氣。

    神秘莫測的韓爺爺,他真就是我天生的救星,多少次,他都解救我于水火,多少次,在我瀕臨死亡的時候,他把我救活了,他似乎一直隱匿在暗中,保護著我,成為了我的守護者,他能帶給我無比強烈的安全感。在这一個瞬間,我突然又忍不住把韓爺爺和閻王聯系在了一起,畢竟,他能請動柳龍吟这尊大佛不予余力的幫助我,而且,他的武力,更是讓我一點毒看不透,好似有無窮無盡的深厚一般。

    特別是,此刻他的这副裝扮,真的很像是傳說中的閻王,不過,細細看他的面具,我明顯發現了不同,傳說閻王所戴的,是鬼王面具,很恐怖的一個面具,而,韓爺爺今天戴的,是一個小丑樣的面具,類型風格完全不同,韓爺爺这輕飄飄的身子,也不像是閻王那種霸道威武之人的身形,最主要的,年紀不相符,于是,一瞬間過后,我又立馬打消了这個念頭。

    在我心思漂浮的時候,面具男人已經快要走到我身前,他的步子是那么的輕巧,仿佛眼前的發白老頭就是跟廢物一般,權當不存在了。

    被無視的發白老頭哪里受得了,就算他之前有所顧忌,这一刻,他也無法忍了,他的火氣頓失燃燒了起來,伴隨而來的,是他的一聲怒吼:“放肆”

    話音落下,他整個人就朝著面具男人極速轟了過去,他的年紀很大,身形卻無比利索,速度更是驚人,宛若一道閃電。

    與我對打,發白老頭壓根沒使出全力,只當玩游戲,可是,面對这個神出鬼沒的面具男人,發白老頭就立馬保持了萬分的警惕,一出手,他幾乎就傾盡了全力,帶出的氣勢,排山倒海。

    如此恐怖的發白老頭,發出如此凌厲的攻勢,面具男人,卻依然不在意,整個人還是表現的十分輕松,腳步都沒有停下來,直到發白老頭閃到他面前,面具男人才猛地一下動了,他的動作,乍看過去很是緩慢,細看又似乎很快,有種虛幻的味道,讓人看不透。他,是真正做到了以不變應萬變。

    一個交鋒,就徹底顯現出了面具男人的強大,不過,發白老頭也不是蓋的,一招沒得逞,他再次發出了更加兇猛的攻擊,招式多變,動作狠戾,氣勢沖天。

    这個發白老頭,確實是恐怖到了變態,特別他現在處于爆發狀態,就跟成精的老妖孽一樣,煞氣都能灼傷人,躺在地上的我,都能感受到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濃濃殺意。

    反觀面具男人,他就跟沒事人一樣,心態依然平和到了極致,眼神沒有絲毫變化。

    如此的環境,如此的敵人,他都能做到心無雜念,他的心態,得是多么的強大,他對人生的領悟,又是多么的透徹。

    就在發白老頭的手指快要點到他身上之瞬,面具男人,再一次動了。

    这次,他沒有客氣,直接就展現出了他的武學精髓,他的武功,沒有花哨,就是太極,招式我都懂,但他耍起來,那種感覺那境界就真的完全不一樣,我跟他比,實在是差了太多。

    他

    >>的太極功夫,絕對是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这并不是天賦就能練就的,这是經過長期歲月積累而成的,太極功夫,與面具男人整個已經渾然天成,人武合一。他使出的太極,簡直就是爐火純青,天衣無縫,一招簡單的四兩撥千斤,就把發白老頭的強大攻勢給抵抗了下來,并且,還順帶把發白老頭給擊退了。

    擊退對方之后,面具男人的身形立即就閃到了我的跟前,他的腳步,依舊是十分的從容,似乎發白老頭根本對他造成不了傷害一樣。

    而發白老頭,卻被面具男人簡單的兩招給深深的震懾了,他沒再對面具男人出手,而是不可思議的道了句:“太極”

    面對發白老頭的疑惑,面具男人沒有理會,他只是彎腰,跟拎小雞似的,把我從地上拎起來,再用一只手把我夾在腰間,隨即才輕飄飄的說道:“人找到了,我帶回家了,打擾了,告辭”

    說完,面具男人忽的一下就邁開了腳,迅速的離開。这一刻,面具男人不再從容,他的氣勢轟然展現了出來,兩條瘦弱的腿,就像是火箭一樣,奇快無比,在黑夜中的狼山,都能以閃電般的速度奔跑。

    就在面具男人夾著我跑動的那一刻,我們的身后,突然傳來了一個異常響亮的哨聲,猶如怨鬼在啼哭,聲音直沖云霄。

    不用想也知道,这肯定是發白老頭吹的口哨,这種哨聲,一定是暗堂的某種信號。

    果然,沒一會兒,我就聽到叢林中有窸窸窣窣的聲音傳來,似乎有不少強者,正向我們飛速靠近,危險,已然來臨。

    我这才明白,為何面具男人明明可以打的過發白老頭,卻還要選擇倉皇逃跑,原來,他早就知道暗堂四周,高人頗多,絕不止發白老頭一個,他沒時間跟这一個人糾纏,要是對方的援手一到,他自己都有可能栽在这。

    他的最終目標,就是保住我的命,帶我逃離这個藏龍臥虎的暗堂重地。

    雖然我清楚,只要我們還深處恐怖的狼山之中,我們就不算逃脫了,危機依舊纏繞著我們,但不知道為何,對于面具男人韓爺爺,我是無條件的信任,特別是,聞到他身上这種熟悉的草藥味,我更對他信任無遺,我的心間,完全沒有害怕,也沒有擔憂,只有一片安寧。

    卸掉了包袱,陷入了放松,我的大腦好像被放空了,身體也柔軟了,但精神,卻徹底的耗沒了,重傷之下的我經過这一路的顛簸,整個人都徹底被顛碎了,恍然間,我兩眼一抹黑,便徹底失去了意識。

    時間,在我的無知覺中緩緩流逝,我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我也沒有意識,只是好像進入了深度的睡眠,直到某一刻,我猛地感覺有人拿針刺我的穴位,讓我麻痹的神經感受到了極致的疼痛,疼痛,刺激著我,我的精神氣不斷上升,就好比是神靈護體一般。

    在夢與現實的交界處掙扎了許久,我才終于驚醒,醒來的瞬間,我一身冷汗。

    睜開眼,茫然的看了看四周,立即,就有一股熟悉的味道撲面而來,我想起來了,这間房,正是韓爺爺在省城郊外的房間,我住過幾次,因而感覺到了熟悉。

    此刻,天還沒亮,窗外漆黑一片,房間里面點著昏暗的燈,透過这燈光,我看到了韓爺爺那張慈祥的臉,他還是那樣一個骨瘦如柴的糟老頭,感覺不出一絲霸氣的味道,就跟尋常的老頭沒兩樣。

    見我醒來,他微微一笑,溫和道:“醒了”

    我呆呆的點了點頭,这時,我的目光仍舊顯得有些無神,身體好像還是僵硬的,卻沒有了那種撕心裂肺的疼痛感,有點麻麻的。

    韓爺爺見我點頭,立馬俯下了身,把插在我身上的銀針全給拔了下來,隨即才道:“我去給你把藥端來”

    話音一落,韓爺爺就出門而去了。

    拔掉了銀針,我身上才恢復了一點知覺,沒有那么麻,四肢還能輕輕活動,隨著時間的推移,活動越發靈便,我的雙眼,也慢慢的有神了。

    隨后,韓爺爺端著一碗藥過來,我喝了藥之后,全身都跟貫通了一樣,很舒服,我的精力都不由的充沛了。

    在狼山上,被發白老頭點中了多處穴道,我就跟中了邪似的,渾身無力,就像一個癱瘓的人,現在,經過韓爺爺一調整,我一下就恢復了活力,韓爺爺这老神醫,真不是浪得虛名,什么問題放他那里,都能被解決,我現在能有这么特殊的體質,也全虧了他,對于他的恩情,我都快習以為常了,他對我的幫助,實在是太多了。

    我看我的身體沒什么不適了,也就沒再繼續躺床上,直接就起了身,把衣服穿好。

    看了下時間,已經到了凌晨兩點,我是下午四點半從別墅出發的,一晃,都这么久了,我在这一天的時間里,又好像經歷了一個輪回,驚險,恐懼,死神,希望,重生,所幸,最后還是安然的站在了这里。

    韓爺爺見我活力四射,不由露出了欣慰一笑,他的眼里,還帶了點贊賞之色,不由的間,他就開口夸我身體素質牛逼,恢復的是越來越快了。

    他好像一點不在意狼山上的事,絕口不提,而我卻只在意这事,所以,我也沒聽他的夸贊,直接就岔開他的話題,疑惑的問他道:“韓爺爺,你怎么會出現在狼山”

    我今天去暗堂,沒和任何人說,狼山環境又特殊,類似于迷宮,我費了那么大勁,繞了多少大彎,才終于找到了暗堂。

    暗堂所在,是如此的神秘,韓爺爺怎么會找到

    一種可能,是他早就知道了暗堂的位置。

    另一種情況,是他跟蹤了我,这種可能性似乎要大一點,我總有一種感覺,感覺韓爺爺無時無刻都在保護我,如果不是这樣,他不可能每次都那么巧的救了我。

    果不其然,聽到我这問題,韓爺爺直接就給了我这樣的解釋:“上次你和夏小姐一起被抓了,我沒保護好,都快被霜霜責怪死了,所以你这次出來,我就一直暗中看護你,怕你出個意外”

    他的解釋,在我的意料之中,但他說保護我,是因為韓霜的囑托,这一點,真的有點說不通,就因為韓霜,他才这樣付出一切的來幫我保護我

    我不太相信,感覺事情并沒有这么簡單,在我的潛意識里,韓爺爺是自打我來省城,就出現了,他那么多次救我于水火,似乎都不是偶然,仿佛,他留在省城的職責,就是保護我。

    按理說,韓爺爺應該住在老家照顧韓霜的,可他沒有,反而留在省城保護我,这事,太匪夷所思了,我搞不懂,但,上一次,我和夏筱筱被抓到地牢,这里也很奇怪,唯獨就是这一次,韓爺爺沒有出現,甚至,直到我被關押在地牢里十多天之后,他都沒有現身救我。

    最后,我靠著自己,靠著小芳父女的幫忙,才得以活下來,回到省城以后,我在夏家莊園附近被白眉老者折磨,也是柳龍吟現身救了我,她那么神秘,第一次出現在我面前,好像就是因為我被抓一事。

    但是那次,韓爺爺去哪兒了他在干嘛他應該是一直保護我的啊

    这么想著,我覺得韓爺爺就是在撒謊,他對我沒有說實話,不過,他既然刻意隱瞞,我也不好死纏著这個問題不放,不管怎么樣,他都是在保護我,是為我好。

    頓了一下,我還是由衷的道了一句:“謝謝你,韓爺爺,你又救了我”

    對于我的感謝,韓爺爺并不在意,他依然是那一副淡然的姿態,淡然中又有點讓人猜不透的高深。

    看他这樣,我心中的疑惑又一次翻涌而出,不自覺的,我就輕聲問他道:“不過韓爺爺,暗堂高手如云,你是怎么逃脫出來的呀”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