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癩蛤蟆黑巖 > 第五百三十二章 夏筱筱的眼淚

第五百三十二章 夏筱筱的眼淚


    這么些年,我經歷的戰斗,大大小小,已經數不清有多少次了,其中大規模的群戰,我也參加過不少次,每一次,即便勝算不大,我都是豪情壯志,氣概云天。..

    可是,這一次,我卻感覺是那么的悲壯,無論我的斗志多么昂揚,無論我的氣概多么壯闊,卻也難以掩飾我心中的悲涼,因為,這一次,我壓根不是去戰斗,而是帶著眾多精英兄弟,去赴死。

    不管我們這些飛蛾多有干勁,也終歸逃避不了一個事實,飛蛾撲火。

    這個事實太過殘忍,所以,即使我已經努力的控制了自己的心情,努力的讓自己顯得豪邁,但我的語氣,還是那么的凄涼,這凄聲飄蕩在天空中,侵入了每個兄弟的耳中。

    就算知道是以卵擊石,兄弟們也不會退縮,他們在聽到我的命令后,立刻虎軀一震,有武器的捏著武器,沒武器的捏緊拳頭,全體毫不猶豫,直接上前,正要拼死一戰。

    但,兄弟們剛剛動身,突然。轟隆隆的聲音,徹響在狼山四周,給這寧靜的清晨,添了一道異動,顯得那樣的突兀,又震耳欲聾,以至于,我們全體兄弟,都不自覺的頓住了腳步。

    就連洪幫的人,聽了這轟聲,都沒那股子輕松的狀態了,他們不禁正色了起來。

    顯然,洪幫也不清楚這股力量來自哪里。所有人都是一頭霧水。

    正當我納悶的時候,嘩啦一下,從我來的那方向,猛地闖進了很多山地摩托車,還有不少破面包車,車的統一特征,就是,破爛。

    這些爛車,在這山路上橫沖直撞,風馳電掣,直接沖到了我們的后方,才倏然停了下來。

    隨即,不少人從這些破爛車上。走了下來,他們一集結起來,估摸一算,總人數大約有一百八十號。

    這些人的形象,和他們車子的形象十分吻合,個個都打扮的跟乞丐似的,邋里邋遢,衣服破爛,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丐幫現身了。不過,當我一眼看見帶頭之人時,我的雙眼,頓時一亮,心跳急劇加速,因為,來人不是別人,竟是我昨天才收下的外號光頭強的鐵頭幫幫主,許武強。

    真的沒有想到,光頭強竟然會突然出現在這兒,還帶來了他整個鐵頭幫,這實在是太讓我意外了。

    不單是我,我所有的兄弟,看到光頭強的一瞬,也全都懵了,眼神里,盡是驚奇。

    而。光頭強無視了這一切,直接帶著他鐵頭幫的百多號英雄,大搖大擺的向著我走過來,他們的姿態隨意,痞氣十足,说實在的,光頭強的這支隊伍,真是一群土匪,梁山的一百零八將,估計都沒他們看起來那么的痞氣。

    跟在光頭強身邊的絡腮胡子,比李逵都要雄壯霸道,其余的百多人,也個個精壯無比,但不知他們幫派是不是經費不足,一個個都穿的那么簡陋窮酸,不過,這并不影響他們威猛的氣勢。我早知道鐵頭幫強悍,然而,今日一見,確實是出乎了我的意料,感覺他們每個人都與眾不同,都是真正的漢子,就他們這戰斗力,比起洪幫的精英,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我心潮蕩漾之際,光頭強已然來到了我面前,一立住腳步,光頭強就對我不滿道:“老大,你這太不地道了吧,打洪幫這事,竟然不叫我”

    他的聲音,還是那么粗獷,語氣依然豪放。

    我看到他,眼里的神色也不禁綻放出了異彩,直直的盯了他好幾秒,我才輕聲回他道:“我是來救我爸的,不想連累你”

    光頭強聞言,神色越發的豪邁,他挺了挺胸,大氣磅礴道:“既然我答應了跟你,不管你干什么,我都義不容辭,再说了,抓你爸的人不是洪幫嗎,打洪幫這事就更不能落下我了”

    他的身上,永遠散發著那一股自信,在他眼里,真的就沒有讓他害怕的東西,眼前的洪幫兩千精兵隊伍,光頭強就跟沒看到似的,一點不畏懼。他只知道,為了我。鞠躬盡瘁,要是打洪幫,他更義無反顧。

    一股暖流,從我心間淌過,我感動于光頭強的忠肝義膽,但同時,我也奇怪,怎么光頭強會來這兒。

    我今天出征狼山,是一個絕密行動,洪幫提前知道了,可能是因為收到了什么線索,可是,光頭強這大老粗怎么會知道的

    頓了一下,我不禁問出了我心中的疑惑,對光頭強道:“你怎么找過來的”

    光頭強嘿嘿一笑,傲然道:“我隱藏在洪幫內的線人告訴我,洪幫的精英人馬在三更半夜的秘密集結,好像有大動作,我一下就聯想到了,是忠義盟有危險,所以,我立馬就帶著我鐵頭幫兄弟趕去支援你們。不過,我去了飛車黨的改造廠才發現,自己晚到了一步,你剛好已經帶人離開了,留下來的人壓根不知道你們的去向。打你電話又说關機。最后還是我的線人冒死打探出來的消息,说洪幫的精英部隊去了狼山,我這才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

    聽了光頭強的話,我都有些無言以對了,光頭強這個人,表面大大咧咧,看起來就像是無腦的莽漢,可實際上,他不僅腦瓜子好使,原來連心思,也是這樣的縝密,他竟然在洪幫內部安插了線人,而且,聽起來,他這個線人本事還不賴,能夠在洪幫生存下來,并且還能打探到有用的信息。通過這一點也知道,光頭強想干掉洪幫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他一直都在伺機而動。

    當然,不管他和洪幫什么恩怨,至少,他在這種時候對我雪中送炭,就足以说明,收下他,是我做的十分明智的一件事。

    我也沒有再跟他盤根問底,只是由衷的道了句:“謝謝”

    光頭強卻一點不在意,還準備豪爽的说著什么,可夏幫主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他看到我們兩個在這里你一言我一語,他的眼中直接冒出了熊熊怒火,在光頭強正要说話的時候,夏幫主突然發出一聲怒吼:“你們聊夠了沒有”

    吼聲,直沖天際,震顫了所有人的心,夏幫主的威嚴,在這一刻盡顯無遺,他就是要讓全場的人明白,他,才是這里唯一的主角,他才是主宰我們所有人生命的判官。

    一直無視洪幫的光頭強,這才開始注意到了這位洪幫老大,他把目光從我身上挪開,隨即看向了氣勢洶洶的夏幫主,只不過,對這個洪幫老大,他依然是沒半點尊敬,他的眼中盡是不屑,跟夏幫主说話的語氣也充滿鄙夷之意:“夏江,我以為我夠卑鄙的,真沒想到,你比我還卑鄙,堂堂省城第一大幫。竟然還干起了埋伏人的事,太缺德了”

    光頭強的這一席話,就像是一個笑話引子,引得他鐵頭幫兄弟全都忍不住笑了,他們在嘲笑夏幫主,嘲笑整個洪幫,笑聲肆無忌憚。

    不過,光頭強向來都是這么張狂,不怕事的主,夏幫主估計也是習慣了,他并沒有在意這些嘲笑聲,只將他恐怖的目光緊緊的盯著光頭強,仿佛要把光頭強給吞噬了一般。

    恍然間。夏幫主的眼中兇光一閃,他直接沖光頭強厲聲喝道:“許武強,你這只臭蟲,竟然膽敢抓我女兒,我還沒找你算賬,你倒好,主動送上門來,自尋死路”

    最后四個字,夏幫主等于是給光頭強判了最嚴厲的死刑,今天,他夏江,不光是要剿滅我和我的忠義盟,也要除了光頭強這只臭蟲。

    夏幫主有他的底氣,有他的資本,確實,我們這邊,即使有了鐵頭幫的加入,也仍舊是沒半分的勝算。我們的精英人數,不及對方一半,我們的高手數量,更不及他們分毫。他們洪幫是有備而來,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我們這條魚,怎么都跳不出洪幫的砧板,況且,這狼山里可藏著暗堂。要是那群老怪物跑下山,那我們更是要灰飛煙滅了。

    可光頭強卻不管那么多,聽了夏幫主的話,他毫不猶豫的就沖夏幫主氣概云天道:“老家伙,不要羅里吧嗦,你以為我怕過你嗎今天就算死,我也要扒了你洪幫的一層皮”

    夏幫主一聽,哈哈一笑,隨即爽朗道:“好,很好”

    说完,他又把目光對準了我,輕蔑道:“吳賴,你們現在能來的都來了吧,不錯,省的我一個個的去找,今天我正巧把你們一網打盡”

    隨著他話音的落下,他身后的洪幫所有人,立刻眼冒精光,振奮無比,他們,全部打起了精神,做好了戰斗準備。

    在此一瞬,夏幫主更是眼神凌厲,殺意凌然,他沒再客氣,直接沖蓄勢待發的二千洪幫精英大吼了一嗓子:“全體聽令。殺光他們,一個不留,上”

    當夏幫主最后一個上字吼完的一瞬,明亮的天空中緊接著又響起了一道喊聲:“住手”

    這聲音,幾乎是緊連著夏幫主的聲音而響起的,它來的那么突兀,又那么的及時,讓即將爆發的洪幫人員瞬間就頓住了,也讓準備殊死抵抗的我們,全體愣住了。因為,這道聲音在這戰場上,顯得特別與眾不同,這,是一道女聲。

    目前,整個現場,并沒有一個女人,洪幫那邊沒有,我們這一邊,也沒有。女那幾個朱雀堂的女生,雖然有點實力,受過訓練,比一般的女生強悍,但今天我們要打的是暗堂,是恐怖的老怪物,幾個女生過來只有被撕扯的份,所以。我沒讓她們參與過來。

    然而此刻,就是在這一場純爺們兒的大戰場上,突然的響起了一道女聲,這,直接吸引了現場所有人的注意,幾乎是在同一瞬間,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聲音的來源處。

    只見,洪幫大隊的左后方,遠遠的冒出了一個人影,她體型高瘦,面目精致,一頭波浪短發隨風飄蕩,看起來英姿颯爽。但實際上,她是那樣的狼狽不堪。

    她單薄的衣服上,沾染了許多的荊棘,有些地方還被刺破了,甚至,她的腳連鞋子都沒有穿,就是光著腳丫,走在凹凸不平的泥巴路上。

    她的步伐,特別艱難,她的狀態,極其疲憊,她好像很想跑快,但泥土地上布滿了小石子和野草。光著腳的她,就如同走在刀山上,讓她寸步難行,但她還是竭力一步一步往前走著,她的額頭已經被汗水打濕了,身形顫顫巍巍,意志卻堅定,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找來這里的。

    這個狼狽至極卻又剛強無比的女人,自然就是夏筱筱。

    夏筱筱,她一個弱女人,以這副形象現身狼山,這是一幅怎樣的畫面,這已經不僅僅是讓我驚的目瞪口呆。我的兄弟呆了,夏幫主和洪幫人員也全都驚呆了。

    當夏筱筱拖著疲憊的身軀,經過夏幫主身邊時,夏幫主愕然的問道:“筱筱,你怎么來了”

    夏筱筱偏過頭,通紅著眼看著夏幫主,聲嘶力竭道:“我不來你還打算瞞我一輩子嗎”

    说完這話,夏筱筱片刻都沒有停留,繼續邁開了腳步,朝我這邊徑直走了過來。

    夏幫主見狀,眉頭頓時一皺,他趕緊著大跨了兩步,一把拉住了夏筱筱,厲聲道:“別過去,危險”

    可夏筱筱卻不理,直接冷聲道:“放開我”

    夏幫主聞言,眉頭皺的更厲害了,他抓著夏筱筱,再次嚴厲道:“他們是一群魔頭,你不要亂來,聽話”

    但,此刻的夏筱筱,壓根聽不進夏幫主的話,也不知道她是受了什么刺激,好像連理智都沒了,見夏幫主還沒放了她,她怒了,憤怒使她的力氣都變大了,她猛地掙扎了下,甩開了夏幫主的手,還大聲喊道:“你放開我”

    或許是夏幫主怕傷害到夏筱筱,沒有抓的太緊,竟被夏筱筱給掙脫了開來。夏幫主的眼里頓時閃過了一絲驚愕,他還想開口说什么,可夏筱筱已經跑了,她不顧一切的,朝著我這邊,奔了過來。

    她什么都顧不了了,哪怕地上石子滿地,哪怕地面崎嶇不平,哪怕她的腳上沒有鞋子,她依然竭盡全力的往我這沖,她的目標,只是我。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我身上,腳下的路,她根本不去看。

    地上的荊棘小石,已經把她的腳底板完全的割破了,她的腳,不斷的流著血,地面上鮮明的印出了她一個一個的血腳印,可堅強的夏筱筱一點不在意,這個連旁觀者都感覺疼痛無比的事。她似乎一點都感受不到,她就這樣,在全場的矚目下,以瘋狂的姿態,暢通無阻的來到了我的面前。

    在我身前,她立住了腳步,但,她卻沒有開口说話,只是用她那一雙透著紅血絲的眼,緊緊盯視著我,她對視著我的眼,幾秒后,她又看著我的鼻子。看著我的唇,看著我的身體,從上往下,她把我掃視了個遍,特別是,當她的視線落到我前手臂上的牙齒印時,她的眼神更復雜了,她的眼睛,也越來越紅,此刻的夏筱筱,呈現出來的,完全就是一副瘋癲之狀,像是一個走火入魔的人。

    我被夏筱筱這樣盯著。內心里只感覺有巨浪在翻滾,情緒不受控制的瘋狂涌動,恐懼像野馬,奔騰而出,席卷了我整個身體。

    我在驚慌,我在害怕,我在恐懼,即使被洪幫埋伏,我都沒感覺這么害怕,這是一種無形的恐懼,它蔓延的太快,將我吞噬,讓我凌亂,我壓根不知道該怎么面對這樣的夏筱筱。

    就在我毛骨悚然的時候,一直盯著我的夏筱筱,眼淚唰的一下,傾瀉而出,伴著淚水而來的,是夏筱筱悲傷到極點的嘶啞聲:“你真的是許燦嗎”,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