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癩蛤蟆黑巖 > 第五百三十九章 顫抖吧,大地

第五百三十九章 顫抖吧,大地


    ,

    多日不見,張虎嘯的形象一點沒變,氣勢卻大變。

    此一刻,張虎嘯依舊是穿的簡陋,一身粗布麻衣,連鞋子,都是十分平常的布鞋,整個就一地地道道的農民。但,他的氣勢,卻和以前我在他山村家里見到的截然不同,这一刻,他已然不是那個單純的農夫,他的氣勢變了,變得異常弘大。

    这詭異的狼山氛圍,都掩蓋不了他那份得天獨厚的氣概,这,是隱藏深山多年的猛虎出山的氣概,無與倫比,拔山舉鼎。

    見到張虎嘯的一剎那,我腦海里,下意識的就浮現出了四個字,龍吟虎嘯。

    對于这個霸氣連貫的成語,我以前聽到柳龍吟報出大名的第一時間就有過猜想,可是,那個時候,我的念頭是一閃即逝,因為,張虎嘯这個老實巴交的農村漢子,一個被惡霸欺辱都不會還手的老實人,實在讓我難以想象是一代高人,所以,我立馬就排除了他和柳龍吟有關聯的想法。

    可是,眼前的事實,不得不讓我相信,張虎嘯,就是閻王座下的另一大王座,是和柳龍吟齊名的王座。

    这個巧合,著實把我驚到了,又讓我有點難以置信,我被杜管家給抓入了深坑地牢,逃出來后昏迷倒地,偏偏,就能遇到閻王的王座,这到底是巧合還是

    我難以理解,不過,此刻的我,也沒有心思在这里做過多的糾結,我只是禁不住的激動,興奮。終于,我終于找到了生的希望,这是真正耀眼的希望,因為,張虎嘯帶來的人,雖然不多,整體氣勢卻逆天。遙遙一看,我就能猜到,張虎嘯是把閻王座下的另一半大將帶來了。

    在張虎嘯的身后,緊緊的跟了四個人。

    这四人,都是那種扎人堆里很不起眼,十分平常無奇的中年男人,但,这平凡表面底下,隱藏的卻是石破天驚的力量,不用說。这四個人,和柳龍吟帶來的四個其貌不揚的中年男人,是一個等級的,都屬于冥將級別。

    而,在这四位冥將的身后,又有八個穿著得體眼神堅毅的中年男人,这八個人也是跟機器一樣,就像是中南海保鏢那種,很霸氣,很凌厲,卻面無表情,無聲無色。可見,他們是十六員統領中的八位。

    这樣的話,剛剛出手救下我的碧落黃泉,就是與山崩地裂齊名的兩位尊者了,難怪。他們兩人聯手的威力,能夠橫掃千軍,氣吞山河,直接就把不可一世的夏幫主給擊飛了,也難怪,他們一報出自己的名號,洪幫與楚家的所有頂尖高手就都被驚住了,原來,这二位,竟然是閻王座下的尊者。

    但,讓我無法理解的是,碧落和黃泉,武力搭配是相得益彰,可他們的年齡,卻十分的不配啊。

    如果說,看起來像老頭子的黃泉,他是閻王麾下的尊者,我絕對相信,畢竟,他差不多是一大把年紀了,也像是以前那個年代的高手。

    然而,要說小姑娘碧落是閻王麾下的尊者,这就太讓我無法置信了。因為,碧落看過去,就跟一個二三十歲的小女孩似的,那么的稚嫩,那么的年輕,她怎么可能是閻王座下的尊者呢在閻王的那個年代,她應該才剛剛出生吧畢竟,閻王的所有大將,都是在二十多年前出名的,二十多年前就已經是高手了。那到今天,他們起碼都會有四五十歲吧

    这個碧落,怎么看也不像是五十歲的人啊,她看起來是这樣的年輕,除非,她是天山童姥,有不老容顏啊,亦或者,她是保養的好,逆生長

    太不可思議了,真的,太多的震驚疊加在一起,讓我的思維都混亂了,久久的沒緩過神來。

    在我陷入驚愕無法自拔的時候,張虎嘯已經帶著他的干將來到我面前。

    一到我身前,張虎嘯就親自過來扶起了我,并對我關心的問道:“吳賴,你沒事吧”

    他知道我是吳賴那,他知道我是許燦嗎現在,我的臉已經不再是許燦的臉,他知道許燦和吳賴是同一個人嗎

    我越來越混亂了,腦子一團絲,心里卻翻江倒海,我搞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更不知道張虎嘯怎么會認識我,完全想不通。

    頓了許久,我才搖搖頭,表示我沒事。

    不知覺間,現場的氛圍,隱隱的起了變化,就像是風向突然一轉,轉到了我們这邊。張虎嘯一幫人的到來,對我們來說,就是雪中送炭,讓我們这邊即將被淹沒的氣勢,一下脫穎而出,漸漸提升。

    我那幫還能站著的兄弟們,全部有序的聚集了過來,連柳龍吟戰隊的高手,也都往我这邊湊了過來。唯獨只有受傷的柳龍吟,她竟然靜立在原地沒動。

    之前,看到碧落和黃泉的時候,柳龍吟明明是有著雀躍之意的,但突然看到了張虎嘯,她的神色反而變了,變得極其復雜,她的眼中,有黯然,更有些微的嗔怒。她似乎不樂于見到張虎嘯,所以,她站的位置,離張虎嘯比較遠,她甚至連看都都沒正眼看一下張虎嘯。

    按理說,閻王座下的兩大王座,應該是關系融洽的啊,怎么會出現这種狀況

    由于柳龍吟的不理睬,張虎嘯也不好舔著臉去說什么,只是關心的問山崩地裂等一些閻王舊部:“你們沒什么事吧”

    这幫高手,多多少少都受了點傷,不過这不影響他們的氣勢,他們還沒有倒下,并紛紛表示,自己沒事,其中地裂還咧著嘴對張虎嘯道:“張王座。幸虧你來得及時”

    这幫人,雖然全部是閻王舊部,是閻王麾下的大將,但,我大概能看的出來,他們其實還是有黨派的,像山崩地裂等人,明顯就是柳龍吟一伙的,因此,柳龍吟才能把他們全部請出來。而碧落黃泉等人,就是張虎嘯这邊的,現在,因為柳龍吟沒給張虎嘯好臉色,以至于,这邊的氣氛,都變的很尷尬了。

    就在这時,對方中最有分量的楚三爺,他第一個站了出來,對著張虎嘯一本正經道:“張虎嘯,你怎么來了”

    此時的楚三爺,可沒了剛才那般的輕狂,問話的時候,他的面色鄭重,語氣也相當嚴肅。

    不光是他,他那邊所有人,包括洪幫的人,楚家的人,都不敢再狂了,因為,他們已經沒有了囂張的資本,張虎嘯的出現,就預示著。在高手方面,我們可以全然的碾壓他們,我方,可以絕對的反敗為勝。这樣的局勢,讓他們不得不慎重,他們一個個的,全部沉著一張臉,嚴肅的看著張虎嘯。

    而張虎嘯本人,他壓根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就是眼前这位當世梟雄楚三爺,他也不在乎。對于楚三爺的疑惑,張虎嘯只是微微一扯嘴角,露出了他老實巴交的笑容,然后回道:“怎么,我不能來嗎”

    張虎嘯的反問,頓時讓楚三爺的臉色風起云涌,又涌出了一陣變化,變得越發難看,他以十分不悅的語氣,對著張虎嘯再次開口道:“誰都能來,你卻不能。想當年,你是極力要退出江湖,甚至公然金盆洗手,承諾不再參與江湖的事。我還知道,你在退隱后,和柳龍吟在一起了,不過,后面你們好像鬧了矛盾,搞的老死不相往來,各奔東西了。可是,你現在,為何重出江湖,又怎么會幫助柳龍吟,你这是什么意思”

    聽到楚三爺这話,我整個人頓時恍然大悟,在我的腦海里,立即就現出了一個小女孩的身影,这個小女孩,當然就是張虎嘯的女兒,張小芳,她曾經最大的愿想,就是走出山村,看看外面的世界。

    現在想來,張小芳是打懂事就沒離開過那個小村莊了,也就是說,張虎嘯也一直在那里,可張小芳沒有媽媽,剛聽楚三爺的意思。顯然,柳龍吟就是張小芳的媽媽,難怪,第一次看到柳龍吟的時候,我就覺得她和張小芳有幾分相似,原來她們是母女。

    兩大王座,結合在一起,生了一女,但不知道因為什么事,鬧出了矛盾,最后分道揚鑣了,而且,兩人的矛盾似乎還不小,不然,兩人久別

    >>重逢,也不該是这樣的場景。

    不過,就像楚三爺所說的,既然張虎嘯決意歸隱,為何又要出來呢

    这對在場的任何人來說,都是一個疑惑。幾乎全場的目光,这一刻都盯在了張虎嘯身上。

    面對眾人的注視,張虎嘯依然平和,他淡淡的看著楚三爺,平靜道:“誰說我是重出江湖,誰說我是來幫龍吟的我來,是保護吳賴的”

    說罷,張虎嘯還笑著摸了摸我的頭,一副十分親昵的模樣。

    場中人見狀,全都懵了,徹底的懵了,所有人的眼神里,都是莫名其妙,不可思議。

    柳龍吟这次出現,并且召集了如此多的閻王舊部,就是揚言說,她要保護我。

    而現在,張虎嘯出山,又是同樣的話。

    一瞬間,我再次成為了全場矚目的焦點,狼狽的我,頓時又變的光芒萬丈。

    我作為人群的焦點,作為被重點保護的對象,作為光芒四射的人物,自然不能弱了氣勢。不由自主的,我的精神就振奮了一些,身體的力氣也恢復了一些,兩條站立的腿,也沒再打顫了。我挺直身子,展現出了自己該有的氣魄。不過,氣魄是有了,可我的頭腦卻是懵的,我也搞不懂啊,為什么柳龍吟是这樣,張虎嘯又是这樣,他們都說这樣的話,是何用意他們是真的想保護我,還是斗氣,還是

    想不明白,我壓根就不知道所以然。

    當然,我不解,楚三爺更不解了,他聽完張虎嘯的話,不禁冷笑了起來。笑完,他才冷聲說道:“呵呵,閻王麾下赫赫有名的兩大王座,四大尊者,八大冥將,十六員統領全部齊聚了,理由竟然是保護吳賴,这是我迄今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張虎嘯,我們就不要繞彎子了,說吧,是不是閻王想要出山了”

    說这話的時候,楚三爺的眼中都發出了犀利的精光,这事,似乎是他最在乎的。

    而,在楚三爺說完这句話后,現場其他人。也全部正色起來,跟著豎起了耳朵,屏息凝神。这,是全體人的關注點,是全體人都想知道的事。要知道,閻王真要出山,那得是多么驚天動地的大事件,恐怕,整個國內的地下世界都會顫動,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吧。

    只是,對于这個萬眾期待的問題,張虎嘯仍然沒有在意,他只是繼續堅持道:“这個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我必須護住吳賴的安全”

    一個簡短的回答,讓全場偃旗息鼓。對于在場的人來說,張虎嘯这回答,就是在敷衍,誰都不可能會去相信,閻王所有大將齊聚,只是為了保護我吳賴。

    很多人都聽說過,當年的閻王是怎樣的叱咤風云,他領著一群干將,打遍天下無敵手,所向披靡,征服全國地下世界。而这樣的一群無敵干將,在消失二十多年后,此刻竟然齊齊的現身在这兒,这簡直就是一個讓人難以想象的奇跡。这樣的奇跡發生了,原因,竟是保護我,这怎么可能讓人信服。

    而楚三爺,他即使知道張虎嘯是在敷衍,卻也不敢爆發,他一直在隱忍,因為,他已然缺少了資本,似乎,他有點擔心龍吟與虎嘯結合后的力量。

    短暫的沉吟過后,楚三爺忽然對著柳龍吟和張虎嘯義正辭嚴道:“柳龍吟,張虎嘯,你們都是退隱的人物,現在時代變遷了,地下世界也改朝換代了,你們沒必要再出山,搞的天下大亂,血雨腥風吧況且,你們應該知道我楚家的能耐,真要搞的魚死網破,我相信,你們的日子也不會好過”

    这個楚霸王,怎么說都是當代的梟雄,是唯我獨尊的人物,恐怕,在地下世界,能入他法眼的人已經不多了,即使剛才面對柳龍吟,他依舊是那么的張狂,飛揚跋扈。

    但,这一刻,楚三爺竟然有點妥協的意思,由此可見,閻王麾下大將的全部集結。實力已經不止是翻倍那么簡單,連楚三爺都要顧及三分,他內心深處,也許已經產生了恐懼,他才會想著妥協。

    對于楚三爺这番委婉的話,柳龍吟只冷哼了一聲,嗤之以鼻,沒說什么,但意思已經很明顯了,他不在乎楚三爺的委婉威脅。

    而張虎嘯,这個長相就像老實農夫的漢子,露出了一個憨厚的笑容,字字鏗鏘道:“對,我們也沒什么仇怨,我當然不想跟你以及楚家魚死網破,不過今天这事,到底怎么解決,我聽吳賴的”

    說完,張虎嘯立馬看向了我,對我正色道:“吳賴,到底怎么來,你作主吧,我聽你的”

    張虎嘯沒有再和楚三爺做口舌之辯,他將決定權,放在了我身上,顯然,張虎嘯是清楚,这次的大戰,對我來說,意味著什么,他又不好直接反駁楚三爺,就拿我來當牌子了。更奇怪的是。在張虎嘯說完这句話后,和張虎嘯極度不合的柳龍吟,竟然奇跡般的附和了句:“我也是”

    兩大王座的態度,如同眾星拱月一樣,又一次把我拱上了天,我这個小角色,好像瞬間就翻身成了帝王,成為舉世無雙的大帝

    这一下,盛氣凌人眼高于天的楚三爺,才終于開始正兒八經的打量了起我,不過,我这實力,能被他一眼就看穿,他當然不在乎我,只是對我微微不屑道:“吳賴,你應該清楚楚家的能耐。事情,點到為止的好”

    他的話,聽起來十分隨意,實際上,卻充滿了濃濃的威脅之意,这一股威脅,直接激發了我體內的斗志與怒火。

    这老王八,剛才仗著自己人多勢眾,高手如云,就準備對我們趕盡殺絕,現在見到情況不對,沒有勝算,就搞威脅,實在是可恨,他還真當自己是天王老子了。

    別說我,就連我那幫跟我浴血奮戰的兄弟。都受不了了,他們雖然或多或少都受著傷,雖然滿身的狼狽,但他們的氣勢卻不滅,很多人都忍不住大喊道:

    “老大,下令干死他們”

    “對,干死他們”

    “干,為兄弟報仇”

    到了这一刻,生與死,對眾兄弟來說似乎已經不重要了,他們不想茍且,只為心中的一口氣而戰,他們就是要將戰斗進行到底,打出一個結果來。

    其實,要說起來,我們这邊的人員。完全處在了弱勢,站在我身后的所有人,加起來,已經不到四百,其中還有不少傷員,可我們因為張虎嘯的到來,氣勢卻達到了鼎盛,尤其在这一刻,全體都雄起,嗷嗷待哺。

    而對方,還有千余人,并且都是精兵強將,但,这剛才在我看來是極其恐怖的隊伍,此刻卻不算什么了,我壓根就沒放在眼里。因為我知道,張虎嘯的到來,給我們補充了大量的高手,整個閻王團隊將領都來了,我還有什么可怕的。

    情不自禁的,我微微偏過了頭,看著柳龍吟張虎嘯,山崩地裂,碧落黃泉,八大冥將,等等頂級高手。

    看著这一張張堅毅的臉,我的心跳,在加速,我的熱血,在翻涌,血液瘋狂涌動。帶起了我激烈的情緒,帶出了我無盡的氣勢。

    我的豪情,在迸發,身體里仿佛有萬馬在奔騰,又仿佛有巨浪在滔天,想我吳賴,或許永遠達不到閻王的高度,沒有他的實力與氣概,但今天,我卻有著閻王的權利,这是光宗耀祖的榮耀,一輩子可能只有这一次了,我必須要拿命來珍惜。

    最重要的,这是我絕地反擊救出我爸的最后機會,我不能浪費,不管洪幫與楚家有多么的恐怖。我都不可能退縮,既然大戰已經打響,野火已經燃燒,那就讓它燒的更旺更狂野吧,顫抖吧,大地

    轟然間,我的身體仿佛灌注了無限力量,突然魁拔而起,偉岸如山,我的氣勢,更是翻天覆地,排山倒海。

    在兄弟們士氣高揚之際,在楚家人用眼神與言辭威脅我之時,我突然捏緊拳頭,振臂朝天,扯開嗓子。吼出了我一生當中最豪邁的聲音:“殺”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