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癩蛤蟆黑巖 > 第五百八十二章 屠殺令

第五百八十二章 屠殺令


    ,

    這只血色的蝴蝶,真的就像是從地獄里飛出來的,太過駭人,即使是在這陽光底下,也顯得陰森而恐怖,空氣里似乎都彌漫著鮮血的氣息。↓說.  .

    而我,在看到這只血色蝴蝶的一瞬,整個人都僵了,心跳的節律猛然加快,一股無形的恐懼感猛烈襲來。

    只一眼,我就想到了血蝴蝶,這個陰毒可怕的組織,我壓根猜不透他們在想什么,為什么要費盡心思的在我們總部外的墻上搞一只如此血腥的蝴蝶。

    愣了幾秒,我便壓制住了心中的恐慌,看向了夏江,冷聲詢問道:“怎么回事?”

    夏江定了定神,隨即跟我解釋道:“今早本來是外圍巡邏人員交班的時候,可是昨晚巡邏的人員不見了,沒來交接,守衛通知了我,我就帶人來尋找,找到這,就發現了墻上這東西”

    顯然,夏江也不清楚這蝴蝶是怎么來的,眼前的景象,也出乎了他的意料,他的面色,十分的凝重,隱隱的還有些憂慮。其他人,更是面色慘白,眼中有驚恐存在,也許大家都已經明白了,這血色的蝴蝶,它代表的是什么。

    我聽了夏江的話,心中的預感愈發不好,立即,我便邁開了腳步,輕輕的走到外墻之前,伸手去摸了下這還沒有干涸的血跡,然后,我將沾了血跡的手,放在鼻下聞了聞。

    一聞到這味道,我的眉頭頓時就皺了起來,這,是人血。

    這一刻,我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心里也在咚咚打鼓,帶著莫名的不安,我回過頭,面向夏江,沉聲問道:“尸體找到了么?”

    說這話的時候,我的語氣特別沉重,我知道,這墻面上染成蝴蝶的血跡,肯定就是昨晚巡邏守衛的,他們應該被殺了,血被染到了墻上,如此的殘忍。

    血蝴蝶的手段,果然是歹毒,他們這么做,是在向我們示威嗎?故意想引起我們人心恐慌?

    面色凝重的夏江,在聽了我的話后,也不禁皺起了眉,他無奈的搖了搖頭,嘆道:“沒有”

    隨著夏江話音的消散,現場陷入了一片絕對的死寂,沒有人再開口說話,只是沉著臉,看著墻上那觸目驚心的血色蝴蝶。氛圍,變得有些壓抑。

    在這一片死寂中,我再次開口,沉聲說道:“這應該是血蝴蝶干的沒錯,昨晚我離開莊園了之后,就遭到了血蝴蝶的偷襲,他們的人已經出現在省城了。不過,他們用鮮血在我們墻面上畫一只蝴蝶干嘛?誰知道什么用意?”

    我的問題,或許代表了全體人的疑惑,兄弟們聽了,都不禁議論了起來,只是,他們沒一個人知道,這只血色的蝴蝶代表著什么意思。我不禁將目光投向了夏江,問道:“夏叔,你知道嗎?”

    夏江又是搖頭,道:“我也不清楚,血蝴蝶做事一向神鬼莫測,不按常理出牌,我搞不懂它是要表達什么”

    場中的這么些人,夏江應該是資歷最老,江湖經驗最豐富的,他對血蝴蝶的了解,也比任何人都多,連他都不清楚這其中的寓意,其他人就更不可能知道了。現場,再一次陷入了沉寂。

    就在所有人疑惑不解的時候,一道蒼老的聲音傳了過來:“這是血蝴蝶的屠殺令,但凡被印上血色蝴蝶的地方,里面的人必遭屠戮。如果血色蝴蝶是刻在私人房子上,那么這家人在三天之內,必遭滅門。要是刻在幫派的總部,那么這個幫派,在三天之內,一定會灰飛煙滅。這種屠殺令,是一個極其殘忍的手段,可以說滅絕人性。一般情況下,血蝴蝶很少用這極端的手段,但,只要它用了,就從沒有失手過。這個屠殺令,已經很多年沒有再現了,真沒想到,它會出現在這”

    當話音落下的時候,韓爺爺已經領著小芳,慢悠悠的走了過來。

    全場的人,在聽了韓爺爺的話后,都懵了。

    如果說,這話是出自別人的口,那還有可能是危言聳聽,但,出自韓爺爺的口,那必然就是事實了。

    這個事實,太過震撼太過恐怖,直接轟炸了大伙的心,本來就面色慘白的眾人,這下驚的都喘不過氣了。氛圍,瞬間變得窒息,天空似乎都彌漫著恐怖的氣息,將我們全給籠罩了。

    就是我,也被嚇的不輕,內心的恐慌更甚,真的沒有想到,血蝴蝶還有這么變態的一面,他們竟然會搞出這么殘忍的屠殺令,一來就要對我的忠義盟滅門。

    看來,是我徹底惹怒了血蝴蝶,昨晚毒玫瑰離開的時候,還留下了一句話,說得罪血蝴蝶,不會有好下場。他們,真的是強勢霸道,威嚴絲毫容不得質疑。他們昨晚沒抓到我,心里定然有氣,現在,他們不僅要抓我了,連我整個忠義盟都想端了。

    一時間,我的腦袋都有些凌亂了,心也亂的慌,不由自主的,我就看向了韓爺爺,問道:“怎么辦?”

    韓爺爺撇了撇嘴,大義凜然道:“還能怎么辦,打唄,反正你不是都準備去血蝴蝶總部嗎?早晚都得打的,只不過這一次是被動的,但也正好可以和血蝴蝶來一場較量,看看你們這次暗堂訓練成果如何”

    窒息的氛圍,因為韓爺爺的這一番話,直接被打破。壓在大伙心中的陰郁,也被掃除。很多人的熱血,都被點燃,在韓爺爺說完話后,不少人都出聲道:“對,打”

    這一次,空氣里總算是彌漫起了熱烈的氣息。韓爺爺說的沒錯,早晚都得打,就算血蝴蝶不主動找上門,我們也要去血蝴蝶總部,和他們一較高下,這一場較量是避免不了的。如果這戰斗都沒打響,我們就害怕了,那還打個啥。

    現在,是在省城,在忠義盟的總部,這里,是我們忠義盟的天下,在我們自己的地盤,我還怕個卵啊。

    想畢,我直接沖全場低吼了一聲:“都回去,做好戰斗準備,迎戰血蝴蝶”

    兄弟們聽了我的話,立馬邁步,趕回了莊園。

    我跟韓爺爺小芳夏江他們,也一起往莊園行去。

    接下來,我們的重點就是,做好戰略部署。對于這方面的事,韓爺爺并不擅長,他雖然武功深不可測,但他對兵法卻一竅不通。而我,雖然是盟主,但我還是個新秀,對作戰部署的事,也不是很了解。所以,我將這一項重任,交給了夏江和美男子,讓他們主要負責打理。

    關于作戰部署,美男子比我懂的多,夏江這位經驗老辣的前輩,更比我懂的多,況且,夏家莊園,又是夏江的老巢,在這里部署防御兵力,他應該最在行,把事交給他們,我放心。

    就像韓爺爺說的,現在是檢驗我們訓練成果的時候了,我倒想看看,血蝴蝶,是不是真有傳聞中的那么神乎邪乎。

    因為一只血色蝴蝶,今天的忠義盟,從一早就開始忙碌了起來,莊園內充斥著奔波的人影,大家各司其職,各忙各事。

    而,在眾人都緊張的奔忙之時,韓爺爺卻帶著小芳,在莊園內到處玩,似乎,今天的事,對他們沒有絲毫影響,韓爺爺依然是那般閑云野鶴,小芳仍然是那么不亦樂乎。

    但,我沒有韓爺爺的悠閑,也沒有小芳那般天真無邪,我心里仿佛壓著一塊巨石,心事重重。就算我說服自己,不要心慌不要怕,大不了就是打一場,但我卻發自心底里的沒有多少信心,總感覺很不安。不過,因為有韓爺爺在,又看到他那么有底氣,我也就不至于太絕望,心里始終也抱著點希望。

    在韓爺爺和小芳玩的起勁的時候,我悄悄的走到韓爺爺身邊,對他問道:“韓爺爺,對戰血蝴蝶,我有幾分勝算”

    聽了我的話,韓爺爺淡然悠哉的表情,突然變得嚴肅了起來,隨即,他對著我,一本正色道:“沒有勝算”

    這話,讓我的心猛地一突,我愣愣的看著韓爺爺,疑惑道:“不會吧,看你這悠閑的樣子,我還以為血蝴蝶只是虛張聲勢呢”

    韓爺爺苦笑道:“那你覺得我應該咋樣,我總不可能臨陣脫逃吧,既然躲不掉,逃不了,不如好好玩玩,反正該來的總會來”

    這下,我心中那微小的希望都在忽閃忽閃了,我的心,變得更加沉重,在這種時候,我又怎么能做到如韓爺爺這般,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

    我輕皺了下眉頭,繼續對韓爺爺道:“你為什么覺得我沒有勝算,這里是忠義盟的地盤,血蝴蝶再強大,還能把我們怎么樣”

    韓爺爺深深的看著我,嚴肅道:“血蝴蝶下了屠殺令,可見,他們是動了真格,也說明,血蝴蝶在意了你的忠義盟。其實,它之所以下屠殺令,一方面是為了擾亂你的軍心,第二種可能,估計就是想你主動束手就擒,解散掉你的忠義盟,忠義盟一旦解散了,他們也就沒有對象可攻打了,到時候只要抓你就行了。當然,我很清楚,你不會束手就擒,你一定會和他們戰一場。血蝴蝶如果知道你冥頑不靈,他們就不會手下留情,勢必會大動干戈,這是關乎它們威嚴的事,它們絕對是不允許輸的,血蝴蝶也從來沒有失手過。要是我們主動進攻血蝴蝶總部,打游擊戰,對他們各個擊破,或許還有勝的可能,但現在,我們窩在一個地方,等他們大舉進攻,那注定,沒有勝的希望。我早上沒當眾說這些,是因為我不想你的兄弟失去信心不想他們變得更恐慌”

    韓爺爺的這話,讓我心里的希望之光,徹底滅了。我知道,韓爺爺不是長他人志氣,血蝴蝶,它真的是一個變態強大的存在,一個沉睡了十多年的巨龍,連我爸的戰隊,在它手上都幾乎全軍覆沒,它的恐怖,毋庸置疑。如今,它既然給我下了屠殺令,就肯定不容許失手,即使是全軍出動,估計都在所不惜了。

    我也清楚,血蝴蝶之所以拿忠義盟開刀,主要是為了我,它的目的,當然就是抓到我,然后利用我,去折磨我爸。如果我能主動的束手就擒,并解散掉我的忠義盟,他們肯定不會有所作為,但,這顯然是不可能的,正如韓爺爺所說,我一定會和他們干一場。

    現在的我,已經不可能再逃避了,我相信,我的兄弟們,也不會退縮,所以,即使是輸,也要輸的有志氣。只不過,韓爺爺說一點勝算沒有,又不禁讓我心慌,我的自信,徹底的被淹沒,心灰意冷。

    韓爺爺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又勸解我道:“吳賴,你也別灰心,其實,只要你努力應對,或許,也會有贏的可能。畢竟,我沒有見識你忠義盟精英的真實戰斗力,也不知道血蝴蝶發展到哪種程度了,很多東西都是未知的,我剛才的斷言,確實有點絕對了。而且,你有個優勢,就是,這里是你的大本營,也是你兄弟的大本營,你們相當于背水一戰,肯定會全力以赴,而我,也會盡全力去幫助你”

    被韓爺爺這么一說,我灰暗的心仿佛又射進了一絲光亮,對,沒有任何事是絕對的,就算我們的實力不如血蝴蝶,這一場仗,我們也不是百分之百的可能輸,指不定就會有反轉呢。

    想到這,我黯然的眼神忽然變得堅定,隨即,我對著韓爺爺,鄭重的回道:“我知道了”

    說罷,我又來到了小芳身前,對著她正色道:“小芳,這里隨時都可能來壞人,很危險的,我讓人帶你出去住,好嗎?”

    聞言,小芳毫不猶豫就搖頭道:“不,我就在這,我喜歡這里”

    我無語道:“可這地方,好危險啊”

    小芳堅決道:“我不怕,大哥哥,我相信你,有壞人你肯定也會打跑的”

    對于小芳的固執,我真的都不知道怎么化解了。

    一旁的韓爺爺見狀,適時的說了句:“吳賴,就讓她留下來吧,我會看好她的,沒什么事”

    韓爺爺一說完,小芳立馬拉著韓爺爺的手,笑道:“還是爺爺好”

    這兩位,我拿他們是沒什么辦法了,無奈的搖了搖頭,我便跟他們道了別,離開了此地。

    為了防患于未然,我讓夏江,把莊園內的女眷小孩等等沒有戰斗力的人,全部撤離出去,畢竟,再怎么樣,我都要考慮到莊園失手的可能,一旦敗了,整個莊園的人可能都會遭屠戮,我不想殃及這些手無寸鐵的人,只能事先將他們安頓好。

    夏江明白我的意思,直接應允了我。

    說到女眷的事,我不由的問夏江道:“筱筱還沒回來嗎?”

    夏江無奈道:“嗯,沒有,也不知道她去哪了,一點音訊沒有”

    三個月了,整整三個月,夏筱筱都沒有半點消息,就這樣憑空消失了,說不擔心她,是不可能的。在省城的日子,我已經習慣了有她,特別是在夏家莊園里,我不經意的就會想起她,如果她真有個三長兩短,我一輩子都會良心不安。但,現在我沒時間去想那么多了,危機迫在眉睫,我唯有專心應對血蝴蝶隨時可能發起的進攻。

    頓了會兒,我便對夏江沉聲道:“嗯,你去忙吧”

    交代完夏江,我又讓美男子,把莊園外圍那些戰斗力不強的巡邏守衛以及站崗的守衛都撤離,這些人在血蝴蝶這個龐然大物面前,也等于是螻蟻,我不想讓他們成為陪葬品。也就是說,莊園內部,最后所剩下的,都是忠義盟精英戰士,除了從暗堂培訓歸來的六百鐵血戰士,還有夏江從忠義盟萬千之眾里精挑細選的幾百精英干將。

    待到那些老弱婦孺以及站崗守衛徹底的撤離以后,我們這夏家莊園,就只有那上千精英守衛,經過了夏江和美男子的部署安排,所有人都得到了分配。如今,這個莊園,不說固若金湯,起碼也算是形成了鐵桶一塊。

    當然,即使這樣,我心里的底氣也不足。不管怎么樣,那一份不安都縈繞在我心間,因為,血蝴蝶的強悍,真的是到了極點,壓住了我的自信,讓我無論如何都沒有多少把握。

    不過,我即使沒多少信心,也不會表現出來,甚至,為了提高士氣,我時刻都保持著斗志昂揚精神煥發的姿態。而我的兄弟,雖然知道血蝴蝶可怕,但是,他們已經好久沒經歷過戰斗,這一次正好是展現自己的時候,所以,兄弟們都是獸血沸騰的,每個人都堅守在自己的崗位,等待著檢驗自己訓練成效的大戰。

    第一天,我們激情澎湃,熱血沸騰,做好了十足的準備,共同等待血蝴蝶的到來。可是,血蝴蝶卻沒有來。

    第二天,大伙的激情,被時間消磨了許多,斗志也慢慢的退卻了,取而代之的,是忐忑與不安。

    時間是個恐怖的東西,真能將一切摧毀,我們強撐起來的勇氣和自信,都經不住時間的摧殘,尤其是,等待,會讓時間變得漫長,等了一天,就像等了一個世紀,漫長的讓大家都失去了耐心,恐懼之感,悄然的襲擊了大家的心。

    等待的滋味,著實可怕,特別是等待一只猛虎的進攻,隨時有被吞噬的可能,誰能不緊張?不管大家多么努力,心中的駭然是無法消除的,所有人都處在煎熬中。

    我也一樣,越等待越心焦,越等待越恐慌,但是,我是首領,是兄弟們的支柱,無論如何,我都不能帶頭去表現出害怕之色。于是,我繼續佯裝豪情萬丈,不停的給兄弟們打氣,勸大家振作,讓他們一定要拿出勇氣與魄力,以最好的狀態,對抗血蝴蝶。可這一天,血蝴蝶依舊沒有來。

    到了第三天,我們的激情,是徹底的冷卻了,別說其他兄弟,就連我這個盟主,都有點扛不住了,這兩天,我們日守夜守,隨時處于提防的狀態,神經隨時緊繃著,壓根就沒睡一個好覺,精神一點點被消磨,到現在已經精疲力竭。

    血蝴蝶,它那狗屁的屠殺令,果然是不同凡響,他們都沒開始行動,就已經先摧毀了我們的斗志。他們心理戰真的打的很精明,給個那什么三天期限,讓我們無法確定他到底是哪一天哪一時哪一刻來,讓我每分每秒都處于緊張的防備中,讓我們的精神和意志被完全的消磨。我們,已然輸在了起跑線上。

    三天期限,就剩這最后一天,這一天,一點陽光沒有,天空灰蒙蒙一片,大地都像是被陰冷的氣息籠罩了,恐懼的陰霾,籠罩在了整個大莊園。我們算是徹徹底底體驗了暴風雨前夕的可怕,在磨人的煎熬中,我們強行支撐著,又等了一天,一直到傍晚時分,還是沒有見到血蝴蝶的影子。

    終于,人心崩了,有人已經開始沉不住氣,不少人都質疑韓爺爺的說法,覺得那所為的屠殺令,是虛無縹緲的。也有人覺得,墻面上那只血色的蝴蝶,就是聳人聽聞,其實沒那么可怕。甚至還有人覺得,那只是惡作劇。

    至此,很多人都不相信血蝴蝶會真的來了,說句實話,我的內心也都有些動搖。但,我更相信韓爺爺,我覺得,韓爺爺不可能危言聳聽。

    所以,我拿出了盟主的氣概,勸大家沉住氣,隨即,我悄悄的找上了韓爺爺。

    三天過去了,韓爺爺依舊跟沒事人一樣,跟小芳在花園內玩耍,這兩大活寶,就跟沒心沒肺的一樣,跟我們莊園沉重的氛圍,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成了一道異樣的風景。

    我來到韓爺爺身前,直接開門見山道:“韓爺爺,為什么血蝴蝶到現在還沒來,你說的屠殺令,還有三天期限的事,靠譜么?”

    我的話音剛落,突然,一旁的小芳興奮的叫了句:“哇,好多蝴蝶”

    聞言,我立馬抬頭,發現,朦朧的空中,飛舞著許許多多的蝴蝶,各式各樣,千姿百態。

    這群蝴蝶,正成群結隊的往莊園大門口飛舞而去,就連這花園內的蝴蝶,也跟湊熱鬧似的,跟隨著大部隊,一起飛向別墅的大門口。

    這景象,太奇異,仿佛魔法一般,我的心,不受控制的抖了兩下,就在這時,美男子突然急匆匆的跑了過來,緊張的喊道:“血蝴蝶的人,來了”..閱讀,。,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