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癩蛤蟆黑巖 > 第六百二十二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

第六百二十二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


    機智一秒記住,,

    尋尋覓覓這么久,終于見到我爸,這感覺,就像是在茫茫沙漠里尋到了一汪清泉。一瞬間,我的心就狂跳了起來,情緒轟然達到極致,激動的手都有點抖了。

    自打進入這山谷以后,我的心就一直不安,一直被負面情緒纏繞。其實,我最擔心的根本不是黑寡婦有沒有埋伏在這兒,我是害怕我爸已經不在人世,我真的太怕他撐不住離我而去了。所以,之前聽到水聲,我才會那么急切而激動。現在,真正看到我爸還活著,我更是激動的不能自已,我終于徹底的松了一口氣,心中狂喜。

    只不過,欣喜之后,我的心又隱隱痛了起來,這是一種很心疼很心疼的感覺,心疼的我鼻頭都不由酸澀了。因為,此刻的我爸,完全沒了當初虎虎生威,霸氣云天的感覺,他老了,滄桑了,疲憊了,落魄了,一點都不像是我那个魁拔剛強的閻王老爸。

    在我的印象中,我爸就是天下無敵的閻王,是神話般的英雄人物,他曾經每一次出現在我面前,都是一副頂天立地的形象,每一次他都能震懾我的眼球,讓我感受到不一樣的他。即使是他被關在暗堂數月之后,身體狼狽不堪,但,他出場的一瞬,氣勢卻是霸氣到了極點,他站在山上,簡直就像天神下凡,威武而神秘,強大而瀟灑,更有一種超越一切的霸道之感。

    然而,此時此刻,出現在我眼前的他,不僅是外形狼狽潦倒,就連精神氣質,也是頹然落魄,看起來就像是一个遲暮老頭,白發蒼蒼,面色疲憊,身體僵硬。雖然,他以前也是滿頭白發,但那是一種干練的白,因為他的容顏不老,精神飽滿,氣蓋云天。可現在,他真的就像是一个八十多歲的老頭,那么的蒼老,那么的可憐。

    我爸變了,徹底的變了,這三个月的時間,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熬過來的,但,從他的這副形象來看,他一定是承受了無盡的痛苦,他現在看起來就像是滄海一粟,落寞的坐在水池中央,一動不動,看著像是在練功,又像是餓的動不了,悲慘戚戚。

    而,站在我爸周圍的龍吟虎嘯,山崩地裂,碧落黃泉,更是落魄的不得了,這些曾經在地下世界呼風喚雨叱咤風云的閻王大將,如今已然換了一種面貌。當初,他們一个个都是威名遠揚,讓人聞風喪膽的存在。地下界多少人,對他們都是敬畏有加,甚至把他們奉為神話。

    但是,這些神話人物,此刻卻是這樣的慘淡,簡直連街頭流浪漢都不如,他們的身形消瘦,面容憔悴,精神疲憊,氣質頹然,就連山崩這个胖子,都跟減了肥似的,身上的肥肉都不見了,差點成了皮包骨。而柳龍吟和碧落這兩个曾經的大美女,也失去了所有的光環。柳龍吟再也沒了豪杰女英雄的氣概,碧落也沒有了特別年輕的氣質,她們好像都成了枯萎的花朵,黯然失色,衣服也是破爛不堪,好在能遮住身體關鍵部位。

    不過,地裂相對來說就較慘了,衣服都沒了,是光著膀子站在巨石上的,他本來就瘦,現在更是瘦的連排骨都看得見了。最慘的是,他排骨雞的身上還有好多口子,傷寒累累,看著特別讓人心疼。

    可以說,他們六个人,全都凄慘無比,搖搖欲墜,但,他們還在支撐著自己,守護在我爸周身,為他保駕護航。說是保駕,可他們一點威懾力都沒有了,完全就是幾个殘兵弱將的樣子。

    曾經所向披靡的閻王戰隊,到頭來,只剩下零星的這幾个人,還成了這副樣子,真的是徹徹底底的強弩之末。只是,身體垮了,氣勢隕滅了,精神疲憊了,但,他們的信念卻不滅,即便成了風中殘燭,他們依然屹立不倒,這樣的場景,實在讓我心酸。

    剛才那一聲誰,我聽的出來,是張虎嘯吼出來的,很明顯,他是聽到我的腳步聲,才會立刻警惕起來,他一定是以為來敵人了,畢竟,能夠安然無恙的走進這毒蟲滿地的山谷之內,在他們看來,也只有血蝴蝶的人了,他們當然料不到是我來了。

    我在水池邊停下了腳步,隨即,我沖著池中央的他們,大聲喊道:“是我,吳賴,我來救你們了”

    這一聲喊,我幾乎竭盡了全力,我希望喊出我的氣勢,讓我爸他們感受到希望,讓他們知道,我吳賴突破所有危機闖進這來了,我已經不再是處處需要人保護的吳賴了,我成長為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了,我可以來解救他們了。只是,我吼的再大聲,也克制不了我心中的苦楚,我的嗓子已然沙啞,我的聲音聽起來都哽咽了,特別的心酸苦痛。

    站在巨石上的六人,聽到了我的聲音,立即,他們全部循聲朝我望了過來。

    當他們看清楚站在霧氣中的我時,他們直接就傻眼了,眼里全是驚愕,他們六个人,全都呆滯在原地,癡癡的看著我。

    畫面,在這一瞬間,似乎定格了,好一會兒,滿身傷痕的地裂才突然開口,說了句:“艾瑪呀,嚇死我了,還以為黑寡婦來了呢”

    說罷,他就往地上一坐,瞧的出來,這瘦成了排骨的地裂已經疲憊到極點了,他能撐著站起來就已經很不錯了,但,為了緩和下氣氛,他還是開了句玩笑。現場定格的畫面,終于被打破,所有人都回過了神。緊接著,張虎嘯連忙開口問我道:“吳賴,你怎么找到這來的”

    張虎嘯的語氣,特別的震驚,到現在,他似乎還無法相信這个事實。

    其他人和張虎嘯一樣,也對這充滿了疑惑,他們一个个,都緊緊的凝望著我,等待我的回答。

    我沒在這事上做過多的解釋,只是簡單的回了句:“我從暗堂出來后,知道你們先一步來血蝴蝶總部了,我就立馬湊集人手,趕到這邊了。本來我也不知道你們在哪兒的,多虧了你女兒小芳,是她感應到你的存在”

    聽到我說小芳,張虎嘯和柳龍吟的臉色頓時聚變,似乎,我的話,戳中了他們的心,他們一下變的沉默了。

    見到他們滿面的憂慮,我忍不住加了句:“對不起,小芳非要跟著,我也是拿她沒有辦法”

    無論如何,我帶小芳來這魔窟般的地方,就是置小芳于危險當中,我知道柳龍吟和張虎嘯都怕他們的女兒也跟著出事,所以不禁憂傷了起來,對此,我是真誠的和他們道歉。不過,張虎嘯卻絲毫沒有怪我,他直接擺擺手道:“不要緊,我了解小芳的性格,這不關你的事。只是,吳賴,你是怎么進到這里來的,為什么這些毒蟲不咬你”

    說著,張虎嘯還詫異的看向了守在池邊的各種毒蟲,這些毒蟲,都是陸棲爬行類的,它們圍繞在池邊,不敢入池子里的冰水,因此無法到達池中央的巨石上面。它們就像是虎視眈眈的戰士,全部守候在池子的外圍,隔水相望,把巨石上的七人團團圍住。

    但,唯獨我站立的位置,留了一大塊空隙,沒有哪只毒蟲敢靠近我,這當然讓張虎嘯等人奇怪了。連我自己,也是莫名其妙啊,我壓根沒辦法解釋,只能開口說道:“這个我也不知道,這些蟲子什么的,好像很怕我,見我就跑,我也不知道為什么”

    聽到我這話,張虎嘯等人的驚愕不由變得更甚,他們仔細的打量了一下我,然后互相探討著原因,這些經驗老道的江湖人,也是解釋不了這奇異的現象。

    不過,在我看來,最奇怪的是我爸,從我現身到現在,他一直都是盤腿坐著,無動于衷,似乎,他一點都感受不到自己的兒子來了,這難免讓我的心揪了起來,于是,我直接對張虎嘯他們沉聲問道:“我爸怎么了”

    說起我爸,大伙都一臉愁容,他們齊刷刷的又陷入了沉默,最后還是柳龍吟打破了沉寂,開口解釋道:“你爸最近一直在潛心修煉,尋求突破”

    修煉,他盤腿那樣坐著,果然是在練功,但他這練功的狀態,也實在太慘淡了,難道,他是因為練功才把自己熬成老頭了在這種關頭,他怎么還有心思練功

    忍不住的,我又問了一下我爸的狀況。經過柳龍吟的解釋,我才知道,我爸這樣做,也是無奈之舉。

    前些日子,我爸率領他的閻王戰隊,直搗黃龍,想要一舉殺入黑寡婦的老巢,當然,我爸不是盲目的,相反,他很有作戰策略,每一步都是精打細算。一路上,血蝴蝶設置的所有陷阱與故障,都被我爸給摧毀了,可以說,他們一路凱旋,殺到了這里。但是,誰料到,這地方,才是黑寡婦設置的最大陷阱。

    我爸以及他的團隊,被引誘到這峽谷內,之后,成千上萬的毒蟲橫空出世,結果顯而易見,我爸的團隊,遭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簡直是尸橫遍野,慘死當場。三百多人,最后死的就剩下七个人了。

    而這七个人能夠存活,都源于他們超凡的實力,龍吟虎嘯聯合,天下無雙,山崩地裂結合,也是所向披靡,碧落黃泉配合的亦是天衣無縫,他們嚴防死守,步步為營,才躲過了浩劫。另外,我爸是个人實力逆天,當然也逃過了這些毒蟲的摧殘。只不過,他們雖然沒死,但也被逼到了這山谷之內,在這巨石上茍延殘喘,勉強維持著生命。他們想要脫身,卻完全的做不到。

    被困的這段日子,他們都是靠著這个水池活下來的,吃的東西,也是水池里的生魚,現在,池里的魚都被他們給吃光了,他們已經連續餓了好幾天了。環境的艱苦,食物的缺乏,毒蟲的虎視眈眈,讓張虎嘯六人身心俱疲,備受折磨。他們其實都已經熬不住了,但,因為心中的一个信念,他們還是苦苦支撐著,一直堅持。

    這个信念就是,為了我爸。我爸是一个不信命的人,雖然被困住了,但,他從沒想過坐以待斃,他永遠覺得,我命由我不由天,所以,即使陷入了窮途末路,我爸還是不甘于這樣死去,他更不會坐在這里等死。

    在我爸看來,他之所以被困,不是因為中了黑寡婦的埋伏,他覺得還是自己太弱了,如果自己能夠再強一點,強到可以突破這些毒蟲,殺出重圍,那就好了。也因此,我爸才一直修煉,想要突破自己,讓自己變得足夠強大。

    為了這个目標,我爸堅持不懈,不停的修煉,這段時間,他真的是除了練功就是練功,都快要成魔了。并且,在修煉的過程中,他完全與世隔絕,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忘記了所有,就連我說話,他都聽不到,亦或者說,他沒有在意,他的心思,只在他武功的世界里。

    聽完柳龍吟的敘述,我的心又揪了起來,隱隱作痛,更是感慨萬千。原先,我還以為,我爸變成這副滄桑的樣子,是被現實打垮了。可事實卻完全相反,他并沒有被現實打垮,反而想與天抗衡,即使陷入了深淵谷底,他的斗志也不滅。他從來不認命,再大的磨難也壓不垮他的意志,只要身為死,他的心就不死,他想盡一切辦法,只為突破困難。

    我爸的這種精神,讓我無限欽佩,也讓我心疼至極,勇猛一世的我爸,如今陷入到這種境地,他一定也是非常難過的,他那支三百人的戰隊,全軍覆沒,包括鐵叔英叔在內,無數的忠實精英,竟然都灰飛煙滅了,這是多么悲慘的事實,試問,活著的人,怎能不心痛。

    看著巨石上落魄的七人,想著死去的前輩,想到那些森森白骨,我的心,不禁變得更加苦澀,我的雙眼,越來越紅,眼里盡是憂傷與憤怒。同時,一種不服命的信念,從我的心底滋生,我也要跟我爸一樣,與現實好好較量。

    想畢,我連忙將目光投向了張虎嘯等人,無比鄭重道:“我現在就想要救你們出去,請問我該怎么做”

    我的語氣,已然迫不及待,我的心中,涌起了豪情與壯志,無論如何,我都要把我爸他們從這个鬼地方救出去,我要跟他們一起,殺到血蝴蝶老巢,讓黑寡婦血債血償。

    當我的話音落下之后,巨石上的張虎嘯,面色突然變得出奇嚴肅。他凝起眉,掃視了下周邊的毒蟲,繼而,他將目光對準了我,沉吟道:“想要救我們出去,辦法只有一个”讀,。

    老子是癩蛤蟆新老子是癩蛤蟆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