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癩蛤蟆黑巖 > 第六百二十七章 朵朵的勸告

第六百二十七章 朵朵的勸告


    我爸的聲音,聽起來不帶任何感**彩,冰冷刺骨,但那一句你的主子,卻是充滿了諷刺的意味,他等于是重重的扇了李書海一記耳光,顯然,在我爸眼里,李書海再怎么囂張,都只不過是一條狗。我爸不想和狗對話,只想尋找他真正的仇恨對象,林青山。

    而李書海,他仿佛一點不在意我爸的嘲弄,他的面貌,還是那副賤相,甚至,他還訕笑了下,然后陰陽怪氣道:“不好意思。乾爺,他不在這里”

    他的語氣,實在欠揍,他的樣子,更是欠揍,站在一旁的我,都有種想打他的沖動,更別說我爸了,轟然間,我爸的氣勢騰的一下冒了出來。

    帶著凌厲的氣勢,我爸直沖著李書海怒吼道:“你想死嗎”

    我爸的憤怒,沖天而起,徹入云霄,雖然他不屑和李書海多言,但,在林青山的問題上,李書海如此敷衍,我爸想不動怒都難。我們一伙人,興師動眾的跑到這來,目的就是會會黑寡婦和林叔,但現在,李書海卻說林叔不在這,我爸肯定不會相信他的鬼話。對于林叔和黑寡婦,我爸應該是十分了解的,他知道他們不是臨陣退縮的人,尤其是,這里可是血蝴蝶的老巢。而黑寡婦和林叔一直都想要對付我爸,或者說,他們是在等著我爸上門,又怎么可能會離開這兒

    李書海在這個問題上戲弄我爸,就是在太歲頭上動土,他,徹底的惹怒我爸了,這一次,我爸是真正對李書海動了殺機。感覺,李書海要是再說出半句虛言,就要死無葬身之地了。

    但,即便如此,李書海依然是底氣十足,他從頭到尾都不害怕我爸,哪怕觸犯了我爸的威嚴,他也不在乎。突然間,他昂首挺胸。向前跨了一步,隨即,他整理了下自己的領帶,傲然的盯著我爸,自信道:“不想死,你也不敢殺我”

    這話,更是突顯了李書海的底氣,似乎,他帶著幾個蝦兵蟹將就天下無敵一樣,即使面對我方的鐵血戰團,他也一點不畏懼,還敢挑釁怒火中燒的我爸。

    其實,誰都明白,李書海敢這樣膽大妄為,不是他的實力有多牛逼,而是他有依靠,因為,他現在所站的位置,是血蝴蝶的老巢,他有人在背后撐腰,才敢如此狂妄。

    不過,我爸的殺意已經徹底爆發,他才不管這是什么地方,不管李書海為什么有底氣,他只知道,這個沒把他放在眼里的狗,該死。

    幾乎是李書海話音一落,我爸便厲聲吼了句:“找死”

    伴著這一句吼,我爸整個人如旋風一般,席卷向了李書海。

    但,就在我爸剛剛動身的一剎那,李書海急聲說了句:“殺了我你就見不到大首領了”

    李書海說完話的時候,我爸的身形已經到達了李書海的近前,正要出手,但,聽到李書海的話。我爸的動作戛然而止,他的面色忽然一凝,隨即,他目光凌厲的盯著李書海,沉聲道:“什么意思”

    看我爸這樣,李書海的臉上頓時現出了一股得意之色,似乎,他以一己之力鎮住了閻王,是一件很驕傲的事。只見,他將雙手負于身后,然后扯著嘴角,傲慢道:“因為我留在這寨子里,就是要給你帶路的,你不是要見大首領和青山嗎他們在別的地方等著你”

    聽到李書海這話,我的心猛然震了一下,我的大腦,仿佛瞬間打通,纏繞著我的疑惑,在這一刻終于解開。

    我總算明白了,為何我們這一路沒有阻礙,為何我們在黑寡婦寨子門前大吵大鬧,里面的人卻始終無動于衷,原來,黑寡婦他們壓根就沒在這里,他們在別的地方等著我爸,這豈不是說,黑寡婦設的陷阱,不是在寨子里,而是在另外的地方而黑寡婦和林叔,就是在那個地方,等我們上鉤

    function {

    var s  ""  ath.rand36.slice2;

    docuent.rite'';

    indo.slotbydupindo.slotbydup  .push{

    id: '2801611',

    container: s,

    size: '20,5',

    display: 'inlayfix'

    };

    };

    

    只是,李書海的話,可信嗎萬一他是騙我們的呢

    對此,我爸也是十分慎重,他對李書海的話,并沒有全然相信,只冷聲道了句:“在哪”

    面對我爸的疑惑,李書海忽然神秘一笑,隨即,他掠過我爸,直接邁步前行,邊走還邊道:“你跟我來,我帶你去就是了”

    當然,李書海不是向寨子里走,而是向寨子外行去,他掠過了我爸,又與我擦肩而過,那十來個黑袍男,立即跟上了李書海的腳步。

    我沒有攔李書海,而是走到我爸身邊,謹慎的對他道:“爸,那個黑寡婦到底在耍什么陰謀”

    說實在的,我壓根不知道該不該相信李書海。倘若他說的是真的,那黑寡婦又是不是擺了鴻門宴等我們,我們該不該去赴宴呢

    到現在,我還是感覺自己摸不透黑寡婦的套路,而我爸,他也沒有輕率的做決定,對于我的問題,他沒有回應,他只是不停的權衡著李書海的話。

    這一刻。我戰隊所有的人,都靜立在原地,沒有動彈,畢竟,我們真的是好不容易才到達了黑寡婦家門口,哪會因為李書海的一句話,就跟著他走。這事非同小可,我都無法做決定,只能等我爸表態。

    另一邊。李書海走了一段路后,見我們還沒反應,他都不由回過頭,囔囔道:“乾爺,你什么時候也變的這么膽小了,你到底擔心什么呢,還怕我帶你進陷阱吧,要設置陷阱,在哪里設置不是一樣。何必要多此一舉帶你去,大首領只是不想在自己家門口染上鮮血,她找好了空地,準備把你們所有人都給埋葬了”

    說完這句話,李書海還補充了句:“當然了,如果你不相信,盡管帶人沖到寨子里去”

    李書海的話,雖輕狂,聽著也像激將法。但卻不無道理。的確,要是黑寡婦真有心設置陷阱,何不在我們必經之路上設置呢再者,這里確實是黑寡婦的老家,她應該不想自己的家被染上血雨腥風。

    在我思忖之際,我爸已然做好了決定,他當下邁開了腳步,并鄭重的說了句:“走”

    論江湖經驗,我爸比我豐富的多,李書海想要在我爸面前耍花花腸子,明顯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我爸既已下定決心,我也就不好說什么,立即,我也跟著我爸一起邁動了腳步。

    我爸是閻王,說話一言九鼎,他決定的事,沒人敢反駁,因此,我整支戰隊,所有人都跟著掉頭,準備出發。

    不過,韓爺爺卻有點不放心,他也是唯一一個敢置疑我爸的人,在大伙都無條件服從我爸的時候,韓爺爺直接攔住了我爸,輕聲說了句:“乾坤,恐怕有詐啊”

    聞言,我爸斷然搖了下頭,認真道:“不會的,黑寡婦是一個自負的人,她知道我突破了她的防線,就清楚大戰避免不了。她不怕我,想來她現在已經準備好了,和我決一死戰”

    話音落下,我爸便繼續往前行了去。他的腳步,十分堅定,他的話,也是十分篤定。

    原本,我對黑寡婦是充滿了警惕,總覺得她一定會搞什么陰謀,現在,聽到我爸的話,我突然覺得。自己想多了。也許,黑寡婦壓根沒我想的那么復雜,我是因為太不了解她,才會對她捉摸不透,越是摸不透,就越覺得她可怕。但,對于我爸來說,黑寡婦卻不是什么神秘人物,他們是老熟人,我爸應該對黑寡婦的性格非常了解,既然我爸篤定黑寡婦是選好了戰場,準備與我們正面交鋒,那應該就錯不了。

    我相信我爸,于是,在他邁開步子以后,我立馬一揮手,下令道:“都跟上”

    頓時間,我們的大部隊。全軍出動,所有人,井然有序的跟在了我爸的身后。

    李書海見狀,不禁滿意的咧了下嘴,隨即,他邁開腳,再次往前走了去,步伐穩健。

    我們的大軍,緊隨其后,這一刻,我的內心不再有疑惑和恐懼,唯有豪情與熱血,不管黑寡婦多么自信,總之,只要是正面交鋒,我就不怕,我喜歡這樣光明正大的戰斗,哪怕對方再強,我也能保持氣勢,與之奮戰到底。所以,對于接下來應戰黑寡婦,我不僅沒有畏懼,反而充滿了期待。我的兄弟也和我一樣,士氣昂揚,氣勢洶涌。

    但,我們這還沒走幾步,突然。一道清脆的聲音破空而起:“等等”

    這是女人的聲音,音量不大,卻來的太過突兀,以致我們所有人都不自覺的止住了腳步,回頭望向了聲音的來源處。

    只見,一道窈窕的身影,匆匆從寨子里跑了出來,她的腳步紊亂,神色焦急。眼里盡是擔憂。

    看到她,我直接就呆了,心中的豪情,也倏然凝滯,只因為,她是朵朵。

    我的不少兄弟,都認識朵朵,所以,沒有誰阻攔她。還給她讓開了道。

    朵朵幾乎是一口氣跑到了我這邊,不過,她卻不是來找我的,一到這,她立馬竄到了我爸的跟前,十分焦急的對我爸道:“吳叔叔,你如果真的愛你兒子,現在就讓他回去吧,不要讓他跟著你了,他會死的”,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