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癩蛤蟆黑巖 > 第六百八十九章 回家

第六百八十九章 回家


    ,

    身體的疼痛,永遠疼不過心靈的創傷,此刻,我心中堅強的堡壘,已然搖搖欲墜,我無法繼續忍受,唯有咬牙離開。

    想來,我在地下世界,也是叱咤風云的存在,有一段時間,我已經習慣了處于云端高層,習慣了受萬人敬仰。我自認為,不管是誰,都要給我幾分薄面,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這幾年的迅速崛起,無論是我的人,還是我的心,都變的異常強大。

    可是,我從沒想過,原來,到了京城,我直接就從云層跌落,跌到最深淵,習慣了受萬人敬仰的我,卻要在這被萬人嫌棄,這樣的反差,實在太大,大的我難以承受。

    如果不是我對墨鏡女有救命之恩,墨鏡女肯定也是看不起我的,只是,好不容易她對我稍稍改觀,可今天我又讓她失望了,我剛才的解釋,讓我的形象變的很不堪,墨鏡女估計又看不起我了吧。反正,無論身處京城的哪里,我都是被人踩踏的螻蟻,上次在彭家莊園外,我受到了極大的羞辱,如今在趙家公園外,我又受到了更大的侮辱,那些諷刺議論聲不斷的擊打著我的心,我的心就算再強大,也都撐不住了,我只想快點逃離這。

    所以,即使我滿身是傷,即使每走一步我都痛的齜牙咧嘴,但,我還是竭盡全力,堅強的加快腳步。

    冷汗,不停的從我臉上滑落,腿在微微打顫,我看起來步履蹣跚,跌跌撞撞,但這已經是我最快的速度,我在咬牙堅持,咬牙守護住自己最后的一點尊嚴。

    終于,我的耳邊沒有了嘈雜的聲音,終于,我的背沒有了針刺的感覺,我好像脫離了大家的視線,我的腳步,總算可以放緩一些,我不用那么累的去裝著堅強,但我依然想快點離開這一片地,我的目光,四處逡巡,企圖尋到一輛出租車,載著我離開。

    只是,趙家公園深處京城東郊,位置相當偏遠,一般能來這的人,都有私家車,也因此,出租車很少在這穿行,我走了許久,都沒看到一輛路過的出租車,我的腳,越來越沉重,心越來越暗。

    但,就在我心灰意冷之際,一道響亮的車子喇叭聲突然徹響在我身后,不由自主的,我便回過頭,發現,一輛紅色的法拉利正朝我快速的襲來。

    在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紅色法拉利已經開到了我的旁邊,并停了下來。

    車子的敞篷是打開的,坐在駕駛位上的墨鏡女一停下車,就對我一揮手,并正色道:“上車!”

    兩個字,依舊展現出了墨鏡女霸氣的風格,跑車上的她,看起來很灑脫,全然沒有了剛才的憋屈之態,我知道,墨鏡女是特意騰出了身,想要送我回去了。

    我也沒磨嘰,直接坐上了副駕駛位,立刻,墨鏡女就開動車子,飛馳而去。

    極速奔騰的車,帶出了呼嘯的風,風狂打在我的臉上,吹散掉了我臉上的冷汗,但卻吹不去我心里的疼痛,以及對墨鏡女的愧疚,畢竟,我無心傷人,卻偏偏讓墨鏡女折了面子。她精心打扮,只為博得彭逸飛的另眼相看,但因為我,她在彭逸飛面前丟了大臉,甚至因為我,她吼了她暗戀的人。

    我對不起她,不自覺的,我就偏過了頭,想對墨鏡女道歉,可我又不知道說什么,此刻的墨鏡女已經戴上了她專用的墨鏡,我看不到她的眼睛。不過,我仿佛能夠看到她的內心,她的心或許已經碎裂,這場美麗的宴會,這場令墨鏡女無限期待的宴會,就以這樣的方式結束了,這是誰都不想的。

    車內,充斥的只有尷尬的氛圍,風再大,也吹不散,直到墨鏡女駕駛著跑車駛離了東郊,來到了京城的市區內,墨鏡女才漫不經心的對我開口道:“吳情,你一開始很不情愿做我的保鏢,后來卻答應了,是不是因為我說了可以帶你認識上流社會的人,你一早就想通過我,接近彭家小姐?”

    墨鏡女平時沒心沒肺,喜怒形于面,但這不代表她的腦袋笨,她不傻,相反,她也有她的聰明之處,通過今天的事,她猜到了我有目的,知道我甘心做她的貼身保鏢,是另有原因。

    在彭逸飛到達宴會草坪之前,我一直伸長了脖子等彭家人的到來,甚至忍不住問了墨鏡女,彭家人怎么這么晚都不來,那時,墨鏡女就說我是等不及要看美女,她以為我是沖著京城第一美女來的。后來,我又當眾說自己追著彭逸飛出來是為了打聽彭家小姐的事,墨鏡女當然就更加認定了我的目標就是彭家小姐。

    其實,墨鏡女只猜對了一半,我確實是為了彭家小姐來,但大方向,我是為了彭家,也就是說,我愿意做她的保鏢,不只是為了接近彭家小姐,而是為了接近彭家人。

    但眼下,我還是只能將謊言進行到底,于是,我幾乎是斬釘截鐵的回答她道:“對!”

    墨鏡女一聽,繼續開口問道:“那你見過人家嗎?”

    這個問題倒是把我難住了,其他事我可以撒謊,但這事我卻沒法撒謊,不然很容易露出破綻,畢竟,我真的是對彭家小姐一點都不認識,墨鏡女只要稍微試探一下,我就會敗露。所以,我只有苦笑著回道:“沒有,我只是聽說她是京城第一美女,沖著她的名聲來的,想看看她到底什么樣子!”

    聽完我這話,墨鏡女突然無奈的搖了搖頭道:“真傻!”

    隨即,墨鏡女還跟我說,這個東西要靠緣分,彭家的神秘小姐不是誰想見都能見到的,就算是她,也不行,讓我不要操之過急。墨鏡女還跟我保證了,倘若有機會,她會讓我見到這位京城第一美女的。

    一路上,墨鏡女表現的都很正常,她似乎沒有再懷疑我,甚至還為我打算,這就更讓我內疚了。

    不知不覺,車子停到了墨鏡女的小別墅外,下車后,墨鏡女對我說了句:“我喝了點酒,頭痛,進去睡了,下午你自由活動吧!”

    從墨鏡女的語氣里,我能聽的出來,她心中的傷感猶在,彭逸飛的事,無論如何都已經刻成了她心中的痛,她不可能一笑了之。

    體會到她的痛,我就更不能這樣縮著了,在她說完話轉身離去的時候,我忽然叫住了她:“等等!”

    聞言,墨鏡女頓住了腳步,回身看著我,莫名道:“怎么了?”

    我咽了下口水,潤了潤嗓子,繼而,一臉真誠的對她道:“對不起,葉小姐,我今天給你丟人了!”

    墨鏡女聽了我的話,微微一笑,滿不在意道:“這不關你的事,我并沒有怪你!”

    說完這句,墨鏡女突然像是意識到什么,又一臉憂愁的道了句:“我只是對某人的做法有些失望罷了!”

    墨鏡女這話像是自言自語,但我知道,她說的是彭逸飛,今天對墨鏡女的打擊,不僅僅是她自己丟臉,更是因為,她心目中完美無缺的白馬王子形象,有點幻滅了。

    一直以來,墨鏡女把彭逸飛想象的特別完美,她在宴會上跟我講彭逸飛的時候,兩眼都放光,她對彭逸飛的夸贊更是滔滔不絕,她是那么的崇拜愛慕彭逸飛。可是,今天彭逸飛的表現,確實是讓墨鏡女有所失望,他打了我,還一點不給墨鏡女面子侮辱我,讓墨鏡女下不來臺,甚至都不正眼看墨鏡女一眼,這讓公主般的墨鏡女當然受傷。所以,一想到彭逸飛,墨鏡女的臉色就變的難看了。

    看她這樣,我情不自禁的開口道:“可要不是我...”

    我的話還沒說完,墨鏡女就擺擺手道:“不用解釋了,沒事的,你忙你的吧,我先進去了!”

    說罷,她轉身,又朝著別墅內部走了去。

    看著墨鏡女有些低落的背影,我又忍不住道:“我要走了!”

    這四個字,就像是天空毫無預兆的一道雷,瞬間就驚住了墨鏡女,她再次回過身看著我,一臉茫然道:“去哪?”

    我鄭重其事道:“離開京城,回家!”

    聽到這,墨鏡女更覺得突然了,她不解的問我道:“為什么要回去,是我對你不好嗎?”

    我搖搖頭道:“不是!”

    墨鏡女繼續道:“那是為什么?你不是想要親眼目睹下彭家小姐的芳容嗎?”

    我苦楚道:“以前想,現在不想了!”

    現在,我是真的不想了,彭家的任何一個人,我都不想見了,因為,我深深的清楚,不管是彭家的誰,都我當成狗屎一樣,對我只有鄙夷和嫌棄,他們所有人都巴不得我滾的越遠越好,而且,彭逸飛還警告了我,限我今天之內離開京城,我要是繼續留在這,甚至還想著法子見我媽,他一定不會放過我。

    我明知道自己留下來只會被人踐踏,被人蹂躪,又何必這么執著的去自討苦吃?

    今天,我好不容易才能守住最后一絲尊嚴,那么,下一次呢?下一次我也許連最后的這一點自尊都要被踐踏了,更甚者,我的命都要喪在這里。我不想這么窩囊的死,我不想毫無自知之明的去觸犯彭家的威嚴,我更不想再與冷血無情的彭家人打交道。

    再掙扎,也是無謂,我終歸見不到我媽,只會讓自己陷入絕境。無奈,我只得回去,即使遺憾,也要回去。

    墨鏡女感受到了我態度的堅決,因此,她也不好再多說什么,只是不舍的問了句:“你已經確定了嗎?”

    我點點頭道:“嗯,確定了,立馬就走!”

    墨鏡女尊重我的選擇,也沒再挽留我,只嘆了口氣道:“好吧,我送送你!”

    我知道,墨鏡女今天很累,很心傷,她很想快點進入她的小窩,獨自靜一靜。我幾次叫住她,已經是打擾了她,怎么好意思再讓她送我。幾乎是毫不猶豫的,我便搖頭道:“不用了,葉小姐,我打車回去就行!”

    但這時,墨鏡女是鐵了心要送我,她都把自己的煩惱暫時壓制了,一心放在我身上,甚至,她還親自幫我打包,她把我小屋內她給我新買的衣服全都包好,讓我帶走,說是留個念想。

    當然,我也沒有拒絕,畢竟,這是墨鏡女的一片心意,又是特意給我買的,還是很貴的衣服,不穿實在可惜。就像墨鏡女說的,留作當個紀念也好。

    衣服很快就打包好了,隨即,墨鏡女開車載著我直接駛向京城國際機場。

    路上,我用手機買好了京城回省城的機票,隨后,我一直沉默的坐在車里,不發一語。墨鏡女也是心事重重的樣子,沒有找我說話,車里面,一路都是沉悶的氣息,我們就這樣,在靜默之中,來到了京城國際機場。

    車子停下之后,我直接下了車,并讓墨鏡女回去。

    但,墨鏡女也徑自的下了車,她立在車旁,以難得嚴肅的表情對我沉重道:“吳情,其實我看的出來,你是個好人,也有本事,本來,你要靜靜在京城打拼,前途肯定一片光明。可是因為我,你一下得罪了彭家,趙家,孫家三家人,你就算留在京城,也會麻煩不斷,所以回去也好,踏踏實實過日子!”

    墨鏡女這番話,說的十分認真,我也聽出了她話里的誠意,原來,她沒有極力挽留我,是因為她看出了我身處險境,知道我留下來一定會遭殃。

    確實,因為我打了孫杰,又出頭充當墨鏡女的冒牌男友,以至于,我把孫家的孫昊天給得罪了。

    之前在趙家公園外,我又得罪了彭家的彭逸飛,最后,在趙龍想以我的事壓制彭逸飛之時,我又說出了一番讓他下不了臺的話,這也相當于是得罪了趙龍。

    京城四大家族,我得罪了三個,墨鏡女就算再有本事,也不可能保住我,所以,我想在京城混,根本就是癡人說夢,墨鏡女也是為了我著想,才甘愿放我回去。

    而事實上,我離開的真正原因并不是這些,我只是覺得自己已經沒希望帶我媽回家了,我不想在這做無用功,只能乖乖的回省城,做我的土皇帝,樂得一片清靜天地。

    想到這,我的目光不禁有了一絲堅定,我鄭重的看著墨鏡女,誠懇道:“嗯,我知道!”

    聽了我的話,墨鏡女突然跟大姐姐一樣,一把抱住了我,并拍打了下我的后背,關心道:“好好保重,京城隨時歡迎你,哪天你要是還想來京城,直接找我!”

    說罷,墨鏡女松開了我,繼而,她遞給了我一張私人名片,上面寫著她的手機號碼,以及,她的姓名,葉柔.....。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