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癩蛤蟆黑巖 > 第七百零六章 無法拒絕的任務

第七百零六章 無法拒絕的任務


    越是身處險境,我越要鎮定自若,不管我的敵手有多么的可怕,我都不能表現的慌張,更不能怯弱,否則,很容易就會讓對方有機可乘。我必須時刻保持謹慎,保持住自己平穩的心態,無論何時,心態都很重要。

    這些年的生死歷練,讓我的心態變得很強大,尤其是在與人打斗的時候,我的心道更是到了一定的境界,我已然不是當初那個遇事就慌亂的膽小鬼。如今的我,即便是走在龍潭虎穴中,也依然能平靜如初,穩重如山。

    不過,我淡定,眼前的面具人,似乎比我更加的淡定,他的人雖然擋在了車的前方,但他的目光,壓根就沒看我們,他一直都是在盯著那浩瀚的天空,整個人看起來十分從容,仿佛,他已經料定了。我一定會乖乖的下車。這樣的他,更顯自信,更難捉摸。

    今夜,氣溫非常低,空氣很冷,風亦很大,刺骨的冷風不停的拍打在我身上,涼意徹入我的體內,感覺整個環境都是冰冷凄涼的。

    確實。我們所在的這條路,相對僻靜,除了偶爾有幾輛車呼嘯而過,路上并沒有行人,面具人獨自聳立在車前,顯得十分的獨特,如同一個孤獨的幽靈,恐怖又詭異。

    我輕輕的來到了他身旁,立住了腳,我也沒有開口說話,只是一直凝神打量著他。

    近距離,我才能清晰的感受到這個面具人獨有的氣勢,那是一種極其狂暴的氣勢,非常的強大,非常的懾人。甚至,站在他的身邊,我都能聞到一股子血腥的味道,這是殺人無數后殘留的味道。他的手上,一定有數不盡的人命。

    在我打量他的時候,面具人也收回了他那遙望天際的眼神,隨即,他偏過身,把目光對準了我,然后發出了十分陰冷的聲音:“吳賴”

    他的聲音,真的很冰冷,就像是地獄魔鬼發出的。恐怖又陰森。不過,我倒是沒有在意他的聲音,只是對他的話微微有些震驚,他竟然已經知道我的名字了,看來,殺手集團在對付我之前,已經把我給摸透了,今天,他們就是有備而來。

    既然他們調查了我,那我的身份,就不可能瞞得住,于是,我也沒有扭捏,直接言簡意賅的回道:“對”

    面具人聽完,不禁咧了下嘴,又對我出聲道:“忠義盟盟主”

    這個人,說話的方式很有特點,他似乎不太喜歡說話,每一次開口,都簡單明了,他不說一句完整的話,只用關鍵詞,來對我反問,就像是在審問犯人一樣。

    聽到他這話,我更加肯定了,殺手集團是調查過我的,他們在我身上必然是下了一番功夫,既如此,我也就沒有隱瞞的必要,我再次直白的回道:“是的”

    面具人聞言,突然似有深意的點了點頭,邊點頭邊道:“很好,看來我們是同道中人啊”

    同道中人,這句話,從面具人的嘴里說出來,我聽著就覺得充滿了諷刺的意味。他仿佛是在說,我也不是善茬。

    雖說,我的忠義盟,是地下勢力,但我們不會做喪盡天良的事,更不會無端去殺人。可這個殺手集團就不同了,他們根本不講仁義道德,不講忠誠義氣,或者說。他們壓根沒有人性,只要雇主給了錢,他們能做任何事,殺人放火,無惡不作。在他們的觀念里,金錢至上,有錢能使鬼推磨,哪怕是殺害良民百姓,他們也不會眨一下眼。

    我怎么可能和這種人是同道,幾乎是不假思索的,我直接就反駁他道:“你錯了,我跟你們還是有著本質的區別,我們有人性”

    面具人聽到我這話,突然就笑了,他的笑聲,更像是地獄惡魔發出的,非常的瘆人,聽著寒毛都豎起來了。

    笑完,他又冷聲對我道:“人性那有什么用,能當飯吃嗎吳賴,我勸你,不要天真了,上一次,要不是你命大,你早就死了”

    最后一個死字,面具人是從牙關里擠出來的,說的特別用力特別狠。全然暴露了他嗜血的本性。

    function {

    var s  ""  ath.rand36.slice2;

    docuent.rite'';

    indo.slotbydupindo.slotbydup  .push{

    id: '2801611',

    container: s,

    size: '20,5',

    display: 'inlayfix'

    };

    };

    

    他的話,一下就讓我想起了儒雅男刺殺慕詩涵的一幕,頓時,我的雙眼就放出了寒光,雖然,我早猜到了這個,但此刻切切實實知道了,我的心還是忍不住抽搐了下。我冷冷的逼視著面具人,沉聲喝道:“哼。刺殺彭小姐的人,果然是你們殺手集團的人”

    我的語氣里,明顯夾雜著憤怒,可是,面具人聽了,依舊坦蕩蕩,他微微撇了撇嘴,隨意的說道:“我可沒有說,好了,不跟你廢話了,我這次過來,是想告訴你,有人出了大價錢,要買你的命”

    買我的命

    誰孫家,趙家,彭家這三家都是大家族,是京城勢力最大的存在,他們要對付我。哪里需要請殺手集團的殺手

    怎么想,我都覺得不太可能是這三家買兇殺人。除此之外,還有誰想要殺我

    除了趙家孫家彭家,唯一要報復我的勢力,不就是殺手集團

    我感覺,就是因為我破壞了殺手集團的任務,還害死了儒雅男,他們準備報復我,所以找個借口對付我。

    想到這,我立馬精神一震,全心做好了戰斗準備。我體內的自然之氣,正悄無聲息的流竄,我的拳頭,也不由的捏了起來,我凝緊眉,盯著面具人,冷聲道:“想要我的命,也得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聞言,面具人輕輕的舔了下嘴角,略帶無語道:“果然是年少輕狂,你覺得,我如果想要殺你,還會站在這跟你廢話半天嗎看在我們是同道中人的份上,我才好心提醒你,有人花錢雇我們殺你”

    這一下,我想不相信面具人都不行了,我不得不承認,他說的確實有道理,殺手殺人,一般都是暗殺,尤其是他們殺手集團的殺手,殺人的手段更是狠辣又果決,而且做的悄無聲息,上次儒雅男刺殺慕詩涵的過程我可是親眼見識過,如果當時不是我從中搗亂,儒雅男絕對在一秒內就讓慕詩涵當場死亡。

    所以。如果這次殺手集團的目標是我,他們大可以想一萬種暗殺方式對付我,怎么可能派出這樣一個明顯具有殺手集團特征的面具人,直接站在大馬路上擋車,還慢悠悠的跟我聊天啊

    看面具人這樣子,似乎他是真的不想殺我,這就真的是太奇怪了。按理說,我毀了他們的任務,間接害死了他們的人,他們應該恨不得立即把我活剝了才對,怎么現在,他們不僅不殺我,還好意提醒我

    我實在搞不懂,忍不住的,我就對面具人直言道:“你今天來到底什么意思,明說吧”

    面具人負手而立,冷冷的看著我,坦然的說道:“我的意思很簡單。在沒有特殊原因的情況下,我們不會也不能拒絕雇主的要求,雇主讓我們殺你,我們不得不殺,但我們又不想殺你,所以,我來就是勸你,離開京城。只有你離開了,我們才有理由推掉這個任務”

    又是讓我離開京城,怎么連殺手集團的人都是讓我滾回家對于這件事,我真的很反感了。孫昊天,他當初說要把我趕出京城,葉辰也是勸我離開,彭逸飛乃至整個彭家,更是巴不得我趕緊滾出京城。現在,連殺手都不是來殺我的,就讓我遠離京城。感覺,所有人都不想我留在京城。可是,我卻有非留下不可的理由,并且,我留下來的決心已經徹底堅定了,誰都改變不了。

    于是,我也沒有說什么廢話,直接回絕道:“抱歉,這個我做不到,近段時間。我必須待在京城”

    聽到我這話,面具人的眼里猛地就發出了犀利的光,他狠著聲對我道:“你難道想死嗎”

    聽他的語氣,仿佛,他要殺我,就跟踩死一只螞蟻一樣簡單,他趕我離開京城,還算是給了我面子。他的傲然,讓我覺得很不爽。大家族的人瞧不起我。貴族公子小姐瞧不起我,如今,就連一個殺手都瞧不起我,我真的很不甘,很不服。我挺直胸膛,咬牙道:“那你來啊”

    我的話,明顯帶著挑釁的意味,雖然,我知道眼前的這個殺手很牛逼,甚至比儒雅男都要厲害不少,可我不怕他,我不想再承受憋屈,不想任憑別人擺布,無論如何,我都要按照自己的意愿走,我決定了留下來,就不可能再搖擺意志。

    面具人見我冥頑不靈,他的目光不由變得更加狠戾了,他抿了抿嘴,發出了異常冰寒的聲音:“吳賴,你不要太自以為是,你真的以為自己很厲害嗎我們不想殺你,不是覺得你多牛逼,也不是覺得你的忠義盟多強大,我們是看在你父親吳乾坤的面子上,我們是不想得罪他”

    這話,直接就把我震住了。我是真的驚了,沒想到,我爸這個地下皇帝,在京城這個地方竟然都有威懾力,連恐怖的殺手集團,都會對他有所忌憚,這實在太匪夷所思。

    要知道,殺手集團可是京城勢力十分強大的一個組織,他們作為一個暗黑勢力,能夠在京城扎根,這足以說明,他們強悍到無法想象,最主要的,殺手集團的殺手,應該都是亡命之徒,是死士一般的人物,他們天天過的就是刀口舔血的日子,他們連死都不怕,又會怕誰即使是彭家的人,他們都敢刺殺,他們怎么可能忌憚我爸給我爸面子

    我想不通,只感覺不可思議。

    頓了許久,我才出聲道:“既然是這樣,你們別接這個任務,不就可以了反正京城,我必須要待下去的”

    震驚歸震驚,但不管任何原因,都改變不了我待在京城的決心,所以,我只能這樣回答他。

    面具人聽完我這話,目光直接就結了冰,他的眼神,顯示出了他的無情,以及深深的失望。他失望的搖了下頭,然后甩手就離開,邊走他還邊道:“我說過,這個任務我們無法拒絕,你想要活命,就趕緊離開京城。我們沒有立即動手,只是不想得罪吳乾坤,但不代表我們怕他,倘若你還執迷不悟,三天之內,你必死”

    隨著他話音的消散,面具人的身形,也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