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柳蔚柳小黎小說法醫狂妃洗冤錄 > 第1843章 容黎后記31

第1843章 容黎后記31


    文清公主不止會下毒,她還會使美人計。

    給她個竄天猴,她沒準還能上天和太陽肩并肩。

    容黎氣得不行,把她的首飾全給沒收了,隨身帶的全是劇毒之物,你也不怕一個手抖,用自己身上了文清公主的“武器”都被收繳,她遺憾又心疼,可容黎在發火,她又不敢要回來。

    柳蔚這會兒也帶著女兒出來了,審訊室里,容棱親自在刑訊,她就不湊熱鬧了。

    容夜這會兒還很失落,失落的同時,更擔心的是自己的同伴武明,武明和她同期進的鎮格門,兩人都是從底層做起,一起巡邏,一起值夜,一起上山下海,是能把后背交給對方的戰友。

    武明剛生了兒子,一家老小都指著他一個人,如果他真有什么事,容夜不知怎么跟嫂子交代。

    柳蔚沒有再安慰女兒,做了這一行,就該懂行內的規則,生死從入行這一天,就已經不是自己的了,柳蔚讓女兒入鎮格門的那天,也已經做好了,女兒隨時都會犧牲的心理準備。

    世上本沒有歲月靜好,只是有人為你負重前行。

    要做負重的那個人,就得付出代價。

    當然,武明也不見得已經沒救了,就看容棱能不能審出來。

    柳蔚牽著女兒,本是打算送她回休息室,結果一出來,就看到兒子與文清公主正在院子里說話。

    她遠遠的看著,問女兒:“她一直和你哥在一起嗎

    出事的時候也在”

    容夜抬頭看了一眼,認出那個傾國傾城的姑娘,點頭道:“一起的,她葛池的軟筋散,就是她下的。”

    柳蔚意外:“她下的”

    容夜問:“娘,她是誰”

    柳蔚抿了抿唇:“文清公主,仙燕國的公主,以前在仙燕國,與你哥有點交情。”

    容夜沒想到對方是外邦人,有些愕然:“我看到哥在大街上,給她理頭發了”柳蔚嗤了聲:“動作倒是挺快,不過也多虧我的攻略。”

    容夜問:“什么攻略”

    柳蔚搖頭:“你用不著,你什么都不做,顧潮一顆心已經都是你的了。”

    容夜一愣,明白了:“娘你是說,她和我哥,是那種關系

    她是我未來嫂子”

    “不一定,不過你哥繼續按照我的攻略走,很快就能把人娶到手了。”

    柳蔚對二十一世紀經歷過無數先輩檢驗證實,確認有效的的戀愛攻略,十分信賴,她已經把這個當法典,灌輸給兒子了,她覺得兒子很快就能把兒媳婦給她娶進門了。

    “不過你哥也太莽撞了,怎么讓她涉險,還讓她去下藥,萬一葛池反應過來,拿她當人質怎么辦”

    容夜不知內情,在旁邊沒有吭聲,她只是看著那個姑娘,好奇的問:“原來哥,喜歡這樣的姑娘啊。”

    “這樣是怎樣”

    柳蔚問。

    容夜形容不出來。

    柳蔚道:“有的女子是酒,比如我和你,烈性,狂妄,洶涌,骨子里就透著不服輸和尖銳。

    有的女子是水,比如她,柔軟,清洌,甘甜,她的骨子里,透著的是包容和溫潤。

    你哥,只是比較喜歡喝水。”

    容夜還沒聽說過這樣的比喻,不過仔細一想,又的確是。

    有的人喜歡冒險,有的人甘于平淡。

    她費盡心力的要從軍,是因為她喜歡冒險。

    但他哥,一有機會就脫離鎮格門,甘愿當一個普普通通的游醫大夫,這說明她哥的心里,更偏于享受平淡。

    平淡的人,比起酒,的確更喜歡水。

    酒很刺激,但水,能治愈萬物。

    容夜這么想著,便看向前方,她打算上前,正式的,與這位未來嫂子打聲招呼。

    柳蔚沒有上去,她是長輩,怕晚輩拘束。

    容夜的突然出現,令容黎黑透的臉,又加了一層灰。

    容夜膽戰心驚的望著他哥,縮著脖子道:“我只是,來跟文清公主問一聲好。”

    容黎抿著唇盯她。

    文清公主已經揚起笑容,對容夜說道:“我知道你,你是容夜,你的乳名叫丑丑,紀大人與我說過。”

    “紀大人”

    容夜一愣,才反應起來,應該是說她的舅公,在仙燕國任官的紀淳冬。

    文清公主的聲音嬌嬌軟軟的,容夜粗手粗腳,看她精雕細鏤,聞起來還香香的,不禁有些局促。

    她從小和男孩子一起玩大,身邊最軟的姑娘,就是她小妞姐,她是真沒跟文清公主這樣,仿佛一碰就壞的姑娘接觸過。

    容黎在邊上趕客:“問好要問這么久”

    容夜憋了一下,因為剛犯了錯,不敢頂嘴,只能老實的道:“那我走了。”

    容黎巴不得她走。

    文清公主卻叫了一聲:“等等。”

    她頂著容黎冷颼颼的目光,小步跑到容夜身邊,將自己腰間的玉佩塞給她,說:“我覺得這個樣式應該配你。”

    容夜忙推拒:“不不不。”

    文清公主非要給她,怎么都不讓還。

    容夜最后沒辦法,只能收下,想著明個兒回送點什么過去。

    容夜拿著玉佩回到她娘身邊,柳蔚一眼就看到那個玉佩,問:“她送的”

    容夜點頭,又好奇:“不過為什么說這枚玉佩樣式適合我,這上面不是牡丹花嗎

    難道她是夸我人比花嬌”

    柳蔚翻了白眼,拿過那枚玉佩,打量一圈,敲了一下她女兒腦門:“自己聞聞,這玉佩上有什么味道。”

    容夜果然拿起來聞了一遍。

    聞完神色一變:“這個味道,好像是”“里頭藏了百日散,受了傷,只要沒咽氣,第一時間吃下去,可固心脈,百日不斷。”

    柳蔚吐了口氣:“我雖給你準備了許多救急良藥,但瓶瓶罐罐,終究不好隨身攜帶,尤其荒郊野外遇險,更是束手無策,這東西倒是便捷,隨身可佩,藏得隱秘,有需要立刻便能用。”

    容夜拿著玉佩,眼睛瞪大老大。

    柳蔚道:“知道你在鎮格門辦差,容易遇險,人家特地送你的,下回見了,記得謝謝人家。”

    容夜忙點頭:“一定”

    說著,她又抬起頭,想遠遠的先對文清公主表達一下謝意。

    哪知就看到他哥,兇著一張臉,把文清公主罵孫子那么罵。

    “”容夜沉默良久,幽幽的問她娘:“這也是攻略里的”

    柳蔚:“”容夜:“我哥,真的能娶著媳婦嗎”

    柳蔚:“”柳蔚也開始質疑了。/推薦一本好看言情小說佰度搜索-愛得好累還要愛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