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武煉巔峰 > 《武煉巔峰》正文 第四千六百八十章 青梅竹馬

《武煉巔峰》正文 第四千六百八十章 青梅竹馬


    七星集,數年時間的發展,規模比以往越發大了。依托七星坊這個宗門,也吸引了許多人氣。

    街道上,一群孩子飛奔打鬧,跑在最前頭的是一男一女,都只有七八歲的模樣,后方四五個大孩子追逐不停,領頭的更是怒意熊熊,一邊朝前方兩個孩子扔著土疙瘩,一邊喊道:“趙小白,你給我站住”

    大孩子年長幾歲,力氣不小,扔東西的準頭不錯,拳頭大小的土疙瘩正砸在趙小白的后背上,砸的他哎吆一聲,差點栽倒在地上。

    他腳步不停,拉著身邊小女孩的手,悶頭朝前奔逃,轉過一個彎,徑直朝一個賣糯米團子的攤位沖去,輕車熟路地躲進了板車下方。

    看這架勢,明顯躲過不止一次。

    一群大孩子追出來,哪還有趙小白的蹤影,四下搜尋無果,只能悻悻離去。

    “出來吧。”忙了半天的楊開擦了擦手上的油漬,抬腳朝板車下方踢了踢。

    兩個小人兒從車下爬了出來,鼻青臉腫的趙小白沖楊開咧嘴,露出憨憨的笑容。

    另一個小女孩眼睛紅紅地望著他,抬起手摸了摸那淤青的地方,泫然欲泣:“小白哥哥,疼不疼”

    趙小白齜牙咧嘴,卻是硬氣道:“一點都不疼”

    楊開伸手捏住他的臉,擰了一把。

    “疼疼疼”趙小白連忙求饒,說完之后又怕身邊小女孩多想,拍著胸脯道:“小雅別擔心,這點小傷,我睡一覺就好了。”

    趙雅點點頭。

    看他在異性面前充好漢的模樣,楊開在一旁猛撇嘴。

    不過無論是趙小白還是趙雅,對此卻都深信不疑,因為這些年來無論趙小白怎么磕磕碰碰,只要睡上一覺,便傷勢全無。

    這一點讓于露和周婆婆也都驚奇不已,只覺得這孩子怕是有什么常人無法察覺的天賦異稟。

    “怎么惹到人家了”楊開給兩個孩子一人遞了一個糯米團子,隨口問道。

    趙小白伸手接過那個較小的團子,大口吃著,含糊不清道:“不是我惹他們,是苗飛平他們要欺負小雅,我跟他們說道理說不通”

    “然后就被打一頓”楊開似笑非笑地望著他。

    趙小白臉一紅,糯糯道:“娘說不能跟人打架,我就沒還手,只能跑了。”

    “那要是有一天,你跑都跑不掉怎么辦”楊開問道。

    趙小白愣了一下,憨笑道:“不會的,我跑的快他們追不上我,而且再過幾個月,七星坊的收徒大會就要開始了,到時候我就去試試,娘說若是能拜入七星坊的話,那以后就能修行,就是武者了”這般說著,他狠狠一握拳頭,扭頭沖趙雅笑著道:“雅妹妹,以后我保護你。”

    趙雅露出甜甜笑容,重重點頭嗯了一聲。

    趙小白忽然兩眼冒光地望著前方走過了一行三人:“看,是七星坊的人”

    那前方走過三人,一男兩女,男的豐神俊朗,女的風華絕代,皆都穿著七星坊弟子的白色服飾,宛若幾片潔白雪花。

    趙小白眼中滿是崇敬和渴望:“等我拜入七星坊,也能穿上這身衣服。”不忘對趙雅說:“小雅長大了,肯定也能這么漂亮。”

    趙雅小口小口地吃著糯米團子,輕輕點頭:“等我長大了,就嫁給小白哥哥”

    “咳咳咳”趙小白一口糯米團子噎在嗓子眼,差點沒憋死,伸手朝楊開求救:“楊大叔,給我一口茶湯”

    “慢點吃”楊開哭笑不得,端來一碗茶湯遞過去,伸手在趙小白后背上輕輕一拍。

    待兩個小家伙吃完,楊開才揉了揉趙小白的腦袋:“天晚了,回家去吧,別讓你娘擔心了。”

    “知道啦。”趙小白起身,招呼一聲趙雅,兩個小家伙如兩條泥鰍一般在人群中鉆了鉆去,很快不見了蹤影。

    很快,楊開也收攤回家。

    自前年起,楊開便一人出攤了,周婆婆畢竟年紀老邁,不適合老是在外奔波走動,楊開便讓她在家里安心待著。

    不過讓周婆婆感到奇怪的是,這數年時間下來,她不但沒感覺自己更老,反而精神旺盛了許多,原本以為自己活不了幾個年頭,可看樣子,再活個十年都不成問題。

    婆婆對楊開極為滿意,唯一抱怨的便是楊開這數年來沒有回過自己的家,家里那幾房媳婦可怎么辦

    畢竟一個大男人常年不歸家,可是什么事都會發生的。

    開始的時候,婆婆還會勸說楊開,找機會回家看一看,若是舍不得的話,便把媳婦也接過來,七星集人氣不錯,糯米團子攤位的生意也還行,總能養活一大家子,后來見楊開無動于衷便不再勸說。

    下意識地以為楊開說他有好幾房媳婦的話,只是當初的戲言,否則這么一個大男人怎么放心把媳婦扔在家中不管楊開也不像是那種不顧家的人。

    回到家中,婆婆早已燒好了飯菜,還特意盛了一盆魚湯出來:“給于娘子送去,兩個孩子正在長身子,她一個人帶兩個孩子也夠辛苦的。”

    “好勒”楊開應了一聲,接過魚湯朝于露的屋子走去。

    兩家距離不遠,若非如此,當初于娘子夜雨之時也不會來找婆婆。

    才到屋前,趙小白和趙雅便一并涌了過來,小家伙接過楊開手中魚湯,扭頭沖屋內喊道:“娘,楊大叔來了。”

    屋內一個布衣荊釵的女子連忙走了出來,正是于露,看樣子是在做飯,白皙的臉上有些黑乎乎的痕跡,頭上扎著一方布巾,靦腆道:“楊大哥來了。”

    楊開點點頭:“婆婆燒了魚湯,給你們送一點過來。”

    于露感激道:“這么多年,都是婆婆和楊大哥一直幫襯,謝謝你們了。”

    楊開笑道:“鄉里鄉親的,說這些話就見外了,你忙吧,我先回去了。”

    于露猛地抬頭:“楊大哥。”

    楊開回頭看她。

    于露手絞著衣服,似鼓起了很大的勇氣,這才道:“要不留下來吃個便飯”

    楊開笑著擺手道:“下次吧,婆婆已經燒好飯菜了。”

    目送楊開離去,于露微微嘆了口氣,她也沒有太多的想法,只是想請這些年一直幫著她的楊大哥吃一頓自己做的飯菜,只是寡婦門前是非多,以前實在不敢開口,這一次雖開了口,卻也不敢堅持。

    “楊大叔要是我爹就好了。”趙小白忽然道。

    于露臉色緋紅,敲了一下自己兒子的腦袋:“瞎說什么”

    這些年來,街坊四鄰的緋言緋語已經夠多的了,這話要是讓旁人聽到,那可就真的傾盡三江五湖之水也洗不清了。

    趙小白吐了吐舌頭,沖娘做了個鬼臉。

    從孩子手中接過魚湯,于露道:“楊大叔對你們一直很好,你們兩個的名字,都是楊大叔取的,長大了之后,一定要孝敬他知道嗎”

    兩個孩子一起點頭。

    “去洗手吃飯吧。”于露吩咐一聲,兩個孩子一股腦地沖進房內,她又抬頭朝楊開離去的方向看了一眼,這才走進屋中。

    她從未想過,自己有朝一日竟會兒女雙全。

    小白是她的親生兒子,這么多年來,她一直不曾忘記那個雨夜,在鬼門關前垂死掙扎,莫名地一股暖洋洋的力量涌入身軀,竟讓母子平安。

    而就在小白出生才剛一個月的時候,一天夜里,屋外忽然傳來了嬰兒的啼哭聲,她打開房門一看,才發現有一個女嬰被丟棄在自家的房門口。

    這便是趙雅了。

    對于趙雅的身份,于露沒有隱瞞,好在這孩子心性善良,對世道從未有過抱怨,跟著自己吃了不少苦頭,卻是天生樂觀。

    她不知道的是,趙雅這孩子是楊開送過來的。

    這孩子的父母還在世,只不過那一家子有些重男輕女的念頭,當初趙雅出世才幾日,便被其父親偷偷地丟進了山中。

    小小嬰兒還沒看清這個世界便被無情遺棄。

    楊開身為小乾坤之主,神游小乾坤時,無意間看到這一幕,自然不能不管。

    正好于露剛生了孩子不久,他便將趙雅放在了于露家門口,反正一個孩子是養,兩個孩子也是養,也當是給趙夜白找了個玩伴。

    兩個小家伙吃著同樣的奶水長大,真真正正的算是青梅竹馬了。

    屋內,燭火搖曳,楊開與婆婆吃著晚飯。

    婆婆幾次欲言又止,卻都忍了回去。

    楊開見狀笑道:“婆婆,是不是有什么話要跟我說”

    婆婆點點頭:“是有話,就是不知合適不合適。”

    楊開道:“婆婆有什么話盡管說,跟我之間哪有不合適的”

    “那我可就說了啊。”婆婆放下碗筷,認真地望著楊開道:“你覺得于娘子怎么樣”

    楊開正色道:“溫柔賢惠,知情善意,是個好女子,就是命苦了一些。”

    “是啊,命苦了一些。”婆婆似是想起了什么,微微嘆息道:“都說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于娘子原先的男人倒也算不錯,就是命短了,不經意的摔倒就去了,可憐孤兒寡女這么多年,家里也沒個男人照顧,她還好心好意地收留了一個小雅丫頭,這日子就更難過了。”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