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頭狼黑巖 > 章節目錄 1590 我想走了

章節目錄 1590 我想走了


    聽完我的話,謝天龍沉默片刻后搖搖腦袋。

    我微微一愣,低聲問:“你啥意思啊”

    “別說賣東西了,買東西我都費勁,你讓我開超市,肯定會引起旁人注意。”謝天龍面無表情的出聲。

    我剛準備罵街,謝天龍話鋒一轉道:“給我弄臺出租車吧,如果你酒店里真的有什么人不對勁,我也可以第一時間跟蹤他。”

    白老七出聲打岔:“老弟,你開玩笑呢吧,這活不是三兩天就能解決的事兒,你能在出租車里吃喝拉撒啊”

    “能。”謝天龍毫不猶豫的點頭,隨即又補充一句:“而且出租車比較容易接觸到他酒店里的人,我只要稍微收拾一下,應該沒人能認出來。”

    我想了想后,這家伙說的也確實有三分理,打了個響指道:“行,晚點我讓人幫你安排。”

    謝天龍沒有再多說任何,腳步輕盈的拐回房間內。

    “這家伙真是個戰士,戰斗素養太好了。”白老七瞟了眼他的背影,好笑的搖搖腦袋道:“我要不給他安排任務,他能在屋里待一天,不動彈不說話,反正我是擺弄不明白,你也且用且珍惜吧。”

    “捂不熱的石頭”我歪頭笑問。

    “差不多吧。”白老七思索一下后苦笑:“老廖在的時候,偶爾還能聽見他說幾句話,老廖走以后,干脆徹底啞聲兒了。”

    “唉,慢慢來吧。”我嘆口氣苦笑。

    看得出來,謝天龍并不喜歡跟我們呆在一塊,或許在他的心目中,始終都跟我們有著一條看不見的分界線,可能在他看來,自己早晚還會回歸“守護神”的行列,而我們就是一群爛到骨子里的地痞流氓,目前他只是迫于形勢,才不得已直降身份游走于我們之間。

    我搖搖腦袋,不再去琢磨謝天龍的事兒,側脖看向白老七道:“七哥,明早上你帶上黃友發的欠條上他家里逼賬去,黃樂樂會接應,拿不到錢就讓他家人用房子抵。”

    白老七舔了舔嘴皮問道:“直接跑他家要賬,會不會引起黃家人不滿后面直接影響咱們收寶龍村的地皮。”

    “黃樂樂會搞定得。”我眨巴兩下眼睛道:“往后多跟黃樂樂走動走動,這個家伙說不定真能成才。”

    白老七打了個哈欠道:“妥了,你晚上就在這兒睡吧,我給你收拾間房去”

    我站起身擺擺手道:“不了,我上醫院看看大龍,過幾天準備給他轉院去京城,明早上我再過來。”

    “我送你”劉祥飛抽了抽鼻子道。

    “不用,你們早點歇著,過兩天會很累。”我笑著擺擺手。

    驅車從小院出來,我沒有直接回天河區,而是先到距離不太遠的新塘鎮附近晃晃悠悠的溜達了一圈,天娛集團的舊城改造項目幾乎就是圍繞新塘鎮進行的。

    整個外圍幾乎全被用藍色的鐵皮護板隔離出來,隱約可以聽到里面傳來施工的聲音,此時已經晚上十一點多,工地仍舊在加班加點,想象的出來天娛集團是有多著急。

    盯著一輛接一輛的拉廢土廢渣的大卡車從工地里進進出出,我倚在車邊抽了一根煙后,自言自語的喃呢:“等騰出來手,應該給丫制造點困難。”

    想到這兒,我掏出手機撥通葉致遠的號碼。

    電話“嘟嘟”響了好幾聲后,葉致遠才罵罵咧咧的接起:“我真是操了,你從來不需要睡覺的嗎為啥總是大半夜的給我打電話。”

    “窮人哪敢睡覺呀。”我吸了吸鼻子道:“他遠哥,你回頭幫我打聽一下負責給新塘鎮項目拉活的是哪個車隊唄,我回頭找他們聊聊,大半夜干活,真是太敬業了。”

    葉致遠何其聰明,瞬間明白我的意思,頓了頓問:“嗯你想找天娛集團麻煩”

    我笑呵呵的承認:“禮尚往來嘛,我們擱寶龍村收地皮,那群狗籃子使壞,我要不回敬郭海一杯酒,他還以為我不懂禮數呢。”

    葉致遠善意的提醒我一句:“新塘鎮舊城改造的項目可是經過市里面審批的,你搗亂的話,容易給自己惹上麻煩。”

    我話里帶話的出聲:“說的好像,你希望他們能一帆風順似的。”

    葉致遠沉默一下道:“明天我打聽打聽。”

    掛斷電話,我直接朝醫院趕去,最近一陣子沒顧上去探望王鑫龍,也不知道這犢子現在具體是個什么情況。

    前兩天,王鑫龍已經從特護病房轉到了普通病房。

    推開病房門,我一眼就看到王鑫龍正和姜銘、余佳杰湊在病床上捧著手機看電視,旁邊的床頭柜還扔了一堆吃過的殘渣剩飯,屋里彌漫著一股子嗆人的飯餿味,但是可以感覺的出來王鑫龍的心情應該不錯。

    我掩著鼻子笑罵一句:“能把病房住出工棚的感覺,你們仨也是沒誰了。”

    “誒呦臥槽,你嚇我一哆嗦,正看鬼片呢。”王鑫龍昂起腦袋,朝我嘟囔一句,姜銘和余佳杰也馬上從病房上爬起來,不好意思的朝我訕笑打招呼。

    盯著王鑫龍已經拆掉紗布的臉頰,我心疼的抽了口涼氣。

    之前他被鴨梨開車撞飛,額頭和左邊側臉上落下了一大片外傷,醫生說是就算痊愈以后,也肯定會留下疤痕。

    我無語的笑罵一句:“杰哥收拾一下垃圾,小銘你趕緊打盆清水給他擦擦臉,脖子上臟的跟特么臉都不是一個色。”

    兩人很快忙活起來,我坐在王鑫龍旁邊,吸了吸鼻子道:“我準備過兩天送你去京城,韓飛幫忙從那邊聯系了一家不錯的整形醫院,看看能不能把你臉。。”

    王鑫龍突然打斷我的話,“老大,不用那么麻煩了。”

    我笑著擺手道:“那麻煩個雞兒,你躺下等著挨刀就行,放心吧,韓飛找的那家醫院很不錯,聽說給不少明星都做過手術,到時候給你隆隆鼻、開開眼角啥的,又是帥小伙一個。”

    “老大,我不是那意思。。”王鑫龍遲疑片刻后,擠出一抹笑容:“我想走了。”

    我頓時間一懵,心頭浮過一抹不好的預感:“走上哪去啊”

    他咳嗽兩下,指著自己的左腿嘀喃:“臉上的傷都無所謂,我一個老爺們又不指著長相吃飯,但是我腿廢了,一下子給自己找不到定位了,我不知道應該怎么表達那種感覺,反正心里挺頹廢的。”

    我頓了幾秒鐘,做出一副沒問題的笑容道:“說啥傻話呢,腿上的傷早晚也能緩過來,哥不騙你,廖叔給我介紹了一個比他醫術更高超的骨科大夫。。”

    “我前天問過醫生了,膝蓋骨粉碎性骨折,這輩子我可能都是個跛子。”王鑫龍的調門瞬間提高,眼眶里噙著淚水,情緒激動的低吼:“老大,你龍弟不是個矯情人,發生這樣的事情,我早有預料,畢竟吃的就是生死飯,誰也不敢保證自己一輩子無傷無災,可特么事情落到我頭上,我還是有點扛不住。”

    我咬著嘴皮勸阻:“弟兒啊,你聽我說哈,現在科技很發達得,別說是腿,就算。。”

    “你聽我說完老大。”王鑫龍擺擺手,臉上掛滿淚痕道:“當初我從佛爺那兒離開,選擇跟你,一個是因為沒地方可去,再有就是希望幫著你建功立業,現在你手邊有天道哥、有謝天龍、有白七哥,我的作用其實已經微乎其微。”

    “可你是為我掛的傷啊。”我吞了口唾沫輕嘆。

    “我從十幾歲跑到緬d,先是打零工,然后僥幸跟了佛爺一程,最后再咱頭狼家扎根,一直都在不停的奔波,屬實也挺累的,讓我走吧,行嗎”王鑫龍坐直身子,怔怔望向我道:“我是經過深思熟慮,不帶一點怨氣的跟你說這事兒,你就當派你龍弟出去干活了,可以嗎。。”/推薦一本好看言情小說佰度搜索-愛得好累還要愛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