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網絡游戲 > 瓦羅蘭英雄聯盟傳說 > (符文之戰) 第一百二十五章 弒君傷儲屠臣,德瑪西亞悲歌

(符文之戰) 第一百二十五章 弒君傷儲屠臣,德瑪西亞悲歌


    圍攏在皇宮大殿前面的禁衛軍戰士,遠遠的看到了一輛馬車正奔襲而來。

    “站住來者下車否則”

    為首的禁衛軍長官認出了來車的車徽上是冕衛家族的標注,沒有命令士兵立刻攻擊。

    但是駕駛馬車的高大車夫身體向旁邊一側,馬車中射出了無數的細密寒光,這一群為數百人的禁衛軍戰士每個人身上都被射入了至少三到四枚墨綠色小箭,他們紛紛倒地,化作了一灘血水。

    這駕馬車竟然直直的沖入了皇宮大殿之內。

    此時,大殿中的諸位大臣已經從紛亂之中安靜了下來,快速的圍攏在了嘉文三世的寶座前,口中不斷高呼著保護陛下。

    實際上,此時的皇帝陛下座前,已經里外三層的防護圈,最內層的是手持風暴巨劍的嘉文皇子和趙信總管。中圈是100余名面色冷峻的皇家劍士營的長劍連戰士,最外圈的是沖入了皇宮內的300多名禁衛軍戰士。

    當然,如果再算上擋在這群人之外的陳寅和數十位邊軍戰士,那么嘉文三世的面前就等于出現了四層防護網,所以此刻大殿中的重臣們看似一個個忠心耿耿的高喊著護駕,沖向了皇帝身邊,實際上那里,也正是此處大殿目前最安全的地面。

    誰此刻站在外面,誰將是第一個迎接外敵傷害的人,就如同剛剛大殿門口那數百們快速的倒地,又片刻之間化為了血水的禁衛軍戰士一樣,這一幕也看的這些養尊處優的貴族大臣們身體瑟瑟發抖,不由自主的再次向皇座面前,嘉文三世的腳下靠攏了一些。

    馬車沖入了皇宮大殿后依然沒有減速,還在持續的向前飛奔著,四匹口吐白沫的駿馬眼珠外凸,如同瘋狂,仔細看的話,它們的脖頸處各插著一根墨綠色的鋼針,正是這個刺激著這四匹白馬已經忘記了一切恐懼,只知道死命的前襲。

    站在這輛迎面前沖的馬車前方的,只剩下了陳寅,阿爾維斯中將正打算擋在大將軍陳寅的身前,卻被陳寅單手一揮,阻在了身后。

    冷冷的看著奔襲而來的馬車,陳寅瞳孔微縮,就在他狠狠的一皺眉頭之后。

    “死”

    這個意念瞬間深深的傳遞到了四匹駿馬的精神中,四只駿馬如同被人抽去了靈魂般,四蹄一軟,同時歪倒,馬車巨大的慣性帶著四匹駿馬的尸體又前沖了七八米,才停在了陳寅的面前。

    陳寅盯著駕馭著馬車的那個身體籠罩在斗篷中的身影,感覺他很不自然,他的頭頂的斗篷就像是被兩根錐子高高的撐起,根本不似人類的形狀。

    “爆”

    陳寅張開一直右手,猛的向前一推,一股巨大的符文力量撞向了這個架車的馬夫,也撞向了他身后的馬車。

    馬夫匆忙之下躲到了一旁,即使如此,他身上的斗篷也被炸裂了大半,而身后的馬車轟隆一聲巨響,徹底的變成了一堆碎渣。

    “大將軍威武”

    那些聚集在皇帝陛下身邊的那群大臣們一個個的興奮的嗷嗷直叫。

    陳寅身后的邊軍將領則不發一言,看他們的表情,是一臉理所應當的樣子。

    馬車炸裂之后,除了躲開的馬夫之外,又出現了四個身影,馬夫這個時候也站到了他們的身邊。

    被綁縛的緊緊的拉克絲,耗子模樣的圖奇,鯰魚長相的塔姆,還有扔掉了斗篷露出了牛頭人模樣的阿利斯塔。

    最令人矚目的,自然是站在這些人中間的,雙臂纏繞著兩根巨大的金黃色鎖鏈,上半身赤裸的塞拉斯。

    “拉克絲”

    站在皇帝身邊的嘉文皇子看到了衣不遮體,雙腿和雙臂上滿是累累青痕的拉克絲,早已經雙目充血,他怒吼了一聲后,將手中的風暴巨劍遠遠的投擲向那群刺客,風暴巨劍的劍尖直射塞拉斯的頭部。

    塞拉斯左手中的金色鎖鏈微微抖動了一下,就從半空中卷住了這把德瑪西亞人心中的圣劍。

    但是,嘉文皇子投劍只是他的一個技能而起,通過巨劍上的符文能量的牽扯,他的身影也幾乎同時射向了塞拉斯的面前。

    “給我去死”

    嘉文皇子的右拳狠狠的砸向塞拉斯的右臉。

    這個時候,站在塞拉斯身后的那只鯰魚的小眼睛微微一轉,嘴中吐出了一條粗大的紅色舌頭,狠狠的抽向了半空,“啪”的一聲脆響之后,嘉文皇子身上籠罩的白色符文之力竟然被這一擊抽散了,緊接著,塞拉斯身旁的牛頭人阿利斯塔也動了,他兇悍的一頭撞向了半空中的嘉文皇子。

    一陣密集的骨裂聲響起,又是一聲轟隆的巨響,皇宮右側的墻面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洞,嘉文皇子竟然被他一頭遠遠的頂飛了出去,生死不知。

    “皇兒”

    這個時候,本來一直穩住皇座之上的嘉文三世,終于面色大變,手中緊緊的一握權杖,站了起來。

    “呵呵,好,非常好,先弄死這個小的,讓老的心疼一下我太喜歡了,這種復仇的感覺哈哈哈哈~~”

    塞拉斯仰頭狂笑著,怪笑聲回蕩在這所破敗的皇宮大殿中。

    就在這個時候,陳寅已經面色冷然的一步一步的向他走了過去。

    “唰”

    還是那條巨大的紅色舌頭,再次甩了出來,擊向了陳寅的胸口。

    但是,這條舌頭瞬間就被陳寅的一只右手緊緊的拽住了,然后他狠狠的向內側一拉,鯰魚怪塔姆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直接被拉的飛了起來,沖向了陳寅的身前。

    “咚”

    陳寅的右腳狠狠踢在了鯰魚怪塔姆的臉上,將它同樣一腳踢飛,它的身體直直的撞破了數根大殿內的支柱,飛向了皇宮外的巨大水池中,又一頭撞碎在了僅剩半截身體的那具雕像,這才噗通一下掉入了水池中。

    牛頭人阿利斯塔幾乎在塔姆飛出去的同時,低垂著頭顱,狠狠的撞向了陳寅的身側。

    但是,它沒有迎來想象中的堅硬的接觸感,它只感覺到了右側下巴上傳來了一陣劇痛,壓槽里緊緊咬住的牙齒嘎啦嘎啦的出現了一大片碎裂聲。它的身體也跟塔姆一樣,斜斜的飛出了一條直線,同樣撞破了皇宮城堡的另外一側,摔了一個生死不知。

    陳寅左手之上熒光環繞,一拳狠狠砸在了阿利斯塔的右臉上,將他也打飛之后,這舉在天空的拳頭,才緩緩放下。

    這個時候,“嗖嗖嗖嗖~~”的一陣陣細密的破風聲襲向了陳寅的面前,也同時籠罩住了他身后的諸位邊軍將領。

    這種惡毒的攻擊手段讓陳寅本就鐵青的面色更將陰沉,他雙手同時張開。

    空氣之中的風元素受到符文之力的牽引,一團團密集的氣流快速的縈繞在了陳寅的四周,形成了一面碩大的空氣墻壁,那些射向陳寅和他身后諸位邊軍將領的暗器懸停在了半空中。

    這個時候,人們才看的清楚,原來這密密麻麻的數百跟淡綠色的暗器,竟然是一根根長長的綠色毛發,應該就是那個耗子長相的家伙,身上的鬃毛了。

    陳寅身后的下屬們也驚出了一身冷汗,竟然還有用自己的毛發作為暗器的種族,如果不是大將軍即使擋住了這一擊,他們聯想到了門口那數百名化作了血水的禁衛軍戰士,這群德瑪西亞將領渾身上下冷汗直流,就連后背都濕透了。

    塞拉斯身后的耗子圖奇也沒有想到自己百試百靈的暗器偷襲,竟然會被人如此破解,老鼠天性中的膽小謹慎讓它瞬間想到了剛剛凄慘下場的阿利斯塔和塔姆二人,圖奇小眼睛咕嚕嚕的一陣急速的轉動,身體開始一點點的向后縮著,退向了皇宮之外。

    結束了風力之盾后,陳寅將平張的雙臂收回身側,再次向前走去,站在了塞拉斯的面前,與他面對面的直視。

    “大將軍威武”

    “大將軍萬歲”

    “殺了他大將軍”

    “大將軍,干掉他”

    這個時候,因為見到了陳寅大發神威,這群看起來氣勢洶洶的刺客,轉眼之間就被大將軍收拾掉了一多半。那些大臣們已經不再惶恐,他們正一個個跳著腳的大喊著,就像磕了藥的瘋子一樣。

    “陳寅,留下你面前那個家伙一條性命我要讓他生不如死,為我的皇兒償命”

    皇座之上,嘉文三世的表情猙獰,單手一指塞拉斯,憤怒的吼道。

    “你是誰”

    陳寅并沒有立刻動手,他平靜的開口問道。

    剛剛,陳寅重傷了阿利斯塔,踢飛了塔姆,攔下了圖奇的偷襲,但是這三個人,陳寅從上一世的記憶中都清楚它們是誰,只有面前的這個家伙,陳寅根本沒有見過,英雄聯盟當中,何時又有了這么一號人物

    “我是來讓德瑪西亞給我陪葬的人,看來,你就是拉克絲說過的那個德瑪西亞新任大將軍了,果然有點道行,讓我來體會一下試試,你最強大的技能,是什么呢”

    雖然陳寅近在遲尺,但是塞拉斯似乎并不慌張,他伸出長長的舌頭舔了舔嘴唇,一臉的期待與瘋狂之色。

    “我最強大的技能你來試試你在說些什么不想報出名字的話,那你就留下吧”

    陳寅的眉頭微皺,不想再與眼前的這個看起來像瘋子一樣的家伙廢話。

    正當陳寅單手握拳準備狠狠的教訓一下眼前塞拉斯的時候,一陣心悸感涌動到全身上下,他感覺到就在剛剛的一剎那,他身上有一大半秘密竟然好像被人讀取了一遍。

    隨后,濃郁且強大的危機感和死意遍布四周的空間中,這整座皇宮內,在下一刻好像就要變成一處死地。

    “不好所有人,都沖出去”

    陳寅面色潮紅,扭頭怒吼了一聲,他僅僅只來得及抓住了身旁的阿爾維斯和皮克,將兩個人快速的從先前的皇宮撞塌的洞口中扔了出去,等陳寅再次撲向嘉文三世和趙信總管的方向時,身后的死意已經瞬間襲來。

    被陳寅扔出了皇宮的阿爾維斯和皮克,撲在了地上,抬頭之后,只看到了皇宮城堡的周圍,瞬間出現了四個手持鎖鏈的男人的虛影,鎖鏈的盡頭,卷著一把巨大的重劍,接著,一道道一片片一條條的血紅色光芒持續不斷的斬向了皇宮城堡,偌大的皇宮城堡瞬間支離破碎,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