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快穿之放開那只男的 >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天師小嬌妻7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天師小嬌妻7


    特別發展壯大張家是張爸爸畢生的愿望,從小跟在張爸爸身邊耳堵目染,她是明白爸爸的心,還有他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她的身上。

    前世的張莜莜在張爸爸死后,她也曾下定決心要成為一個揚名于世的天師,卻不想她的理想趕不上現實,她被自己的親姐姐算計了。

    算計她的還有她的親媽,真是被一個親媽和親姐坑慘的娃。

    “也對,天色不早了,我們還是不去大叫大族長了”張母聽到張佩佩的話,她也點了點頭。

    被她提醒,張母終于想起來了自己好像也被大族長警告過,讓她別找悠悠麻煩。

    那時候她還很生氣,憑什么自己的大女兒已經擁有了天眼,可大族長竟然還關心那個廢物

    現在輪到張莜莜世廢柴了,可是她礙于大族長的權威不敢說話,只能悶悶不語點頭,答應了不找張莜莜麻煩,可是還沒有過幾天,她竟然又想去找麻煩了。

    “寶貝,讓媽媽看看你的臉”張母終于想起了正事,她立刻拉著張佩佩坐下來,看著她腫起來的臉,十分心疼,她都舍不得打這么重手,可是那個殺千刀的小賤人竟然對佩佩下這么狠毒的手。

    “這腫好幾天都不能消啊那個挨千刀的,她怎么能對你下這么重的手”

    “果然是沒教養的,連姐姐都敢打”張母邊說邊罵著悠悠。

    “媽媽,我這臉都腫成這樣,我要怎么見子揚哥哥啊”

    “過兩天子揚哥哥的媽就要過來了,我不能讓他們看著我這樣子啊”張佩佩拿出自己的化妝鏡,一看頓時就忍不住尖叫出聲。

    兩邊都腫成豬臉了,這還讓她怎么出去見人啊

    該死的張莜莜,果然還是她最討厭的,她怎么不病死呢

    病的時候被奪走天眼本久很危險的事,那個大師都說了少則體弱病殘,或者是成為傻子,重則會死人,可偏偏那個命硬的張莜莜竟然還真的成了過來。

    就算撐過來她也應該是病殘的樣子啊

    可剛剛是怎么回事

    那個手舉千斤的是誰

    那個時候的張莜莜就如同一個女巨人,一手就把自己揪了起來。

    一個女人有這么大的力氣不該嚇人嗎

    現在的張佩佩滿腦子都想不明白,為什么大師的話都對應不到張悠悠身上,反倒是自己受了不少罪。

    張佩佩不敢去告狀,第二天因為臉蛋也不能出去和莊子楊約會了,而是乖乖的躲在家里,本來想找張莜莜麻煩的,可是她第二天中午都沒有看到張莜莜下來吃飯,這時候她就有些不解了。

    這個張莜莜連飯都不吃了

    不吃更好,最好餓死她,他們上去幫忙收拾,張佩佩憤憤的想著,可是到了晚上她還沒有見到人下來,她這才壯起膽子上去開門就發現房間里面的東西少了很多。

    更為重要的是張莜莜不在上面,一看到這里張佩佩也是懵住了,張莜莜不在上面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媽媽悠悠她去哪里了”張佩佩知道這個消息之后馬上就走下來拉住張母問。

    “她不在上面嗎”張母也不知道。

    張莜莜很早就起來了,大概是早上五點多就起來了,而張母和張佩佩這倆認都睡到大天亮才起來,所以他們能知道才怪。

    早上那些傭人還沒有醒來的時候,她就已經起來,帶上自己的行李出發,此時正在去往首都的高鐵上。

    在車上她就看了不少首都的房產,她這種行業肯定是不能住在學校里面,所以選擇外面的一些公寓方便行事。

    兩個小時的時間,悠悠就到了首都,她首先聯系了那個買房的房主,去看了幾趟房子,最后看中了一個兩房一廳的公寓,因為這一個房子有些問題,所以那個房主并沒有要多高的價格。

    而房主急著賣出去,在悠悠和對方看房的時候,她就看出來了問題。

    因為這個房子走進去的時候的會撲來一股寒氣,這根本就不是那種冬暖夏涼的風水格局,而是這個房間本身就有陰氣,這才會讓人走進來的時候,感覺到一股刺骨的寒冷。

    房子的主人也沒有隱瞞,而是很誠實告訴了這個房子最近出現的怪事,出了好幾次這樣子的怪事,他才想到要把房子買了。

    至于價格可以商量,最后定價在三百萬左右。

    要是往常三百萬在首都根本就買不起這種房子,可誰叫這房子鬧怪事,嚇人啊

    稍微膽子小一些的,都會被嚇死。

    “小姑娘,你真的要買下這個房子嗎”房主看著悠悠這個漂亮的姑娘竟然決意要買,他也不想坑人家,所以再問一聲。

    “嗯你放心吧我人雖然不大,可是我膽子特別大”悠悠淡淡的說道。

    “好吧既然你都這么說了,我也不問了。”房主看著悠悠決意要買,他也再問了,而是爽快的簽了名字,在他準備和房產中介準備出門的時候,悠悠說了一句:“賀先生,你最近運氣差,最好少走高樓大夏,河邊等地方”

    “”賀先生聽到悠悠這話,他面色微微一愣,隨后沒有說什么走出去。

    悠悠前一句說他運氣差,這是事實,因為他最近運氣確實很差,幾乎到了喝水都能被嗆到的份上,所以他才會在聽到悠悠那一句話之后,臉色才會變了變,可轉眼他又看到悠悠這一個小女生能懂什么

    如果眼前是一個年過百歲,胡須發白的老者,他才會相信對方是大師,然而張莜莜現在這樣貌確實沒有什么說服力。

    故此賀先生根本就沒有把悠悠的話聽在耳里,只是沒有過兩天馬上就有了一個貴婦模樣的中年女人,帶著一個英俊的男子匆匆來尋。

    “請問,你是張莜莜小姐嗎”那個名貴婦生怕找錯人,看到悠悠打開門,她還是詢問一下。

    “嗯我就是,你們..”悠悠看著這兩人,皺眉。

    表情似乎不開心,板著一張臉讓兩人大氣也不敢喘一個,因為這眼前的是大師,他們也是聽到了賀先生的話才過來的。

    賀先生是這兩人的親人,那個貴婦是他的老婆,而男子就是賀先生的兒子賀云帆。

    “張大師,請你救救我爸爸”賀云帆聽到悠悠點頭,他馬上就緊張的走上來說。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