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水滸大寨主 > 第一九六章新五子登科

第一九六章新五子登科


    如今這些馬賊恐怕不止千人,都以這賊首為尊,恐怕此人是個大頭目,要是自己來個擒賊先擒王,殺他個措手不及呢

    自古功業細中取、富貴險中求,現在大好的機會擺在俺面前,豈能白白放過

    原來這隊步兵卻是魏定國帶領,單廷圭還在后頭。

    他深吸一口氣,高聲叫道:“都把手中兵器丟了跪謝這位好漢的不殺之恩”說完“啪”地一聲,他將橫在馬上的槍丟在馬前。

    周圍的士兵們對望一眼,帶著幾分無奈和驚訝,慢騰騰地將手中的刀槍朝地上一扔,接著跪了下來。

    不遠處,有人鄙夷地叫起來,“鄆州兵真慫啊降了就降了吧,還給人跪了俺們汝寧兵算是開眼了”

    看著他們手中兵刃落地,圍著他們的那些梁山騎兵緊繃的神經下意識地就是一松。

    那魏定國騎在馬上,突然大喝一聲,“兄弟們,殺了這賊首”這一聲吼又突然又兇狠,震得在他身邊的士兵耳朵嗡嗡作響

    話音未落,魏定國右腳向上一勾,一根原本掛在得勝鉤上的長槍已撞入手中,隨即猛地提槍向王倫擲了過去。

    魏定國手勁奇大,長槍來勢洶洶,急如閃電般直逼王倫前胸,眾人見了不由一聲驚呼。

    郭盛此時離王倫有著一丈距離,瞧見了這一幕,全身如墜冰窖,心急如焚卻鞭長莫及,暗呼:“哥哥”

    “錚”電光火石間,王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腰間拔出了彎刀,右手畫圓、寒光一閃,擲槍的槍頭處已然被斬斷,折斷的槍桿與槍頭頹然落地。

    恰如常言道:“臺上十分鐘、臺下十年功”。王倫這一刀不過是拔刀一揮,看似簡單,卻飽含了他長期勤練不輟、琢磨刀法的汗水和心血。

    眾人還來不及喝彩,那魏定國部將身邊的士卒們也有模學樣,將手中的長槍擲向了王倫。

    此時,郭盛、呂方已拍馬護在了他的身前,手中畫戟舞得密不透風,如同風飄玉屑,雪撒瓊花,將王倫罩得嚴嚴實實。

    鏗鏗幾聲,那五、六桿長槍全被的雙人磕飛。

    魏定國見未能建功,氣的哇哇大叫一聲:“賊子,你不得好死。”叫完之后,將手中大刀這邊疾揮三下。

    王倫還沒做出反應。官軍陣型一分,從中涌出一隊裝束怪異的紅甲兵,當先五十兩怪車上面堆滿了蘆葦茅草之類的引火物;后面士兵背上皆背著一個碩大的鐵葫蘆,里面滿是硫磺,硝石,五色煙火,快到王倫陣前實,一齊點著,頓時間煙火大冒,響聲震耳。王倫陣中一時間人驚馬跳,抵擋不住,敗了一陣,死傷近百。

    王倫在后面將情景看在眼里,不喜反怒,大笑道:“好,好。”

    一旁呂方心道:“哥哥莫不是失心瘋,己軍戰敗還這般歡喜。”

    王倫笑道:“兄弟誤會了,我可不是為了敗退歡喜,而是為我的神機營終找到了領兵之將歡喜。”

    呂方疑惑道:“難道是那敵將”

    王倫頷首道:“正是魏定國。方才一陣,雖然只是火車,火葫蘆兩種簡單火器,但是魏定國使用的時機,方法都恰到好處。若不是他對火器的使用有著深刻的理解,絕不可能做到這一點。神機營如今缺得就是這樣一個領兵之才,凌振搞研究是有一套,帶兵就不是他擅長的了。”

    魏定國見偷襲不中,又驚又惱,怒吼一聲,拔出腰間長刀,一拍馬朝王倫殺奔而來。

    呂方氣他暗算自己哥哥,怒叱道:“潑賊心忒毒辣了些”一提韁繩,縱馬迎了上去。

    兩馬堪堪交錯,那魏定國雙手握刀,奮力斬向扈呂方。

    呂方自忖論力氣要比那部將小一些,于是老老實實地雙刀齊上,將其隔開。

    兩馬交錯馳開,那魏定國輕松地沖過呂方的阻隔,見眼前不遠處立著的正是王倫,正中他下懷。

    魏定國獰笑一聲,雙腿緊緊夾住馬腹,右臂竭力前伸,挺刀沖向他心心念念想要斬殺的賊首。

    這一刀夾風帶雷般搠去,眼見著再有兩步,閃著寒光的刀尖就要捅入王倫的前胸。

    “哈哈功成在即官位、錢緡、美人兒都要到手了”

    正暗喜間,魏定國忽然覺得后背上一股大力將自己拽住了,扭頭一看,他娘的不知怎么回事,一根繩索扯住了自己的衣甲。

    這繩正是扈三娘的獨門暗器紅錦套索,湯隆打造了幾根,分給馬軍頭領。上面有二十四個金鉤,一俟沾上敵人衣甲、皮膚,便能扯拿住對方,是交戰擒敵的利器。

    呂方與那魏定國剛錯過身去,便取了套索望空一撒,金鉤牢牢地勾住了他的軟甲、衣袍。這次卻是他第一次用,不想就成功。

    呂方雙手緊緊拽著套索,縱馬向前沖去,那魏定國一個措手不及,被拖下馬去,滾入雪地里。

    他反應奇快,身子一挨地,便一骨碌站了起來,一聲暴喝,像頭豹子一樣向前躥去,打算將套索扯斷。

    “刷刷刷”四、五根白羽箭深深地插入他腳前的泥濘大地中,他被迫停下了腳步。

    王倫大喝一聲:“還不住手非要丟了大好性命嗎”

    那悍夫魏定國猛地抬頭四顧,緊握雙拳、兩目圓睜、神情兇猛。但當他看清周圍的情形,他的氣勢漸漸頹了下來。

    四周四、五十名張弓搭箭的騎士正瞄準了他,任他潑天本事,此時再妄動,只會讓自己的身上多出幾十個血窟窿眼。

    而那些剛剛追隨自己反擊的士兵們,大多身上已經中了數箭,或已然斃命,或在忍痛呻吟。

    “喂兀那漢子可是魏定國”天太冷了,王倫拿起酒囊,仰脖喝了一口。

    “哥哥這等兇險奸詐之人留他作甚一刀殺了”呂方惱他耍伎倆,差點要了王倫性命,提著刀氣沖沖地奔了過來。

    王倫趕緊一撩腿,下馬迎了上去,,笑道:“這人我佩服有急智、有膽量、有武勇,在剛才那個情形下還能做出打出如此反擊,實在難得”

    那魏定國原本怔在那里,聽了王倫的話,略微有些吃驚,抬頭看了他一眼。

    “哥哥你別上前去這人心思歹毒,莫又要假意投降,暴起傷人”呂方見王倫向那人走去,忙挺刀將他護在自己身后。

    “哈哈他不是沒傷著我嗎我自保還是綽綽有余的想當年在西軍的時候,與夏國人激戰,我也是幾進幾出啊”

    魏定國聽說王倫說起曾在赫赫有名的西軍賣命,忍不住又抬頭盯著他,對王倫竟然有了幾分敬意和好奇。

    英雄惜英雄,好漢敬好漢。剛才王倫那一刀反應敏捷、刀法純熟、臂力強勁,絕非泛泛之輩,要不然也不能將他那桿硬槍凌空斬斷。

    “好漢接著”王倫一揚手,離了一丈遠將酒皮囊扔了過去。

    魏定國也不客氣,把手接了,把皮囊塞子拔掉,咕嚕咕嚕灌上一氣,微辣的酒水從嘴角溢了出來,一縷酒香在凜冽的寒風中被吹得很遠。

    他貪婪地蠕動著喉頭,直到將整囊酒喝得一干二凈,抬起手臂用衣袖擦了擦嘴角,大咧咧地道:“認賭服輸俺輸了”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昂藏七尺男兒,一身萬人敵的本事,不為國開疆裂土、抵御外侮,而早早枉死于山賊之手,豈不可惜了”

    魏定國是個聰明人,他見事情有轉圜余地,頓時順桿往上爬,嘆道:“可惜俺魏定國沒甚機遇,,未能到邊關走一遭,否則靠俺手里這本事也能封妻蔭子哩有識貨的,俺這身本領也愿意賣與他。”

    “哈哈魏將軍若有心入伙梁山,與兄弟一起共創大業,我保證你將來五子登科”

    魏定國一見自己有了生機,豈能忸怩猶豫,趕緊叉手道:“小將被擒之人,萬死猶輕若得容恕安身,實為萬幸,為頭領牽馬墜蹬,在所不辭。”

    “這就完事了”王倫還以為自己需要費一番口舌說服這勇將,沒想到魏定國對于投降這事毫無心理障礙,異常配合,導致事情進展如此順利,他倒有些沒反應過來,一時怔在那里。

    魏定國又想了一下,好奇地問道:“五子登科頭領是想給俺請個有名的西賓先生......”

    “哈哈在我這里,五子登科是位子、銀子、女子、房子、轎子樣樣俱全、件件滿意”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