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我在明朝當國公 > 第八章 談生意
    出了聚寶齋的大門后,楊峰心中的火氣還是沒有消退。  ..看來店大欺客這種事不管哪個年代都會有,這個聚寶齋雖然表面上的服務態度還不錯,但骨子里還是將客人分成了三六九等,這種敢對客人冷嘲熱諷的伙計要是換做在二十一世紀早就被老板炒魷魚了

    只是等火氣漸漸消退后,楊峰又有些愁起來,他在這地方人生地不熟的,手里這些貨到底要賣給誰呢。要知道為了買這批貨他可是把這些年的積蓄都砸進去了,如果真砸手里頭回去后他非得喝西北風不可。

    有些愁楊峰緩緩漫步在街道上,一邊走一邊打量著周圍那琳瑯滿目的商鋪,雖然他客棧的店小二告訴過他聚寶齋是南京城最大的珠寶店,但楊峰卻認為不管什么時候,任何行業都不會出現真正意義上的壟斷寡頭,聚寶齋雖然大,但要說它沒有競爭對手楊峰那是打死也不相信的,畢竟從古至今珠寶行業向來都是一個暴利的行業,怎么可能會出現一家獨大的局面。

    果然,沿著鋪著青石板的大街走了不到五百米后楊峰又現了一間名為東來銀樓的珠寶店,跟聚寶閣不同的是在這間珠寶店里楊峰想要見掌柜的要求終于得到了滿足。

    東來銀樓的掌柜姓石,長得跟大多數的掌柜一樣,白白胖胖的模樣,一臉和憨厚的笑容,仿佛隨時都能說出恭喜財的話來,他仔細打量了這個突然找上門來且穿著非常普通的年輕人一會才緩緩說道:“這位客官,不知您來鄙店有何貴干”

    在石掌柜打量楊峰的同時,楊峰也在暗自打量這這名掌柜和周圍的環境,聽到對方問話后楊峰自我介紹道:“石掌柜,在下祖上乃是漢人,大唐時候舉家喬遷到了南洋,經常往返南洋與歐巴羅之間做生意。前段時間打算來大明做生意,但因為遭遇了海盜全船的人貨都沒了,僅有在下逃了出來,被迫流落金陵以至于衣食無著。如今迫于生計欲將隨身攜帶的一些貨物賣給貴店,不知掌柜的收不收呢”

    “哦”

    石掌柜做了那么多年的生意,自然不會象一般沒見過市面的毛頭小子那樣輕易相信別人的話,他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來者是客,既然您到了我們東來銀樓那就是我們的客人,有什么東西就請您亮出來讓鄙人開開眼吧。”

    “當然可以”

    楊峰從隨身的皮包里掏出了一面巴掌大的鏡子遞給了對面的石掌柜。

    “咦這竟然是鏡子”

    對面的石掌柜一看到楊峰逃出來的鏡子后臉上立刻露出了驚訝的神情,他接過鏡子細細打量了起來,越是打量臉上越是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說實話,玻璃對于漢人來說并不是什么稀罕物,玻璃鏡子的主要原料是石英、長石和石灰石,加熱后經冷處理后便成為鈉鈣玻璃:起折光作用的涂抹劑,其主要成分是汞,也就是煉丹家所稱的朱砂,這些東西早在戰國時期就出現了。但由于華夏古代的無機化學并不達,因此也很難把朱砂提煉成純潔的水銀,這也是我國古代人們都用銅鏡的原因。

    華夏最早的玻璃鏡子出現在明朝,它是由來華的傳教士從歐洲帶來的。這種歐式玻璃鏡由于要經歷數萬里海路,一路顛簸,考慮到易碎且制作困難的緣故,鏡面一般比較窄小,便于攜帶;其鏡多用于刮臉剃須,鏡面僅夠影照局部胡須即可,且價格昂貴,所以在大明鏡子可以說是一種非常稀罕的貨物。

    石掌柜將手中的鏡子翻來覆去的觀察了一番后,現這面鏡子制作相當精美,它的周邊由一種叫不出名字的東西其實就是塑料包裹著,鏡子的后面的刻畫著栩栩如生的花草畫,鏡面異常的平滑,用毫畢現來形容都不為過,石掌柜甚至可以清晰的看清楚自己面部的每一絲最細微的表情。石掌柜迅得出了結論,這面鏡子的質量要比自己以前見過的鏡子要好得很多,第二個反映就是這些鏡子肯定會在南京掀起一陣潮流。

    深吸了口氣,按捺住心中驚訝。石掌柜臉上重新露出了微笑:“客官請恕鄙人無理,適才還未請教客官的如何稱呼呢。”

    對于石掌柜的舉動楊峰心里也是有些感慨,看來無論是那個社會看重的都是實力啊,你要是沒有實力人家連你的名字都沒有興趣知道,從自己進店門到現在人家雖然一直笑臉相迎,但直到現在才詢問自己的名字,如果自己拿出來的東西不能引起對方的興趣,恐怕這位看起來總是滿臉笑容的掌柜最多也就是把自己禮送出去也不會詢問一句自己的名字的。

    “我姓楊,單名一個峰字,山峰的峰。”楊峰掃了眼石掌柜緊抓著那面鏡子的手一眼,又從自己的挎包里掏出了好幾面鏡子一一擺放在了桌上說道:“石掌柜,這種玻璃鏡子是在下從萬里之外的歐巴羅那弄來的,數量大約有上百面左右,不知道石掌柜有沒有興趣將這批貨接手呢”

    “上百面”

    看著桌上擺放著的七八面款式各異的鏡子,石掌柜的臉上終于保持不住那公式化的笑容了,拿著鏡子的手都有些顫抖起來。

    如今的大明雖然已經有了鏡子,但由于明朝還無法自己制作,全都要靠那些傳教士從西方帶來。要知道在航海條件還很簡陋的時代,每一次遠航都可以說是過一次鬼門關,而且鏡子又是易碎品,所以每一面到大明的鏡子都是價格不菲,南京城的那些貴婦權貴們對于鏡子的需求可是很大的,要是能把這批貨弄到手對于東來銀樓的好處可是很大的。

    石掌柜壓抑著激動的心情,努力讓那個自己表現出平靜的表情,故作淡定的說道:“楊公子,您的這批鏡子品相很好,我很喜歡,不知您打算如何處理它們呢”

    “當然是賣給你們拉”楊峰笑了:“在下萬里迢迢的將東西運到大明不就是拿來賣的嗎,不過東西在下是拿出來給您過目了,不知石掌柜打算開出什么價格呢”

    石掌柜想了想,試探著道:“楊公子,鄙人以為咱們可以有兩種合作方式。一是您將這批貨賣斷給鄙店,從今往后這批貨就歸鄙店跟您無關了。二就是您可以將這批貨在鄙店寄賣,賣的銀子咱們可以五五分,就看您怎么選擇了。”

    楊峰不假思索的說:“在下還是選擇第一種合作方式好了,只要掌柜的給出一個合適的價錢,這批貨就歸貴店了,接下來怎么賣那就是您的事了。”

    開什么玩笑,第二種方法乍一看好像能夠賺到更多的銀子。可楊峰又不傻,這里可是大明朝啊,自己孤身一人又無權無勢的,把東西寄托給他們賣,那還不是賣多少價錢都由人家說了算,自己一個連路引都沒有的黑戶就算是知道被人家坑了都沒地方說理去,還是第一個方式最適合自己。

    “這樣也好。”石掌柜仿佛知道楊峰的顧慮,他也沒有多說什么,而是又詳細的端詳了桌上的鏡子,這幾面鏡子有三種款式,最小的只有巴掌大小,充其量只能用來照個臉刮個胡子之類的。稍大的約莫有課本大小,最大的那種足有一個枕頭大小,看好后他才問道:“楊公子,您的貨所有的款式都在這里了嗎”

    “是的,暫時只有這三種。”楊峰點頭道。

    “這樣啊。”石掌柜沉吟了一下說道:“您看這樣成不這三種鏡子最小的我給您十兩銀子一面,稍大的我給您十五兩銀子,最大的那種我給您二十兩銀子一面,如何”

    “艸,真他娘的黑”

    楊峰心里暗自吐槽,在來之前楊峰可不是什么功課都沒做,他也曾向好幾家店鋪詢問過鏡子的價格。有鑒于明朝如今還不能生產出合格的高純度水銀,所有的鏡子都是從西方傳過來的,數量非常稀少,屬于有價無市。一面巴掌大小的鏡子市面上至少開價五十兩銀子,至于那些籃球大小的那種沒有一百兩銀子根本拿不下來,而且還沒有貨源,現在這個家伙竟然只給出五分之一的價格,真不愧是奸商啊。

    楊峰沒有說話,默默的將桌上的鏡子放回挎包,站了起來就要離開。

    石掌柜一看急了,趕緊拉住了他:“楊公子,您這是做什么買賣都是談出來的,您對這個價格若是不滿意咱們可以再商量嘛,怎么能就這么走了呢”

    楊峰轉過頭來直截了當的說道:“石掌柜,我之所以來貴店是因為聽說貴店做生意最講誠信,童叟無欺,看來皆是傳言所誤啊,連您也會欺負我這外鄉人了。”

    “我”

    饒是石掌柜的臉皮很厚也不禁紅了起來,他無奈的說道:“好吧,楊公子您認為什么樣的價位比較合適呢”

    “最小的一面二十五兩銀子,大些的三十五兩,最大的要五十兩銀子一面”楊峰飛快的說出了自己的心里價位,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