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我在明朝當國公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楊峰的折子

第一百三十四章 楊峰的折子


    “這個楊峰還真是夠狠的啊。”

    就在徐弘基和張惟賢談論著楊峰的時候,在南京鎮守太監府里,曹大忠聽取著一名小太監的報告后失笑著輕輕搖了搖頭。

    “這個楊峰,膽子還真大啊,竟然一下就把王顯耀給拿下了,這下廖永權、徐弘基這些人該心疼死了吧,整個江寧衛就全部落入了他的手里。”

    一直垂手站立在一旁的石忠義有些擔心的說:“曹公公,小人聽說楊大人最近這段時間連續在揚州府、常州府和鎮江府開設了好幾個店面,但卻沒有通知咱們,看樣子他是想甩開咱們單干了。”

    曹大忠幽幽一嘆,“小鷹翅膀硬了,自然是想要自己飛了,咱家還能攔著他不成。”

    “可是他這是背叛啊。”石忠義有些憤憤不平的說,“若是沒有咱們他楊峰能有今天,現在他翅膀硬了就象甩開咱們單干,世上哪有這么好的事,您至少也應該警告他一番才是。”

    曹大忠的臉上閃過一絲意動的神色,但隨后又搖了搖頭:“若是楊峰還只是一個千戶時咱家還可以敲打敲打他,可如今他既然已經入了陛下的法眼,那就不是咱家隨便可以動得了的了。況且如今他要兵有兵要銀子有銀子,已經不是咱們可以隨意拿捏了。罷了罷了,隨他去吧,咱家唯一能做的就是將此事稟報給九千歲,由九千歲來定奪了。”

    曹大忠說得沒錯,現在的楊峰擔任江寧衛指揮使,是名副其實的高官,若無皇帝的批準誰也不能把他怎么樣。明朝中后期的文官們雖然牢牢的把持著朝堂,但是武將的升遷罷黜卻是牢牢的掌握在皇帝的手里,沒有皇帝的點頭他們哪怕是一名千戶的任免都沒有權利做主。

    就在楊峰拿下了王顯耀之后的第七天,好幾輛囚車連同一封公文就被送到了北京的兵部衙門,這幾輛囚車里坐著的正是王顯耀、王虎叔侄和幾名百戶。是的,楊峰把王顯耀這些人通通押解到了京城交由兵部處理,楊峰在給兵部的公文里一五一十的將王顯耀不尊軍令反而率兵試圖抵抗上官的事情闡述了一遍,末了楊峰還催促兵部趕緊任命新的西江口千戶所和江東門千戶所的千戶下來。

    北京兵部的那些大爺們看到那幾輛囚車時也被嚇得不輕,衛所的指揮使竟然直接發兵將下面千戶所的千戶和近半的百戶都抓了起來押送京城,這樣的事情大明已經近百年沒發生過了吧,這個楊峰的膽子也太大了。

    兵部尚書王永光接到了稟報后也被嚇了一跳,這樣的事情大明開國以來都少見啊,他也不敢怠慢,趕緊上報給了內閣,內閣又報給了司禮監,最后連呆在后宮做木匠的朱由校也驚動了。

    正在木匠房里干活的朱由校一邊聚精會神的做著木匠活一邊隨口問,“魏忠賢,今日你來尋朕有什么事嗎”

    魏忠賢看了看朱由校手中那個沒有雕好的水壺輕聲道:“陛下,南京兵部發來消息,江寧衛指揮使楊峰數日前竟然擅自出兵,將西江口千戶所千戶和幾名百戶給抓了起來。南京兵部尚書廖永權聲稱楊峰此舉太過駭人聽聞,請陛下和內閣對其進行處置。”

    “楊峰處置”朱由校的原本低著的頭抬了起來,看向了魏忠賢,眼中露出了一絲罕見的精芒,“魏忠賢,這件事內閣調查過了沒有,起因是什么他為什么把那名千戶和百戶抓起來”

    “這個”

    看到朱由校露出這種罕見的神情,魏忠賢有些措不及防起來。

    魏忠賢伺候了朱由校多年,他也摸索出了一個規律,就是朱由校在做木匠活的時候都會全身心的投入進去,這個時候的他最討厭別人拿公事來打攪他。

    所以每次魏忠賢有比較重要的事情需要請示朱由校的時候都會挑在這個時候來匯報,一般而言朱由校都會很不耐煩的讓他自己解決,這樣一來無形中就給了魏忠賢處置的權利,魏忠賢能從一步步爬到九千歲的位置跟朱由校的這個習慣有很大的關系。而這次朱由校竟然一反常態的突然詢問起原因來,這讓魏忠賢不禁又驚訝又有些吃驚起來。

    自從接到了曹大忠的密報后,魏忠賢對于楊峰開始不滿起來,對于無比熱愛金錢的魏公公來說,楊峰竟然要撇開自己單干,這絕對是無法忍受的,所以他決定給楊峰一個深刻的教訓。不過大明歷代的皇帝對于軍權是異常敏感的,任何涉及到軍隊的調動或是人事任免都要經過皇帝和兵部的同意,所以我們的魏公公就使出了往日里屢試不爽的招數打算給楊峰上眼藥,不過眼下看來事情竟然有些不妙了。

    看到魏忠賢一副張口結舌的樣子,朱由校的面色有些難看起來:“怎么,你連原因都不知道就要處置別人嗎”

    “不是陛下誤會了。”魏忠賢知道這個時候不能再猶豫了,他趕緊從袖子里掏出了一份奏折遞了過去:“陛下,這個是楊峰給兵部上的折子,您請過目。”

    朱由校接過折子,眉頭更是皺了起來。由于在當上皇帝之前朱由校并未受到任何正規的教育,雖然登基后也經過一番惡補,但充其量也只相當于后世的初中生水平,加之那些官員在給皇帝上奏折時又習慣咬文嚼字,奏折寫得是駢四驪六文辭深奧,朱由校看奏折時就感到非常吃力,所以久而久之就習慣讓旁人看后解釋給他聽,這樣一來就給了心懷叵測的人弄虛作假斷章取義的機會。

    看到朱由校拿奏折時有些不爽的模樣,魏忠賢心里暗暗欣喜,他上前一步輕聲道:“陛下,要不讓奴婢念給您聽吧。”

    “好”朱由校正要答應下來,不過隨即又搖頭道:“罷了還是拿來給朕吧,朕倒想看看這個楊峰到底想說什么。”

    說罷,他翻開了奏折,只是當他往下看這份折子時,眼中露出了驚訝的目光。

    “咦怎么會這樣”,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